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87章 合则两利

第1687章 合则两利

  今天在西管局挂牌仪式现场与丁家人碰面的时候,弗朗西斯的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希望丁家作为本地的汉人豪商和联姻的对象,能够在自己父子落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丁家不可信,自己入狱之后必定在想法设法地撇清两家关系。

  当然弗朗西斯也并不打算因为毫无实证的猜测就跟丁家断绝往来,但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时候不应主动去接触丁家,而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高一点,态度矜持一些。即便只是西管局的傀儡领导,那也是海汉封的官,没理由要对平民低声下气。而且弗朗西斯也很想再看看,丁家是否会在意识到地位差距之后,重新主动贴上来维护关系。

  小弗朗西斯对这些想法不是太能理解,但他也知道在处理这类事务方面,父亲要比自己擅长得多。虽然他对父亲阻止自己回丁家去与妻子会面的想法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依了父亲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事实证明,弗朗西斯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当晚丁家人便主动登门拜会来了,而且是丁峰亲自出动,给足了他们面子。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今天在西管局挂牌仪式现场与丁家人碰面的时候,弗朗西斯的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希望丁家作为本地的汉人豪商和联姻的对象,能够在自己父子落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丁家不可信,自己入狱之后必定在想法设法地撇清两家关系。

  当然弗朗西斯也并不打算因为毫无实证的猜测就跟丁家断绝往来,但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时候不应主动去接触丁家,而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高一点,态度矜持一些。即便只是西管局的傀儡领导,那也是海汉封的官,没理由要对平民低声下气。而且弗朗西斯也很想再看看,丁家是否会在意识到地位差距之后,重新主动贴上来维护关系。

  小弗朗西斯对这些想法不是太能理解,但他也知道在处理这类事务方面,父亲要比自己擅长得多。虽然他对父亲阻止自己回丁家去与妻子会面的想法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依了父亲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事实证明,弗朗西斯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当晚丁家人便主动登门拜会来了,而且是丁峰亲自出动,给足了他们面子。今天在西管局挂牌仪式现场与丁家人碰面的时候,弗朗西斯的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希望丁家作为本地的汉人豪商和联姻的对象,能够在自己父子落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丁家不可信,自己入狱之后必定在想法设法地撇清两家关系。

  当然弗朗西斯也并不打算因为毫无实证的猜测就跟丁家断绝往来,但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时候不应主动去接触丁家,而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高一点,态度矜持一些。即便只是西管局的傀儡领导,那也是海汉封的官,没理由要对平民低声下气。而且弗朗西斯也很想再看看,丁家是否会在意识到地位差距之后,重新主动贴上来维护关系。

  小弗朗西斯对这些想法不是太能理解,但他也知道在处理这类事务方面,父亲要比自己擅长得多。虽然他对父亲阻止自己回丁家去与妻子会面的想法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依了父亲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事实证明,弗朗西斯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当晚丁家人便主动登门拜会来了,而且是丁峰亲自出动,给足了他们面子。今天在西管局挂牌仪式现场与丁家人碰面的时候,弗朗西斯的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希望丁家作为本地的汉人豪商和联姻的对象,能够在自己父子落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丁家不可信,自己入狱之后必定在想法设法地撇清两家关系。

  当然弗朗西斯也并不打算因为毫无实证的猜测就跟丁家断绝往来,但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时候不应主动去接触丁家,而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高一点,态度矜持一些。即便只是西管局的傀儡领导,那也是海汉封的官,没理由要对平民低声下气。而且弗朗西斯也很想再看看,丁家是否会在意识到地位差距之后,重新主动贴上来维护关系。

  小弗朗西斯对这些想法不是太能理解,但他也知道在处理这类事务方面,父亲要比自己擅长得多。虽然他对父亲阻止自己回丁家去与妻子会面的想法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依了父亲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事实证明,弗朗西斯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当晚丁家人便主动登门拜会来了,而且是丁峰亲自出动,给足了他们面子。今天在西管局挂牌仪式现场与丁家人碰面的时候,弗朗西斯的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希望丁家作为本地的汉人豪商和联姻的对象,能够在自己父子落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丁家不可信,自己入狱之后必定在想法设法地撇清两家关系。

  当然弗朗西斯也并不打算因为毫无实证的猜测就跟丁家断绝往来,但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时候不应主动去接触丁家,而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高一点,态度矜持一些。即便只是西管局的傀儡领导,那也是海汉封的官,没理由要对平民低声下气。而且弗朗西斯也很想再看看,丁家是否会在意识到地位差距之后,重新主动贴上来维护关系。

  小弗朗西斯对这些想法不是太能理解,但他也知道在处理这类事务方面,父亲要比自己擅长得多。虽然他对父亲阻止自己回丁家去与妻子会面的想法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依了父亲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事实证明,弗朗西斯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当晚丁家人便主动登门拜会来了,而且是丁峰亲自出动,给足了他们面子。今天在西管局挂牌仪式现场与丁家人碰面的时候,弗朗西斯的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希望丁家作为本地的汉人豪商和联姻的对象,能够在自己父子落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丁家不可信,自己入狱之后必定在想法设法地撇清两家关系。

