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24章 成大朋的计划

第1724章 成大朋的计划

  在返回大成米行的路上,秦华成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上司的心情非但没有因为维尔贝克带来的坏消息而压抑,反倒是显得轻松愉快,还背着手哼起了小曲,似乎东印度公司那些针对性极强的措施并不会影响到大成米行今后的经营。秦华成好奇之下向成大朋打听其中奥妙,成大朋只是笑称等回去了再说。

  秦华成也知道在外面不宜谈及相关机密,当下只能先将好奇心憋回肚子里,等回去之后再打听。

  成大朋却并未返回大成米行,而是带着秦华成去了他在巴达维亚城内的一处居所。秦华成还是第一次跟着成大朋到他的私人住所,当下便觉得自己所得到的信任似乎也因为这次的事情提升了不少。

  当年马打蓝军攻城期间,城内相当一部分建筑都受损严重,特别是靠北边海岸的房舍有很多都被城外马打蓝军用投石器抛射进来的大石头砸了个稀烂,整片整片的街区都化为了废墟。而战后重建城区的时候,成大朋就趁着这个时候地价探底,在城中购置了几块零散地皮,然后自行修建了一些房舍。

  这些房舍有的用作居所,有的用作了商铺或者库房,就算成大朋现在没有别的产业,在城中的这些房子也足以保证他今后几年能在巴达维亚当个富足闲散的寓公了。

  当然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成大朋的主业不但需要他有一个社交广泛的身份,而且还得借机与各行各业各种阶级的人建立起利益输送关系才行。如果没了商人这个身份掩护,成大朋想要不着痕迹地完成这种利益输送就没那么容易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返回大成米行的路上,秦华成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上司的心情非但没有因为维尔贝克带来的坏消息而压抑,反倒是显得轻松愉快,还背着手哼起了小曲,似乎东印度公司那些针对性极强的措施并不会影响到大成米行今后的经营。秦华成好奇之下向成大朋打听其中奥妙,成大朋只是笑称等回去了再说。

  秦华成也知道在外面不宜谈及相关机密,当下只能先将好奇心憋回肚子里,等回去之后再打听。

  成大朋却并未返回大成米行,而是带着秦华成去了他在巴达维亚城内的一处居所。秦华成还是第一次跟着成大朋到他的私人住所,当下便觉得自己所得到的信任似乎也因为这次的事情提升了不少。

  当年马打蓝军攻城期间,城内相当一部分建筑都受损严重,特别是靠北边海岸的房舍有很多都被城外马打蓝军用投石器抛射进来的大石头砸了个稀烂,整片整片的街区都化为了废墟。而战后重建城区的时候,成大朋就趁着这个时候地价探底,在城中购置了几块零散地皮,然后自行修建了一些房舍。

  这些房舍有的用作居所,有的用作了商铺或者库房,就算成大朋现在没有别的产业,在城中的这些房子也足以保证他今后几年能在巴达维亚当个富足闲散的寓公了。

  当然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成大朋的主业不但需要他有一个社交广泛的身份,而且还得借机与各行各业各种阶级的人建立起利益输送关系才行。如果没了商人这个身份掩护,成大朋想要不着痕迹地完成这种利益输送就没那么容易了。在返回大成米行的路上,秦华成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上司的心情非但没有因为维尔贝克带来的坏消息而压抑,反倒是显得轻松愉快,还背着手哼起了小曲,似乎东印度公司那些针对性极强的措施并不会影响到大成米行今后的经营。秦华成好奇之下向成大朋打听其中奥妙,成大朋只是笑称等回去了再说。

  秦华成也知道在外面不宜谈及相关机密,当下只能先将好奇心憋回肚子里,等回去之后再打听。

  成大朋却并未返回大成米行,而是带着秦华成去了他在巴达维亚城内的一处居所。秦华成还是第一次跟着成大朋到他的私人住所,当下便觉得自己所得到的信任似乎也因为这次的事情提升了不少。

  当年马打蓝军攻城期间,城内相当一部分建筑都受损严重,特别是靠北边海岸的房舍有很多都被城外马打蓝军用投石器抛射进来的大石头砸了个稀烂,整片整片的街区都化为了废墟。而战后重建城区的时候,成大朋就趁着这个时候地价探底,在城中购置了几块零散地皮,然后自行修建了一些房舍。

  这些房舍有的用作居所,有的用作了商铺或者库房,就算成大朋现在没有别的产业,在城中的这些房子也足以保证他今后几年能在巴达维亚当个富足闲散的寓公了。

  当然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成大朋的主业不但需要他有一个社交广泛的身份,而且还得借机与各行各业各种阶级的人建立起利益输送关系才行。如果没了商人这个身份掩护,成大朋想要不着痕迹地完成这种利益输送就没那么容易了。在返回大成米行的路上,秦华成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上司的心情非但没有因为维尔贝克带来的坏消息而压抑,反倒是显得轻松愉快,还背着手哼起了小曲,似乎东印度公司那些针对性极强的措施并不会影响到大成米行今后的经营。秦华成好奇之下向成大朋打听其中奥妙,成大朋只是笑称等回去了再说。

  秦华成也知道在外面不宜谈及相关机密,当下只能先将好奇心憋回肚子里,等回去之后再打听。

  成大朋却并未返回大成米行,而是带着秦华成去了他在巴达维亚城内的一处居所。秦华成还是第一次跟着成大朋到他的私人住所,当下便觉得自己所得到的信任似乎也因为这次的事情提升了不少。

