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61章 攻打马尼拉(十一)

第1661章 攻打马尼拉(十一)

  西班牙人在菲律宾施行殖民统治已有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对于本地的各种物产自然要比初来乍到的海汉熟悉得多,而这些由殖民者整理出来的地理资料,对海汉的意义也不亚于那些成箱打包的金银财宝,今后海汉开发吕宋岛,便可由此省下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趁着手下人清点这批财物的工夫,颜楚杰将冉天禄叫到身前向他问道:“这个把教会财产寄放到商栈的什么神父……”

  “首长,是布兰科神父。”冉天禄听颜楚杰拖长了音调,连忙很知趣地应声。虽然不知道颜楚杰提到布兰科神父的意图何在,但他还是收敛心神仔细聆听,唯恐漏了一个字。

  “嗯,这个神父,等我们破城之后,你设法找到他,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掏出更多的东西。”颜楚杰指了指那本记录本地自然风貌的资料道:“弄清这资料的来源,看看他是不是还能提供更多类似这样的东西。”

  对于这个命令,冉天禄倒是欣然接受。他与布兰科神父相识时间不短,也算是有些私人情谊,虽说公事为重,他绝不会在感情上偏袒布兰科神父,但如果能有机会顺手拉对方一把,让其能在这场战乱中得到一个安全的处境,那他还是很乐于为之。既然现在首长将这个差事交给自己,那冉天禄就可以拿着这支令箭,把布兰科神父保下来了——前提是他得在自己找到他之前存活下来。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西班牙人在菲律宾施行殖民统治已有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对于本地的各种物产自然要比初来乍到的海汉熟悉得多,而这些由殖民者整理出来的地理资料,对海汉的意义也不亚于那些成箱打包的金银财宝,今后海汉开发吕宋岛,便可由此省下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趁着手下人清点这批财物的工夫,颜楚杰将冉天禄叫到身前向他问道:“这个把教会财产寄放到商栈的什么神父……”

  “首长,是布兰科神父。”冉天禄听颜楚杰拖长了音调,连忙很知趣地应声。虽然不知道颜楚杰提到布兰科神父的意图何在,但他还是收敛心神仔细聆听,唯恐漏了一个字。

  “嗯,这个神父,等我们破城之后,你设法找到他,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掏出更多的东西。”颜楚杰指了指那本记录本地自然风貌的资料道:“弄清这资料的来源,看看他是不是还能提供更多类似这样的东西。”

  对于这个命令,冉天禄倒是欣然接受。他与布兰科神父相识时间不短,也算是有些私人情谊,虽说公事为重,他绝不会在感情上偏袒布兰科神父,但如果能有机会顺手拉对方一把,让其能在这场战乱中得到一个安全的处境,那他还是很乐于为之。既然现在首长将这个差事交给自己,那冉天禄就可以拿着这支令箭,把布兰科神父保下来了——前提是他得在自己找到他之前存活下来。

  西班牙人在菲律宾施行殖民统治已有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对于本地的各种物产自然要比初来乍到的海汉熟悉得多,而这些由殖民者整理出来的地理资料,对海汉的意义也不亚于那些成箱打包的金银财宝,今后海汉开发吕宋岛,便可由此省下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趁着手下人清点这批财物的工夫,颜楚杰将冉天禄叫到身前向他问道:“这个把教会财产寄放到商栈的什么神父……”

  “首长,是布兰科神父。”冉天禄听颜楚杰拖长了音调,连忙很知趣地应声。虽然不知道颜楚杰提到布兰科神父的意图何在,但他还是收敛心神仔细聆听,唯恐漏了一个字。

  “嗯,这个神父,等我们破城之后,你设法找到他,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掏出更多的东西。”颜楚杰指了指那本记录本地自然风貌的资料道:“弄清这资料的来源,看看他是不是还能提供更多类似这样的东西。”

  对于这个命令,冉天禄倒是欣然接受。他与布兰科神父相识时间不短,也算是有些私人情谊,虽说公事为重,他绝不会在感情上偏袒布兰科神父,但如果能有机会顺手拉对方一把,让其能在这场战乱中得到一个安全的处境,那他还是很乐于为之。既然现在首长将这个差事交给自己,那冉天禄就可以拿着这支令箭,把布兰科神父保下来了——前提是他得在自己找到他之前存活下来。

  西班牙人在菲律宾施行殖民统治已有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对于本地的各种物产自然要比初来乍到的海汉熟悉得多,而这些由殖民者整理出来的地理资料,对海汉的意义也不亚于那些成箱打包的金银财宝,今后海汉开发吕宋岛,便可由此省下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趁着手下人清点这批财物的工夫,颜楚杰将冉天禄叫到身前向他问道:“这个把教会财产寄放到商栈的什么神父……”

  “首长,是布兰科神父。”冉天禄听颜楚杰拖长了音调,连忙很知趣地应声。虽然不知道颜楚杰提到布兰科神父的意图何在,但他还是收敛心神仔细聆听,唯恐漏了一个字。

  “嗯,这个神父,等我们破城之后,你设法找到他,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掏出更多的东西。”颜楚杰指了指那本记录本地自然风貌的资料道:“弄清这资料的来源,看看他是不是还能提供更多类似这样的东西。”

  对于这个命令,冉天禄倒是欣然接受。他与布兰科神父相识时间不短,也算是有些私人情谊,虽说公事为重,他绝不会在感情上偏袒布兰科神父,但如果能有机会顺手拉对方一把,让其能在这场战乱中得到一个安全的处境,那他还是很乐于为之。既然现在首长将这个差事交给自己,那冉天禄就可以拿着这支令箭,把布兰科神父保下来了——前提是他得在自己找到他之前存活下来。

