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21章 粮食新政

第1721章 粮食新政

  秦华成根本就不知道大成米行去年给维尔贝克送了多少钱,当然也无从知晓这所谓办事费的两成究竟有多少,但看这荷兰人的态度,显然是要在谈定条件之后才会打算签字,而他的谈判权限又不足以给出这种涉及金钱的承诺,不敢越俎代庖,当下只能苦笑着应下来,准备回去再请示王掌柜。

  维尔贝克道:“你回去之后跟你家老板说清楚,今年起公司议事会将对粮食采购重新审议,如果你家米行拿不出更好的条件,那议事会可能就会调整粮食收购政策。”

  秦华成对于大成米行的中间商操作模式已经有所了解,闻言不禁追问道:“那请问大人,可否说说是怎么个调整法?”

  维尔贝克抬头看了秦华成一眼,补充道:“或许今后就不会再全部通过大成米行来收购粮食了。”

  大成米行在本地的粮食市场上是毫无争议的第一把交椅,成大朋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影响到本地粮食价格走向。而在过去的几年中,东印度公司采购的储备粮一直都是由大成米行组织货源,这种操作模式对东印度公司而言既有好处,也有弊端。

  好处是大成米行可以提供统一的价格和粮食质量,以及稳定的交货期,不需要荷兰人再花费大量时间去分头组织采购,只要提前几个月与大成米行谈定收购内容就行了,运作效率非常高。而弊端便是大成米行以官方钦定的代理商身份,进一步掌握了本地粮食市场,价格方面肯定是要比荷兰人自己分头采购的成本要高出一截来。当然了,经办此事的荷兰官员,包括这维尔贝克在内,可是个个都从粮食贸易中赚得盆满钵满,既然主管官员全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也就一直没有对这种操作模式提出过异议。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秦华成根本就不知道大成米行去年给维尔贝克送了多少钱,当然也无从知晓这所谓办事费的两成究竟有多少,但看这荷兰人的态度,显然是要在谈定条件之后才会打算签字,而他的谈判权限又不足以给出这种涉及金钱的承诺,不敢越俎代庖,当下只能苦笑着应下来,准备回去再请示王掌柜。

  维尔贝克道:“你回去之后跟你家老板说清楚,今年起公司议事会将对粮食采购重新审议,如果你家米行拿不出更好的条件,那议事会可能就会调整粮食收购政策。”

  秦华成对于大成米行的中间商操作模式已经有所了解,闻言不禁追问道:“那请问大人,可否说说是怎么个调整法?”

  维尔贝克抬头看了秦华成一眼,补充道:“或许今后就不会再全部通过大成米行来收购粮食了。”

  大成米行在本地的粮食市场上是毫无争议的第一把交椅,成大朋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影响到本地粮食价格走向。而在过去的几年中,东印度公司采购的储备粮一直都是由大成米行组织货源,这种操作模式对东印度公司而言既有好处,也有弊端。

  好处是大成米行可以提供统一的价格和粮食质量,以及稳定的交货期,不需要荷兰人再花费大量时间去分头组织采购,只要提前几个月与大成米行谈定收购内容就行了,运作效率非常高。而弊端便是大成米行以官方钦定的代理商身份,进一步掌握了本地粮食市场,价格方面肯定是要比荷兰人自己分头采购的成本要高出一截来。当然了,经办此事的荷兰官员,包括这维尔贝克在内,可是个个都从粮食贸易中赚得盆满钵满,既然主管官员全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也就一直没有对这种操作模式提出过异议。

  秦华成根本就不知道大成米行去年给维尔贝克送了多少钱,当然也无从知晓这所谓办事费的两成究竟有多少,但看这荷兰人的态度,显然是要在谈定条件之后才会打算签字,而他的谈判权限又不足以给出这种涉及金钱的承诺,不敢越俎代庖,当下只能苦笑着应下来,准备回去再请示王掌柜。

  维尔贝克道:“你回去之后跟你家老板说清楚,今年起公司议事会将对粮食采购重新审议,如果你家米行拿不出更好的条件,那议事会可能就会调整粮食收购政策。”

  秦华成对于大成米行的中间商操作模式已经有所了解,闻言不禁追问道:“那请问大人,可否说说是怎么个调整法?”

  维尔贝克抬头看了秦华成一眼,补充道:“或许今后就不会再全部通过大成米行来收购粮食了。”

  大成米行在本地的粮食市场上是毫无争议的第一把交椅,成大朋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影响到本地粮食价格走向。而在过去的几年中,东印度公司采购的储备粮一直都是由大成米行组织货源,这种操作模式对东印度公司而言既有好处,也有弊端。

  好处是大成米行可以提供统一的价格和粮食质量,以及稳定的交货期,不需要荷兰人再花费大量时间去分头组织采购,只要提前几个月与大成米行谈定收购内容就行了,运作效率非常高。而弊端便是大成米行以官方钦定的代理商身份,进一步掌握了本地粮食市场,价格方面肯定是要比荷兰人自己分头采购的成本要高出一截来。当然了,经办此事的荷兰官员,包括这维尔贝克在内,可是个个都从粮食贸易中赚得盆满钵满,既然主管官员全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也就一直没有对这种操作模式提出过异议。

  秦华成根本就不知道大成米行去年给维尔贝克送了多少钱,当然也无从知晓这所谓办事费的两成究竟有多少,但看这荷兰人的态度,显然是要在谈定条件之后才会打算签字,而他的谈判权限又不足以给出这种涉及金钱的承诺,不敢越俎代庖,当下只能苦笑着应下来,准备回去再请示王掌柜。

  维尔贝克道:“你回去之后跟你家老板说清楚,今年起公司议事会将对粮食采购重新审议,如果你家米行拿不出更好的条件,那议事会可能就会调整粮食收购政策。”

  秦华成对于大成米行的中间商操作模式已经有所了解,闻言不禁追问道:“那请问大人,可否说说是怎么个调整法?”

