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33章 站队

第1733章 站队

  伙伴与对手,陶东来将这两种性质的存在作出了明确的定义。但其实建交的范围很宽泛,有些与海汉建交的国家仅仅只是保持了政治上的外交关系,连贸易往来都很少,更谈不上结盟之类的深层交往。而大明在名义上与海汉建交,实际上仍在处处较劲,不肯承认海汉目前所拥有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也还是被陶东来划进了伙伴国的范畴。

  至于对手,在场众人立刻能够想到的就有后金、西班牙,以及前两年在星岛吃了大亏的英国。这些国家都与海汉在战场上有过正面交锋,而且海汉在事后也没有丝毫和解的意思,很显然是安了心要把这几个国家当作对手看待了。

  西班牙和英国也是运气不好撞到了铁板上,毕竟海汉现在将南海视作自家的后花园,根本不允许西方殖民国家轻易染指,荷兰葡萄牙前些年吃过苦头之后就一直谨言慎行不再轻易得罪海汉,这两国却硬要跟海汉在武力上一较高下,那等待他们的自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远在辽东苦寒之地的后金却是有些冤枉,至少在外界看来是如此,毕竟这个蛮人政权成立的时间并不长,过往与海汉也根本就没有任何形式的接触,说不上有什么恩怨可言。但海汉却是不惜代价跨越数千里之遥的海疆,向辽东地区输送了数千武装人员,与后金在当地打了好几场实实在在的硬仗,一路将其控制区打退到金州地峡以北。

  海汉为什么要劳师远征后金,这在外人眼中是一个不太好理解的问题,不过毫无疑问后金肯定是被海汉划入了不死不休的那一拨对手,甚至在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之后也从未提过与对方进行和谈,这样坚决的态度大概也是海汉能够赢得朝鲜信任的原因之一。

  这些被海汉视作“对手”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遭受了海汉严酷无情的军事打击。所以陶东来的话无疑是在提醒着现场包括费策贤在内的所有人,如果要想当海汉的“对手”,那么最好先考虑清楚由此所将带来的后果,想明白自己的国家是否能够承受得了海汉的军事打击。

  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即便是强如大明,也不会想要跟海汉开战,否则在海汉吞并海南岛的那一年,大明就已经宣战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伙伴与对手,陶东来将这两种性质的存在作出了明确的定义。但其实建交的范围很宽泛,有些与海汉建交的国家仅仅只是保持了政治上的外交关系,连贸易往来都很少,更谈不上结盟之类的深层交往。而大明在名义上与海汉建交,实际上仍在处处较劲,不肯承认海汉目前所拥有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也还是被陶东来划进了伙伴国的范畴。

  至于对手,在场众人立刻能够想到的就有后金、西班牙,以及前两年在星岛吃了大亏的英国。这些国家都与海汉在战场上有过正面交锋,而且海汉在事后也没有丝毫和解的意思,很显然是安了心要把这几个国家当作对手看待了。

  西班牙和英国也是运气不好撞到了铁板上,毕竟海汉现在将南海视作自家的后花园,根本不允许西方殖民国家轻易染指,荷兰葡萄牙前些年吃过苦头之后就一直谨言慎行不再轻易得罪海汉,这两国却硬要跟海汉在武力上一较高下,那等待他们的自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远在辽东苦寒之地的后金却是有些冤枉,至少在外界看来是如此,毕竟这个蛮人政权成立的时间并不长,过往与海汉也根本就没有任何形式的接触,说不上有什么恩怨可言。但海汉却是不惜代价跨越数千里之遥的海疆,向辽东地区输送了数千武装人员,与后金在当地打了好几场实实在在的硬仗,一路将其控制区打退到金州地峡以北。

  海汉为什么要劳师远征后金,这在外人眼中是一个不太好理解的问题,不过毫无疑问后金肯定是被海汉划入了不死不休的那一拨对手,甚至在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之后也从未提过与对方进行和谈,这样坚决的态度大概也是海汉能够赢得朝鲜信任的原因之一。

  这些被海汉视作“对手”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遭受了海汉严酷无情的军事打击。所以陶东来的话无疑是在提醒着现场包括费策贤在内的所有人,如果要想当海汉的“对手”,那么最好先考虑清楚由此所将带来的后果,想明白自己的国家是否能够承受得了海汉的军事打击。

  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即便是强如大明,也不会想要跟海汉开战,否则在海汉吞并海南岛的那一年,大明就已经宣战了。伙伴与对手,陶东来将这两种性质的存在作出了明确的定义。但其实建交的范围很宽泛,有些与海汉建交的国家仅仅只是保持了政治上的外交关系,连贸易往来都很少,更谈不上结盟之类的深层交往。而大明在名义上与海汉建交,实际上仍在处处较劲,不肯承认海汉目前所拥有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也还是被陶东来划进了伙伴国的范畴。

  至于对手,在场众人立刻能够想到的就有后金、西班牙,以及前两年在星岛吃了大亏的英国。这些国家都与海汉在战场上有过正面交锋,而且海汉在事后也没有丝毫和解的意思,很显然是安了心要把这几个国家当作对手看待了。

  西班牙和英国也是运气不好撞到了铁板上,毕竟海汉现在将南海视作自家的后花园,根本不允许西方殖民国家轻易染指,荷兰葡萄牙前些年吃过苦头之后就一直谨言慎行不再轻易得罪海汉,这两国却硬要跟海汉在武力上一较高下,那等待他们的自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远在辽东苦寒之地的后金却是有些冤枉,至少在外界看来是如此,毕竟这个蛮人政权成立的时间并不长,过往与海汉也根本就没有任何形式的接触,说不上有什么恩怨可言。但海汉却是不惜代价跨越数千里之遥的海疆,向辽东地区输送了数千武装人员,与后金在当地打了好几场实实在在的硬仗,一路将其控制区打退到金州地峡以北。

