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59章 武力展示(一)

第1759章 武力展示(一)

  除了各家报纸上刊载的战报中经常提到的那些常年在外征战的精英部队之外,三亚本地的民众对海汉军最直观的认识,便是来自于驻扎在这里的卫戍部队。海军有一支超编制的特混舰队常年驻扎在胜利港东岸的基地,而陆军的编制相对比较复杂,除了一个步兵营打底之外,还有一个炮兵营专司本地的对海防御工事,此外还有工兵连、骑兵连、通讯连、中央警卫连的独立编制。算上后勤和机关文职人员,两军驻扎在三亚的总兵力,约莫有三千人上下,再加上三天之内即可从儋州和海口等地调回的军队,拱卫三亚一地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以目前南海的国际形势而言,有能力对三亚发动军事攻击的外国武装势力屈指可数,而海南岛上也已经基本没有大规模的敌对势力存活,卫戍部队的防御任务其实压力不大,加之在大本营驻扎期间各种物资供应都很充足,所以反倒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到日常训练上。而陆海军选拔基层军官进入军校进修,也大多会优先考虑卫戍部队的成员,这样在卫戍部队与外地驻军轮换值守的过程中,就可以让更多的优秀军官得到在军校里接受高级培训的机会。

  而这种进修其实也是军官们在非战争环境中升职的必要条件之一,如今在海汉军中能够独当一面的归化籍海军将领,无一例外都在三亚的军校里接受过或长或短的培训,所以在海汉军中其实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每当在外驻扎的部队接到调回三亚换防的命令时,往往意味着这支部队的主官即将得到升迁的机会,虽然不是百分之百都能兑现,但其概率之大已经值得提前开瓶好酒来庆祝了。

  在外界眼中,卫戍部队并没有什么大的名气,唯一拿得出手的战绩似乎就只有1635年在家门口重创了来袭的西班牙舰队。甚至很多第一次来三亚的人还在打听,这支旗帜上以榆林半岛上那座高耸灯塔为标识的部队是何方神圣。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依靠轮换驻防组成卫戍部队的各个连队,其实是集中了海汉军中的精英,整体战斗力也并不逊色于那些在海外征战的一线部队,只不过三亚的安定环境让他们极少能有发挥实力的机会罢了。

  原本卫戍部队还打算从榆林半岛的岸防炮台卸两门最大号的岸防炮来参加这次的阅兵式,但这个计划最终没能通过批准,原因是很多人都未曾料想到的——由于这些岸防炮太过沉重,市政管理部门担心会压烂了景观大道的路面和胜利广场的地砖,所以没有批准军方的提案。

  这倒并非相关部门杞人忧天,当初把这些沉重的岸防炮运去安装时,就已经出现过同样的问题,好在那时候景观大道和胜利广场都是尚处在规划状态,被压出沟壑的道路修复起来倒也难度不大。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除了各家报纸上刊载的战报中经常提到的那些常年在外征战的精英部队之外,三亚本地的民众对海汉军最直观的认识,便是来自于驻扎在这里的卫戍部队。海军有一支超编制的特混舰队常年驻扎在胜利港东岸的基地,而陆军的编制相对比较复杂,除了一个步兵营打底之外,还有一个炮兵营专司本地的对海防御工事,此外还有工兵连、骑兵连、通讯连、中央警卫连的独立编制。算上后勤和机关文职人员,两军驻扎在三亚的总兵力,约莫有三千人上下,再加上三天之内即可从儋州和海口等地调回的军队,拱卫三亚一地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以目前南海的国际形势而言,有能力对三亚发动军事攻击的外国武装势力屈指可数,而海南岛上也已经基本没有大规模的敌对势力存活,卫戍部队的防御任务其实压力不大,加之在大本营驻扎期间各种物资供应都很充足,所以反倒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到日常训练上。而陆海军选拔基层军官进入军校进修,也大多会优先考虑卫戍部队的成员,这样在卫戍部队与外地驻军轮换值守的过程中,就可以让更多的优秀军官得到在军校里接受高级培训的机会。

  而这种进修其实也是军官们在非战争环境中升职的必要条件之一,如今在海汉军中能够独当一面的归化籍海军将领,无一例外都在三亚的军校里接受过或长或短的培训,所以在海汉军中其实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每当在外驻扎的部队接到调回三亚换防的命令时,往往意味着这支部队的主官即将得到升迁的机会,虽然不是百分之百都能兑现,但其概率之大已经值得提前开瓶好酒来庆祝了。

  在外界眼中,卫戍部队并没有什么大的名气,唯一拿得出手的战绩似乎就只有1635年在家门口重创了来袭的西班牙舰队。甚至很多第一次来三亚的人还在打听,这支旗帜上以榆林半岛上那座高耸灯塔为标识的部队是何方神圣。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依靠轮换驻防组成卫戍部队的各个连队,其实是集中了海汉军中的精英,整体战斗力也并不逊色于那些在海外征战的一线部队,只不过三亚的安定环境让他们极少能有发挥实力的机会罢了。

  原本卫戍部队还打算从榆林半岛的岸防炮台卸两门最大号的岸防炮来参加这次的阅兵式,但这个计划最终没能通过批准,原因是很多人都未曾料想到的——由于这些岸防炮太过沉重,市政管理部门担心会压烂了景观大道的路面和胜利广场的地砖,所以没有批准军方的提案。