  维尔贝克抬头看了秦华成一眼,补充道:“或许今后就不会再全部通过大成米行来收购粮食了。”

  大成米行在本地的粮食市场上是毫无争议的第一把交椅,成大朋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影响到本地粮食价格走向。而在过去的几年中,东印度公司采购的储备粮一直都是由大成米行组织货源,这种操作模式对东印度公司而言既有好处,也有弊端。

  好处是大成米行可以提供统一的价格和粮食质量,以及稳定的交货期,不需要荷兰人再花费大量时间去分头组织采购,只要提前几个月与大成米行谈定收购内容就行了,运作效率非常高。而弊端便是大成米行以官方钦定的代理商身份,进一步掌握了本地粮食市场,价格方面肯定是要比荷兰人自己分头采购的成本要高出一截来。当然了,经办此事的荷兰官员,包括这维尔贝克在内,可是个个都从粮食贸易中赚得盆满钵满,既然主管官员全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也就一直没有对这种操作模式提出过异议。

  秦华成根本就不知道大成米行去年给维尔贝克送了多少钱,当然也无从知晓这所谓办事费的两成究竟有多少,但看这荷兰人的态度,显然是要在谈定条件之后才会打算签字,而他的谈判权限又不足以给出这种涉及金钱的承诺,不敢越俎代庖,当下只能苦笑着应下来,准备回去再请示王掌柜。

  维尔贝克道:“你回去之后跟你家老板说清楚,今年起公司议事会将对粮食采购重新审议,如果你家米行拿不出更好的条件,那议事会可能就会调整粮食收购政策。”

  秦华成对于大成米行的中间商操作模式已经有所了解,闻言不禁追问道:“那请问大人,可否说说是怎么个调整法?”

  维尔贝克抬头看了秦华成一眼,补充道:“或许今后就不会再全部通过大成米行来收购粮食了。”

  大成米行在本地的粮食市场上是毫无争议的第一把交椅,成大朋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影响到本地粮食价格走向。而在过去的几年中,东印度公司采购的储备粮一直都是由大成米行组织货源,这种操作模式对东印度公司而言既有好处,也有弊端。

  好处是大成米行可以提供统一的价格和粮食质量,以及稳定的交货期,不需要荷兰人再花费大量时间去分头组织采购,只要提前几个月与大成米行谈定收购内容就行了,运作效率非常高。而弊端便是大成米行以官方钦定的代理商身份,进一步掌握了本地粮食市场,价格方面肯定是要比荷兰人自己分头采购的成本要高出一截来。当然了,经办此事的荷兰官员,包括这维尔贝克在内,可是个个都从粮食贸易中赚得盆满钵满,既然主管官员全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也就一直没有对这种操作模式提出过异议。

  秦华成根本就不知道大成米行去年给维尔贝克送了多少钱,当然也无从知晓这所谓办事费的两成究竟有多少,但看这荷兰人的态度,显然是要在谈定条件之后才会打算签字,而他的谈判权限又不足以给出这种涉及金钱的承诺,不敢越俎代庖,当下只能苦笑着应下来,准备回去再请示王掌柜。

  维尔贝克道:“你回去之后跟你家老板说清楚,今年起公司议事会将对粮食采购重新审议,如果你家米行拿不出更好的条件,那议事会可能就会调整粮食收购政策。”

  秦华成对于大成米行的中间商操作模式已经有所了解,闻言不禁追问道:“那请问大人,可否说说是怎么个调整法?”

  维尔贝克抬头看了秦华成一眼,补充道:“或许今后就不会再全部通过大成米行来收购粮食了。”

  大成米行在本地的粮食市场上是毫无争议的第一把交椅,成大朋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影响到本地粮食价格走向。而在过去的几年中,东印度公司采购的储备粮一直都是由大成米行组织货源,这种操作模式对东印度公司而言既有好处,也有弊端。

  好处是大成米行可以提供统一的价格和粮食质量,以及稳定的交货期,不需要荷兰人再花费大量时间去分头组织采购,只要提前几个月与大成米行谈定收购内容就行了,运作效率非常高。而弊端便是大成米行以官方钦定的代理商身份,进一步掌握了本地粮食市场,价格方面肯定是要比荷兰人自己分头采购的成本要高出一截来。当然了,经办此事的荷兰官员,包括这维尔贝克在内,可是个个都从粮食贸易中赚得盆满钵满,既然主管官员全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也就一直没有对这种操作模式提出过异议。

  秦华成根本就不知道大成米行去年给维尔贝克送了多少钱,当然也无从知晓这所谓办事费的两成究竟有多少,但看这荷兰人的态度,显然是要在谈定条件之后才会打算签字,而他的谈判权限又不足以给出这种涉及金钱的承诺,不敢越俎代庖,当下只能苦笑着应下来,准备回去再请示王掌柜。

  维尔贝克道:“你回去之后跟你家老板说清楚,今年起公司议事会将对粮食采购重新审议,如果你家米行拿不出更好的条件,那议事会可能就会调整粮食收购政策。”

  秦华成对于大成米行的中间商操作模式已经有所了解,闻言不禁追问道:“那请问大人,可否说说是怎么个调整法?”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490793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