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62章 攻打马尼拉(十二)

第1662章 攻打马尼拉(十二)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弗朗西斯衣着不整地冲出卧室,对着同样目瞪口呆的卫兵们吼道:“你们都呆着干嘛?赶快去打探消息!”

  弗朗西斯并没有在睡梦中听到那一下巨大的爆炸声,但地面传来的震动感却是让他从熟睡中惊醒过来,然后便听到了外面传来许多人的惊叫声。他心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这才赶紧翻身起床,套了件睡袍就冲出外面查看究竟。

  然而他的住所距离南城门比较远,并未真正被爆炸威力所伤及,所以等了一阵之后,卫兵才从外面打听到了城南发生了大爆炸,只知道城墙被炸塌了一段,具体状况也还是没人说得清楚。弗朗西斯听完哪里还敢在这里等消息,赶紧命人去总督府报信,自己则是带着卫兵火速赶往城南方向赶去,希望能够来得及控制住局势。

  到了街上之后,弗朗西斯发现绝大多数人都在涌向城北,这让他悬着的心又是往下一沉。在他原本的预计中,海汉军或许会在磨光守军战斗意志之后才会发动步兵攻城,但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突然就改变了攻击节奏,竟然在大清早的时候来了这么一手。他现在只能指望“城墙倒塌”的消息是误传,否则让海汉军攻入城内,再想要组织起像样的抵抗就很困难了。

  在距离南城门还有数百米的地方,弗朗西斯已经听到从前方传来了零星的枪声,这个信号象征着什么,基本就不言而喻了。弗朗西斯停下脚步,命令自己临时组织起来的一队士兵结成战斗队形,然后再往前推进。

  片刻之后,他们便撞上了特战营的前锋部队。一开始双方在晨光中并未看清对方的存在,但海汉军率先反应过来,没等军官下达作战命令,便已经有人率先朝结阵而来的西班牙军开火射击。

  特战营的七连发火枪在两百米内的精准度毋庸置疑,基本上是瞄哪打哪,加之开火频率又快,西班牙军这边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有数人中弹倒地了。

  前排的士兵下意识地举起了盾牌抵挡,然而这种盾牌的防护能力并不足以挡下对面射来的步枪子弹,反而是挡住了己方火枪兵的射击视线。一通乱枪响过之后,海汉军这边倒是没什么战损,而刚刚赶到这里还没进入状态的这队西班牙兵却已经有了要溃散的迹象。

  “后撤!往后撤!”弗朗西斯当然也察觉到了这种不利局势,他可不想将手头能指挥的唯一一支编制没有打散的部队丢在这里,当即便下令后撤,另寻合适的环境构筑防线。当然如果对面的海汉军敢于继续突进,他也不介意立刻布下一个口袋吃掉对手。

  不过对面的海汉军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看到他们退了却没有着急跟进追击,而是很冷静地开始收缩阵形,大约也是在防着守军的反扑。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弗朗西斯衣着不整地冲出卧室,对着同样目瞪口呆的卫兵们吼道:“你们都呆着干嘛?赶快去打探消息!”

  弗朗西斯并没有在睡梦中听到那一下巨大的爆炸声,但地面传来的震动感却是让他从熟睡中惊醒过来,然后便听到了外面传来许多人的惊叫声。他心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这才赶紧翻身起床,套了件睡袍就冲出外面查看究竟。

  然而他的住所距离南城门比较远,并未真正被爆炸威力所伤及,所以等了一阵之后,卫兵才从外面打听到了城南发生了大爆炸,只知道城墙被炸塌了一段,具体状况也还是没人说得清楚。弗朗西斯听完哪里还敢在这里等消息,赶紧命人去总督府报信,自己则是带着卫兵火速赶往城南方向赶去,希望能够来得及控制住局势。

  到了街上之后,弗朗西斯发现绝大多数人都在涌向城北,这让他悬着的心又是往下一沉。在他原本的预计中,海汉军或许会在磨光守军战斗意志之后才会发动步兵攻城,但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突然就改变了攻击节奏,竟然在大清早的时候来了这么一手。他现在只能指望“城墙倒塌”的消息是误传,否则让海汉军攻入城内,再想要组织起像样的抵抗就很困难了。

  在距离南城门还有数百米的地方,弗朗西斯已经听到从前方传来了零星的枪声,这个信号象征着什么,基本就不言而喻了。弗朗西斯停下脚步,命令自己临时组织起来的一队士兵结成战斗队形,然后再往前推进。

  片刻之后,他们便撞上了特战营的前锋部队。一开始双方在晨光中并未看清对方的存在,但海汉军率先反应过来,没等军官下达作战命令,便已经有人率先朝结阵而来的西班牙军开火射击。

  特战营的七连发火枪在两百米内的精准度毋庸置疑,基本上是瞄哪打哪,加之开火频率又快,西班牙军这边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有数人中弹倒地了。

  前排的士兵下意识地举起了盾牌抵挡,然而这种盾牌的防护能力并不足以挡下对面射来的步枪子弹,反而是挡住了己方火枪兵的射击视线。一通乱枪响过之后,海汉军这边倒是没什么战损,而刚刚赶到这里还没进入状态的这队西班牙兵却已经有了要溃散的迹象。

  “后撤!往后撤!”弗朗西斯当然也察觉到了这种不利局势,他可不想将手头能指挥的唯一一支编制没有打散的部队丢在这里,当即便下令后撤,另寻合适的环境构筑防线。当然如果对面的海汉军敢于继续突进,他也不介意立刻布下一个口袋吃掉对手。

  不过对面的海汉军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看到他们退了却没有着急跟进追击,而是很冷静地开始收缩阵形,大约也是在防着守军的反扑。“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弗朗西斯衣着不整地冲出卧室,对着同样目瞪口呆的卫兵们吼道:“你们都呆着干嘛?赶快去打探消息!”

