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26章 热闹的三亚

第1726章 热闹的三亚

  如今的海汉虽然还说不上是一个大国,但绝对已经算是远东地区的一个强国,其控制的海外殖民地逐年增加,与本土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远。海汉执委会对这些海外殖民地的管理大多只能通过遥控指挥,日常事务的决定权一般都是交给了当地的主管官员。

  而至于非殖民地的特殊驻外机构,如使馆、商栈、情报站之类,执委会能够给予的关注就更少了,一般都是由主管部门负责这些驻外机构的日常运转,只有发生了某些特殊状况才会拿到执委会进行讨论。而安全部下属的情报站在遥远的巴达维亚所策划的行动,如果不是需要外交和财政方面的协助,其实根本就不会引起执委会的关注。

  处理完何夕提交的这件小事,宁崎和施耐德便将注意力转回到各自负责的工作上来。作为外交部的负责人,他们今天都各自还有接待外宾的任务,与来自盟国的这些身份尊贵的宾客会晤,可要比操心巴达维亚的粮价波动重要多了。

  海汉其实早在1634年正式宣布建国之前就有每年举办庆祝活动的传统,不过以前是以纪念海汉先驱登陆榆林湾为由,1634年宣布建国之后便顺理成章地冠以“国庆”之名了。

  今年虽然只是海汉正式建国的三周年,但却恰逢穿越行动十周年,所以在穿越众内部广泛征求意见之后,执委会决定在今年国庆期间举办庆祝活动,顺便借此机会邀请与海汉建交的各个国家派员参与观礼,以进一步加强海汉的国际影响力。

  当然了,像这样难得的外交机会,以海汉惯常的做法,肯定也是少不了“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安排,会在庆典期间开展一系列的经贸洽谈活动,趁此机会签订一些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合作项目。

  如果仅靠宁崎和施耐德两人来处理这些方方面面的事务,那就算累死也忙不过来,所以执委会这帮高官最近都是忙得不可开交,分头处理庆典期间的各种事务。

  进入到三月下旬之后,胜利港专门用于接待贵宾的一号码头就开始繁忙起来,几乎每天都有来自各个国家的受邀嘉宾乘船抵达。不过今天抵达港口的嘉宾倒是没让宁崎和施耐德出面接待,而是国防部长颜楚杰等候在这里。

  能够让颜楚杰出面的迎接的客人,自然身份也不一般。两艘大福船在导航艇的引领之下缓缓在码头靠岸,桅杆上硕大醒目的“许”字旗号已经表明了它们的主人。

  福建土皇帝许心素虽然没有亲自来三亚,但却派来了最受他器重的四儿子,现今统领着福建水师的许裕拙。说起来许老四也不是第一次来三亚了,当年两家才开始合作的时候,他便以学员身份来三亚这边接受了近半年的专业培训,跟海汉执委会的这帮高官也都认识。要细数起来,颜楚杰还是他的授业恩师之一。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如今的海汉虽然还说不上是一个大国,但绝对已经算是远东地区的一个强国,其控制的海外殖民地逐年增加,与本土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远。海汉执委会对这些海外殖民地的管理大多只能通过遥控指挥,日常事务的决定权一般都是交给了当地的主管官员。

  而至于非殖民地的特殊驻外机构,如使馆、商栈、情报站之类,执委会能够给予的关注就更少了,一般都是由主管部门负责这些驻外机构的日常运转,只有发生了某些特殊状况才会拿到执委会进行讨论。而安全部下属的情报站在遥远的巴达维亚所策划的行动,如果不是需要外交和财政方面的协助,其实根本就不会引起执委会的关注。

  处理完何夕提交的这件小事,宁崎和施耐德便将注意力转回到各自负责的工作上来。作为外交部的负责人,他们今天都各自还有接待外宾的任务,与来自盟国的这些身份尊贵的宾客会晤,可要比操心巴达维亚的粮价波动重要多了。

  海汉其实早在1634年正式宣布建国之前就有每年举办庆祝活动的传统,不过以前是以纪念海汉先驱登陆榆林湾为由,1634年宣布建国之后便顺理成章地冠以“国庆”之名了。

  今年虽然只是海汉正式建国的三周年,但却恰逢穿越行动十周年,所以在穿越众内部广泛征求意见之后,执委会决定在今年国庆期间举办庆祝活动,顺便借此机会邀请与海汉建交的各个国家派员参与观礼,以进一步加强海汉的国际影响力。

  当然了,像这样难得的外交机会,以海汉惯常的做法,肯定也是少不了“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安排,会在庆典期间开展一系列的经贸洽谈活动,趁此机会签订一些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合作项目。

  如果仅靠宁崎和施耐德两人来处理这些方方面面的事务,那就算累死也忙不过来,所以执委会这帮高官最近都是忙得不可开交,分头处理庆典期间的各种事务。

  进入到三月下旬之后,胜利港专门用于接待贵宾的一号码头就开始繁忙起来,几乎每天都有来自各个国家的受邀嘉宾乘船抵达。不过今天抵达港口的嘉宾倒是没让宁崎和施耐德出面接待,而是国防部长颜楚杰等候在这里。

  能够让颜楚杰出面的迎接的客人,自然身份也不一般。两艘大福船在导航艇的引领之下缓缓在码头靠岸,桅杆上硕大醒目的“许”字旗号已经表明了它们的主人。

  福建土皇帝许心素虽然没有亲自来三亚,但却派来了最受他器重的四儿子,现今统领着福建水师的许裕拙。说起来许老四也不是第一次来三亚了,当年两家才开始合作的时候,他便以学员身份来三亚这边接受了近半年的专业培训,跟海汉执委会的这帮高官也都认识。要细数起来,颜楚杰还是他的授业恩师之一。如今的海汉虽然还说不上是一个大国,但绝对已经算是远东地区的一个强国,其控制的海外殖民地逐年增加,与本土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远。海汉执委会对这些海外殖民地的管理大多只能通过遥控指挥,日常事务的决定权一般都是交给了当地的主管官员。

