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63章 攻打马尼拉(十三)

第1663章 攻打马尼拉(十三)

  “把门撞开!”孙真咬牙切齿地下达了命令。刚才他有两名部下倒在了偷袭中,而袭击者便是躲在街边这栋棕红色外墙的房子里。

  他话音一落,身后立刻闪出一名壮汉,块头比身材高大的孙真也毫不逊色,手中提着一根黑色圆柱状的东西。这是开战前才发放下来,让入城部队在巷战中使用的破门锤,看着不起眼,但份量重达五六十斤。这玩意儿的原理跟攻城锤一样,也是利用物理原理撞断门闩来达成破门的效果。

  这壮汉到门前比划一下位置,便双手抓着破门锤中端和后段的提手,高高扬起然后顺势抡出,砸向面前的房门。便听得“喀嚓”一声,房门应声而开,早已急不可待的一众士兵立刻便涌入了这栋房子里。

  对孙真来说,在马尼拉城区展开的街头巷战无疑是一种新的体验,过去几年里他所执行的作战任务中极少会有这么棘手的环境。宽仅两三米的街巷两边全是两到三层的小楼,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城区,西班牙守军便分散龟缩在这些房屋里,用火枪、弓箭甚至是掷出的短矛来对进入城内的海汉军展开狙击。

  这些人往往在一个地点只出手一次,不管得手与否都会立刻撤离更换到下一个攻击点,借助对本地环境的熟悉东躲西藏,而位于狭窄街道上的海汉军则很难对其展开有效的反击,不得不分散开来,一栋一栋地清空街道两边的房屋。但这样一来,就不免会在室内的狭窄空间与敌方交手,海汉军的武器优势也会因此而大打折扣,推进的速度就远不如早先在城外交锋时的状况了。

  但孙真对此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他接到的命令是尽快打通南门到东门之间的路线,并协助城外的南海特战大队夺取东门的控制权,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在抵达东门之前还得再经历一番恶斗才行。

  涌入这栋房子的海汉兵并没有遭遇到什么抵抗,在对楼上楼下各个房间进行了翻箱倒柜式的搜查之后,也只找到了房主一家七口人,一对夫妻,四个孩子和一个厨娘兼保姆的老嬷嬷。虽然这一家子全是西班牙人,但很显然并不是海汉军想要抓捕的武装人员。

  孙真进屋对这一家人审视一番,几个小孩都下意识地往父母背后退缩,他们虽然不知道来人的身份,却能感受到压迫着自己的无形杀气,趋利避害的天性让他们觉得离这个大个子东方人远一些才能比较安全。

  “在这房子里找到什么武器了吗?”孙真发问道。

  “没有,刚才袭击我们的人在破门之前就已经从后门溜掉了。”负责带队搜查这栋房子的中士立刻应声答道。

  孙真倒也没打算要把心头的火气撒这这些无辜平民头上,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把他们都押走,送去战俘营,记得让翻译再确认一下他们的身份。”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把门撞开!”孙真咬牙切齿地下达了命令。刚才他有两名部下倒在了偷袭中,而袭击者便是躲在街边这栋棕红色外墙的房子里。

  他话音一落,身后立刻闪出一名壮汉,块头比身材高大的孙真也毫不逊色,手中提着一根黑色圆柱状的东西。这是开战前才发放下来,让入城部队在巷战中使用的破门锤,看着不起眼,但份量重达五六十斤。这玩意儿的原理跟攻城锤一样,也是利用物理原理撞断门闩来达成破门的效果。

  这壮汉到门前比划一下位置,便双手抓着破门锤中端和后段的提手,高高扬起然后顺势抡出,砸向面前的房门。便听得“喀嚓”一声,房门应声而开,早已急不可待的一众士兵立刻便涌入了这栋房子里。

  对孙真来说,在马尼拉城区展开的街头巷战无疑是一种新的体验,过去几年里他所执行的作战任务中极少会有这么棘手的环境。宽仅两三米的街巷两边全是两到三层的小楼,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城区,西班牙守军便分散龟缩在这些房屋里,用火枪、弓箭甚至是掷出的短矛来对进入城内的海汉军展开狙击。

  这些人往往在一个地点只出手一次,不管得手与否都会立刻撤离更换到下一个攻击点,借助对本地环境的熟悉东躲西藏,而位于狭窄街道上的海汉军则很难对其展开有效的反击,不得不分散开来,一栋一栋地清空街道两边的房屋。但这样一来,就不免会在室内的狭窄空间与敌方交手,海汉军的武器优势也会因此而大打折扣,推进的速度就远不如早先在城外交锋时的状况了。

  但孙真对此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他接到的命令是尽快打通南门到东门之间的路线,并协助城外的南海特战大队夺取东门的控制权,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在抵达东门之前还得再经历一番恶斗才行。

  涌入这栋房子的海汉兵并没有遭遇到什么抵抗,在对楼上楼下各个房间进行了翻箱倒柜式的搜查之后,也只找到了房主一家七口人,一对夫妻,四个孩子和一个厨娘兼保姆的老嬷嬷。虽然这一家子全是西班牙人,但很显然并不是海汉军想要抓捕的武装人员。

  孙真进屋对这一家人审视一番,几个小孩都下意识地往父母背后退缩,他们虽然不知道来人的身份,却能感受到压迫着自己的无形杀气,趋利避害的天性让他们觉得离这个大个子东方人远一些才能比较安全。

  “在这房子里找到什么武器了吗?”孙真发问道。

  “没有,刚才袭击我们的人在破门之前就已经从后门溜掉了。”负责带队搜查这栋房子的中士立刻应声答道。

  孙真倒也没打算要把心头的火气撒这这些无辜平民头上,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把他们都押走,送去战俘营,记得让翻译再确认一下他们的身份。”

