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14章 见习期

第1714章 见习期

  成大朋将这六人集中到一起,然后向他们提问道:“上船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你们,在船上的日子时时处处都要用心观察。过去的三天我们这艘船停靠在马六甲港,你们六人一直都在船上待着,虽然白天不能在甲板上去活动,但也可以在船上其他地方自由走动。那我要问问你们,这三天里船上卸了几批货,又装了几批货?船上的人有多少下去之后就没再上来,出发的时候船上又多了几张新面孔?”

  谁也想不到成大朋会在离港之后突然提出这么刁钻古怪的问题,一时间都有些面面相觑,一般人哪会在没有得到提示的情况下去注意这种无意义的细节,更别说还要进行统计了。

  成大朋的突然袭击当然不是闲得无事,而是要借此来考验这帮人是否有成为情报人员所需的天赋。他当然也不指望这些人能够准确地统计出自己提问的数据,但如果有人主动在这个方面留了心,那在成大朋这里肯定是大大地加分。

  众人沉默了片刻之后,秦华成开口应道:“禀掌柜,小人倒是大体记得一些,只是不知是否有误。”

  “你先说来听听。”成大朋点点头,对秦华成表示了鼓励。

  秦华成道:“第一天卸船的是底舱装的谷物,装船的是一批棉布。第二天卸船的是前舱装的香料,装船的是大概一百五十桶葡萄酒,之所以记得这个数字,是当时听一位水手大哥提到过。第三天卸船的是甲板上那一堆一直用油布盖着的货物,那天晚上去甲板透风就看到原来堆货的位置已经清空了。第三天没有装货上船,只在出发前向船上补给了淡水和食物。”

  成大朋一边听一边默默点头,对秦华成的描述表示赞许,虽说他的记忆还不算特别详尽,离情报人员的要求尚有不小的差距,但能有这个心思就说明他的确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哪怕表现得并不是那么明显。

  秦华成继续说道:“至于有多少人下了船没回来,船上又多了哪些新面孔,小人的确不知,因为很多人白天都在甲板上,只有夜间才回到船舱睡觉。不过小人倒是注意到船上的两个厨子都换了人,先前那两位老兄手艺真的差点意思,昨天上船这两个厨子就好多了,至少饭没有再夹生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成大朋将这六人集中到一起,然后向他们提问道:“上船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你们,在船上的日子时时处处都要用心观察。过去的三天我们这艘船停靠在马六甲港,你们六人一直都在船上待着,虽然白天不能在甲板上去活动,但也可以在船上其他地方自由走动。那我要问问你们,这三天里船上卸了几批货,又装了几批货?船上的人有多少下去之后就没再上来,出发的时候船上又多了几张新面孔?”

  谁也想不到成大朋会在离港之后突然提出这么刁钻古怪的问题,一时间都有些面面相觑,一般人哪会在没有得到提示的情况下去注意这种无意义的细节,更别说还要进行统计了。

  成大朋的突然袭击当然不是闲得无事,而是要借此来考验这帮人是否有成为情报人员所需的天赋。他当然也不指望这些人能够准确地统计出自己提问的数据,但如果有人主动在这个方面留了心,那在成大朋这里肯定是大大地加分。

  众人沉默了片刻之后,秦华成开口应道:“禀掌柜,小人倒是大体记得一些,只是不知是否有误。”

  “你先说来听听。”成大朋点点头,对秦华成表示了鼓励。

  秦华成道:“第一天卸船的是底舱装的谷物,装船的是一批棉布。第二天卸船的是前舱装的香料,装船的是大概一百五十桶葡萄酒,之所以记得这个数字,是当时听一位水手大哥提到过。第三天卸船的是甲板上那一堆一直用油布盖着的货物,那天晚上去甲板透风就看到原来堆货的位置已经清空了。第三天没有装货上船,只在出发前向船上补给了淡水和食物。”

  成大朋一边听一边默默点头,对秦华成的描述表示赞许,虽说他的记忆还不算特别详尽,离情报人员的要求尚有不小的差距,但能有这个心思就说明他的确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哪怕表现得并不是那么明显。

  秦华成继续说道:“至于有多少人下了船没回来,船上又多了哪些新面孔,小人的确不知,因为很多人白天都在甲板上,只有夜间才回到船舱睡觉。不过小人倒是注意到船上的两个厨子都换了人,先前那两位老兄手艺真的差点意思,昨天上船这两个厨子就好多了,至少饭没有再夹生了。”成大朋将这六人集中到一起,然后向他们提问道:“上船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你们,在船上的日子时时处处都要用心观察。过去的三天我们这艘船停靠在马六甲港,你们六人一直都在船上待着,虽然白天不能在甲板上去活动,但也可以在船上其他地方自由走动。那我要问问你们,这三天里船上卸了几批货,又装了几批货?船上的人有多少下去之后就没再上来,出发的时候船上又多了几张新面孔?”

