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22章 新旧后台

第1722章 新旧后台

  秦华成对于成大朋突然分配到自己头上的任务还是有些诧异,他并不认为自己已经算是一名合格的情报人员。来到巴达维亚之后所接受的专业培训才刚刚开始没多久,现在突然就要被派去执行传递重要情报的任务,让他在兴奋之余又不免有些紧张。

  “你不用太紧张,如果做得好,这次任完成之后你就算是提前通过审核了。”仿佛是看透了秦华成的心思,成大朋主动甩出了好处安慰他:“等你职位转正之后,行动期间就没有那么多的限制了。”

  何为职位转正,身处培训实习期的秦华成大致还是能明白,至于转正的标准是什么,转正后的待遇又将如何,那大概就是成大朋的个人意见占主导地位了。但不管如何,能够尽快在这个情报机构中获得一个正式员工的身份才是秦华成目前所奋斗的目标,成大朋主动给出的这个机会,他自然不会错失。

  翌日,成大朋果然是叫上了秦华成充当随从,前去拜访维尔贝克。对方看到成大朋亲自到访,态度倒是比前日跟秦华成打交道的时候客气了许多,还特地让仆从泡了一壶热茶送上来,也算是对成大朋汉人身份的特殊尊重了。

  “这里也没外人,话我就直说了。”成大朋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年为何要调整粮食采购措施?是不是你这边有什么麻烦?”

  “是很大的麻烦。”维尔贝克见成大朋没有遣退秦华成,而是让他站在一边旁听,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然告知自己的处境:“巴达维亚议事会打算把我换掉,顺便修改过去几年的粮食采购方案。”

  “为什么会这样?议事会想要什么?还是你得罪了什么人?”成大朋面色不变地继续向他提问。

  “五天前刚传到本地的消息,罗伊·巴奈特先生于去年秋天在阿姆斯特丹过世了。巴奈特家族这个时候正在为他的继承权和遗产分割闹得不可开交,这个时候没人能顾得上我这个身在远东的外系亲戚,所以议事会有些人想趁着这个机会把粮食采购的权力抢过去,毕竟这也是一笔收入,不是吗?”说完之后维尔贝克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维尔贝克所说的这位已经过世的巴奈特先生便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十七位大股东之一,他能够在巴达维亚担任主管农业和粮食采购的官员,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与这位巴奈特先生是远方亲戚。过去想动维尔贝克位子的人,都得先考虑一下是不是能招惹得起他背后的这尊大神。

  然而现在尴尬的是这尊大神不声不响就倒下了,消息在数月之后才经由海路传到了巴达维亚,但这边的反应并不是为这位受人尊敬的先生举行象征性的哀悼仪式,而是立刻就盯上了巴奈特在远东地区的代言人维尔贝克——他把持油水丰厚的农业主管官员的位子已经好几年了,是时候该换个人来坐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秦华成对于成大朋突然分配到自己头上的任务还是有些诧异,他并不认为自己已经算是一名合格的情报人员。来到巴达维亚之后所接受的专业培训才刚刚开始没多久,现在突然就要被派去执行传递重要情报的任务,让他在兴奋之余又不免有些紧张。

  “你不用太紧张,如果做得好,这次任完成之后你就算是提前通过审核了。”仿佛是看透了秦华成的心思,成大朋主动甩出了好处安慰他:“等你职位转正之后,行动期间就没有那么多的限制了。”

  何为职位转正,身处培训实习期的秦华成大致还是能明白,至于转正的标准是什么,转正后的待遇又将如何,那大概就是成大朋的个人意见占主导地位了。但不管如何,能够尽快在这个情报机构中获得一个正式员工的身份才是秦华成目前所奋斗的目标,成大朋主动给出的这个机会,他自然不会错失。

  翌日,成大朋果然是叫上了秦华成充当随从,前去拜访维尔贝克。对方看到成大朋亲自到访,态度倒是比前日跟秦华成打交道的时候客气了许多,还特地让仆从泡了一壶热茶送上来,也算是对成大朋汉人身份的特殊尊重了。

  “这里也没外人,话我就直说了。”成大朋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年为何要调整粮食采购措施?是不是你这边有什么麻烦?”

  “是很大的麻烦。”维尔贝克见成大朋没有遣退秦华成,而是让他站在一边旁听,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然告知自己的处境:“巴达维亚议事会打算把我换掉,顺便修改过去几年的粮食采购方案。”

  “为什么会这样?议事会想要什么?还是你得罪了什么人?”成大朋面色不变地继续向他提问。

  “五天前刚传到本地的消息,罗伊·巴奈特先生于去年秋天在阿姆斯特丹过世了。巴奈特家族这个时候正在为他的继承权和遗产分割闹得不可开交,这个时候没人能顾得上我这个身在远东的外系亲戚,所以议事会有些人想趁着这个机会把粮食采购的权力抢过去,毕竟这也是一笔收入,不是吗?”说完之后维尔贝克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维尔贝克所说的这位已经过世的巴奈特先生便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十七位大股东之一,他能够在巴达维亚担任主管农业和粮食采购的官员,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与这位巴奈特先生是远方亲戚。过去想动维尔贝克位子的人,都得先考虑一下是不是能招惹得起他背后的这尊大神。

  然而现在尴尬的是这尊大神不声不响就倒下了,消息在数月之后才经由海路传到了巴达维亚,但这边的反应并不是为这位受人尊敬的先生举行象征性的哀悼仪式,而是立刻就盯上了巴奈特在远东地区的代言人维尔贝克——他把持油水丰厚的农业主管官员的位子已经好几年了,是时候该换个人来坐了。

