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00章 流放五千里

第1700章 流放五千里

  秦华成从马车上被拖下来,只来得及扫了一眼码头上被拦在远处的几名家人,然后便被两名膀大腰圆的海汉兵推搡着上了船。作为被流放的囚犯,登船之后他当然也不会有在甲板上跟家人作别的机会,直接就被关进了船舱里。

  最近半个月从马尼拉去往星岛的船就这么一艘,船上除了秦华成之外,还有同期被判流放星岛的犯人四十余人。不过秦华成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加之官方也不希望他与其他人有太多接触,以免泄漏了秘密,所以特地将他关进了一间单独的船舱,也算是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一艘运载货物的货运帆船,这趟去星岛是要把南海特战大队遗留在马尼拉的一些装备和物品送过去,顺便就将这批流放的犯人也一并运去。船上关押犯人的船舱全都是临时腾出来的,秦华成待的这间船舱过去不知道是存放过什么腐烂发臭的东西,一进去差点就被船舱里浓重的味道给呛晕。他有心想请船上的士兵给自己换个地方,但谁会搭理他这么个犯人,被叫来的士兵差点就动手揍他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秦华成从马车上被拖下来,只来得及扫了一眼码头上被拦在远处的几名家人,然后便被两名膀大腰圆的海汉兵推搡着上了船。作为被流放的囚犯,登船之后他当然也不会有在甲板上跟家人作别的机会,直接就被关进了船舱里。

  最近半个月从马尼拉去往星岛的船就这么一艘,船上除了秦华成之外,还有同期被判流放星岛的犯人四十余人。不过秦华成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加之官方也不希望他与其他人有太多接触,以免泄漏了秘密,所以特地将他关进了一间单独的船舱,也算是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一艘运载货物的货运帆船,这趟去星岛是要把南海特战大队遗留在马尼拉的一些装备和物品送过去,顺便就将这批流放的犯人也一并运去。船上关押犯人的船舱全都是临时腾出来的,秦华成待的这间船舱过去不知道是存放过什么腐烂发臭的东西,一进去差点就被船舱里浓重的味道给呛晕。他有心想请船上的士兵给自己换个地方,但谁会搭理他这么个犯人,被叫来的士兵差点就动手揍他了。秦华成从马车上被拖下来,只来得及扫了一眼码头上被拦在远处的几名家人,然后便被两名膀大腰圆的海汉兵推搡着上了船。作为被流放的囚犯,登船之后他当然也不会有在甲板上跟家人作别的机会,直接就被关进了船舱里。

  最近半个月从马尼拉去往星岛的船就这么一艘,船上除了秦华成之外,还有同期被判流放星岛的犯人四十余人。不过秦华成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加之官方也不希望他与其他人有太多接触,以免泄漏了秘密,所以特地将他关进了一间单独的船舱,也算是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一艘运载货物的货运帆船,这趟去星岛是要把南海特战大队遗留在马尼拉的一些装备和物品送过去,顺便就将这批流放的犯人也一并运去。船上关押犯人的船舱全都是临时腾出来的,秦华成待的这间船舱过去不知道是存放过什么腐烂发臭的东西,一进去差点就被船舱里浓重的味道给呛晕。他有心想请船上的士兵给自己换个地方,但谁会搭理他这么个犯人,被叫来的士兵差点就动手揍他了。秦华成从马车上被拖下来,只来得及扫了一眼码头上被拦在远处的几名家人,然后便被两名膀大腰圆的海汉兵推搡着上了船。作为被流放的囚犯,登船之后他当然也不会有在甲板上跟家人作别的机会,直接就被关进了船舱里。

  最近半个月从马尼拉去往星岛的船就这么一艘,船上除了秦华成之外,还有同期被判流放星岛的犯人四十余人。不过秦华成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加之官方也不希望他与其他人有太多接触,以免泄漏了秘密,所以特地将他关进了一间单独的船舱,也算是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一艘运载货物的货运帆船,这趟去星岛是要把南海特战大队遗留在马尼拉的一些装备和物品送过去,顺便就将这批流放的犯人也一并运去。船上关押犯人的船舱全都是临时腾出来的,秦华成待的这间船舱过去不知道是存放过什么腐烂发臭的东西,一进去差点就被船舱里浓重的味道给呛晕。他有心想请船上的士兵给自己换个地方,但谁会搭理他这么个犯人,被叫来的士兵差点就动手揍他了。秦华成从马车上被拖下来,只来得及扫了一眼码头上被拦在远处的几名家人,然后便被两名膀大腰圆的海汉兵推搡着上了船。作为被流放的囚犯,登船之后他当然也不会有在甲板上跟家人作别的机会,直接就被关进了船舱里。

  最近半个月从马尼拉去往星岛的船就这么一艘,船上除了秦华成之外,还有同期被判流放星岛的犯人四十余人。不过秦华成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加之官方也不希望他与其他人有太多接触,以免泄漏了秘密,所以特地将他关进了一间单独的船舱,也算是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一艘运载货物的货运帆船,这趟去星岛是要把南海特战大队遗留在马尼拉的一些装备和物品送过去,顺便就将这批流放的犯人也一并运去。船上关押犯人的船舱全都是临时腾出来的,秦华成待的这间船舱过去不知道是存放过什么腐烂发臭的东西,一进去差点就被船舱里浓重的味道给呛晕。他有心想请船上的士兵给自己换个地方,但谁会搭理他这么个犯人,被叫来的士兵差点就动手揍他了。秦华成从马车上被拖下来,只来得及扫了一眼码头上被拦在远处的几名家人,然后便被两名膀大腰圆的海汉兵推搡着上了船。作为被流放的囚犯,登船之后他当然也不会有在甲板上跟家人作别的机会,直接就被关进了船舱里。

