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20章 通过考验

第1720章 通过考验

  成掌柜的意思?段轩的话让秦华成瞬间明白了什么,农场主要求提升粮价,并不仅仅只是他们自己的意愿,更有可能是得到了来自成大朋的暗中授意,所以这两家农场才会统一步调要求提价。至于这种安排的原因,是成大朋想在今年的粮食贸易中多捞些钱,还是另有其他目的,秦华成一时还想不明白其中关键。但很显然成大朋并不希望外界意识到粮价变化是出自他的意思,甚至就连经办此事的秦华成也被暂时蒙在了鼓里。

  但为什么段轩会把这个内幕告知自己,这才是秦华成目前最想弄明白的事情。如果成大朋想让他知道,那么在布置这个事的时候就会让王掌柜告知他,而非经由段轩之口在这件事陷入僵局的时候才告知他。如果成大朋根本就没打算让他知道,那段轩现在多了这个嘴,事后只怕是逃不过责罚了。

  “你不用瞎猜了。”仿佛是料到了秦华成听到这话之后难免胡思乱想,段轩主动向他公布了答案:“你如果在褚活那里,或是在我这里答应了收受好处,那就不会有人告诉你这个谜底。但既然你在这两个地方都果断拒绝了我们提出的条件,那按照成掌柜的吩咐,就由我来告诉你这事的内幕。”

  这下秦华成是真的明白过来了,愕然道:“所以我这差事并未办砸,对吧?”

  “当然不算办砸,表现尚可,算是过关了。”段轩微笑着给出了评价。

  秦华成一块大石终于是放回心底,他现在才真正把这差事的前因后果理顺,原来是有明暗两条线在同时进行,明线是由他拿着粮食采购契约来拜访农场主,而暗线则是由农场主对他提出条件尝试收买,如果秦华成顶不住压力和诱惑,接受了农场主的条件,那就算契约内容顺利通过也仍会被判定为任务失败。真正的考验并非他能否顺利完成契约谈判,而是是否能不留余地的拒绝农场主给出的好处。

  成大朋让米行的王掌柜给他安排这个差事,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考验他是否有足够的自制力来应对外界的利诱,秦华成想想不禁觉得有些后怕,自己先前如果没有坚持住,那刚刚开始的新生多半就要到此为止了。这还多亏了前日才看过血腥的行刑场面,心有余悸之下不得不克制自己,否则结果如何真还不好说。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成掌柜的意思?段轩的话让秦华成瞬间明白了什么,农场主要求提升粮价,并不仅仅只是他们自己的意愿,更有可能是得到了来自成大朋的暗中授意,所以这两家农场才会统一步调要求提价。至于这种安排的原因,是成大朋想在今年的粮食贸易中多捞些钱,还是另有其他目的,秦华成一时还想不明白其中关键。但很显然成大朋并不希望外界意识到粮价变化是出自他的意思,甚至就连经办此事的秦华成也被暂时蒙在了鼓里。

  但为什么段轩会把这个内幕告知自己,这才是秦华成目前最想弄明白的事情。如果成大朋想让他知道,那么在布置这个事的时候就会让王掌柜告知他,而非经由段轩之口在这件事陷入僵局的时候才告知他。如果成大朋根本就没打算让他知道,那段轩现在多了这个嘴,事后只怕是逃不过责罚了。

  “你不用瞎猜了。”仿佛是料到了秦华成听到这话之后难免胡思乱想,段轩主动向他公布了答案:“你如果在褚活那里,或是在我这里答应了收受好处,那就不会有人告诉你这个谜底。但既然你在这两个地方都果断拒绝了我们提出的条件,那按照成掌柜的吩咐,就由我来告诉你这事的内幕。”

  这下秦华成是真的明白过来了,愕然道:“所以我这差事并未办砸,对吧?”

