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32章 套话

第1732章 套话

  对于各国外交人员来说,真正重要的外交事务其实不宜在宴会这样的公开场合来进行交流和谈判。特别是现场还有其他多个国家的外交人员,稍有不慎就很容易暴露本国的外交政策。所以今天这个场合其实只适合用来试探一下口风和态度,至于真正的问题,还是得留待日后找单独会面的场合来慢慢进行沟通。

  但这种顾忌并不会让外交使节们就此缄默,虽然不宜谈论自家的事,可不妨碍他们打听别家的消息。比如费策贤就很有兴趣想知道,朝鲜究竟从海汉手里买了多少武器,是否与大明购入的武器是一样的,价格几何,打算何时列装到军队中……这些问题如果直接问李希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但说不定能从海汉高官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信息。

  其实朝鲜购入了多少海汉产的武器,都不会威胁到大明的安全,但费策贤认为这种交易会助长朝鲜脱离大明的野心,对于大明而言并非好事。而且他认为海汉人向朝鲜出售武器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借助这样的手段来逐步完成对朝鲜军队的控制,就如同他们曾经对安南、占城和其他一些小国所做过的那样。说不得朝鲜为此还答应了海汉某些更加过分的条件,不然这朝鲜使臣见着自己,怎地一副心虚的模样?

  既然已经到了各国使节活动的时间,费策贤就不再客气了,起身便径直走向了陶东来。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于各国外交人员来说,真正重要的外交事务其实不宜在宴会这样的公开场合来进行交流和谈判。特别是现场还有其他多个国家的外交人员,稍有不慎就很容易暴露本国的外交政策。所以今天这个场合其实只适合用来试探一下口风和态度,至于真正的问题,还是得留待日后找单独会面的场合来慢慢进行沟通。

  但这种顾忌并不会让外交使节们就此缄默,虽然不宜谈论自家的事,可不妨碍他们打听别家的消息。比如费策贤就很有兴趣想知道,朝鲜究竟从海汉手里买了多少武器,是否与大明购入的武器是一样的,价格几何,打算何时列装到军队中……这些问题如果直接问李希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但说不定能从海汉高官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信息。

  其实朝鲜购入了多少海汉产的武器,都不会威胁到大明的安全,但费策贤认为这种交易会助长朝鲜脱离大明的野心,对于大明而言并非好事。而且他认为海汉人向朝鲜出售武器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借助这样的手段来逐步完成对朝鲜军队的控制,就如同他们曾经对安南、占城和其他一些小国所做过的那样。说不得朝鲜为此还答应了海汉某些更加过分的条件,不然这朝鲜使臣见着自己,怎地一副心虚的模样?

  既然已经到了各国使节活动的时间,费策贤就不再客气了,起身便径直走向了陶东来。对于各国外交人员来说,真正重要的外交事务其实不宜在宴会这样的公开场合来进行交流和谈判。特别是现场还有其他多个国家的外交人员,稍有不慎就很容易暴露本国的外交政策。所以今天这个场合其实只适合用来试探一下口风和态度,至于真正的问题,还是得留待日后找单独会面的场合来慢慢进行沟通。

  但这种顾忌并不会让外交使节们就此缄默,虽然不宜谈论自家的事,可不妨碍他们打听别家的消息。比如费策贤就很有兴趣想知道,朝鲜究竟从海汉手里买了多少武器,是否与大明购入的武器是一样的,价格几何,打算何时列装到军队中……这些问题如果直接问李希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但说不定能从海汉高官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信息。

  其实朝鲜购入了多少海汉产的武器,都不会威胁到大明的安全,但费策贤认为这种交易会助长朝鲜脱离大明的野心,对于大明而言并非好事。而且他认为海汉人向朝鲜出售武器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借助这样的手段来逐步完成对朝鲜军队的控制,就如同他们曾经对安南、占城和其他一些小国所做过的那样。说不得朝鲜为此还答应了海汉某些更加过分的条件,不然这朝鲜使臣见着自己,怎地一副心虚的模样?

  既然已经到了各国使节活动的时间,费策贤就不再客气了,起身便径直走向了陶东来。对于各国外交人员来说,真正重要的外交事务其实不宜在宴会这样的公开场合来进行交流和谈判。特别是现场还有其他多个国家的外交人员,稍有不慎就很容易暴露本国的外交政策。所以今天这个场合其实只适合用来试探一下口风和态度,至于真正的问题,还是得留待日后找单独会面的场合来慢慢进行沟通。

  但这种顾忌并不会让外交使节们就此缄默,虽然不宜谈论自家的事,可不妨碍他们打听别家的消息。比如费策贤就很有兴趣想知道,朝鲜究竟从海汉手里买了多少武器,是否与大明购入的武器是一样的,价格几何,打算何时列装到军队中……这些问题如果直接问李希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但说不定能从海汉高官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信息。

  其实朝鲜购入了多少海汉产的武器,都不会威胁到大明的安全,但费策贤认为这种交易会助长朝鲜脱离大明的野心,对于大明而言并非好事。而且他认为海汉人向朝鲜出售武器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借助这样的手段来逐步完成对朝鲜军队的控制,就如同他们曾经对安南、占城和其他一些小国所做过的那样。说不得朝鲜为此还答应了海汉某些更加过分的条件,不然这朝鲜使臣见着自己,怎地一副心虚的模样?

