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45章 区别对待

第1745章 区别对待

  各国买主与海汉打了多年交道,从海汉手里也买过不少武器,其中有多少是物有所值,又有多少未曾达到海汉宣传时吹嘘的水平,各家心里都有一个大致的数目。买家们在选购海汉武器时也不会再像早年那么盲目,不只考虑杀伤力和价格因素,把武器买回来之后该如何使用,也成为了各家在购买时会盘算的条件之一。

  而颜楚杰所列举的战例正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各国买家的疑问,将火炮投入到野战环境中是否管用,该如何部署和制定战术才能发挥其作战效能。这对各国军队来说都是未知的领域,但海汉作为先行者,愿意在这方面给予一些指点,甚至是传授一部分实战中总结出来的战术,这可就不是单纯拿钱能够买到的东西了。

  按照白克思和颜楚杰的说法,只有从海汉订购了一定数量的新式火炮之后,才能有资格派遣军官学员到海汉接受新战术的培训。这也就意味着类似大明、朝鲜、荷兰等不在此次买家名单中的国家,将会错过这个学习先进战术的机会。

  不但买不到最先进的武器,而且还将会在战术层面被其他国家拉开距离,这对于与会的这些人来说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苏克易率先对此表示了反对:“贵国这么做,对一部分国家很不公平,我认为既然贵国要公开发售这些武器,并且通知我们来参与这个活动,就不应该区别对待。为地区稳定和平着想,至少在战术培训阶段能允许南海地区的所有友好国家派人参与。”

  苏克易之所以主动站出来质疑海汉的做法,是因为他很清楚即便自己私下再去找海汉高层商讨此事,也很难让对方松口。海汉对东印度公司的忌惮由来已久,在这件事上主动让步的可能性极小,所以苏克易的策略是尽可能多拉几个处境相同的国家一起发声,对海汉的安排提出反对意见。也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海汉因为多个国家的统一意见而改变主意。

  退一万步说,即便最终没有收到苏克易所预期的成效,或许也能借此为东印度公司建立起意见领袖的形象,毕竟在这种场合敢公开出声质疑海汉做法的人是不多见的。

  果然苏克易的质疑立刻就得到了响应,而这次出声的竟然是大明使臣费策贤。

  “苏大人所言极是,贵国既然声称出售武器的目的是要维持地区和平,那为何要区别对待,将一部分国家限制在外。”费策贤沉声道:“以本官之见,贵国若是要继续出售武器,就应当一碗水端平,让各国都能有订购武器的权力。”

  颜楚杰应道:“既然如此我就解释一下,我们这次把荷兰国限制在外,是因为去年才向他们出售了一批战船,正是为了平衡荷与其他国家的实力才在这次活动中对其限购。”

  颜楚杰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大明,并不在我国限购之列,费大人多虑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各国买主与海汉打了多年交道,从海汉手里也买过不少武器,其中有多少是物有所值,又有多少未曾达到海汉宣传时吹嘘的水平,各家心里都有一个大致的数目。买家们在选购海汉武器时也不会再像早年那么盲目,不只考虑杀伤力和价格因素,把武器买回来之后该如何使用,也成为了各家在购买时会盘算的条件之一。

  而颜楚杰所列举的战例正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各国买家的疑问,将火炮投入到野战环境中是否管用,该如何部署和制定战术才能发挥其作战效能。这对各国军队来说都是未知的领域,但海汉作为先行者,愿意在这方面给予一些指点,甚至是传授一部分实战中总结出来的战术,这可就不是单纯拿钱能够买到的东西了。

  按照白克思和颜楚杰的说法,只有从海汉订购了一定数量的新式火炮之后,才能有资格派遣军官学员到海汉接受新战术的培训。这也就意味着类似大明、朝鲜、荷兰等不在此次买家名单中的国家,将会错过这个学习先进战术的机会。

  不但买不到最先进的武器,而且还将会在战术层面被其他国家拉开距离,这对于与会的这些人来说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苏克易率先对此表示了反对:“贵国这么做,对一部分国家很不公平,我认为既然贵国要公开发售这些武器,并且通知我们来参与这个活动,就不应该区别对待。为地区稳定和平着想,至少在战术培训阶段能允许南海地区的所有友好国家派人参与。”

  苏克易之所以主动站出来质疑海汉的做法,是因为他很清楚即便自己私下再去找海汉高层商讨此事,也很难让对方松口。海汉对东印度公司的忌惮由来已久,在这件事上主动让步的可能性极小,所以苏克易的策略是尽可能多拉几个处境相同的国家一起发声,对海汉的安排提出反对意见。也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海汉因为多个国家的统一意见而改变主意。

  退一万步说,即便最终没有收到苏克易所预期的成效,或许也能借此为东印度公司建立起意见领袖的形象,毕竟在这种场合敢公开出声质疑海汉做法的人是不多见的。

  果然苏克易的质疑立刻就得到了响应,而这次出声的竟然是大明使臣费策贤。

  “苏大人所言极是,贵国既然声称出售武器的目的是要维持地区和平,那为何要区别对待,将一部分国家限制在外。”费策贤沉声道:“以本官之见,贵国若是要继续出售武器,就应当一碗水端平,让各国都能有订购武器的权力。”

  颜楚杰应道:“既然如此我就解释一下,我们这次把荷兰国限制在外,是因为去年才向他们出售了一批战船,正是为了平衡荷与其他国家的实力才在这次活动中对其限购。”