  谁也想不到成大朋会在离港之后突然提出这么刁钻古怪的问题,一时间都有些面面相觑,一般人哪会在没有得到提示的情况下去注意这种无意义的细节,更别说还要进行统计了。

  成大朋的突然袭击当然不是闲得无事,而是要借此来考验这帮人是否有成为情报人员所需的天赋。他当然也不指望这些人能够准确地统计出自己提问的数据,但如果有人主动在这个方面留了心,那在成大朋这里肯定是大大地加分。

  众人沉默了片刻之后,秦华成开口应道:“禀掌柜,小人倒是大体记得一些,只是不知是否有误。”

  “你先说来听听。”成大朋点点头,对秦华成表示了鼓励。

  秦华成道:“第一天卸船的是底舱装的谷物,装船的是一批棉布。第二天卸船的是前舱装的香料,装船的是大概一百五十桶葡萄酒,之所以记得这个数字,是当时听一位水手大哥提到过。第三天卸船的是甲板上那一堆一直用油布盖着的货物,那天晚上去甲板透风就看到原来堆货的位置已经清空了。第三天没有装货上船,只在出发前向船上补给了淡水和食物。”

  成大朋一边听一边默默点头,对秦华成的描述表示赞许,虽说他的记忆还不算特别详尽,离情报人员的要求尚有不小的差距,但能有这个心思就说明他的确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哪怕表现得并不是那么明显。

  秦华成继续说道:“至于有多少人下了船没回来,船上又多了哪些新面孔,小人的确不知,因为很多人白天都在甲板上,只有夜间才回到船舱睡觉。不过小人倒是注意到船上的两个厨子都换了人,先前那两位老兄手艺真的差点意思,昨天上船这两个厨子就好多了,至少饭没有再夹生了。”成大朋将这六人集中到一起,然后向他们提问道:“上船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你们,在船上的日子时时处处都要用心观察。过去的三天我们这艘船停靠在马六甲港,你们六人一直都在船上待着,虽然白天不能在甲板上去活动,但也可以在船上其他地方自由走动。那我要问问你们,这三天里船上卸了几批货,又装了几批货?船上的人有多少下去之后就没再上来,出发的时候船上又多了几张新面孔?”

  谁也想不到成大朋会在离港之后突然提出这么刁钻古怪的问题,一时间都有些面面相觑,一般人哪会在没有得到提示的情况下去注意这种无意义的细节,更别说还要进行统计了。

  成大朋的突然袭击当然不是闲得无事,而是要借此来考验这帮人是否有成为情报人员所需的天赋。他当然也不指望这些人能够准确地统计出自己提问的数据,但如果有人主动在这个方面留了心,那在成大朋这里肯定是大大地加分。

  众人沉默了片刻之后,秦华成开口应道:“禀掌柜,小人倒是大体记得一些,只是不知是否有误。”

  “你先说来听听。”成大朋点点头,对秦华成表示了鼓励。

  秦华成道:“第一天卸船的是底舱装的谷物,装船的是一批棉布。第二天卸船的是前舱装的香料,装船的是大概一百五十桶葡萄酒,之所以记得这个数字,是当时听一位水手大哥提到过。第三天卸船的是甲板上那一堆一直用油布盖着的货物,那天晚上去甲板透风就看到原来堆货的位置已经清空了。第三天没有装货上船,只在出发前向船上补给了淡水和食物。”

  成大朋一边听一边默默点头,对秦华成的描述表示赞许,虽说他的记忆还不算特别详尽,离情报人员的要求尚有不小的差距,但能有这个心思就说明他的确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哪怕表现得并不是那么明显。

  秦华成继续说道:“至于有多少人下了船没回来,船上又多了哪些新面孔,小人的确不知,因为很多人白天都在甲板上,只有夜间才回到船舱睡觉。不过小人倒是注意到船上的两个厨子都换了人,先前那两位老兄手艺真的差点意思,昨天上船这两个厨子就好多了,至少饭没有再夹生了。”成大朋将这六人集中到一起,然后向他们提问道:“上船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你们,在船上的日子时时处处都要用心观察。过去的三天我们这艘船停靠在马六甲港,你们六人一直都在船上待着,虽然白天不能在甲板上去活动,但也可以在船上其他地方自由走动。那我要问问你们,这三天里船上卸了几批货,又装了几批货?船上的人有多少下去之后就没再上来,出发的时候船上又多了几张新面孔?”

  谁也想不到成大朋会在离港之后突然提出这么刁钻古怪的问题,一时间都有些面面相觑,一般人哪会在没有得到提示的情况下去注意这种无意义的细节,更别说还要进行统计了。

  成大朋的突然袭击当然不是闲得无事,而是要借此来考验这帮人是否有成为情报人员所需的天赋。他当然也不指望这些人能够准确地统计出自己提问的数据,但如果有人主动在这个方面留了心,那在成大朋这里肯定是大大地加分。

  众人沉默了片刻之后,秦华成开口应道:“禀掌柜,小人倒是大体记得一些,只是不知是否有误。”

  “你先说来听听。”成大朋点点头,对秦华成表示了鼓励。

  秦华成道:“第一天卸船的是底舱装的谷物,装船的是一批棉布。第二天卸船的是前舱装的香料,装船的是大概一百五十桶葡萄酒,之所以记得这个数字,是当时听一位水手大哥提到过。第三天卸船的是甲板上那一堆一直用油布盖着的货物,那天晚上去甲板透风就看到原来堆货的位置已经清空了。第三天没有装货上船,只在出发前向船上补给了淡水和食物。”

  成大朋一边听一边默默点头,对秦华成的描述表示赞许,虽说他的记忆还不算特别详尽,离情报人员的要求尚有不小的差距,但能有这个心思就说明他的确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哪怕表现得并不是那么明显。

  秦华成继续说道:“至于有多少人下了船没回来,船上又多了哪些新面孔,小人的确不知,因为很多人白天都在甲板上,只有夜间才回到船舱睡觉。不过小人倒是注意到船上的两个厨子都换了人,先前那两位老兄手艺真的差点意思,昨天上船这两个厨子就好多了,至少饭没有再夹生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538699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