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84章 阴差阳错

第1684章 阴差阳错

  但邱元大概也没想到,西班牙人的需求可不仅仅只是活下去和吃住而已。在解决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小弗朗西斯便向看守提出,希望能与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至少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

  小弗朗西斯所说的家人当然不是现在仍然跟他一起被软禁着的父亲,而是他的妻子丁萍儿,以及老丈人一家。自被捕之后,他就没有再得到关于家人的半点消息,当然少不了一直记挂着家中状况,不过妻子家都是汉人出身,想来也不会受到海汉官府的迫害才是。

  不过对于父亲所称的老丈人家必然在设法与他们划清关系这种猜测,小弗朗西斯并不愿意相信,他认为妻子家人不会如此无情,应该还是会设法营救自己父子二人,只是大概没法打通海汉的关节而已。当然了,他心里隐隐还是会想到,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如果丁家不想被他们父子所拖累,那么刻意保持距离甚至划清界限,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行为。

  但看守对于小弗朗西斯的要求却不敢随意答应下来,虽然邱元是嘱咐了满足父子俩的要求,但他可没说过可以让父子俩与外界取得联系。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但邱元大概也没想到,西班牙人的需求可不仅仅只是活下去和吃住而已。在解决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小弗朗西斯便向看守提出,希望能与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至少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

  小弗朗西斯所说的家人当然不是现在仍然跟他一起被软禁着的父亲,而是他的妻子丁萍儿,以及老丈人一家。自被捕之后,他就没有再得到关于家人的半点消息,当然少不了一直记挂着家中状况,不过妻子家都是汉人出身,想来也不会受到海汉官府的迫害才是。

  不过对于父亲所称的老丈人家必然在设法与他们划清关系这种猜测,小弗朗西斯并不愿意相信,他认为妻子家人不会如此无情,应该还是会设法营救自己父子二人,只是大概没法打通海汉的关节而已。当然了,他心里隐隐还是会想到,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如果丁家不想被他们父子所拖累,那么刻意保持距离甚至划清界限,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行为。

  但看守对于小弗朗西斯的要求却不敢随意答应下来,虽然邱元是嘱咐了满足父子俩的要求,但他可没说过可以让父子俩与外界取得联系。但邱元大概也没想到,西班牙人的需求可不仅仅只是活下去和吃住而已。在解决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小弗朗西斯便向看守提出,希望能与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至少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

  小弗朗西斯所说的家人当然不是现在仍然跟他一起被软禁着的父亲,而是他的妻子丁萍儿,以及老丈人一家。自被捕之后,他就没有再得到关于家人的半点消息,当然少不了一直记挂着家中状况,不过妻子家都是汉人出身,想来也不会受到海汉官府的迫害才是。

  不过对于父亲所称的老丈人家必然在设法与他们划清关系这种猜测,小弗朗西斯并不愿意相信,他认为妻子家人不会如此无情,应该还是会设法营救自己父子二人,只是大概没法打通海汉的关节而已。当然了,他心里隐隐还是会想到,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如果丁家不想被他们父子所拖累,那么刻意保持距离甚至划清界限,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行为。

  但看守对于小弗朗西斯的要求却不敢随意答应下来,虽然邱元是嘱咐了满足父子俩的要求,但他可没说过可以让父子俩与外界取得联系。但邱元大概也没想到,西班牙人的需求可不仅仅只是活下去和吃住而已。在解决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小弗朗西斯便向看守提出,希望能与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至少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

  小弗朗西斯所说的家人当然不是现在仍然跟他一起被软禁着的父亲,而是他的妻子丁萍儿,以及老丈人一家。自被捕之后,他就没有再得到关于家人的半点消息,当然少不了一直记挂着家中状况,不过妻子家都是汉人出身,想来也不会受到海汉官府的迫害才是。

  不过对于父亲所称的老丈人家必然在设法与他们划清关系这种猜测,小弗朗西斯并不愿意相信,他认为妻子家人不会如此无情,应该还是会设法营救自己父子二人,只是大概没法打通海汉的关节而已。当然了,他心里隐隐还是会想到,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如果丁家不想被他们父子所拖累,那么刻意保持距离甚至划清界限,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行为。

  但看守对于小弗朗西斯的要求却不敢随意答应下来,虽然邱元是嘱咐了满足父子俩的要求,但他可没说过可以让父子俩与外界取得联系。但邱元大概也没想到,西班牙人的需求可不仅仅只是活下去和吃住而已。在解决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小弗朗西斯便向看守提出,希望能与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至少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

  小弗朗西斯所说的家人当然不是现在仍然跟他一起被软禁着的父亲,而是他的妻子丁萍儿,以及老丈人一家。自被捕之后,他就没有再得到关于家人的半点消息,当然少不了一直记挂着家中状况,不过妻子家都是汉人出身,想来也不会受到海汉官府的迫害才是。

  不过对于父亲所称的老丈人家必然在设法与他们划清关系这种猜测,小弗朗西斯并不愿意相信,他认为妻子家人不会如此无情,应该还是会设法营救自己父子二人,只是大概没法打通海汉的关节而已。当然了,他心里隐隐还是会想到,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如果丁家不想被他们父子所拖累,那么刻意保持距离甚至划清界限,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行为。