  西班牙人在菲律宾施行殖民统治已有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对于本地的各种物产自然要比初来乍到的海汉熟悉得多,而这些由殖民者整理出来的地理资料,对海汉的意义也不亚于那些成箱打包的金银财宝,今后海汉开发吕宋岛,便可由此省下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趁着手下人清点这批财物的工夫,颜楚杰将冉天禄叫到身前向他问道:“这个把教会财产寄放到商栈的什么神父……”

  “首长,是布兰科神父。”冉天禄听颜楚杰拖长了音调,连忙很知趣地应声。虽然不知道颜楚杰提到布兰科神父的意图何在,但他还是收敛心神仔细聆听,唯恐漏了一个字。

  “嗯,这个神父,等我们破城之后,你设法找到他,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掏出更多的东西。”颜楚杰指了指那本记录本地自然风貌的资料道:“弄清这资料的来源,看看他是不是还能提供更多类似这样的东西。”

  对于这个命令,冉天禄倒是欣然接受。他与布兰科神父相识时间不短,也算是有些私人情谊,虽说公事为重,他绝不会在感情上偏袒布兰科神父,但如果能有机会顺手拉对方一把,让其能在这场战乱中得到一个安全的处境,那他还是很乐于为之。既然现在首长将这个差事交给自己,那冉天禄就可以拿着这支令箭,把布兰科神父保下来了——前提是他得在自己找到他之前存活下来。

  西班牙人在菲律宾施行殖民统治已有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对于本地的各种物产自然要比初来乍到的海汉熟悉得多,而这些由殖民者整理出来的地理资料,对海汉的意义也不亚于那些成箱打包的金银财宝,今后海汉开发吕宋岛,便可由此省下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趁着手下人清点这批财物的工夫,颜楚杰将冉天禄叫到身前向他问道:“这个把教会财产寄放到商栈的什么神父……”

  “首长,是布兰科神父。”冉天禄听颜楚杰拖长了音调,连忙很知趣地应声。虽然不知道颜楚杰提到布兰科神父的意图何在,但他还是收敛心神仔细聆听,唯恐漏了一个字。

  “嗯,这个神父,等我们破城之后,你设法找到他,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掏出更多的东西。”颜楚杰指了指那本记录本地自然风貌的资料道:“弄清这资料的来源,看看他是不是还能提供更多类似这样的东西。”

  对于这个命令,冉天禄倒是欣然接受。他与布兰科神父相识时间不短,也算是有些私人情谊,虽说公事为重,他绝不会在感情上偏袒布兰科神父,但如果能有机会顺手拉对方一把,让其能在这场战乱中得到一个安全的处境,那他还是很乐于为之。既然现在首长将这个差事交给自己,那冉天禄就可以拿着这支令箭,把布兰科神父保下来了——前提是他得在自己找到他之前存活下来。

  西班牙人在菲律宾施行殖民统治已有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对于本地的各种物产自然要比初来乍到的海汉熟悉得多,而这些由殖民者整理出来的地理资料,对海汉的意义也不亚于那些成箱打包的金银财宝,今后海汉开发吕宋岛,便可由此省下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趁着手下人清点这批财物的工夫,颜楚杰将冉天禄叫到身前向他问道:“这个把教会财产寄放到商栈的什么神父……”

  “首长,是布兰科神父。”冉天禄听颜楚杰拖长了音调,连忙很知趣地应声。虽然不知道颜楚杰提到布兰科神父的意图何在,但他还是收敛心神仔细聆听,唯恐漏了一个字。

  “嗯,这个神父,等我们破城之后,你设法找到他,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掏出更多的东西。”颜楚杰指了指那本记录本地自然风貌的资料道:“弄清这资料的来源,看看他是不是还能提供更多类似这样的东西。”

  对于这个命令,冉天禄倒是欣然接受。他与布兰科神父相识时间不短,也算是有些私人情谊,虽说公事为重,他绝不会在感情上偏袒布兰科神父,但如果能有机会顺手拉对方一把,让其能在这场战乱中得到一个安全的处境,那他还是很乐于为之。既然现在首长将这个差事交给自己,那冉天禄就可以拿着这支令箭,把布兰科神父保下来了——前提是他得在自己找到他之前存活下来。

  西班牙人在菲律宾施行殖民统治已有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对于本地的各种物产自然要比初来乍到的海汉熟悉得多,而这些由殖民者整理出来的地理资料,对海汉的意义也不亚于那些成箱打包的金银财宝,今后海汉开发吕宋岛,便可由此省下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趁着手下人清点这批财物的工夫,颜楚杰将冉天禄叫到身前向他问道:“这个把教会财产寄放到商栈的什么神父……”

  “首长,是布兰科神父。”冉天禄听颜楚杰拖长了音调,连忙很知趣地应声。虽然不知道颜楚杰提到布兰科神父的意图何在,但他还是收敛心神仔细聆听,唯恐漏了一个字。

  “嗯,这个神父,等我们破城之后,你设法找到他,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掏出更多的东西。”颜楚杰指了指那本记录本地自然风貌的资料道:“弄清这资料的来源,看看他是不是还能提供更多类似这样的东西。”

  对于这个命令,冉天禄倒是欣然接受。他与布兰科神父相识时间不短,也算是有些私人情谊,虽说公事为重,他绝不会在感情上偏袒布兰科神父,但如果能有机会顺手拉对方一把,让其能在这场战乱中得到一个安全的处境,那他还是很乐于为之。既然现在首长将这个差事交给自己,那冉天禄就可以拿着这支令箭,把布兰科神父保下来了——前提是他得在自己找到他之前存活下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307130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