  秦华成对于成大朋突然分配到自己头上的任务还是有些诧异,他并不认为自己已经算是一名合格的情报人员。来到巴达维亚之后所接受的专业培训才刚刚开始没多久,现在突然就要被派去执行传递重要情报的任务,让他在兴奋之余又不免有些紧张。

  “你不用太紧张,如果做得好,这次任完成之后你就算是提前通过审核了。”仿佛是看透了秦华成的心思,成大朋主动甩出了好处安慰他:“等你职位转正之后,行动期间就没有那么多的限制了。”

  何为职位转正,身处培训实习期的秦华成大致还是能明白,至于转正的标准是什么,转正后的待遇又将如何,那大概就是成大朋的个人意见占主导地位了。但不管如何,能够尽快在这个情报机构中获得一个正式员工的身份才是秦华成目前所奋斗的目标,成大朋主动给出的这个机会,他自然不会错失。

  翌日,成大朋果然是叫上了秦华成充当随从,前去拜访维尔贝克。对方看到成大朋亲自到访,态度倒是比前日跟秦华成打交道的时候客气了许多,还特地让仆从泡了一壶热茶送上来,也算是对成大朋汉人身份的特殊尊重了。

  “这里也没外人,话我就直说了。”成大朋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年为何要调整粮食采购措施?是不是你这边有什么麻烦?”

  “是很大的麻烦。”维尔贝克见成大朋没有遣退秦华成,而是让他站在一边旁听,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然告知自己的处境:“巴达维亚议事会打算把我换掉,顺便修改过去几年的粮食采购方案。”

  “为什么会这样?议事会想要什么?还是你得罪了什么人?”成大朋面色不变地继续向他提问。

  “五天前刚传到本地的消息,罗伊·巴奈特先生于去年秋天在阿姆斯特丹过世了。巴奈特家族这个时候正在为他的继承权和遗产分割闹得不可开交,这个时候没人能顾得上我这个身在远东的外系亲戚,所以议事会有些人想趁着这个机会把粮食采购的权力抢过去,毕竟这也是一笔收入,不是吗?”说完之后维尔贝克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维尔贝克所说的这位已经过世的巴奈特先生便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十七位大股东之一,他能够在巴达维亚担任主管农业和粮食采购的官员,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与这位巴奈特先生是远方亲戚。过去想动维尔贝克位子的人,都得先考虑一下是不是能招惹得起他背后的这尊大神。

  然而现在尴尬的是这尊大神不声不响就倒下了,消息在数月之后才经由海路传到了巴达维亚,但这边的反应并不是为这位受人尊敬的先生举行象征性的哀悼仪式,而是立刻就盯上了巴奈特在远东地区的代言人维尔贝克——他把持油水丰厚的农业主管官员的位子已经好几年了,是时候该换个人来坐了。

  秦华成对于成大朋突然分配到自己头上的任务还是有些诧异,他并不认为自己已经算是一名合格的情报人员。来到巴达维亚之后所接受的专业培训才刚刚开始没多久,现在突然就要被派去执行传递重要情报的任务,让他在兴奋之余又不免有些紧张。

  “你不用太紧张,如果做得好,这次任完成之后你就算是提前通过审核了。”仿佛是看透了秦华成的心思,成大朋主动甩出了好处安慰他:“等你职位转正之后,行动期间就没有那么多的限制了。”

  何为职位转正,身处培训实习期的秦华成大致还是能明白,至于转正的标准是什么,转正后的待遇又将如何,那大概就是成大朋的个人意见占主导地位了。但不管如何,能够尽快在这个情报机构中获得一个正式员工的身份才是秦华成目前所奋斗的目标,成大朋主动给出的这个机会,他自然不会错失。

  翌日,成大朋果然是叫上了秦华成充当随从,前去拜访维尔贝克。对方看到成大朋亲自到访,态度倒是比前日跟秦华成打交道的时候客气了许多,还特地让仆从泡了一壶热茶送上来,也算是对成大朋汉人身份的特殊尊重了。

  “这里也没外人,话我就直说了。”成大朋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年为何要调整粮食采购措施?是不是你这边有什么麻烦?”

  “是很大的麻烦。”维尔贝克见成大朋没有遣退秦华成,而是让他站在一边旁听,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然告知自己的处境:“巴达维亚议事会打算把我换掉,顺便修改过去几年的粮食采购方案。”

  “为什么会这样?议事会想要什么?还是你得罪了什么人?”成大朋面色不变地继续向他提问。

  “五天前刚传到本地的消息,罗伊·巴奈特先生于去年秋天在阿姆斯特丹过世了。巴奈特家族这个时候正在为他的继承权和遗产分割闹得不可开交,这个时候没人能顾得上我这个身在远东的外系亲戚,所以议事会有些人想趁着这个机会把粮食采购的权力抢过去,毕竟这也是一笔收入,不是吗?”说完之后维尔贝克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维尔贝克所说的这位已经过世的巴奈特先生便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十七位大股东之一,他能够在巴达维亚担任主管农业和粮食采购的官员,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与这位巴奈特先生是远方亲戚。过去想动维尔贝克位子的人,都得先考虑一下是不是能招惹得起他背后的这尊大神。

  然而现在尴尬的是这尊大神不声不响就倒下了,消息在数月之后才经由海路传到了巴达维亚,但这边的反应并不是为这位受人尊敬的先生举行象征性的哀悼仪式,而是立刻就盯上了巴奈特在远东地区的代言人维尔贝克——他把持油水丰厚的农业主管官员的位子已经好几年了,是时候该换个人来坐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489861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