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73章 战后评功

第1673章 战后评功

  这人究竟是不是阿拉贡内斯,其实等下回到马尼拉,找相关人等来一认便知。武森对此倒也不急,反正人已经拿下了,当下也不会再有脱逃的机会,倒是那巧舌如簧的冉惠的确厉害,武森竟然被他这样给赚了一笔,一时也是哭笑不得。但武森已经承诺过会保他性命无忧,想来也只有回头再向上司禀明情况,替这家伙求个人情了。

  “黑鲨”号回到马尼拉港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不过好在这个大港的港口设施还算比较齐全,既有灯塔引路,码头上也生有火堆照明。战舰缓缓靠岸之后,码头上已经有一队人马候着,却正是冉天禄与他领出城的那队骑兵。

  冉天禄倒是不知道这一网下去捞着了大鱼,只是担心放跑了那帮人,回头不好向军方交差,所以便带着这队骑兵来码头上等候“黑鲨”号归来。不过他与海军这边的高级军官几乎都没怎么打过直接的交道,所以看到武森下船,迎上去也不知道该如何招呼是好,只能先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武森倒是多了个心眼,也不提冉惠和阿拉贡内斯的事,只说外逃的人已捉回,被挟持的船员也全部解救出来了,但那艘货船已经被击沉在马尼拉湾中。

  冉天禄听了总算长舒了一口气,只要把人全都弄回来了就好,至于那艘货船,还没冉惠付给自己的那一成介绍费值钱,大不了把这笔钱吐出来替军方赔给船行就是了。而且他之前带着骑兵去巴石河拦截的时候,发现这帮人为了能够减轻货船的负重,根本就没把那批瓷器装上船,如果算上必然遭到罚没的这批货物,海汉虽然损失一艘货船,但仍然是有极大的赚头。

  虽说冉天禄带了一队人马过来,但武森自然不会将自己辛辛苦苦抓回来的俘虏交给他去讨功,当下点了一队水兵负责押解这批俘虏,然后与冉天禄一同回城复命。由于天色已暗,加之心情比较放松,冉天禄也没去细看从船上押下来这些人的面目,便随武森一起返回城中。

  两人回到指挥部之后,武森先向王汤姆禀明了追击过程和战果,末了才提到了俘虏中有一人疑似是菲律宾总督阿拉贡内斯。王汤姆一听,便先问冉天禄是否认得,冉天禄连忙点头应是,心中却已明白过来,这武森刚才在港口是有意对自己隐瞒了状况,多半也是不想让自己分了这份功。

  冉天禄本来并无抢功之心,但他担心放了那一帮人外逃会让自己承担过错,所以带了一队骑兵去码头上候着,这种行为在武森看来,自然是立功心切,想从中分一杯羹了。但这事是由海军出力完成,武森肯定不愿让安全部白白占功,至少要在上司面前表明这一点。

  武森这点小心思和两人的反应,落在王汤姆眼里自然一览无余,不过他也不会说破,只让冉天禄快去辨识那俘虏身份是否属实。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人究竟是不是阿拉贡内斯,其实等下回到马尼拉,找相关人等来一认便知。武森对此倒也不急,反正人已经拿下了,当下也不会再有脱逃的机会,倒是那巧舌如簧的冉惠的确厉害,武森竟然被他这样给赚了一笔,一时也是哭笑不得。但武森已经承诺过会保他性命无忧,想来也只有回头再向上司禀明情况,替这家伙求个人情了。

  “黑鲨”号回到马尼拉港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不过好在这个大港的港口设施还算比较齐全,既有灯塔引路,码头上也生有火堆照明。战舰缓缓靠岸之后,码头上已经有一队人马候着,却正是冉天禄与他领出城的那队骑兵。

