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36章 国际贸易

第1736章 国际贸易

  其实驻海汉外交官这个位子,换了谁来都不见得能坐得安稳。不光是大明,包括其他国家也是一样,都必须要面对海汉从各个方面所施加的威逼利诱手段。换作意志不坚定,对国家不够忠诚的人,往往会在这种看不到硝烟的对阵中败下阵来。费策贤如今所面临的这些麻烦,其实别国的使节或多或少也都遇到过。

  当然大明的情况是要比较特殊一些,因为海汉当年就是在大明国土之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政权,治下人口有相当大的比例都是来自大明,即便说这个国家是从大明分裂出来的也不为过。而大明对于这种鹊巢鸠占的状况自然不会甘心,与海汉建交的原因绝大部分是为形势所迫,并非出于自愿。如果日后大明国势转好,能在军事上腾出手来重新关注南海方向,那主动撕毁和平协议的或许就不会是海汉了。

  不过如今的大明在两国关系中是处于弱势一方,根本就承受不起海汉的战争威胁,费策贤头疼的也正是这一点。他很想硬气一点去面对海汉人提出的威胁,然而大明的现状很难给他足够的底气,不但不能表现得太过强硬,还得想方设法劝海汉打消对大明的觊觎之心。相较于以前在京城混日子的清闲职务,如今这差事对费策贤来说的确是艰巨了一些。

  眼看天色逐渐变亮,费策贤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但据说今天还有好几场国际商贸洽谈会,他并不想错过这种活动。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其实驻海汉外交官这个位子,换了谁来都不见得能坐得安稳。不光是大明,包括其他国家也是一样,都必须要面对海汉从各个方面所施加的威逼利诱手段。换作意志不坚定,对国家不够忠诚的人,往往会在这种看不到硝烟的对阵中败下阵来。费策贤如今所面临的这些麻烦,其实别国的使节或多或少也都遇到过。

  当然大明的情况是要比较特殊一些,因为海汉当年就是在大明国土之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政权,治下人口有相当大的比例都是来自大明,即便说这个国家是从大明分裂出来的也不为过。而大明对于这种鹊巢鸠占的状况自然不会甘心,与海汉建交的原因绝大部分是为形势所迫,并非出于自愿。如果日后大明国势转好,能在军事上腾出手来重新关注南海方向,那主动撕毁和平协议的或许就不会是海汉了。

  不过如今的大明在两国关系中是处于弱势一方,根本就承受不起海汉的战争威胁,费策贤头疼的也正是这一点。他很想硬气一点去面对海汉人提出的威胁,然而大明的现状很难给他足够的底气,不但不能表现得太过强硬,还得想方设法劝海汉打消对大明的觊觎之心。相较于以前在京城混日子的清闲职务,如今这差事对费策贤来说的确是艰巨了一些。

  眼看天色逐渐变亮,费策贤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但据说今天还有好几场国际商贸洽谈会,他并不想错过这种活动。

  其实驻海汉外交官这个位子,换了谁来都不见得能坐得安稳。不光是大明,包括其他国家也是一样,都必须要面对海汉从各个方面所施加的威逼利诱手段。换作意志不坚定,对国家不够忠诚的人,往往会在这种看不到硝烟的对阵中败下阵来。费策贤如今所面临的这些麻烦,其实别国的使节或多或少也都遇到过。

  当然大明的情况是要比较特殊一些,因为海汉当年就是在大明国土之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政权,治下人口有相当大的比例都是来自大明,即便说这个国家是从大明分裂出来的也不为过。而大明对于这种鹊巢鸠占的状况自然不会甘心,与海汉建交的原因绝大部分是为形势所迫,并非出于自愿。如果日后大明国势转好,能在军事上腾出手来重新关注南海方向,那主动撕毁和平协议的或许就不会是海汉了。

  不过如今的大明在两国关系中是处于弱势一方,根本就承受不起海汉的战争威胁,费策贤头疼的也正是这一点。他很想硬气一点去面对海汉人提出的威胁,然而大明的现状很难给他足够的底气,不但不能表现得太过强硬,还得想方设法劝海汉打消对大明的觊觎之心。相较于以前在京城混日子的清闲职务,如今这差事对费策贤来说的确是艰巨了一些。

  眼看天色逐渐变亮,费策贤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但据说今天还有好几场国际商贸洽谈会,他并不想错过这种活动。

  其实驻海汉外交官这个位子,换了谁来都不见得能坐得安稳。不光是大明,包括其他国家也是一样,都必须要面对海汉从各个方面所施加的威逼利诱手段。换作意志不坚定,对国家不够忠诚的人,往往会在这种看不到硝烟的对阵中败下阵来。费策贤如今所面临的这些麻烦,其实别国的使节或多或少也都遇到过。

  当然大明的情况是要比较特殊一些,因为海汉当年就是在大明国土之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政权,治下人口有相当大的比例都是来自大明,即便说这个国家是从大明分裂出来的也不为过。而大明对于这种鹊巢鸠占的状况自然不会甘心,与海汉建交的原因绝大部分是为形势所迫,并非出于自愿。如果日后大明国势转好,能在军事上腾出手来重新关注南海方向,那主动撕毁和平协议的或许就不会是海汉了。

  不过如今的大明在两国关系中是处于弱势一方,根本就承受不起海汉的战争威胁,费策贤头疼的也正是这一点。他很想硬气一点去面对海汉人提出的威胁,然而大明的现状很难给他足够的底气,不但不能表现得太过强硬,还得想方设法劝海汉打消对大明的觊觎之心。相较于以前在京城混日子的清闲职务,如今这差事对费策贤来说的确是艰巨了一些。