  最近半个月从马尼拉去往星岛的船就这么一艘,船上除了秦华成之外,还有同期被判流放星岛的犯人四十余人。不过秦华成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加之官方也不希望他与其他人有太多接触,以免泄漏了秘密,所以特地将他关进了一间单独的船舱,也算是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一艘运载货物的货运帆船,这趟去星岛是要把南海特战大队遗留在马尼拉的一些装备和物品送过去,顺便就将这批流放的犯人也一并运去。船上关押犯人的船舱全都是临时腾出来的,秦华成待的这间船舱过去不知道是存放过什么腐烂发臭的东西,一进去差点就被船舱里浓重的味道给呛晕。他有心想请船上的士兵给自己换个地方,但谁会搭理他这么个犯人,被叫来的士兵差点就动手揍他了。秦华成从马车上被拖下来,只来得及扫了一眼码头上被拦在远处的几名家人,然后便被两名膀大腰圆的海汉兵推搡着上了船。作为被流放的囚犯,登船之后他当然也不会有在甲板上跟家人作别的机会,直接就被关进了船舱里。

  最近半个月从马尼拉去往星岛的船就这么一艘,船上除了秦华成之外,还有同期被判流放星岛的犯人四十余人。不过秦华成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加之官方也不希望他与其他人有太多接触,以免泄漏了秘密,所以特地将他关进了一间单独的船舱,也算是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一艘运载货物的货运帆船,这趟去星岛是要把南海特战大队遗留在马尼拉的一些装备和物品送过去,顺便就将这批流放的犯人也一并运去。船上关押犯人的船舱全都是临时腾出来的,秦华成待的这间船舱过去不知道是存放过什么腐烂发臭的东西,一进去差点就被船舱里浓重的味道给呛晕。他有心想请船上的士兵给自己换个地方,但谁会搭理他这么个犯人,被叫来的士兵差点就动手揍他了。秦华成从马车上被拖下来,只来得及扫了一眼码头上被拦在远处的几名家人,然后便被两名膀大腰圆的海汉兵推搡着上了船。作为被流放的囚犯,登船之后他当然也不会有在甲板上跟家人作别的机会,直接就被关进了船舱里。

  最近半个月从马尼拉去往星岛的船就这么一艘,船上除了秦华成之外,还有同期被判流放星岛的犯人四十余人。不过秦华成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加之官方也不希望他与其他人有太多接触,以免泄漏了秘密,所以特地将他关进了一间单独的船舱,也算是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一艘运载货物的货运帆船,这趟去星岛是要把南海特战大队遗留在马尼拉的一些装备和物品送过去,顺便就将这批流放的犯人也一并运去。船上关押犯人的船舱全都是临时腾出来的,秦华成待的这间船舱过去不知道是存放过什么腐烂发臭的东西,一进去差点就被船舱里浓重的味道给呛晕。他有心想请船上的士兵给自己换个地方,但谁会搭理他这么个犯人,被叫来的士兵差点就动手揍他了。秦华成从马车上被拖下来,只来得及扫了一眼码头上被拦在远处的几名家人,然后便被两名膀大腰圆的海汉兵推搡着上了船。作为被流放的囚犯,登船之后他当然也不会有在甲板上跟家人作别的机会,直接就被关进了船舱里。

  最近半个月从马尼拉去往星岛的船就这么一艘,船上除了秦华成之外,还有同期被判流放星岛的犯人四十余人。不过秦华成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加之官方也不希望他与其他人有太多接触,以免泄漏了秘密,所以特地将他关进了一间单独的船舱,也算是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一艘运载货物的货运帆船,这趟去星岛是要把南海特战大队遗留在马尼拉的一些装备和物品送过去,顺便就将这批流放的犯人也一并运去。船上关押犯人的船舱全都是临时腾出来的,秦华成待的这间船舱过去不知道是存放过什么腐烂发臭的东西,一进去差点就被船舱里浓重的味道给呛晕。他有心想请船上的士兵给自己换个地方,但谁会搭理他这么个犯人,被叫来的士兵差点就动手揍他了。秦华成从马车上被拖下来,只来得及扫了一眼码头上被拦在远处的几名家人,然后便被两名膀大腰圆的海汉兵推搡着上了船。作为被流放的囚犯,登船之后他当然也不会有在甲板上跟家人作别的机会,直接就被关进了船舱里。

  最近半个月从马尼拉去往星岛的船就这么一艘,船上除了秦华成之外,还有同期被判流放星岛的犯人四十余人。不过秦华成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加之官方也不希望他与其他人有太多接触,以免泄漏了秘密,所以特地将他关进了一间单独的船舱,也算是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这艘船并非客船,而是一艘运载货物的货运帆船,这趟去星岛是要把南海特战大队遗留在马尼拉的一些装备和物品送过去,顺便就将这批流放的犯人也一并运去。船上关押犯人的船舱全都是临时腾出来的,秦华成待的这间船舱过去不知道是存放过什么腐烂发臭的东西,一进去差点就被船舱里浓重的味道给呛晕。他有心想请船上的士兵给自己换个地方,但谁会搭理他这么个犯人,被叫来的士兵差点就动手揍他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260513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