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19章 粮食贸易

第1719章 粮食贸易

  这粮食买卖中有不少私下的银钱来往,秦华成先前也多少听王掌柜说过一些,但他没想到自己第一趟差事就会遇到这样的状况,居然有人硬要塞好处给自己。而且听褚活这意思,不但他这个经手人会有好处到手,就连他上司王掌柜也会有一份,这大概已经不是褚活的农场与大成米行之间第一次这样操作了。

  如果以双方在这份契约中商定的交易金额来衡量,褚活开出两百枚银币的价格其实并不算高,不过考虑到秦华成在交易过程中只是经办人而非决策者,一多半的工作内容不过是居中来回跑腿征求两边的意见,那两百银币的辛苦费倒也不算少,要知道这笔钱在本地差不多已经是普通人一年的生活费了。

  但秦华成可不敢接这个招,昨天所看到的行刑场面还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要是贪图这点钱财,那改天说不定就是他被绑起来当成杀鸡儆猴的牺牲品了。别说两百银币,就算两千,两万,相比自己的性命安全,那也是不值的。他秦华成又不是没见过钱的穷鬼,想当初在马尼拉的时候,那丁峰每次出手给钱的时候,可不止是这么一百两百的数目。

  秦华成道:“褚大哥,小弟才到米行做事没几天,对这边的规矩的确不太清楚,不如这样,让小弟先回去请示一下王掌柜,看看他老人家的意思。”

  褚活脸色更难看了:“看样子小老弟是真不愿给面子啊!也罢,那回头我自己去找王掌柜说明此事,到时候可别怨我不照顾你!”

  秦华成待要再说几句劝解的话,褚活却已经不愿再将对话继续下去,直接便端茶送客了。秦华成又没法勉强对方,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褚活的农场,前往下一处地点。

  巴达维亚城南边的平原上,粮田阡陌纵横,一望无边。自与马打蓝国的战事结束以来,巴达维亚对于农业的开发就从未停止过,如今的屯田规模甚至已经超过了战前的水平。由于粮食曾经在战争期间极为吃紧,荷兰人吸取教训,在战后的重建中对种植粮食的农户均给予了更多的扶持,在地价、赋税等方面均有优惠措施。而大成米行也正是抓住了这样的时机,战后在城南圈下几千亩地专门种植粮食作物,一举成为本地最大的粮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粮食买卖中有不少私下的银钱来往,秦华成先前也多少听王掌柜说过一些,但他没想到自己第一趟差事就会遇到这样的状况,居然有人硬要塞好处给自己。而且听褚活这意思,不但他这个经手人会有好处到手,就连他上司王掌柜也会有一份,这大概已经不是褚活的农场与大成米行之间第一次这样操作了。

  如果以双方在这份契约中商定的交易金额来衡量,褚活开出两百枚银币的价格其实并不算高,不过考虑到秦华成在交易过程中只是经办人而非决策者,一多半的工作内容不过是居中来回跑腿征求两边的意见,那两百银币的辛苦费倒也不算少,要知道这笔钱在本地差不多已经是普通人一年的生活费了。

  但秦华成可不敢接这个招,昨天所看到的行刑场面还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要是贪图这点钱财,那改天说不定就是他被绑起来当成杀鸡儆猴的牺牲品了。别说两百银币,就算两千,两万,相比自己的性命安全,那也是不值的。他秦华成又不是没见过钱的穷鬼,想当初在马尼拉的时候,那丁峰每次出手给钱的时候,可不止是这么一百两百的数目。

  秦华成道:“褚大哥,小弟才到米行做事没几天,对这边的规矩的确不太清楚,不如这样,让小弟先回去请示一下王掌柜,看看他老人家的意思。”

  褚活脸色更难看了:“看样子小老弟是真不愿给面子啊!也罢,那回头我自己去找王掌柜说明此事,到时候可别怨我不照顾你!”

  秦华成待要再说几句劝解的话,褚活却已经不愿再将对话继续下去,直接便端茶送客了。秦华成又没法勉强对方,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褚活的农场,前往下一处地点。

  巴达维亚城南边的平原上,粮田阡陌纵横,一望无边。自与马打蓝国的战事结束以来,巴达维亚对于农业的开发就从未停止过,如今的屯田规模甚至已经超过了战前的水平。由于粮食曾经在战争期间极为吃紧,荷兰人吸取教训,在战后的重建中对种植粮食的农户均给予了更多的扶持,在地价、赋税等方面均有优惠措施。而大成米行也正是抓住了这样的时机,战后在城南圈下几千亩地专门种植粮食作物,一举成为本地最大的粮商。这粮食买卖中有不少私下的银钱来往,秦华成先前也多少听王掌柜说过一些,但他没想到自己第一趟差事就会遇到这样的状况,居然有人硬要塞好处给自己。而且听褚活这意思,不但他这个经手人会有好处到手,就连他上司王掌柜也会有一份,这大概已经不是褚活的农场与大成米行之间第一次这样操作了。

  如果以双方在这份契约中商定的交易金额来衡量,褚活开出两百枚银币的价格其实并不算高,不过考虑到秦华成在交易过程中只是经办人而非决策者,一多半的工作内容不过是居中来回跑腿征求两边的意见,那两百银币的辛苦费倒也不算少,要知道这笔钱在本地差不多已经是普通人一年的生活费了。

  但秦华成可不敢接这个招,昨天所看到的行刑场面还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要是贪图这点钱财,那改天说不定就是他被绑起来当成杀鸡儆猴的牺牲品了。别说两百银币,就算两千,两万,相比自己的性命安全,那也是不值的。他秦华成又不是没见过钱的穷鬼,想当初在马尼拉的时候,那丁峰每次出手给钱的时候,可不止是这么一百两百的数目。

  秦华成道:“褚大哥,小弟才到米行做事没几天,对这边的规矩的确不太清楚,不如这样,让小弟先回去请示一下王掌柜,看看他老人家的意思。”

  褚活脸色更难看了:“看样子小老弟是真不愿给面子啊!也罢,那回头我自己去找王掌柜说明此事,到时候可别怨我不照顾你!”