  眼看天色逐渐变亮,费策贤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但据说今天还有好几场国际商贸洽谈会,他并不想错过这种活动。

  其实驻海汉外交官这个位子,换了谁来都不见得能坐得安稳。不光是大明,包括其他国家也是一样,都必须要面对海汉从各个方面所施加的威逼利诱手段。换作意志不坚定,对国家不够忠诚的人,往往会在这种看不到硝烟的对阵中败下阵来。费策贤如今所面临的这些麻烦,其实别国的使节或多或少也都遇到过。

  当然大明的情况是要比较特殊一些,因为海汉当年就是在大明国土之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政权,治下人口有相当大的比例都是来自大明,即便说这个国家是从大明分裂出来的也不为过。而大明对于这种鹊巢鸠占的状况自然不会甘心,与海汉建交的原因绝大部分是为形势所迫,并非出于自愿。如果日后大明国势转好,能在军事上腾出手来重新关注南海方向,那主动撕毁和平协议的或许就不会是海汉了。

  不过如今的大明在两国关系中是处于弱势一方,根本就承受不起海汉的战争威胁,费策贤头疼的也正是这一点。他很想硬气一点去面对海汉人提出的威胁,然而大明的现状很难给他足够的底气,不但不能表现得太过强硬,还得想方设法劝海汉打消对大明的觊觎之心。相较于以前在京城混日子的清闲职务,如今这差事对费策贤来说的确是艰巨了一些。

  眼看天色逐渐变亮,费策贤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但据说今天还有好几场国际商贸洽谈会,他并不想错过这种活动。

  其实驻海汉外交官这个位子,换了谁来都不见得能坐得安稳。不光是大明,包括其他国家也是一样,都必须要面对海汉从各个方面所施加的威逼利诱手段。换作意志不坚定,对国家不够忠诚的人,往往会在这种看不到硝烟的对阵中败下阵来。费策贤如今所面临的这些麻烦,其实别国的使节或多或少也都遇到过。

  当然大明的情况是要比较特殊一些,因为海汉当年就是在大明国土之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政权,治下人口有相当大的比例都是来自大明,即便说这个国家是从大明分裂出来的也不为过。而大明对于这种鹊巢鸠占的状况自然不会甘心,与海汉建交的原因绝大部分是为形势所迫,并非出于自愿。如果日后大明国势转好,能在军事上腾出手来重新关注南海方向,那主动撕毁和平协议的或许就不会是海汉了。

  不过如今的大明在两国关系中是处于弱势一方,根本就承受不起海汉的战争威胁,费策贤头疼的也正是这一点。他很想硬气一点去面对海汉人提出的威胁,然而大明的现状很难给他足够的底气,不但不能表现得太过强硬,还得想方设法劝海汉打消对大明的觊觎之心。相较于以前在京城混日子的清闲职务,如今这差事对费策贤来说的确是艰巨了一些。

  眼看天色逐渐变亮,费策贤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但据说今天还有好几场国际商贸洽谈会,他并不想错过这种活动。

  其实驻海汉外交官这个位子,换了谁来都不见得能坐得安稳。不光是大明,包括其他国家也是一样,都必须要面对海汉从各个方面所施加的威逼利诱手段。换作意志不坚定,对国家不够忠诚的人,往往会在这种看不到硝烟的对阵中败下阵来。费策贤如今所面临的这些麻烦,其实别国的使节或多或少也都遇到过。

  当然大明的情况是要比较特殊一些,因为海汉当年就是在大明国土之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政权,治下人口有相当大的比例都是来自大明,即便说这个国家是从大明分裂出来的也不为过。而大明对于这种鹊巢鸠占的状况自然不会甘心,与海汉建交的原因绝大部分是为形势所迫,并非出于自愿。如果日后大明国势转好,能在军事上腾出手来重新关注南海方向,那主动撕毁和平协议的或许就不会是海汉了。

  不过如今的大明在两国关系中是处于弱势一方,根本就承受不起海汉的战争威胁,费策贤头疼的也正是这一点。他很想硬气一点去面对海汉人提出的威胁,然而大明的现状很难给他足够的底气,不但不能表现得太过强硬,还得想方设法劝海汉打消对大明的觊觎之心。相较于以前在京城混日子的清闲职务,如今这差事对费策贤来说的确是艰巨了一些。

  眼看天色逐渐变亮,费策贤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但据说今天还有好几场国际商贸洽谈会,他并不想错过这种活动。

  其实驻海汉外交官这个位子,换了谁来都不见得能坐得安稳。不光是大明,包括其他国家也是一样,都必须要面对海汉从各个方面所施加的威逼利诱手段。换作意志不坚定,对国家不够忠诚的人,往往会在这种看不到硝烟的对阵中败下阵来。费策贤如今所面临的这些麻烦,其实别国的使节或多或少也都遇到过。

  当然大明的情况是要比较特殊一些,因为海汉当年就是在大明国土之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政权,治下人口有相当大的比例都是来自大明,即便说这个国家是从大明分裂出来的也不为过。而大明对于这种鹊巢鸠占的状况自然不会甘心,与海汉建交的原因绝大部分是为形势所迫,并非出于自愿。如果日后大明国势转好,能在军事上腾出手来重新关注南海方向,那主动撕毁和平协议的或许就不会是海汉了。

  不过如今的大明在两国关系中是处于弱势一方,根本就承受不起海汉的战争威胁,费策贤头疼的也正是这一点。他很想硬气一点去面对海汉人提出的威胁,然而大明的现状很难给他足够的底气,不但不能表现得太过强硬,还得想方设法劝海汉打消对大明的觊觎之心。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4662874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