  当然弗朗西斯也并不打算因为毫无实证的猜测就跟丁家断绝往来,但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时候不应主动去接触丁家,而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高一点,态度矜持一些。即便只是西管局的傀儡领导,那也是海汉封的官,没理由要对平民低声下气。而且弗朗西斯也很想再看看,丁家是否会在意识到地位差距之后,重新主动贴上来维护关系。

  小弗朗西斯对这些想法不是太能理解,但他也知道在处理这类事务方面,父亲要比自己擅长得多。虽然他对父亲阻止自己回丁家去与妻子会面的想法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依了父亲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事实证明,弗朗西斯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当晚丁家人便主动登门拜会来了,而且是丁峰亲自出动,给足了他们面子。今天在西管局挂牌仪式现场与丁家人碰面的时候,弗朗西斯的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希望丁家作为本地的汉人豪商和联姻的对象,能够在自己父子落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丁家不可信,自己入狱之后必定在想法设法地撇清两家关系。

  当然弗朗西斯也并不打算因为毫无实证的猜测就跟丁家断绝往来,但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时候不应主动去接触丁家,而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高一点,态度矜持一些。即便只是西管局的傀儡领导,那也是海汉封的官,没理由要对平民低声下气。而且弗朗西斯也很想再看看,丁家是否会在意识到地位差距之后,重新主动贴上来维护关系。

  小弗朗西斯对这些想法不是太能理解,但他也知道在处理这类事务方面,父亲要比自己擅长得多。虽然他对父亲阻止自己回丁家去与妻子会面的想法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依了父亲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事实证明,弗朗西斯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当晚丁家人便主动登门拜会来了,而且是丁峰亲自出动,给足了他们面子。今天在西管局挂牌仪式现场与丁家人碰面的时候,弗朗西斯的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希望丁家作为本地的汉人豪商和联姻的对象,能够在自己父子落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丁家不可信,自己入狱之后必定在想法设法地撇清两家关系。

  当然弗朗西斯也并不打算因为毫无实证的猜测就跟丁家断绝往来,但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时候不应主动去接触丁家,而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高一点,态度矜持一些。即便只是西管局的傀儡领导,那也是海汉封的官,没理由要对平民低声下气。而且弗朗西斯也很想再看看,丁家是否会在意识到地位差距之后,重新主动贴上来维护关系。

  小弗朗西斯对这些想法不是太能理解,但他也知道在处理这类事务方面,父亲要比自己擅长得多。虽然他对父亲阻止自己回丁家去与妻子会面的想法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依了父亲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事实证明,弗朗西斯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当晚丁家人便主动登门拜会来了,而且是丁峰亲自出动,给足了他们面子。今天在西管局挂牌仪式现场与丁家人碰面的时候,弗朗西斯的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希望丁家作为本地的汉人豪商和联姻的对象,能够在自己父子落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丁家不可信,自己入狱之后必定在想法设法地撇清两家关系。

  当然弗朗西斯也并不打算因为毫无实证的猜测就跟丁家断绝往来,但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时候不应主动去接触丁家,而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高一点,态度矜持一些。即便只是西管局的傀儡领导,那也是海汉封的官,没理由要对平民低声下气。而且弗朗西斯也很想再看看,丁家是否会在意识到地位差距之后,重新主动贴上来维护关系。

  小弗朗西斯对这些想法不是太能理解,但他也知道在处理这类事务方面,父亲要比自己擅长得多。虽然他对父亲阻止自己回丁家去与妻子会面的想法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依了父亲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事实证明,弗朗西斯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当晚丁家人便主动登门拜会来了,而且是丁峰亲自出动,给足了他们面子。今天在西管局挂牌仪式现场与丁家人碰面的时候,弗朗西斯的情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希望丁家作为本地的汉人豪商和联姻的对象,能够在自己父子落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丁家不可信,自己入狱之后必定在想法设法地撇清两家关系。

  当然弗朗西斯也并不打算因为毫无实证的猜测就跟丁家断绝往来,但他认为至少在这个时候不应主动去接触丁家,而是把自己的位置摆高一点,态度矜持一些。即便只是西管局的傀儡领导,那也是海汉封的官,没理由要对平民低声下气。而且弗朗西斯也很想再看看,丁家是否会在意识到地位差距之后,重新主动贴上来维护关系。

  小弗朗西斯对这些想法不是太能理解,但他也知道在处理这类事务方面,父亲要比自己擅长得多。虽然他对父亲阻止自己回丁家去与妻子会面的想法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依了父亲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事实证明,弗朗西斯的坚持是有效果的,当晚丁家人便主动登门拜会来了,而且是丁峰亲自出动,给足了他们面子。...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2757103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