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56章 攻打马尼拉(六)

第1656章 攻打马尼拉(六)

  冉天禄一直认为自己对商栈内部的情况了如指掌,但万万想不到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会有这种暗渡陈仓的动作。这些新式步枪当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搞来的,从外面崭新的油纸包装来看,显然是由三亚兵工厂出产的原装正品,除了海汉兵工就只有国防部的总装备处能接触到这些东西。而方鹏为何能瞒着自己把这些武器伪装成瓷器运进商栈,答案就不言而喻了,除了军情局,还有谁能有如此隐秘的手段?

  而看方鹏开始向手下人分发武器,这显然不打算在商栈里坐以待毙,而是要跟西班牙人干一场大的了。冉天禄嘴角不禁有些抽搐,他先前与方鹏商议向西班牙人下手的时候,可没谈及要搞出这么大的阵势。要是真与驻扎在周围区域的西班牙军干起来,那别说脱身了,就算再多几条命可能都不够拼的。

  “鹏爷,要不再考虑一下?”冉天禄战战兢兢地劝道:“海汉大军就在近前,这个时候若是跟西班牙人死斗而不得脱身,天大的功劳可就白白没了啊!”

  方鹏应道:“掌柜莫要惊慌,我这些弟兄都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有称手武器对付寻常西班牙兵,以一敌十也不在话下,何况我们还有这商栈作为掩体。西班牙兵不来则罢,若是敢来,便叫他们长长见识,知我海汉的厉害!”

  冉天禄见方鹏仍然固执己见,咬咬牙道:“鹏爷,你作此决定,可有国防部的准许?”

  方鹏转过头,看冉天禄的眼神立刻有了变化:“原来冉掌柜也是自己人!”

  冉天禄拱拱手道:“在下冉天禄,安全部南海司特派员,鹏爷有礼了!”

  方鹏也有样学样地报上了身份:“国防部军情处,方鹏。”

  经过这一晚的共事,两人都清楚对方报出的这层隐秘身份应该假不了,至于名字的真假就无关紧要了。大家都是干情报工作的,自然知道使用假身份的必要性,即便对方是自己人,但终究不是同一部门,有些信息还是要稍稍有所保留,不宜随便和盘托出。

  不过这下双方都已经知道,敢情这潮升客栈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机构,竟然同时埋伏了安全部和军情处的两批人马。虽然之前方鹏没有察觉出冉天禄的真实身份,但冉天禄也同样有所疏忽,甚至让军情处神不知鬼不觉地送了一批武器进来。

  冉天禄也有些佩服军情处的大胆妄为,这批武器要是到港之后不幸被西班牙人查获,那损失可就太大了,不光是这批货没了,还极有可能会把潮升商栈乃至有往来的其他机构全都扯进去。而军情处提前运来这些武器,很显然不是让方鹏这批人拿来当装饰的,军情处大概早就谋划好了要在海汉军攻城期间弄些响动出来,扰乱西班牙人的部署,否则怎么会选了当下这么一个并不是很理想的时机起事。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冉天禄一直认为自己对商栈内部的情况了如指掌,但万万想不到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会有这种暗渡陈仓的动作。这些新式步枪当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搞来的,从外面崭新的油纸包装来看,显然是由三亚兵工厂出产的原装正品,除了海汉兵工就只有国防部的总装备处能接触到这些东西。而方鹏为何能瞒着自己把这些武器伪装成瓷器运进商栈,答案就不言而喻了,除了军情局,还有谁能有如此隐秘的手段?

  而看方鹏开始向手下人分发武器,这显然不打算在商栈里坐以待毙,而是要跟西班牙人干一场大的了。冉天禄嘴角不禁有些抽搐,他先前与方鹏商议向西班牙人下手的时候,可没谈及要搞出这么大的阵势。要是真与驻扎在周围区域的西班牙军干起来,那别说脱身了,就算再多几条命可能都不够拼的。

  “鹏爷,要不再考虑一下?”冉天禄战战兢兢地劝道:“海汉大军就在近前,这个时候若是跟西班牙人死斗而不得脱身,天大的功劳可就白白没了啊!”