  冉天禄倒是不知道这一网下去捞着了大鱼,只是担心放跑了那帮人,回头不好向军方交差,所以便带着这队骑兵来码头上等候“黑鲨”号归来。不过他与海军这边的高级军官几乎都没怎么打过直接的交道,所以看到武森下船,迎上去也不知道该如何招呼是好,只能先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武森倒是多了个心眼,也不提冉惠和阿拉贡内斯的事,只说外逃的人已捉回,被挟持的船员也全部解救出来了,但那艘货船已经被击沉在马尼拉湾中。

  冉天禄听了总算长舒了一口气,只要把人全都弄回来了就好,至于那艘货船,还没冉惠付给自己的那一成介绍费值钱,大不了把这笔钱吐出来替军方赔给船行就是了。而且他之前带着骑兵去巴石河拦截的时候,发现这帮人为了能够减轻货船的负重,根本就没把那批瓷器装上船,如果算上必然遭到罚没的这批货物,海汉虽然损失一艘货船,但仍然是有极大的赚头。

  虽说冉天禄带了一队人马过来,但武森自然不会将自己辛辛苦苦抓回来的俘虏交给他去讨功,当下点了一队水兵负责押解这批俘虏,然后与冉天禄一同回城复命。由于天色已暗,加之心情比较放松,冉天禄也没去细看从船上押下来这些人的面目,便随武森一起返回城中。

  两人回到指挥部之后,武森先向王汤姆禀明了追击过程和战果,末了才提到了俘虏中有一人疑似是菲律宾总督阿拉贡内斯。王汤姆一听,便先问冉天禄是否认得,冉天禄连忙点头应是,心中却已明白过来,这武森刚才在港口是有意对自己隐瞒了状况,多半也是不想让自己分了这份功。

  冉天禄本来并无抢功之心,但他担心放了那一帮人外逃会让自己承担过错,所以带了一队骑兵去码头上候着,这种行为在武森看来,自然是立功心切,想从中分一杯羹了。但这事是由海军出力完成,武森肯定不愿让安全部白白占功,至少要在上司面前表明这一点。

  武森这点小心思和两人的反应,落在王汤姆眼里自然一览无余,不过他也不会说破,只让冉天禄快去辨识那俘虏身份是否属实。这人究竟是不是阿拉贡内斯,其实等下回到马尼拉,找相关人等来一认便知。武森对此倒也不急,反正人已经拿下了,当下也不会再有脱逃的机会,倒是那巧舌如簧的冉惠的确厉害,武森竟然被他这样给赚了一笔,一时也是哭笑不得。但武森已经承诺过会保他性命无忧,想来也只有回头再向上司禀明情况,替这家伙求个人情了。

  “黑鲨”号回到马尼拉港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不过好在这个大港的港口设施还算比较齐全,既有灯塔引路,码头上也生有火堆照明。战舰缓缓靠岸之后,码头上已经有一队人马候着,却正是冉天禄与他领出城的那队骑兵。

  冉天禄倒是不知道这一网下去捞着了大鱼,只是担心放跑了那帮人,回头不好向军方交差,所以便带着这队骑兵来码头上等候“黑鲨”号归来。不过他与海军这边的高级军官几乎都没怎么打过直接的交道,所以看到武森下船,迎上去也不知道该如何招呼是好,只能先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武森倒是多了个心眼,也不提冉惠和阿拉贡内斯的事,只说外逃的人已捉回,被挟持的船员也全部解救出来了,但那艘货船已经被击沉在马尼拉湾中。

  冉天禄听了总算长舒了一口气,只要把人全都弄回来了就好,至于那艘货船,还没冉惠付给自己的那一成介绍费值钱,大不了把这笔钱吐出来替军方赔给船行就是了。而且他之前带着骑兵去巴石河拦截的时候,发现这帮人为了能够减轻货船的负重,根本就没把那批瓷器装上船,如果算上必然遭到罚没的这批货物,海汉虽然损失一艘货船,但仍然是有极大的赚头。