  “把门撞开!”孙真咬牙切齿地下达了命令。刚才他有两名部下倒在了偷袭中,而袭击者便是躲在街边这栋棕红色外墙的房子里。

  他话音一落,身后立刻闪出一名壮汉,块头比身材高大的孙真也毫不逊色,手中提着一根黑色圆柱状的东西。这是开战前才发放下来,让入城部队在巷战中使用的破门锤,看着不起眼,但份量重达五六十斤。这玩意儿的原理跟攻城锤一样,也是利用物理原理撞断门闩来达成破门的效果。

  这壮汉到门前比划一下位置,便双手抓着破门锤中端和后段的提手,高高扬起然后顺势抡出,砸向面前的房门。便听得“喀嚓”一声,房门应声而开,早已急不可待的一众士兵立刻便涌入了这栋房子里。

  对孙真来说,在马尼拉城区展开的街头巷战无疑是一种新的体验,过去几年里他所执行的作战任务中极少会有这么棘手的环境。宽仅两三米的街巷两边全是两到三层的小楼,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城区,西班牙守军便分散龟缩在这些房屋里,用火枪、弓箭甚至是掷出的短矛来对进入城内的海汉军展开狙击。

  这些人往往在一个地点只出手一次,不管得手与否都会立刻撤离更换到下一个攻击点,借助对本地环境的熟悉东躲西藏,而位于狭窄街道上的海汉军则很难对其展开有效的反击,不得不分散开来,一栋一栋地清空街道两边的房屋。但这样一来,就不免会在室内的狭窄空间与敌方交手,海汉军的武器优势也会因此而大打折扣,推进的速度就远不如早先在城外交锋时的状况了。

  但孙真对此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他接到的命令是尽快打通南门到东门之间的路线,并协助城外的南海特战大队夺取东门的控制权,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在抵达东门之前还得再经历一番恶斗才行。

  涌入这栋房子的海汉兵并没有遭遇到什么抵抗,在对楼上楼下各个房间进行了翻箱倒柜式的搜查之后,也只找到了房主一家七口人,一对夫妻,四个孩子和一个厨娘兼保姆的老嬷嬷。虽然这一家子全是西班牙人,但很显然并不是海汉军想要抓捕的武装人员。

  孙真进屋对这一家人审视一番,几个小孩都下意识地往父母背后退缩,他们虽然不知道来人的身份,却能感受到压迫着自己的无形杀气,趋利避害的天性让他们觉得离这个大个子东方人远一些才能比较安全。

  “在这房子里找到什么武器了吗?”孙真发问道。

  “没有,刚才袭击我们的人在破门之前就已经从后门溜掉了。”负责带队搜查这栋房子的中士立刻应声答道。

  孙真倒也没打算要把心头的火气撒这这些无辜平民头上,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把他们都押走,送去战俘营,记得让翻译再确认一下他们的身份。”

  “把门撞开!”孙真咬牙切齿地下达了命令。刚才他有两名部下倒在了偷袭中,而袭击者便是躲在街边这栋棕红色外墙的房子里。

  他话音一落,身后立刻闪出一名壮汉,块头比身材高大的孙真也毫不逊色,手中提着一根黑色圆柱状的东西。这是开战前才发放下来,让入城部队在巷战中使用的破门锤,看着不起眼,但份量重达五六十斤。这玩意儿的原理跟攻城锤一样,也是利用物理原理撞断门闩来达成破门的效果。

  这壮汉到门前比划一下位置,便双手抓着破门锤中端和后段的提手,高高扬起然后顺势抡出,砸向面前的房门。便听得“喀嚓”一声,房门应声而开,早已急不可待的一众士兵立刻便涌入了这栋房子里。

  对孙真来说,在马尼拉城区展开的街头巷战无疑是一种新的体验,过去几年里他所执行的作战任务中极少会有这么棘手的环境。宽仅两三米的街巷两边全是两到三层的小楼,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城区,西班牙守军便分散龟缩在这些房屋里,用火枪、弓箭甚至是掷出的短矛来对进入城内的海汉军展开狙击。

  这些人往往在一个地点只出手一次,不管得手与否都会立刻撤离更换到下一个攻击点,借助对本地环境的熟悉东躲西藏,而位于狭窄街道上的海汉军则很难对其展开有效的反击,不得不分散开来,一栋一栋地清空街道两边的房屋。但这样一来,就不免会在室内的狭窄空间与敌方交手,海汉军的武器优势也会因此而大打折扣,推进的速度就远不如早先在城外交锋时的状况了。

  但孙真对此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他接到的命令是尽快打通南门到东门之间的路线,并协助城外的南海特战大队夺取东门的控制权,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在抵达东门之前还得再经历一番恶斗才行。

  涌入这栋房子的海汉兵并没有遭遇到什么抵抗,在对楼上楼下各个房间进行了翻箱倒柜式的搜查之后,也只找到了房主一家七口人,一对夫妻,四个孩子和一个厨娘兼保姆的老嬷嬷。虽然这一家子全是西班牙人,但很显然并不是海汉军想要抓捕的武装人员。

  孙真进屋对这一家人审视一番,几个小孩都下意识地往父母背后退缩,他们虽然不知道来人的身份,却能感受到压迫着自己的无形杀气,趋利避害的天性让他们觉得离这个大个子东方人远一些才能比较安全。

  “在这房子里找到什么武器了吗?”孙真发问道。

  “没有,刚才袭击我们的人在破门之前就已经从后门溜掉了。”负责带队搜查这栋房子的中士立刻应声答道。

  孙真倒也没打算要把心头的火气撒这这些无辜平民头上,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把他们都押走,送去战俘营,记得让翻译再确认一下他们的身份。”...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3050063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