  当年马打蓝军攻城期间,城内相当一部分建筑都受损严重,特别是靠北边海岸的房舍有很多都被城外马打蓝军用投石器抛射进来的大石头砸了个稀烂,整片整片的街区都化为了废墟。而战后重建城区的时候,成大朋就趁着这个时候地价探底,在城中购置了几块零散地皮,然后自行修建了一些房舍。

  这些房舍有的用作居所,有的用作了商铺或者库房,就算成大朋现在没有别的产业,在城中的这些房子也足以保证他今后几年能在巴达维亚当个富足闲散的寓公了。

  当然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成大朋的主业不但需要他有一个社交广泛的身份,而且还得借机与各行各业各种阶级的人建立起利益输送关系才行。如果没了商人这个身份掩护,成大朋想要不着痕迹地完成这种利益输送就没那么容易了。在返回大成米行的路上,秦华成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上司的心情非但没有因为维尔贝克带来的坏消息而压抑,反倒是显得轻松愉快,还背着手哼起了小曲,似乎东印度公司那些针对性极强的措施并不会影响到大成米行今后的经营。秦华成好奇之下向成大朋打听其中奥妙,成大朋只是笑称等回去了再说。

  秦华成也知道在外面不宜谈及相关机密,当下只能先将好奇心憋回肚子里,等回去之后再打听。

  成大朋却并未返回大成米行,而是带着秦华成去了他在巴达维亚城内的一处居所。秦华成还是第一次跟着成大朋到他的私人住所,当下便觉得自己所得到的信任似乎也因为这次的事情提升了不少。

  当年马打蓝军攻城期间,城内相当一部分建筑都受损严重,特别是靠北边海岸的房舍有很多都被城外马打蓝军用投石器抛射进来的大石头砸了个稀烂,整片整片的街区都化为了废墟。而战后重建城区的时候,成大朋就趁着这个时候地价探底,在城中购置了几块零散地皮,然后自行修建了一些房舍。

  这些房舍有的用作居所,有的用作了商铺或者库房,就算成大朋现在没有别的产业,在城中的这些房子也足以保证他今后几年能在巴达维亚当个富足闲散的寓公了。

  当然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成大朋的主业不但需要他有一个社交广泛的身份,而且还得借机与各行各业各种阶级的人建立起利益输送关系才行。如果没了商人这个身份掩护,成大朋想要不着痕迹地完成这种利益输送就没那么容易了。在返回大成米行的路上,秦华成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上司的心情非但没有因为维尔贝克带来的坏消息而压抑,反倒是显得轻松愉快,还背着手哼起了小曲,似乎东印度公司那些针对性极强的措施并不会影响到大成米行今后的经营。秦华成好奇之下向成大朋打听其中奥妙,成大朋只是笑称等回去了再说。

  秦华成也知道在外面不宜谈及相关机密,当下只能先将好奇心憋回肚子里,等回去之后再打听。

  成大朋却并未返回大成米行,而是带着秦华成去了他在巴达维亚城内的一处居所。秦华成还是第一次跟着成大朋到他的私人住所,当下便觉得自己所得到的信任似乎也因为这次的事情提升了不少。

  当年马打蓝军攻城期间,城内相当一部分建筑都受损严重,特别是靠北边海岸的房舍有很多都被城外马打蓝军用投石器抛射进来的大石头砸了个稀烂,整片整片的街区都化为了废墟。而战后重建城区的时候,成大朋就趁着这个时候地价探底,在城中购置了几块零散地皮,然后自行修建了一些房舍。

  这些房舍有的用作居所,有的用作了商铺或者库房,就算成大朋现在没有别的产业,在城中的这些房子也足以保证他今后几年能在巴达维亚当个富足闲散的寓公了。

  当然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成大朋的主业不但需要他有一个社交广泛的身份,而且还得借机与各行各业各种阶级的人建立起利益输送关系才行。如果没了商人这个身份掩护,成大朋想要不着痕迹地完成这种利益输送就没那么容易了。在返回大成米行的路上,秦华成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上司的心情非但没有因为维尔贝克带来的坏消息而压抑,反倒是显得轻松愉快,还背着手哼起了小曲,似乎东印度公司那些针对性极强的措施并不会影响到大成米行今后的经营。秦华成好奇之下向成大朋打听其中奥妙,成大朋只是笑称等回去了再说。

  秦华成也知道在外面不宜谈及相关机密,当下只能先将好奇心憋回肚子里,等回去之后再打听。

  成大朋却并未返回大成米行,而是带着秦华成去了他在巴达维亚城内的一处居所。秦华成还是第一次跟着成大朋到他的私人住所,当下便觉得自己所得到的信任似乎也因为这次的事情提升了不少。

  当年马打蓝军攻城期间,城内相当一部分建筑都受损严重,特别是靠北边海岸的房舍有很多都被城外马打蓝军用投石器抛射进来的大石头砸了个稀烂,整片整片的街区都化为了废墟。而战后重建城区的时候,成大朋就趁着这个时候地价探底,在城中购置了几块零散地皮,然后自行修建了一些房舍。

  这些房舍有的用作居所,有的用作了商铺或者库房,就算成大朋现在没有别的产业,在城中的这些房子也足以保证他今后几年能在巴达维亚当个富足闲散的寓公了。

  当然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成大朋的主业不但需要他有一个社交广泛的身份,而且还得借机与各行各业各种阶级的人建立起利益输送关系才行。如果没了商人这个身份掩护,成大朋想要不着痕迹地完成这种利益输送就没那么容易了。秦华成也知道在外面不宜谈及相关机密,当下只能先将好奇心憋回肚子里,等回去之后再打听。...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4840937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