  虽说冉天禄带了一队人马过来,但武森自然不会将自己辛辛苦苦抓回来的俘虏交给他去讨功,当下点了一队水兵负责押解这批俘虏,然后与冉天禄一同回城复命。由于天色已暗,加之心情比较放松,冉天禄也没去细看从船上押下来这些人的面目,便随武森一起返回城中。

  两人回到指挥部之后,武森先向王汤姆禀明了追击过程和战果,末了才提到了俘虏中有一人疑似是菲律宾总督阿拉贡内斯。王汤姆一听,便先问冉天禄是否认得,冉天禄连忙点头应是,心中却已明白过来,这武森刚才在港口是有意对自己隐瞒了状况,多半也是不想让自己分了这份功。

  冉天禄本来并无抢功之心,但他担心放了那一帮人外逃会让自己承担过错,所以带了一队骑兵去码头上候着,这种行为在武森看来,自然是立功心切,想从中分一杯羹了。但这事是由海军出力完成,武森肯定不愿让安全部白白占功,至少要在上司面前表明这一点。

  武森这点小心思和两人的反应,落在王汤姆眼里自然一览无余,不过他也不会说破,只让冉天禄快去辨识那俘虏身份是否属实。这人究竟是不是阿拉贡内斯,其实等下回到马尼拉,找相关人等来一认便知。武森对此倒也不急,反正人已经拿下了,当下也不会再有脱逃的机会,倒是那巧舌如簧的冉惠的确厉害,武森竟然被他这样给赚了一笔,一时也是哭笑不得。但武森已经承诺过会保他性命无忧,想来也只有回头再向上司禀明情况,替这家伙求个人情了。

  “黑鲨”号回到马尼拉港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不过好在这个大港的港口设施还算比较齐全,既有灯塔引路,码头上也生有火堆照明。战舰缓缓靠岸之后,码头上已经有一队人马候着,却正是冉天禄与他领出城的那队骑兵。

  冉天禄倒是不知道这一网下去捞着了大鱼,只是担心放跑了那帮人,回头不好向军方交差,所以便带着这队骑兵来码头上等候“黑鲨”号归来。不过他与海军这边的高级军官几乎都没怎么打过直接的交道,所以看到武森下船,迎上去也不知道该如何招呼是好,只能先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武森倒是多了个心眼,也不提冉惠和阿拉贡内斯的事,只说外逃的人已捉回,被挟持的船员也全部解救出来了,但那艘货船已经被击沉在马尼拉湾中。

  冉天禄听了总算长舒了一口气,只要把人全都弄回来了就好,至于那艘货船,还没冉惠付给自己的那一成介绍费值钱,大不了把这笔钱吐出来替军方赔给船行就是了。而且他之前带着骑兵去巴石河拦截的时候,发现这帮人为了能够减轻货船的负重,根本就没把那批瓷器装上船,如果算上必然遭到罚没的这批货物,海汉虽然损失一艘货船,但仍然是有极大的赚头。

  虽说冉天禄带了一队人马过来,但武森自然不会将自己辛辛苦苦抓回来的俘虏交给他去讨功,当下点了一队水兵负责押解这批俘虏,然后与冉天禄一同回城复命。由于天色已暗,加之心情比较放松,冉天禄也没去细看从船上押下来这些人的面目,便随武森一起返回城中。

  两人回到指挥部之后,武森先向王汤姆禀明了追击过程和战果,末了才提到了俘虏中有一人疑似是菲律宾总督阿拉贡内斯。王汤姆一听,便先问冉天禄是否认得,冉天禄连忙点头应是,心中却已明白过来,这武森刚才在港口是有意对自己隐瞒了状况,多半也是不想让自己分了这份功。

  冉天禄本来并无抢功之心,但他担心放了那一帮人外逃会让自己承担过错,所以带了一队骑兵去码头上候着,这种行为在武森看来,自然是立功心切,想从中分一杯羹了。但这事是由海军出力完成,武森肯定不愿让安全部白白占功,至少要在上司面前表明这一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293209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