  “当然不算办砸,表现尚可,算是过关了。”段轩微笑着给出了评价。

  秦华成一块大石终于是放回心底,他现在才真正把这差事的前因后果理顺,原来是有明暗两条线在同时进行,明线是由他拿着粮食采购契约来拜访农场主,而暗线则是由农场主对他提出条件尝试收买,如果秦华成顶不住压力和诱惑,接受了农场主的条件,那就算契约内容顺利通过也仍会被判定为任务失败。真正的考验并非他能否顺利完成契约谈判,而是是否能不留余地的拒绝农场主给出的好处。

  成大朋让米行的王掌柜给他安排这个差事,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考验他是否有足够的自制力来应对外界的利诱,秦华成想想不禁觉得有些后怕,自己先前如果没有坚持住,那刚刚开始的新生多半就要到此为止了。这还多亏了前日才看过血腥的行刑场面,心有余悸之下不得不克制自己,否则结果如何真还不好说。成掌柜的意思?段轩的话让秦华成瞬间明白了什么,农场主要求提升粮价,并不仅仅只是他们自己的意愿,更有可能是得到了来自成大朋的暗中授意,所以这两家农场才会统一步调要求提价。至于这种安排的原因,是成大朋想在今年的粮食贸易中多捞些钱,还是另有其他目的,秦华成一时还想不明白其中关键。但很显然成大朋并不希望外界意识到粮价变化是出自他的意思,甚至就连经办此事的秦华成也被暂时蒙在了鼓里。

  但为什么段轩会把这个内幕告知自己,这才是秦华成目前最想弄明白的事情。如果成大朋想让他知道,那么在布置这个事的时候就会让王掌柜告知他,而非经由段轩之口在这件事陷入僵局的时候才告知他。如果成大朋根本就没打算让他知道,那段轩现在多了这个嘴,事后只怕是逃不过责罚了。

  “你不用瞎猜了。”仿佛是料到了秦华成听到这话之后难免胡思乱想,段轩主动向他公布了答案:“你如果在褚活那里,或是在我这里答应了收受好处,那就不会有人告诉你这个谜底。但既然你在这两个地方都果断拒绝了我们提出的条件,那按照成掌柜的吩咐,就由我来告诉你这事的内幕。”

  这下秦华成是真的明白过来了,愕然道:“所以我这差事并未办砸,对吧?”

  “当然不算办砸,表现尚可,算是过关了。”段轩微笑着给出了评价。

  秦华成一块大石终于是放回心底,他现在才真正把这差事的前因后果理顺,原来是有明暗两条线在同时进行,明线是由他拿着粮食采购契约来拜访农场主,而暗线则是由农场主对他提出条件尝试收买,如果秦华成顶不住压力和诱惑,接受了农场主的条件,那就算契约内容顺利通过也仍会被判定为任务失败。真正的考验并非他能否顺利完成契约谈判,而是是否能不留余地的拒绝农场主给出的好处。

  成大朋让米行的王掌柜给他安排这个差事,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考验他是否有足够的自制力来应对外界的利诱,秦华成想想不禁觉得有些后怕,自己先前如果没有坚持住,那刚刚开始的新生多半就要到此为止了。这还多亏了前日才看过血腥的行刑场面,心有余悸之下不得不克制自己,否则结果如何真还不好说。成掌柜的意思?段轩的话让秦华成瞬间明白了什么,农场主要求提升粮价,并不仅仅只是他们自己的意愿,更有可能是得到了来自成大朋的暗中授意,所以这两家农场才会统一步调要求提价。至于这种安排的原因,是成大朋想在今年的粮食贸易中多捞些钱,还是另有其他目的,秦华成一时还想不明白其中关键。但很显然成大朋并不希望外界意识到粮价变化是出自他的意思,甚至就连经办此事的秦华成也被暂时蒙在了鼓里。