  方鹏应道:“掌柜莫要惊慌,我这些弟兄都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有称手武器对付寻常西班牙兵,以一敌十也不在话下,何况我们还有这商栈作为掩体。西班牙兵不来则罢,若是敢来,便叫他们长长见识,知我海汉的厉害!”

  冉天禄见方鹏仍然固执己见,咬咬牙道:“鹏爷,你作此决定,可有国防部的准许?”

  方鹏转过头,看冉天禄的眼神立刻有了变化:“原来冉掌柜也是自己人!”

  冉天禄拱拱手道:“在下冉天禄,安全部南海司特派员,鹏爷有礼了!”

  方鹏也有样学样地报上了身份:“国防部军情处,方鹏。”

  经过这一晚的共事,两人都清楚对方报出的这层隐秘身份应该假不了,至于名字的真假就无关紧要了。大家都是干情报工作的,自然知道使用假身份的必要性,即便对方是自己人,但终究不是同一部门,有些信息还是要稍稍有所保留,不宜随便和盘托出。

  不过这下双方都已经知道,敢情这潮升客栈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机构,竟然同时埋伏了安全部和军情处的两批人马。虽然之前方鹏没有察觉出冉天禄的真实身份,但冉天禄也同样有所疏忽,甚至让军情处神不知鬼不觉地送了一批武器进来。

  冉天禄也有些佩服军情处的大胆妄为,这批武器要是到港之后不幸被西班牙人查获,那损失可就太大了,不光是这批货没了,还极有可能会把潮升商栈乃至有往来的其他机构全都扯进去。而军情处提前运来这些武器,很显然不是让方鹏这批人拿来当装饰的,军情处大概早就谋划好了要在海汉军攻城期间弄些响动出来,扰乱西班牙人的部署,否则怎么会选了当下这么一个并不是很理想的时机起事。

  冉天禄一直认为自己对商栈内部的情况了如指掌,但万万想不到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会有这种暗渡陈仓的动作。这些新式步枪当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搞来的,从外面崭新的油纸包装来看,显然是由三亚兵工厂出产的原装正品,除了海汉兵工就只有国防部的总装备处能接触到这些东西。而方鹏为何能瞒着自己把这些武器伪装成瓷器运进商栈,答案就不言而喻了,除了军情局,还有谁能有如此隐秘的手段?

  而看方鹏开始向手下人分发武器,这显然不打算在商栈里坐以待毙,而是要跟西班牙人干一场大的了。冉天禄嘴角不禁有些抽搐,他先前与方鹏商议向西班牙人下手的时候,可没谈及要搞出这么大的阵势。要是真与驻扎在周围区域的西班牙军干起来,那别说脱身了,就算再多几条命可能都不够拼的。

  “鹏爷,要不再考虑一下?”冉天禄战战兢兢地劝道:“海汉大军就在近前,这个时候若是跟西班牙人死斗而不得脱身,天大的功劳可就白白没了啊!”

  方鹏应道:“掌柜莫要惊慌,我这些弟兄都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有称手武器对付寻常西班牙兵,以一敌十也不在话下,何况我们还有这商栈作为掩体。西班牙兵不来则罢,若是敢来,便叫他们长长见识,知我海汉的厉害!”

  冉天禄见方鹏仍然固执己见,咬咬牙道:“鹏爷,你作此决定,可有国防部的准许?”

  方鹏转过头,看冉天禄的眼神立刻有了变化:“原来冉掌柜也是自己人!”

  冉天禄拱拱手道:“在下冉天禄,安全部南海司特派员,鹏爷有礼了!”

