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69章 战后马尼拉

第1669章 战后马尼拉

  弗朗西斯在被困阁楼之后的弃械投降,意味着马尼拉守军自城防司令起,海陆两军都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上而下的指挥体系,被打散的武装部队基本不可能再重新组织起来抵抗海汉的入侵了。城内外或许还有一些散兵游勇不愿接受马尼拉城易主这个事实,但他们所能采取的抵抗措施都已于事无补了,顶多也就只是再让海汉军浪费一点弹药来解决他们罢了。

  被海汉士兵仔细搜过身之后,弗朗西斯才再次见到了钱天敦。前日两人在谈判桌上会面的时候,大概都没想到这么快便又换了个地方碰面,只是此时两人的处境又各自有了新的变化。如果说上次弗朗西斯还有讨价还价的一点点空间,那么此时作为阶下囚,就很难再在钱天敦面前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了。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钱天敦的语气很平静,但眉眼之间依然是有压抑不住的笑意浮现出来。能够活捉马尼拉地区的陆军指挥官,这个战果必然也是要给特战营记功的。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已经拖了多时的特战营编制升级应该在战后就会很快兑现了。

  由营升团,这个编制升级看似简单,但钱天敦等人已经为此争取了好几年时间。这可不仅仅只是升个编制的事,由此多出了一大堆的高级军官职位,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难得的上进机会。钱天敦要为自己手下的兄弟争取更好的前程,而国防部却要考虑这支几乎是以钱天敦私人班底为基础的王牌部队,其政治立场和忠诚度是否一如既往地可靠,还得计算编制改变之后,需要给这支部队增加多少军费,配发多少武器。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弗朗西斯在被困阁楼之后的弃械投降,意味着马尼拉守军自城防司令起,海陆两军都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上而下的指挥体系,被打散的武装部队基本不可能再重新组织起来抵抗海汉的入侵了。城内外或许还有一些散兵游勇不愿接受马尼拉城易主这个事实,但他们所能采取的抵抗措施都已于事无补了,顶多也就只是再让海汉军浪费一点弹药来解决他们罢了。

  被海汉士兵仔细搜过身之后,弗朗西斯才再次见到了钱天敦。前日两人在谈判桌上会面的时候,大概都没想到这么快便又换了个地方碰面,只是此时两人的处境又各自有了新的变化。如果说上次弗朗西斯还有讨价还价的一点点空间,那么此时作为阶下囚,就很难再在钱天敦面前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了。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钱天敦的语气很平静,但眉眼之间依然是有压抑不住的笑意浮现出来。能够活捉马尼拉地区的陆军指挥官,这个战果必然也是要给特战营记功的。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已经拖了多时的特战营编制升级应该在战后就会很快兑现了。

  由营升团,这个编制升级看似简单,但钱天敦等人已经为此争取了好几年时间。这可不仅仅只是升个编制的事,由此多出了一大堆的高级军官职位,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难得的上进机会。钱天敦要为自己手下的兄弟争取更好的前程,而国防部却要考虑这支几乎是以钱天敦私人班底为基础的王牌部队,其政治立场和忠诚度是否一如既往地可靠,还得计算编制改变之后,需要给这支部队增加多少军费,配发多少武器。弗朗西斯在被困阁楼之后的弃械投降,意味着马尼拉守军自城防司令起,海陆两军都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上而下的指挥体系,被打散的武装部队基本不可能再重新组织起来抵抗海汉的入侵了。城内外或许还有一些散兵游勇不愿接受马尼拉城易主这个事实,但他们所能采取的抵抗措施都已于事无补了,顶多也就只是再让海汉军浪费一点弹药来解决他们罢了。

  被海汉士兵仔细搜过身之后,弗朗西斯才再次见到了钱天敦。前日两人在谈判桌上会面的时候,大概都没想到这么快便又换了个地方碰面,只是此时两人的处境又各自有了新的变化。如果说上次弗朗西斯还有讨价还价的一点点空间,那么此时作为阶下囚,就很难再在钱天敦面前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了。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钱天敦的语气很平静,但眉眼之间依然是有压抑不住的笑意浮现出来。能够活捉马尼拉地区的陆军指挥官,这个战果必然也是要给特战营记功的。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已经拖了多时的特战营编制升级应该在战后就会很快兑现了。

  由营升团,这个编制升级看似简单,但钱天敦等人已经为此争取了好几年时间。这可不仅仅只是升个编制的事,由此多出了一大堆的高级军官职位,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难得的上进机会。钱天敦要为自己手下的兄弟争取更好的前程,而国防部却要考虑这支几乎是以钱天敦私人班底为基础的王牌部队,其政治立场和忠诚度是否一如既往地可靠,还得计算编制改变之后,需要给这支部队增加多少军费,配发多少武器。弗朗西斯在被困阁楼之后的弃械投降,意味着马尼拉守军自城防司令起,海陆两军都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上而下的指挥体系,被打散的武装部队基本不可能再重新组织起来抵抗海汉的入侵了。城内外或许还有一些散兵游勇不愿接受马尼拉城易主这个事实,但他们所能采取的抵抗措施都已于事无补了,顶多也就只是再让海汉军浪费一点弹药来解决他们罢了。