  但为什么段轩会把这个内幕告知自己,这才是秦华成目前最想弄明白的事情。如果成大朋想让他知道,那么在布置这个事的时候就会让王掌柜告知他,而非经由段轩之口在这件事陷入僵局的时候才告知他。如果成大朋根本就没打算让他知道,那段轩现在多了这个嘴,事后只怕是逃不过责罚了。

  “你不用瞎猜了。”仿佛是料到了秦华成听到这话之后难免胡思乱想,段轩主动向他公布了答案:“你如果在褚活那里,或是在我这里答应了收受好处,那就不会有人告诉你这个谜底。但既然你在这两个地方都果断拒绝了我们提出的条件,那按照成掌柜的吩咐,就由我来告诉你这事的内幕。”

  这下秦华成是真的明白过来了,愕然道:“所以我这差事并未办砸,对吧?”

  “当然不算办砸,表现尚可,算是过关了。”段轩微笑着给出了评价。

  秦华成一块大石终于是放回心底,他现在才真正把这差事的前因后果理顺,原来是有明暗两条线在同时进行,明线是由他拿着粮食采购契约来拜访农场主,而暗线则是由农场主对他提出条件尝试收买,如果秦华成顶不住压力和诱惑,接受了农场主的条件,那就算契约内容顺利通过也仍会被判定为任务失败。真正的考验并非他能否顺利完成契约谈判,而是是否能不留余地的拒绝农场主给出的好处。

  成大朋让米行的王掌柜给他安排这个差事,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考验他是否有足够的自制力来应对外界的利诱,秦华成想想不禁觉得有些后怕,自己先前如果没有坚持住,那刚刚开始的新生多半就要到此为止了。这还多亏了前日才看过血腥的行刑场面,心有余悸之下不得不克制自己,否则结果如何真还不好说。成掌柜的意思?段轩的话让秦华成瞬间明白了什么,农场主要求提升粮价,并不仅仅只是他们自己的意愿,更有可能是得到了来自成大朋的暗中授意,所以这两家农场才会统一步调要求提价。至于这种安排的原因,是成大朋想在今年的粮食贸易中多捞些钱,还是另有其他目的,秦华成一时还想不明白其中关键。但很显然成大朋并不希望外界意识到粮价变化是出自他的意思,甚至就连经办此事的秦华成也被暂时蒙在了鼓里。

  但为什么段轩会把这个内幕告知自己,这才是秦华成目前最想弄明白的事情。如果成大朋想让他知道,那么在布置这个事的时候就会让王掌柜告知他,而非经由段轩之口在这件事陷入僵局的时候才告知他。如果成大朋根本就没打算让他知道,那段轩现在多了这个嘴,事后只怕是逃不过责罚了。

  “你不用瞎猜了。”仿佛是料到了秦华成听到这话之后难免胡思乱想,段轩主动向他公布了答案:“你如果在褚活那里,或是在我这里答应了收受好处,那就不会有人告诉你这个谜底。但既然你在这两个地方都果断拒绝了我们提出的条件,那按照成掌柜的吩咐,就由我来告诉你这事的内幕。”

  这下秦华成是真的明白过来了,愕然道:“所以我这差事并未办砸,对吧?”

  “当然不算办砸,表现尚可,算是过关了。”段轩微笑着给出了评价。

  秦华成一块大石终于是放回心底,他现在才真正把这差事的前因后果理顺,原来是有明暗两条线在同时进行,明线是由他拿着粮食采购契约来拜访农场主,而暗线则是由农场主对他提出条件尝试收买,如果秦华成顶不住压力和诱惑,接受了农场主的条件,那就算契约内容顺利通过也仍会被判定为任务失败。真正的考验并非他能否顺利完成契约谈判,而是是否能不留余地的拒绝农场主给出的好处。

  成大朋让米行的王掌柜给他安排这个差事,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考验他是否有足够的自制力来应对外界的利诱,秦华成想想不禁觉得有些后怕,自己先前如果没有坚持住,那刚刚开始的新生多半就要到此为止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495880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