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98章 互相推脱

第1698章 互相推脱

  弗朗西斯对自己的处境迅速做出了推断,不管另外那两人是谁出卖了自己,甚至有可能他们都已经向邱元坦承了过去所做过的那些勾当,但邱元没有立刻下令拘捕自己,而是传自己来当面对质,由此可见邱元心中也还没有作出最终的决断。自己虽有过错,却还没有严重到立刻被捕入狱的地步,只要自己应对得当,也还有机会把这些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

  弗朗西斯不敢对邱元再有所隐瞒,因为他也无法确定对方究竟知道多少事情,而且邱元亲自过问此事,就表示他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一旦说错话可能就会让他刚刚起复的仕途就此终结。弗朗西斯所能想到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对邱元老实交代,然后在过程中尽量将责任推给另外两人。自己罪责越轻,事后所受到的惩罚力度自然也会越小,或许能够顺利脱身也说不定。

  由丁峰、弗朗西斯、秦华成所组建的这个小团体,弗朗西斯的名气和影响力其实是最大的,但也正是由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在这小团体里所能发挥的实际作用反而是最小的。空有一个西管局局长的头衔,但所能实际运用的权力甚至还不及秦华成这个基层警官。而至于财力方面,家中基本只剩下一个空壳的弗朗西斯更是无法与丁家比拼。所以早先才会出现了令邱元恼怒不已的那场治安闹剧,否则弗朗西斯到现在可能仍是一个被架空的吉祥物而已。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弗朗西斯对自己的处境迅速做出了推断,不管另外那两人是谁出卖了自己,甚至有可能他们都已经向邱元坦承了过去所做过的那些勾当,但邱元没有立刻下令拘捕自己,而是传自己来当面对质,由此可见邱元心中也还没有作出最终的决断。自己虽有过错,却还没有严重到立刻被捕入狱的地步,只要自己应对得当,也还有机会把这些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

  弗朗西斯不敢对邱元再有所隐瞒,因为他也无法确定对方究竟知道多少事情,而且邱元亲自过问此事,就表示他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一旦说错话可能就会让他刚刚起复的仕途就此终结。弗朗西斯所能想到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对邱元老实交代,然后在过程中尽量将责任推给另外两人。自己罪责越轻,事后所受到的惩罚力度自然也会越小,或许能够顺利脱身也说不定。

  由丁峰、弗朗西斯、秦华成所组建的这个小团体,弗朗西斯的名气和影响力其实是最大的,但也正是由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在这小团体里所能发挥的实际作用反而是最小的。空有一个西管局局长的头衔,但所能实际运用的权力甚至还不及秦华成这个基层警官。而至于财力方面,家中基本只剩下一个空壳的弗朗西斯更是无法与丁家比拼。所以早先才会出现了令邱元恼怒不已的那场治安闹剧,否则弗朗西斯到现在可能仍是一个被架空的吉祥物而已。弗朗西斯对自己的处境迅速做出了推断,不管另外那两人是谁出卖了自己,甚至有可能他们都已经向邱元坦承了过去所做过的那些勾当,但邱元没有立刻下令拘捕自己,而是传自己来当面对质,由此可见邱元心中也还没有作出最终的决断。自己虽有过错,却还没有严重到立刻被捕入狱的地步,只要自己应对得当,也还有机会把这些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

  弗朗西斯不敢对邱元再有所隐瞒,因为他也无法确定对方究竟知道多少事情,而且邱元亲自过问此事,就表示他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一旦说错话可能就会让他刚刚起复的仕途就此终结。弗朗西斯所能想到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对邱元老实交代,然后在过程中尽量将责任推给另外两人。自己罪责越轻,事后所受到的惩罚力度自然也会越小,或许能够顺利脱身也说不定。

  由丁峰、弗朗西斯、秦华成所组建的这个小团体,弗朗西斯的名气和影响力其实是最大的,但也正是由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在这小团体里所能发挥的实际作用反而是最小的。空有一个西管局局长的头衔,但所能实际运用的权力甚至还不及秦华成这个基层警官。而至于财力方面,家中基本只剩下一个空壳的弗朗西斯更是无法与丁家比拼。所以早先才会出现了令邱元恼怒不已的那场治安闹剧,否则弗朗西斯到现在可能仍是一个被架空的吉祥物而已。弗朗西斯对自己的处境迅速做出了推断,不管另外那两人是谁出卖了自己,甚至有可能他们都已经向邱元坦承了过去所做过的那些勾当,但邱元没有立刻下令拘捕自己,而是传自己来当面对质,由此可见邱元心中也还没有作出最终的决断。自己虽有过错,却还没有严重到立刻被捕入狱的地步,只要自己应对得当,也还有机会把这些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

  弗朗西斯不敢对邱元再有所隐瞒,因为他也无法确定对方究竟知道多少事情,而且邱元亲自过问此事,就表示他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一旦说错话可能就会让他刚刚起复的仕途就此终结。弗朗西斯所能想到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对邱元老实交代,然后在过程中尽量将责任推给另外两人。自己罪责越轻,事后所受到的惩罚力度自然也会越小,或许能够顺利脱身也说不定。