  而至于非殖民地的特殊驻外机构,如使馆、商栈、情报站之类,执委会能够给予的关注就更少了,一般都是由主管部门负责这些驻外机构的日常运转,只有发生了某些特殊状况才会拿到执委会进行讨论。而安全部下属的情报站在遥远的巴达维亚所策划的行动,如果不是需要外交和财政方面的协助,其实根本就不会引起执委会的关注。

  处理完何夕提交的这件小事,宁崎和施耐德便将注意力转回到各自负责的工作上来。作为外交部的负责人,他们今天都各自还有接待外宾的任务,与来自盟国的这些身份尊贵的宾客会晤,可要比操心巴达维亚的粮价波动重要多了。

  海汉其实早在1634年正式宣布建国之前就有每年举办庆祝活动的传统,不过以前是以纪念海汉先驱登陆榆林湾为由,1634年宣布建国之后便顺理成章地冠以“国庆”之名了。

  今年虽然只是海汉正式建国的三周年,但却恰逢穿越行动十周年,所以在穿越众内部广泛征求意见之后,执委会决定在今年国庆期间举办庆祝活动,顺便借此机会邀请与海汉建交的各个国家派员参与观礼,以进一步加强海汉的国际影响力。

  当然了,像这样难得的外交机会,以海汉惯常的做法,肯定也是少不了“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安排,会在庆典期间开展一系列的经贸洽谈活动,趁此机会签订一些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合作项目。

  如果仅靠宁崎和施耐德两人来处理这些方方面面的事务,那就算累死也忙不过来,所以执委会这帮高官最近都是忙得不可开交,分头处理庆典期间的各种事务。

  进入到三月下旬之后,胜利港专门用于接待贵宾的一号码头就开始繁忙起来,几乎每天都有来自各个国家的受邀嘉宾乘船抵达。不过今天抵达港口的嘉宾倒是没让宁崎和施耐德出面接待,而是国防部长颜楚杰等候在这里。

  能够让颜楚杰出面的迎接的客人,自然身份也不一般。两艘大福船在导航艇的引领之下缓缓在码头靠岸,桅杆上硕大醒目的“许”字旗号已经表明了它们的主人。

  福建土皇帝许心素虽然没有亲自来三亚,但却派来了最受他器重的四儿子,现今统领着福建水师的许裕拙。说起来许老四也不是第一次来三亚了,当年两家才开始合作的时候,他便以学员身份来三亚这边接受了近半年的专业培训,跟海汉执委会的这帮高官也都认识。要细数起来,颜楚杰还是他的授业恩师之一。如今的海汉虽然还说不上是一个大国,但绝对已经算是远东地区的一个强国,其控制的海外殖民地逐年增加,与本土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远。海汉执委会对这些海外殖民地的管理大多只能通过遥控指挥,日常事务的决定权一般都是交给了当地的主管官员。

  而至于非殖民地的特殊驻外机构,如使馆、商栈、情报站之类,执委会能够给予的关注就更少了,一般都是由主管部门负责这些驻外机构的日常运转,只有发生了某些特殊状况才会拿到执委会进行讨论。而安全部下属的情报站在遥远的巴达维亚所策划的行动,如果不是需要外交和财政方面的协助,其实根本就不会引起执委会的关注。

  处理完何夕提交的这件小事,宁崎和施耐德便将注意力转回到各自负责的工作上来。作为外交部的负责人,他们今天都各自还有接待外宾的任务,与来自盟国的这些身份尊贵的宾客会晤,可要比操心巴达维亚的粮价波动重要多了。

  海汉其实早在1634年正式宣布建国之前就有每年举办庆祝活动的传统,不过以前是以纪念海汉先驱登陆榆林湾为由,1634年宣布建国之后便顺理成章地冠以“国庆”之名了。

  今年虽然只是海汉正式建国的三周年,但却恰逢穿越行动十周年,所以在穿越众内部广泛征求意见之后,执委会决定在今年国庆期间举办庆祝活动,顺便借此机会邀请与海汉建交的各个国家派员参与观礼,以进一步加强海汉的国际影响力。

  当然了,像这样难得的外交机会,以海汉惯常的做法,肯定也是少不了“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安排,会在庆典期间开展一系列的经贸洽谈活动,趁此机会签订一些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合作项目。

  如果仅靠宁崎和施耐德两人来处理这些方方面面的事务,那就算累死也忙不过来,所以执委会这帮高官最近都是忙得不可开交,分头处理庆典期间的各种事务。

  进入到三月下旬之后,胜利港专门用于接待贵宾的一号码头就开始繁忙起来,几乎每天都有来自各个国家的受邀嘉宾乘船抵达。不过今天抵达港口的嘉宾倒是没让宁崎和施耐德出面接待,而是国防部长颜楚杰等候在这里。

  能够让颜楚杰出面的迎接的客人,自然身份也不一般。两艘大福船在导航艇的引领之下缓缓在码头靠岸,桅杆上硕大醒目的“许”字旗号已经表明了它们的主人。

  福建土皇帝许心素虽然没有亲自来三亚,但却派来了最受他器重的四儿子,现今统领着福建水师的许裕拙。说起来许老四也不是第一次来三亚了,当年两家才开始合作的时候,他便以学员身份来三亚这边接受了近半年的专业培训,跟海汉执委会的这帮高官也都认识。要细数起来,颜楚杰还是他的授业恩师之一。...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4797733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