  颜楚杰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大明,并不在我国限购之列,费大人多虑了。”各国买主与海汉打了多年交道,从海汉手里也买过不少武器,其中有多少是物有所值,又有多少未曾达到海汉宣传时吹嘘的水平,各家心里都有一个大致的数目。买家们在选购海汉武器时也不会再像早年那么盲目,不只考虑杀伤力和价格因素,把武器买回来之后该如何使用,也成为了各家在购买时会盘算的条件之一。

  而颜楚杰所列举的战例正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各国买家的疑问,将火炮投入到野战环境中是否管用,该如何部署和制定战术才能发挥其作战效能。这对各国军队来说都是未知的领域,但海汉作为先行者,愿意在这方面给予一些指点,甚至是传授一部分实战中总结出来的战术,这可就不是单纯拿钱能够买到的东西了。

  按照白克思和颜楚杰的说法,只有从海汉订购了一定数量的新式火炮之后,才能有资格派遣军官学员到海汉接受新战术的培训。这也就意味着类似大明、朝鲜、荷兰等不在此次买家名单中的国家,将会错过这个学习先进战术的机会。

  不但买不到最先进的武器,而且还将会在战术层面被其他国家拉开距离,这对于与会的这些人来说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苏克易率先对此表示了反对:“贵国这么做,对一部分国家很不公平,我认为既然贵国要公开发售这些武器,并且通知我们来参与这个活动,就不应该区别对待。为地区稳定和平着想,至少在战术培训阶段能允许南海地区的所有友好国家派人参与。”

  苏克易之所以主动站出来质疑海汉的做法,是因为他很清楚即便自己私下再去找海汉高层商讨此事,也很难让对方松口。海汉对东印度公司的忌惮由来已久,在这件事上主动让步的可能性极小,所以苏克易的策略是尽可能多拉几个处境相同的国家一起发声,对海汉的安排提出反对意见。也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海汉因为多个国家的统一意见而改变主意。

  退一万步说,即便最终没有收到苏克易所预期的成效,或许也能借此为东印度公司建立起意见领袖的形象,毕竟在这种场合敢公开出声质疑海汉做法的人是不多见的。

  果然苏克易的质疑立刻就得到了响应,而这次出声的竟然是大明使臣费策贤。

  “苏大人所言极是,贵国既然声称出售武器的目的是要维持地区和平,那为何要区别对待,将一部分国家限制在外。”费策贤沉声道:“以本官之见,贵国若是要继续出售武器,就应当一碗水端平,让各国都能有订购武器的权力。”

  颜楚杰应道:“既然如此我就解释一下,我们这次把荷兰国限制在外,是因为去年才向他们出售了一批战船,正是为了平衡荷与其他国家的实力才在这次活动中对其限购。”

  颜楚杰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大明,并不在我国限购之列,费大人多虑了。”各国买主与海汉打了多年交道,从海汉手里也买过不少武器,其中有多少是物有所值,又有多少未曾达到海汉宣传时吹嘘的水平,各家心里都有一个大致的数目。买家们在选购海汉武器时也不会再像早年那么盲目,不只考虑杀伤力和价格因素,把武器买回来之后该如何使用,也成为了各家在购买时会盘算的条件之一。

  而颜楚杰所列举的战例正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各国买家的疑问,将火炮投入到野战环境中是否管用,该如何部署和制定战术才能发挥其作战效能。这对各国军队来说都是未知的领域,但海汉作为先行者,愿意在这方面给予一些指点,甚至是传授一部分实战中总结出来的战术,这可就不是单纯拿钱能够买到的东西了。

  按照白克思和颜楚杰的说法,只有从海汉订购了一定数量的新式火炮之后,才能有资格派遣军官学员到海汉接受新战术的培训。这也就意味着类似大明、朝鲜、荷兰等不在此次买家名单中的国家,将会错过这个学习先进战术的机会。

  不但买不到最先进的武器,而且还将会在战术层面被其他国家拉开距离,这对于与会的这些人来说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苏克易率先对此表示了反对:“贵国这么做,对一部分国家很不公平,我认为既然贵国要公开发售这些武器,并且通知我们来参与这个活动,就不应该区别对待。为地区稳定和平着想,至少在战术培训阶段能允许南海地区的所有友好国家派人参与。”

  苏克易之所以主动站出来质疑海汉的做法,是因为他很清楚即便自己私下再去找海汉高层商讨此事,也很难让对方松口。海汉对东印度公司的忌惮由来已久,在这件事上主动让步的可能性极小,所以苏克易的策略是尽可能多拉几个处境相同的国家一起发声,对海汉的安排提出反对意见。也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海汉因为多个国家的统一意见而改变主意。

  退一万步说,即便最终没有收到苏克易所预期的成效,或许也能借此为东印度公司建立起意见领袖的形象,毕竟在这种场合敢公开出声质疑海汉做法的人是不多见的。

  果然苏克易的质疑立刻就得到了响应,而这次出声的竟然是大明使臣费策贤。

  “苏大人所言极是,贵国既然声称出售武器的目的是要维持地区和平,那为何要区别对待,将一部分国家限制在外。”费策贤沉声道:“以本官之见,贵国若是要继续出售武器,就应当一碗水端平,让各国都能有订购武器的权力。”

  颜楚杰应道:“既然如此我就解释一下,我们这次把荷兰国限制在外,是因为去年才向他们出售了一批战船,正是为了平衡荷与其他国家的实力才在这次活动中对其限购。”...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450005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