  弗朗西斯并没有在睡梦中听到那一下巨大的爆炸声,但地面传来的震动感却是让他从熟睡中惊醒过来,然后便听到了外面传来许多人的惊叫声。他心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这才赶紧翻身起床,套了件睡袍就冲出外面查看究竟。

  然而他的住所距离南城门比较远,并未真正被爆炸威力所伤及,所以等了一阵之后,卫兵才从外面打听到了城南发生了大爆炸,只知道城墙被炸塌了一段,具体状况也还是没人说得清楚。弗朗西斯听完哪里还敢在这里等消息,赶紧命人去总督府报信,自己则是带着卫兵火速赶往城南方向赶去,希望能够来得及控制住局势。

  到了街上之后,弗朗西斯发现绝大多数人都在涌向城北,这让他悬着的心又是往下一沉。在他原本的预计中,海汉军或许会在磨光守军战斗意志之后才会发动步兵攻城,但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突然就改变了攻击节奏,竟然在大清早的时候来了这么一手。他现在只能指望“城墙倒塌”的消息是误传,否则让海汉军攻入城内,再想要组织起像样的抵抗就很困难了。

  在距离南城门还有数百米的地方,弗朗西斯已经听到从前方传来了零星的枪声,这个信号象征着什么,基本就不言而喻了。弗朗西斯停下脚步,命令自己临时组织起来的一队士兵结成战斗队形,然后再往前推进。

  片刻之后,他们便撞上了特战营的前锋部队。一开始双方在晨光中并未看清对方的存在,但海汉军率先反应过来,没等军官下达作战命令,便已经有人率先朝结阵而来的西班牙军开火射击。

  特战营的七连发火枪在两百米内的精准度毋庸置疑,基本上是瞄哪打哪,加之开火频率又快,西班牙军这边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有数人中弹倒地了。

  前排的士兵下意识地举起了盾牌抵挡,然而这种盾牌的防护能力并不足以挡下对面射来的步枪子弹,反而是挡住了己方火枪兵的射击视线。一通乱枪响过之后,海汉军这边倒是没什么战损,而刚刚赶到这里还没进入状态的这队西班牙兵却已经有了要溃散的迹象。

  “后撤!往后撤!”弗朗西斯当然也察觉到了这种不利局势,他可不想将手头能指挥的唯一一支编制没有打散的部队丢在这里,当即便下令后撤,另寻合适的环境构筑防线。当然如果对面的海汉军敢于继续突进,他也不介意立刻布下一个口袋吃掉对手。

  不过对面的海汉军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看到他们退了却没有着急跟进追击,而是很冷静地开始收缩阵形,大约也是在防着守军的反扑。“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弗朗西斯衣着不整地冲出卧室,对着同样目瞪口呆的卫兵们吼道:“你们都呆着干嘛?赶快去打探消息!”

  弗朗西斯并没有在睡梦中听到那一下巨大的爆炸声,但地面传来的震动感却是让他从熟睡中惊醒过来,然后便听到了外面传来许多人的惊叫声。他心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这才赶紧翻身起床,套了件睡袍就冲出外面查看究竟。

  然而他的住所距离南城门比较远,并未真正被爆炸威力所伤及,所以等了一阵之后,卫兵才从外面打听到了城南发生了大爆炸,只知道城墙被炸塌了一段,具体状况也还是没人说得清楚。弗朗西斯听完哪里还敢在这里等消息,赶紧命人去总督府报信,自己则是带着卫兵火速赶往城南方向赶去,希望能够来得及控制住局势。

  到了街上之后,弗朗西斯发现绝大多数人都在涌向城北,这让他悬着的心又是往下一沉。在他原本的预计中,海汉军或许会在磨光守军战斗意志之后才会发动步兵攻城,但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突然就改变了攻击节奏,竟然在大清早的时候来了这么一手。他现在只能指望“城墙倒塌”的消息是误传,否则让海汉军攻入城内,再想要组织起像样的抵抗就很困难了。

  在距离南城门还有数百米的地方,弗朗西斯已经听到从前方传来了零星的枪声,这个信号象征着什么,基本就不言而喻了。弗朗西斯停下脚步,命令自己临时组织起来的一队士兵结成战斗队形,然后再往前推进。

  片刻之后,他们便撞上了特战营的前锋部队。一开始双方在晨光中并未看清对方的存在,但海汉军率先反应过来,没等军官下达作战命令,便已经有人率先朝结阵而来的西班牙军开火射击。

  特战营的七连发火枪在两百米内的精准度毋庸置疑,基本上是瞄哪打哪,加之开火频率又快,西班牙军这边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有数人中弹倒地了。

  前排的士兵下意识地举起了盾牌抵挡,然而这种盾牌的防护能力并不足以挡下对面射来的步枪子弹,反而是挡住了己方火枪兵的射击视线。一通乱枪响过之后,海汉军这边倒是没什么战损,而刚刚赶到这里还没进入状态的这队西班牙兵却已经有了要溃散的迹象。

  “后撤!往后撤!”弗朗西斯当然也察觉到了这种不利局势,他可不想将手头能指挥的唯一一支编制没有打散的部队丢在这里,当即便下令后撤,另寻合适的环境构筑防线。当然如果对面的海汉军敢于继续突进,他也不介意立刻布下一个口袋吃掉对手。

  不过对面的海汉军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看到他们退了却没有着急跟进追击,而是很冷静地开始收缩阵形,大约也是在防着守军的反扑。...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305993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