  方鹏也有样学样地报上了身份:“国防部军情处,方鹏。”

  经过这一晚的共事,两人都清楚对方报出的这层隐秘身份应该假不了,至于名字的真假就无关紧要了。大家都是干情报工作的,自然知道使用假身份的必要性,即便对方是自己人,但终究不是同一部门,有些信息还是要稍稍有所保留,不宜随便和盘托出。

  不过这下双方都已经知道,敢情这潮升客栈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机构,竟然同时埋伏了安全部和军情处的两批人马。虽然之前方鹏没有察觉出冉天禄的真实身份,但冉天禄也同样有所疏忽,甚至让军情处神不知鬼不觉地送了一批武器进来。

  冉天禄也有些佩服军情处的大胆妄为,这批武器要是到港之后不幸被西班牙人查获,那损失可就太大了,不光是这批货没了,还极有可能会把潮升商栈乃至有往来的其他机构全都扯进去。而军情处提前运来这些武器,很显然不是让方鹏这批人拿来当装饰的,军情处大概早就谋划好了要在海汉军攻城期间弄些响动出来,扰乱西班牙人的部署,否则怎么会选了当下这么一个并不是很理想的时机起事。

  冉天禄一直认为自己对商栈内部的情况了如指掌,但万万想不到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会有这种暗渡陈仓的动作。这些新式步枪当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搞来的,从外面崭新的油纸包装来看,显然是由三亚兵工厂出产的原装正品,除了海汉兵工就只有国防部的总装备处能接触到这些东西。而方鹏为何能瞒着自己把这些武器伪装成瓷器运进商栈,答案就不言而喻了,除了军情局,还有谁能有如此隐秘的手段?

  而看方鹏开始向手下人分发武器,这显然不打算在商栈里坐以待毙,而是要跟西班牙人干一场大的了。冉天禄嘴角不禁有些抽搐,他先前与方鹏商议向西班牙人下手的时候,可没谈及要搞出这么大的阵势。要是真与驻扎在周围区域的西班牙军干起来,那别说脱身了,就算再多几条命可能都不够拼的。

  “鹏爷,要不再考虑一下?”冉天禄战战兢兢地劝道:“海汉大军就在近前,这个时候若是跟西班牙人死斗而不得脱身,天大的功劳可就白白没了啊!”

  方鹏应道:“掌柜莫要惊慌,我这些弟兄都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有称手武器对付寻常西班牙兵,以一敌十也不在话下,何况我们还有这商栈作为掩体。西班牙兵不来则罢,若是敢来,便叫他们长长见识,知我海汉的厉害!”

  冉天禄见方鹏仍然固执己见,咬咬牙道:“鹏爷,你作此决定,可有国防部的准许?”

  方鹏转过头,看冉天禄的眼神立刻有了变化:“原来冉掌柜也是自己人!”

  冉天禄拱拱手道:“在下冉天禄,安全部南海司特派员,鹏爷有礼了!”

  方鹏也有样学样地报上了身份:“国防部军情处,方鹏。”

  经过这一晚的共事,两人都清楚对方报出的这层隐秘身份应该假不了,至于名字的真假就无关紧要了。大家都是干情报工作的,自然知道使用假身份的必要性,即便对方是自己人,但终究不是同一部门,有些信息还是要稍稍有所保留,不宜随便和盘托出。

  不过这下双方都已经知道,敢情这潮升客栈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机构,竟然同时埋伏了安全部和军情处的两批人马。虽然之前方鹏没有察觉出冉天禄的真实身份,但冉天禄也同样有所疏忽,甚至让军情处神不知鬼不觉地送了一批武器进来。

  冉天禄也有些佩服军情处的大胆妄为,这批武器要是到港之后不幸被西班牙人查获,那损失可就太大了,不光是这批货没了,还极有可能会把潮升商栈乃至有往来的其他机构全都扯进去。而军情处提前运来这些武器,很显然不是让方鹏这批人拿来当装饰的,军情处大概早就谋划好了要在海汉军攻城期间弄些响动出来,扰乱西班牙人的部署,否则怎么会选了当下这么一个并不是很理想的时机起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312571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