  被海汉士兵仔细搜过身之后,弗朗西斯才再次见到了钱天敦。前日两人在谈判桌上会面的时候,大概都没想到这么快便又换了个地方碰面,只是此时两人的处境又各自有了新的变化。如果说上次弗朗西斯还有讨价还价的一点点空间,那么此时作为阶下囚,就很难再在钱天敦面前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了。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钱天敦的语气很平静,但眉眼之间依然是有压抑不住的笑意浮现出来。能够活捉马尼拉地区的陆军指挥官,这个战果必然也是要给特战营记功的。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已经拖了多时的特战营编制升级应该在战后就会很快兑现了。

  由营升团,这个编制升级看似简单,但钱天敦等人已经为此争取了好几年时间。这可不仅仅只是升个编制的事,由此多出了一大堆的高级军官职位,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难得的上进机会。钱天敦要为自己手下的兄弟争取更好的前程,而国防部却要考虑这支几乎是以钱天敦私人班底为基础的王牌部队,其政治立场和忠诚度是否一如既往地可靠,还得计算编制改变之后,需要给这支部队增加多少军费,配发多少武器。弗朗西斯在被困阁楼之后的弃械投降,意味着马尼拉守军自城防司令起,海陆两军都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上而下的指挥体系,被打散的武装部队基本不可能再重新组织起来抵抗海汉的入侵了。城内外或许还有一些散兵游勇不愿接受马尼拉城易主这个事实,但他们所能采取的抵抗措施都已于事无补了,顶多也就只是再让海汉军浪费一点弹药来解决他们罢了。

  被海汉士兵仔细搜过身之后,弗朗西斯才再次见到了钱天敦。前日两人在谈判桌上会面的时候,大概都没想到这么快便又换了个地方碰面,只是此时两人的处境又各自有了新的变化。如果说上次弗朗西斯还有讨价还价的一点点空间,那么此时作为阶下囚,就很难再在钱天敦面前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了。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钱天敦的语气很平静,但眉眼之间依然是有压抑不住的笑意浮现出来。能够活捉马尼拉地区的陆军指挥官,这个战果必然也是要给特战营记功的。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已经拖了多时的特战营编制升级应该在战后就会很快兑现了。

  由营升团,这个编制升级看似简单,但钱天敦等人已经为此争取了好几年时间。这可不仅仅只是升个编制的事,由此多出了一大堆的高级军官职位,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难得的上进机会。钱天敦要为自己手下的兄弟争取更好的前程,而国防部却要考虑这支几乎是以钱天敦私人班底为基础的王牌部队,其政治立场和忠诚度是否一如既往地可靠,还得计算编制改变之后,需要给这支部队增加多少军费,配发多少武器。弗朗西斯在被困阁楼之后的弃械投降,意味着马尼拉守军自城防司令起,海陆两军都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上而下的指挥体系,被打散的武装部队基本不可能再重新组织起来抵抗海汉的入侵了。城内外或许还有一些散兵游勇不愿接受马尼拉城易主这个事实,但他们所能采取的抵抗措施都已于事无补了,顶多也就只是再让海汉军浪费一点弹药来解决他们罢了。

  被海汉士兵仔细搜过身之后,弗朗西斯才再次见到了钱天敦。前日两人在谈判桌上会面的时候,大概都没想到这么快便又换了个地方碰面,只是此时两人的处境又各自有了新的变化。如果说上次弗朗西斯还有讨价还价的一点点空间,那么此时作为阶下囚,就很难再在钱天敦面前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了。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钱天敦的语气很平静,但眉眼之间依然是有压抑不住的笑意浮现出来。能够活捉马尼拉地区的陆军指挥官,这个战果必然也是要给特战营记功的。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已经拖了多时的特战营编制升级应该在战后就会很快兑现了。

  由营升团,这个编制升级看似简单,但钱天敦等人已经为此争取了好几年时间。这可不仅仅只是升个编制的事,由此多出了一大堆的高级军官职位,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难得的上进机会。钱天敦要为自己手下的兄弟争取更好的前程,而国防部却要考虑这支几乎是以钱天敦私人班底为基础的王牌部队,其政治立场和忠诚度是否一如既往地可靠,还得计算编制改变之后,需要给这支部队增加多少军费,配发多少武器。由营升团,这个编制升级看似简单,但钱天敦等人已经为此争取了好几年时间。这可不仅仅只是升个编制的事,由此多出了一大堆的高级军官职位,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难得的上进机会。钱天敦要为自己手下的兄弟争取更好的前程,而国防部却要考虑这支几乎是以钱天敦私人班底为基础的王牌部队,其政治立场和忠诚度是否一如既往地可靠,还得计算编制改变之后,需要给这支部队增加多少军费,配发多少武器。弗朗西斯在被困阁楼之后的弃械投降,意味着马尼拉守军自城防司令起,海陆两军都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上而下的指挥体系,被打散的武装部队基本不可能再重新组织起来抵抗海汉的入侵了。城内外或许还有一些散兵游勇不愿接受马尼拉城易主这个事实,但他们所能采取的抵抗措施都已于事无补了,顶多也就只是再让海汉军浪费一点弹药来解决他们罢了。

  被海汉士兵仔细搜过身之后,弗朗西斯才再次见到了钱天敦。前日两人在谈判桌上会面的时候,大概都没想到这么快便又换了个地方碰面,只是此时两人的处境又各自有了新的变化。如果说上次弗朗西斯还有讨价还价的一点点空间,那么此时作为阶下囚,就很难再在钱天敦面前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了。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钱天敦的语气很平静,但眉眼之间依然是有压抑不住的笑意浮现出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296650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