  这倒并非相关部门杞人忧天,当初把这些沉重的岸防炮运去安装时,就已经出现过同样的问题,好在那时候景观大道和胜利广场都是尚处在规划状态,被压出沟壑的道路修复起来倒也难度不大。除了各家报纸上刊载的战报中经常提到的那些常年在外征战的精英部队之外,三亚本地的民众对海汉军最直观的认识,便是来自于驻扎在这里的卫戍部队。海军有一支超编制的特混舰队常年驻扎在胜利港东岸的基地,而陆军的编制相对比较复杂,除了一个步兵营打底之外,还有一个炮兵营专司本地的对海防御工事,此外还有工兵连、骑兵连、通讯连、中央警卫连的独立编制。算上后勤和机关文职人员,两军驻扎在三亚的总兵力,约莫有三千人上下,再加上三天之内即可从儋州和海口等地调回的军队,拱卫三亚一地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以目前南海的国际形势而言,有能力对三亚发动军事攻击的外国武装势力屈指可数,而海南岛上也已经基本没有大规模的敌对势力存活,卫戍部队的防御任务其实压力不大,加之在大本营驻扎期间各种物资供应都很充足,所以反倒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到日常训练上。而陆海军选拔基层军官进入军校进修,也大多会优先考虑卫戍部队的成员,这样在卫戍部队与外地驻军轮换值守的过程中,就可以让更多的优秀军官得到在军校里接受高级培训的机会。

  而这种进修其实也是军官们在非战争环境中升职的必要条件之一,如今在海汉军中能够独当一面的归化籍海军将领,无一例外都在三亚的军校里接受过或长或短的培训,所以在海汉军中其实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每当在外驻扎的部队接到调回三亚换防的命令时,往往意味着这支部队的主官即将得到升迁的机会,虽然不是百分之百都能兑现,但其概率之大已经值得提前开瓶好酒来庆祝了。

  在外界眼中,卫戍部队并没有什么大的名气,唯一拿得出手的战绩似乎就只有1635年在家门口重创了来袭的西班牙舰队。甚至很多第一次来三亚的人还在打听,这支旗帜上以榆林半岛上那座高耸灯塔为标识的部队是何方神圣。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依靠轮换驻防组成卫戍部队的各个连队,其实是集中了海汉军中的精英,整体战斗力也并不逊色于那些在海外征战的一线部队,只不过三亚的安定环境让他们极少能有发挥实力的机会罢了。

  原本卫戍部队还打算从榆林半岛的岸防炮台卸两门最大号的岸防炮来参加这次的阅兵式,但这个计划最终没能通过批准,原因是很多人都未曾料想到的——由于这些岸防炮太过沉重,市政管理部门担心会压烂了景观大道的路面和胜利广场的地砖,所以没有批准军方的提案。

  这倒并非相关部门杞人忧天,当初把这些沉重的岸防炮运去安装时,就已经出现过同样的问题,好在那时候景观大道和胜利广场都是尚处在规划状态,被压出沟壑的道路修复起来倒也难度不大。除了各家报纸上刊载的战报中经常提到的那些常年在外征战的精英部队之外,三亚本地的民众对海汉军最直观的认识,便是来自于驻扎在这里的卫戍部队。海军有一支超编制的特混舰队常年驻扎在胜利港东岸的基地,而陆军的编制相对比较复杂,除了一个步兵营打底之外,还有一个炮兵营专司本地的对海防御工事,此外还有工兵连、骑兵连、通讯连、中央警卫连的独立编制。算上后勤和机关文职人员,两军驻扎在三亚的总兵力,约莫有三千人上下,再加上三天之内即可从儋州和海口等地调回的军队,拱卫三亚一地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以目前南海的国际形势而言,有能力对三亚发动军事攻击的外国武装势力屈指可数,而海南岛上也已经基本没有大规模的敌对势力存活,卫戍部队的防御任务其实压力不大,加之在大本营驻扎期间各种物资供应都很充足,所以反倒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到日常训练上。而陆海军选拔基层军官进入军校进修,也大多会优先考虑卫戍部队的成员,这样在卫戍部队与外地驻军轮换值守的过程中,就可以让更多的优秀军官得到在军校里接受高级培训的机会。

  而这种进修其实也是军官们在非战争环境中升职的必要条件之一,如今在海汉军中能够独当一面的归化籍海军将领,无一例外都在三亚的军校里接受过或长或短的培训,所以在海汉军中其实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每当在外驻扎的部队接到调回三亚换防的命令时,往往意味着这支部队的主官即将得到升迁的机会,虽然不是百分之百都能兑现,但其概率之大已经值得提前开瓶好酒来庆祝了。

  在外界眼中,卫戍部队并没有什么大的名气,唯一拿得出手的战绩似乎就只有1635年在家门口重创了来袭的西班牙舰队。甚至很多第一次来三亚的人还在打听,这支旗帜上以榆林半岛上那座高耸灯塔为标识的部队是何方神圣。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依靠轮换驻防组成卫戍部队的各个连队,其实是集中了海汉军中的精英,整体战斗力也并不逊色于那些在海外征战的一线部队,只不过三亚的安定环境让他们极少能有发挥实力的机会罢了。

  原本卫戍部队还打算从榆林半岛的岸防炮台卸两门最大号的岸防炮来参加这次的阅兵式,但这个计划最终没能通过批准,原因是很多人都未曾料想到的——由于这些岸防炮太过沉重,市政管理部门担心会压烂了景观大道的路面和胜利广场的地砖,所以没有批准军方的提案。

  这倒并非相关部门杞人忧天,当初把这些沉重的岸防炮运去安装时,就已经出现过同样的问题,好在那时候景观大道和胜利广场都是尚处在规划状态,被压出沟壑的道路修复起来倒也难度不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435369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