  既然已经到了各国使节活动的时间,费策贤就不再客气了,起身便径直走向了陶东来。对于各国外交人员来说,真正重要的外交事务其实不宜在宴会这样的公开场合来进行交流和谈判。特别是现场还有其他多个国家的外交人员,稍有不慎就很容易暴露本国的外交政策。所以今天这个场合其实只适合用来试探一下口风和态度,至于真正的问题,还是得留待日后找单独会面的场合来慢慢进行沟通。

  但这种顾忌并不会让外交使节们就此缄默,虽然不宜谈论自家的事,可不妨碍他们打听别家的消息。比如费策贤就很有兴趣想知道,朝鲜究竟从海汉手里买了多少武器,是否与大明购入的武器是一样的,价格几何,打算何时列装到军队中……这些问题如果直接问李希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但说不定能从海汉高官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信息。

  其实朝鲜购入了多少海汉产的武器,都不会威胁到大明的安全,但费策贤认为这种交易会助长朝鲜脱离大明的野心,对于大明而言并非好事。而且他认为海汉人向朝鲜出售武器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借助这样的手段来逐步完成对朝鲜军队的控制,就如同他们曾经对安南、占城和其他一些小国所做过的那样。说不得朝鲜为此还答应了海汉某些更加过分的条件,不然这朝鲜使臣见着自己,怎地一副心虚的模样?

  既然已经到了各国使节活动的时间,费策贤就不再客气了,起身便径直走向了陶东来。对于各国外交人员来说,真正重要的外交事务其实不宜在宴会这样的公开场合来进行交流和谈判。特别是现场还有其他多个国家的外交人员,稍有不慎就很容易暴露本国的外交政策。所以今天这个场合其实只适合用来试探一下口风和态度,至于真正的问题,还是得留待日后找单独会面的场合来慢慢进行沟通。

  但这种顾忌并不会让外交使节们就此缄默,虽然不宜谈论自家的事,可不妨碍他们打听别家的消息。比如费策贤就很有兴趣想知道,朝鲜究竟从海汉手里买了多少武器,是否与大明购入的武器是一样的,价格几何,打算何时列装到军队中……这些问题如果直接问李希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但说不定能从海汉高官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信息。

  其实朝鲜购入了多少海汉产的武器,都不会威胁到大明的安全,但费策贤认为这种交易会助长朝鲜脱离大明的野心,对于大明而言并非好事。而且他认为海汉人向朝鲜出售武器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借助这样的手段来逐步完成对朝鲜军队的控制,就如同他们曾经对安南、占城和其他一些小国所做过的那样。说不得朝鲜为此还答应了海汉某些更加过分的条件,不然这朝鲜使臣见着自己,怎地一副心虚的模样?

  既然已经到了各国使节活动的时间,费策贤就不再客气了,起身便径直走向了陶东来。对于各国外交人员来说,真正重要的外交事务其实不宜在宴会这样的公开场合来进行交流和谈判。特别是现场还有其他多个国家的外交人员,稍有不慎就很容易暴露本国的外交政策。所以今天这个场合其实只适合用来试探一下口风和态度,至于真正的问题,还是得留待日后找单独会面的场合来慢慢进行沟通。

  但这种顾忌并不会让外交使节们就此缄默,虽然不宜谈论自家的事,可不妨碍他们打听别家的消息。比如费策贤就很有兴趣想知道,朝鲜究竟从海汉手里买了多少武器,是否与大明购入的武器是一样的,价格几何,打算何时列装到军队中……这些问题如果直接问李希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但说不定能从海汉高官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信息。

  其实朝鲜购入了多少海汉产的武器,都不会威胁到大明的安全,但费策贤认为这种交易会助长朝鲜脱离大明的野心,对于大明而言并非好事。而且他认为海汉人向朝鲜出售武器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借助这样的手段来逐步完成对朝鲜军队的控制,就如同他们曾经对安南、占城和其他一些小国所做过的那样。说不得朝鲜为此还答应了海汉某些更加过分的条件,不然这朝鲜使臣见着自己,怎地一副心虚的模样?

  既然已经到了各国使节活动的时间,费策贤就不再客气了,起身便径直走向了陶东来。对于各国外交人员来说,真正重要的外交事务其实不宜在宴会这样的公开场合来进行交流和谈判。特别是现场还有其他多个国家的外交人员,稍有不慎就很容易暴露本国的外交政策。所以今天这个场合其实只适合用来试探一下口风和态度,至于真正的问题,还是得留待日后找单独会面的场合来慢慢进行沟通。

  但这种顾忌并不会让外交使节们就此缄默,虽然不宜谈论自家的事,可不妨碍他们打听别家的消息。比如费策贤就很有兴趣想知道,朝鲜究竟从海汉手里买了多少武器,是否与大明购入的武器是一样的,价格几何,打算何时列装到军队中……这些问题如果直接问李希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但说不定能从海汉高官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信息。

  其实朝鲜购入了多少海汉产的武器,都不会威胁到大明的安全,但费策贤认为这种交易会助长朝鲜脱离大明的野心,对于大明而言并非好事。而且他认为海汉人向朝鲜出售武器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借助这样的手段来逐步完成对朝鲜军队的控制,就如同他们曾经对安南、占城和其他一些小国所做过的那样。说不得朝鲜为此还答应了海汉某些更加过分的条件,不然这朝鲜使臣见着自己,怎地一副心虚的模样?...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4702397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