  海汉为什么要劳师远征后金,这在外人眼中是一个不太好理解的问题,不过毫无疑问后金肯定是被海汉划入了不死不休的那一拨对手,甚至在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之后也从未提过与对方进行和谈,这样坚决的态度大概也是海汉能够赢得朝鲜信任的原因之一。

  这些被海汉视作“对手”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遭受了海汉严酷无情的军事打击。所以陶东来的话无疑是在提醒着现场包括费策贤在内的所有人,如果要想当海汉的“对手”,那么最好先考虑清楚由此所将带来的后果,想明白自己的国家是否能够承受得了海汉的军事打击。

  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即便是强如大明,也不会想要跟海汉开战,否则在海汉吞并海南岛的那一年,大明就已经宣战了。伙伴与对手,陶东来将这两种性质的存在作出了明确的定义。但其实建交的范围很宽泛,有些与海汉建交的国家仅仅只是保持了政治上的外交关系,连贸易往来都很少,更谈不上结盟之类的深层交往。而大明在名义上与海汉建交,实际上仍在处处较劲,不肯承认海汉目前所拥有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也还是被陶东来划进了伙伴国的范畴。

  至于对手,在场众人立刻能够想到的就有后金、西班牙,以及前两年在星岛吃了大亏的英国。这些国家都与海汉在战场上有过正面交锋,而且海汉在事后也没有丝毫和解的意思,很显然是安了心要把这几个国家当作对手看待了。

  西班牙和英国也是运气不好撞到了铁板上,毕竟海汉现在将南海视作自家的后花园,根本不允许西方殖民国家轻易染指,荷兰葡萄牙前些年吃过苦头之后就一直谨言慎行不再轻易得罪海汉,这两国却硬要跟海汉在武力上一较高下,那等待他们的自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远在辽东苦寒之地的后金却是有些冤枉,至少在外界看来是如此,毕竟这个蛮人政权成立的时间并不长,过往与海汉也根本就没有任何形式的接触,说不上有什么恩怨可言。但海汉却是不惜代价跨越数千里之遥的海疆,向辽东地区输送了数千武装人员,与后金在当地打了好几场实实在在的硬仗,一路将其控制区打退到金州地峡以北。

  海汉为什么要劳师远征后金,这在外人眼中是一个不太好理解的问题,不过毫无疑问后金肯定是被海汉划入了不死不休的那一拨对手,甚至在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之后也从未提过与对方进行和谈,这样坚决的态度大概也是海汉能够赢得朝鲜信任的原因之一。

  这些被海汉视作“对手”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遭受了海汉严酷无情的军事打击。所以陶东来的话无疑是在提醒着现场包括费策贤在内的所有人,如果要想当海汉的“对手”,那么最好先考虑清楚由此所将带来的后果,想明白自己的国家是否能够承受得了海汉的军事打击。

  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即便是强如大明,也不会想要跟海汉开战,否则在海汉吞并海南岛的那一年,大明就已经宣战了。伙伴与对手,陶东来将这两种性质的存在作出了明确的定义。但其实建交的范围很宽泛,有些与海汉建交的国家仅仅只是保持了政治上的外交关系,连贸易往来都很少,更谈不上结盟之类的深层交往。而大明在名义上与海汉建交,实际上仍在处处较劲,不肯承认海汉目前所拥有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也还是被陶东来划进了伙伴国的范畴。

  至于对手,在场众人立刻能够想到的就有后金、西班牙,以及前两年在星岛吃了大亏的英国。这些国家都与海汉在战场上有过正面交锋,而且海汉在事后也没有丝毫和解的意思,很显然是安了心要把这几个国家当作对手看待了。

  西班牙和英国也是运气不好撞到了铁板上,毕竟海汉现在将南海视作自家的后花园,根本不允许西方殖民国家轻易染指,荷兰葡萄牙前些年吃过苦头之后就一直谨言慎行不再轻易得罪海汉,这两国却硬要跟海汉在武力上一较高下,那等待他们的自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远在辽东苦寒之地的后金却是有些冤枉,至少在外界看来是如此,毕竟这个蛮人政权成立的时间并不长,过往与海汉也根本就没有任何形式的接触,说不上有什么恩怨可言。但海汉却是不惜代价跨越数千里之遥的海疆,向辽东地区输送了数千武装人员,与后金在当地打了好几场实实在在的硬仗,一路将其控制区打退到金州地峡以北。

  海汉为什么要劳师远征后金,这在外人眼中是一个不太好理解的问题,不过毫无疑问后金肯定是被海汉划入了不死不休的那一拨对手,甚至在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之后也从未提过与对方进行和谈,这样坚决的态度大概也是海汉能够赢得朝鲜信任的原因之一。

  这些被海汉视作“对手”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遭受了海汉严酷无情的军事打击。所以陶东来的话无疑是在提醒着现场包括费策贤在内的所有人,如果要想当海汉的“对手”,那么最好先考虑清楚由此所将带来的后果,想明白自己的国家是否能够承受得了海汉的军事打击。

  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即便是强如大明,也不会想要跟海汉开战,否则在海汉吞并海南岛的那一年,大明就已经宣战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4692370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