  但看守对于小弗朗西斯的要求却不敢随意答应下来,虽然邱元是嘱咐了满足父子俩的要求,但他可没说过可以让父子俩与外界取得联系。但邱元大概也没想到,西班牙人的需求可不仅仅只是活下去和吃住而已。在解决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小弗朗西斯便向看守提出,希望能与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至少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

  小弗朗西斯所说的家人当然不是现在仍然跟他一起被软禁着的父亲,而是他的妻子丁萍儿,以及老丈人一家。自被捕之后,他就没有再得到关于家人的半点消息,当然少不了一直记挂着家中状况,不过妻子家都是汉人出身,想来也不会受到海汉官府的迫害才是。

  不过对于父亲所称的老丈人家必然在设法与他们划清关系这种猜测,小弗朗西斯并不愿意相信,他认为妻子家人不会如此无情,应该还是会设法营救自己父子二人,只是大概没法打通海汉的关节而已。当然了,他心里隐隐还是会想到,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如果丁家不想被他们父子所拖累,那么刻意保持距离甚至划清界限,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行为。

  但看守对于小弗朗西斯的要求却不敢随意答应下来,虽然邱元是嘱咐了满足父子俩的要求,但他可没说过可以让父子俩与外界取得联系。但邱元大概也没想到,西班牙人的需求可不仅仅只是活下去和吃住而已。在解决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小弗朗西斯便向看守提出,希望能与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至少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

  小弗朗西斯所说的家人当然不是现在仍然跟他一起被软禁着的父亲,而是他的妻子丁萍儿,以及老丈人一家。自被捕之后,他就没有再得到关于家人的半点消息,当然少不了一直记挂着家中状况,不过妻子家都是汉人出身,想来也不会受到海汉官府的迫害才是。

  不过对于父亲所称的老丈人家必然在设法与他们划清关系这种猜测,小弗朗西斯并不愿意相信,他认为妻子家人不会如此无情,应该还是会设法营救自己父子二人,只是大概没法打通海汉的关节而已。当然了,他心里隐隐还是会想到,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如果丁家不想被他们父子所拖累,那么刻意保持距离甚至划清界限,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行为。

  但看守对于小弗朗西斯的要求却不敢随意答应下来,虽然邱元是嘱咐了满足父子俩的要求,但他可没说过可以让父子俩与外界取得联系。但邱元大概也没想到,西班牙人的需求可不仅仅只是活下去和吃住而已。在解决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小弗朗西斯便向看守提出,希望能与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至少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

  小弗朗西斯所说的家人当然不是现在仍然跟他一起被软禁着的父亲,而是他的妻子丁萍儿,以及老丈人一家。自被捕之后,他就没有再得到关于家人的半点消息,当然少不了一直记挂着家中状况,不过妻子家都是汉人出身,想来也不会受到海汉官府的迫害才是。

  不过对于父亲所称的老丈人家必然在设法与他们划清关系这种猜测,小弗朗西斯并不愿意相信,他认为妻子家人不会如此无情,应该还是会设法营救自己父子二人,只是大概没法打通海汉的关节而已。当然了,他心里隐隐还是会想到,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如果丁家不想被他们父子所拖累,那么刻意保持距离甚至划清界限,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行为。

  但看守对于小弗朗西斯的要求却不敢随意答应下来,虽然邱元是嘱咐了满足父子俩的要求,但他可没说过可以让父子俩与外界取得联系。但邱元大概也没想到,西班牙人的需求可不仅仅只是活下去和吃住而已。在解决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小弗朗西斯便向看守提出,希望能与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至少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

  小弗朗西斯所说的家人当然不是现在仍然跟他一起被软禁着的父亲,而是他的妻子丁萍儿,以及老丈人一家。自被捕之后,他就没有再得到关于家人的半点消息,当然少不了一直记挂着家中状况,不过妻子家都是汉人出身,想来也不会受到海汉官府的迫害才是。

  不过对于父亲所称的老丈人家必然在设法与他们划清关系这种猜测,小弗朗西斯并不愿意相信,他认为妻子家人不会如此无情,应该还是会设法营救自己父子二人,只是大概没法打通海汉的关节而已。当然了,他心里隐隐还是会想到,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如果丁家不想被他们父子所拖累,那么刻意保持距离甚至划清界限,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行为。

  但看守对于小弗朗西斯的要求却不敢随意答应下来,虽然邱元是嘱咐了满足父子俩的要求,但他可没说过可以让父子俩与外界取得联系。但邱元大概也没想到,西班牙人的需求可不仅仅只是活下去和吃住而已。在解决这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小弗朗西斯便向看守提出,希望能与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至少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

  小弗朗西斯所说的家人当然不是现在仍然跟他一起被软禁着的父亲,而是他的妻子丁萍儿,以及老丈人一家。自被捕之后,他就没有再得到关于家人的半点消息,当然少不了一直记挂着家中状况,不过妻子家都是汉人出身,想来也不会受到海汉官府的迫害才是。

  不过对于父亲所称的老丈人家必然在设法与他们划清关系这种猜测,小弗朗西斯并不愿意相信,他认为妻子家人不会如此无情,应该还是会设法营救自己父子二人,只是大概没法打通海汉的关节而已。...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279640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