  秦华成待要再说几句劝解的话,褚活却已经不愿再将对话继续下去,直接便端茶送客了。秦华成又没法勉强对方,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褚活的农场,前往下一处地点。

  巴达维亚城南边的平原上,粮田阡陌纵横,一望无边。自与马打蓝国的战事结束以来,巴达维亚对于农业的开发就从未停止过,如今的屯田规模甚至已经超过了战前的水平。由于粮食曾经在战争期间极为吃紧,荷兰人吸取教训,在战后的重建中对种植粮食的农户均给予了更多的扶持,在地价、赋税等方面均有优惠措施。而大成米行也正是抓住了这样的时机,战后在城南圈下几千亩地专门种植粮食作物,一举成为本地最大的粮商。这粮食买卖中有不少私下的银钱来往,秦华成先前也多少听王掌柜说过一些,但他没想到自己第一趟差事就会遇到这样的状况,居然有人硬要塞好处给自己。而且听褚活这意思,不但他这个经手人会有好处到手,就连他上司王掌柜也会有一份,这大概已经不是褚活的农场与大成米行之间第一次这样操作了。

  如果以双方在这份契约中商定的交易金额来衡量,褚活开出两百枚银币的价格其实并不算高,不过考虑到秦华成在交易过程中只是经办人而非决策者,一多半的工作内容不过是居中来回跑腿征求两边的意见,那两百银币的辛苦费倒也不算少,要知道这笔钱在本地差不多已经是普通人一年的生活费了。

  但秦华成可不敢接这个招,昨天所看到的行刑场面还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要是贪图这点钱财,那改天说不定就是他被绑起来当成杀鸡儆猴的牺牲品了。别说两百银币,就算两千,两万,相比自己的性命安全,那也是不值的。他秦华成又不是没见过钱的穷鬼,想当初在马尼拉的时候,那丁峰每次出手给钱的时候,可不止是这么一百两百的数目。

  秦华成道:“褚大哥,小弟才到米行做事没几天,对这边的规矩的确不太清楚,不如这样,让小弟先回去请示一下王掌柜,看看他老人家的意思。”

  褚活脸色更难看了:“看样子小老弟是真不愿给面子啊!也罢,那回头我自己去找王掌柜说明此事,到时候可别怨我不照顾你!”

  秦华成待要再说几句劝解的话,褚活却已经不愿再将对话继续下去,直接便端茶送客了。秦华成又没法勉强对方,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褚活的农场,前往下一处地点。

  巴达维亚城南边的平原上,粮田阡陌纵横,一望无边。自与马打蓝国的战事结束以来,巴达维亚对于农业的开发就从未停止过,如今的屯田规模甚至已经超过了战前的水平。由于粮食曾经在战争期间极为吃紧,荷兰人吸取教训,在战后的重建中对种植粮食的农户均给予了更多的扶持,在地价、赋税等方面均有优惠措施。而大成米行也正是抓住了这样的时机,战后在城南圈下几千亩地专门种植粮食作物,一举成为本地最大的粮商。这粮食买卖中有不少私下的银钱来往,秦华成先前也多少听王掌柜说过一些,但他没想到自己第一趟差事就会遇到这样的状况,居然有人硬要塞好处给自己。而且听褚活这意思,不但他这个经手人会有好处到手,就连他上司王掌柜也会有一份,这大概已经不是褚活的农场与大成米行之间第一次这样操作了。

  如果以双方在这份契约中商定的交易金额来衡量,褚活开出两百枚银币的价格其实并不算高,不过考虑到秦华成在交易过程中只是经办人而非决策者,一多半的工作内容不过是居中来回跑腿征求两边的意见,那两百银币的辛苦费倒也不算少,要知道这笔钱在本地差不多已经是普通人一年的生活费了。

  但秦华成可不敢接这个招,昨天所看到的行刑场面还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要是贪图这点钱财,那改天说不定就是他被绑起来当成杀鸡儆猴的牺牲品了。别说两百银币,就算两千,两万,相比自己的性命安全,那也是不值的。他秦华成又不是没见过钱的穷鬼,想当初在马尼拉的时候,那丁峰每次出手给钱的时候,可不止是这么一百两百的数目。

  秦华成道:“褚大哥,小弟才到米行做事没几天,对这边的规矩的确不太清楚,不如这样,让小弟先回去请示一下王掌柜,看看他老人家的意思。”

  褚活脸色更难看了:“看样子小老弟是真不愿给面子啊!也罢,那回头我自己去找王掌柜说明此事,到时候可别怨我不照顾你!”

  秦华成待要再说几句劝解的话,褚活却已经不愿再将对话继续下去,直接便端茶送客了。秦华成又没法勉强对方,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褚活的农场,前往下一处地点。

  巴达维亚城南边的平原上,粮田阡陌纵横,一望无边。自与马打蓝国的战事结束以来,巴达维亚对于农业的开发就从未停止过,如今的屯田规模甚至已经超过了战前的水平。由于粮食曾经在战争期间极为吃紧,荷兰人吸取教训,在战后的重建中对种植粮食的农户均给予了更多的扶持,在地价、赋税等方面均有优惠措施。而大成米行也正是抓住了这样的时机,战后在城南圈下几千亩地专门种植粮食作物,一举成为本地最大的粮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505764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