  由丁峰、弗朗西斯、秦华成所组建的这个小团体,弗朗西斯的名气和影响力其实是最大的,但也正是由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在这小团体里所能发挥的实际作用反而是最小的。空有一个西管局局长的头衔,但所能实际运用的权力甚至还不及秦华成这个基层警官。而至于财力方面,家中基本只剩下一个空壳的弗朗西斯更是无法与丁家比拼。所以早先才会出现了令邱元恼怒不已的那场治安闹剧,否则弗朗西斯到现在可能仍是一个被架空的吉祥物而已。弗朗西斯对自己的处境迅速做出了推断,不管另外那两人是谁出卖了自己,甚至有可能他们都已经向邱元坦承了过去所做过的那些勾当,但邱元没有立刻下令拘捕自己,而是传自己来当面对质,由此可见邱元心中也还没有作出最终的决断。自己虽有过错,却还没有严重到立刻被捕入狱的地步,只要自己应对得当,也还有机会把这些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

  弗朗西斯不敢对邱元再有所隐瞒,因为他也无法确定对方究竟知道多少事情,而且邱元亲自过问此事,就表示他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一旦说错话可能就会让他刚刚起复的仕途就此终结。弗朗西斯所能想到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对邱元老实交代,然后在过程中尽量将责任推给另外两人。自己罪责越轻,事后所受到的惩罚力度自然也会越小,或许能够顺利脱身也说不定。

  由丁峰、弗朗西斯、秦华成所组建的这个小团体,弗朗西斯的名气和影响力其实是最大的,但也正是由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在这小团体里所能发挥的实际作用反而是最小的。空有一个西管局局长的头衔,但所能实际运用的权力甚至还不及秦华成这个基层警官。而至于财力方面,家中基本只剩下一个空壳的弗朗西斯更是无法与丁家比拼。所以早先才会出现了令邱元恼怒不已的那场治安闹剧,否则弗朗西斯到现在可能仍是一个被架空的吉祥物而已。弗朗西斯对自己的处境迅速做出了推断,不管另外那两人是谁出卖了自己,甚至有可能他们都已经向邱元坦承了过去所做过的那些勾当,但邱元没有立刻下令拘捕自己,而是传自己来当面对质,由此可见邱元心中也还没有作出最终的决断。自己虽有过错,却还没有严重到立刻被捕入狱的地步,只要自己应对得当,也还有机会把这些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

  弗朗西斯不敢对邱元再有所隐瞒,因为他也无法确定对方究竟知道多少事情,而且邱元亲自过问此事,就表示他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一旦说错话可能就会让他刚刚起复的仕途就此终结。弗朗西斯所能想到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对邱元老实交代,然后在过程中尽量将责任推给另外两人。自己罪责越轻,事后所受到的惩罚力度自然也会越小,或许能够顺利脱身也说不定。

  由丁峰、弗朗西斯、秦华成所组建的这个小团体,弗朗西斯的名气和影响力其实是最大的,但也正是由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在这小团体里所能发挥的实际作用反而是最小的。空有一个西管局局长的头衔,但所能实际运用的权力甚至还不及秦华成这个基层警官。而至于财力方面,家中基本只剩下一个空壳的弗朗西斯更是无法与丁家比拼。所以早先才会出现了令邱元恼怒不已的那场治安闹剧,否则弗朗西斯到现在可能仍是一个被架空的吉祥物而已。弗朗西斯对自己的处境迅速做出了推断,不管另外那两人是谁出卖了自己,甚至有可能他们都已经向邱元坦承了过去所做过的那些勾当,但邱元没有立刻下令拘捕自己,而是传自己来当面对质,由此可见邱元心中也还没有作出最终的决断。自己虽有过错,却还没有严重到立刻被捕入狱的地步,只要自己应对得当,也还有机会把这些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

  弗朗西斯不敢对邱元再有所隐瞒,因为他也无法确定对方究竟知道多少事情,而且邱元亲自过问此事,就表示他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一旦说错话可能就会让他刚刚起复的仕途就此终结。弗朗西斯所能想到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对邱元老实交代,然后在过程中尽量将责任推给另外两人。自己罪责越轻,事后所受到的惩罚力度自然也会越小,或许能够顺利脱身也说不定。

  由丁峰、弗朗西斯、秦华成所组建的这个小团体,弗朗西斯的名气和影响力其实是最大的,但也正是由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在这小团体里所能发挥的实际作用反而是最小的。空有一个西管局局长的头衔,但所能实际运用的权力甚至还不及秦华成这个基层警官。而至于财力方面,家中基本只剩下一个空壳的弗朗西斯更是无法与丁家比拼。所以早先才会出现了令邱元恼怒不已的那场治安闹剧,否则弗朗西斯到现在可能仍是一个被架空的吉祥物而已。弗朗西斯对自己的处境迅速做出了推断,不管另外那两人是谁出卖了自己,甚至有可能他们都已经向邱元坦承了过去所做过的那些勾当,但邱元没有立刻下令拘捕自己,而是传自己来当面对质,由此可见邱元心中也还没有作出最终的决断。自己虽有过错,却还没有严重到立刻被捕入狱的地步,只要自己应对得当,也还有机会把这些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程度。

  弗朗西斯不敢对邱元再有所隐瞒,因为他也无法确定对方究竟知道多少事情,而且邱元亲自过问此事,就表示他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一旦说错话可能就会让他刚刚起复的仕途就此终结。弗朗西斯所能想到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对邱元老实交代,然后在过程中尽量将责任推给另外两人。自己罪责越轻,事后所受到的惩罚力度自然也会越小,或许能够顺利脱身也说不定。

  由丁峰、弗朗西斯、秦华成所组建的这个小团体,弗朗西斯的名气和影响力其实是最大的,但也正是由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在这小团体里所能发挥的实际作用反而是最小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262768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