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03章 苦役营的规矩

第1703章 苦役营的规矩

  想象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很快秦华成便意识到,苦役营就是苦役营,这里的条件看起来再怎么好,也不可能变成度假村。

  从马尼拉运来的这批人因为途中突发疫病的折损,就只剩下了二十多人。在分配住宿之前,他们被集合起来接受训话。向他们训话的并非苦役营的看守,而是正好在这边巡视的驻军军官阮富。

  阮富是安南裔的陆军军官,早年率安南民团驻守金兰湾基地,1633年才调任到星岛这边。阮富算不上是罗杰的嫡系,但因为在1635年的星岛保卫战中有突出的表现,罗杰对他的信任和器重也是毫不吝啬,目前便是担任着罗杰的副手,同时也是星岛军方的二把手,在本地已经算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了。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秦华成等二十多人,还用不着阮富这个界别的官员出面训话,与他们一同接受训话的,还有近日抵港的来自中南半岛几处殖民地的流放犯人,共计一百余人。

  “不要以为你们到了星岛就万事大吉,今后可以慢慢混日子了!我告诉你们,苦役营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人渣好好完成劳动改造,你们的苦日子从今日才开始!也别以为你们判决书上的刑期就是最终结果,在星岛服刑,表现好的可以按期刑满释放,至于表现不好的,那就得延长刑期,没有上限!”

  阮富严厉的声音在囚犯们的耳朵旁边回荡着,让这些初来乍到的犯人都感到心惊肉跳,看样子这个地方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宁静祥和。当然或许也会有人对阮富的话不以为然,谁还不会讲几句狠话吓唬人呢?

  不过阮富接下来所说的话就让囚犯们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处境了:“这个苦役营大门正对的那块地方,你们来的时候或许也看到了,那里是一个墓园,里面埋的全是在苦役营不听指挥的家伙!如果你们不想成为那里的一员,从此时此刻开始,就放弃所有的妄想,好好听从安排!谁想玩花样,那就等着从这里搬到对面去住吧!”

  被判的流放的这些犯人,其罪行严重程度与死罪之间大多还有一定的距离,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抱着服刑结束之后会离开这里的想法,谁会愿意葬身在这个距离故乡数千里之外的海岛上。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想象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很快秦华成便意识到,苦役营就是苦役营,这里的条件看起来再怎么好,也不可能变成度假村。

  从马尼拉运来的这批人因为途中突发疫病的折损,就只剩下了二十多人。在分配住宿之前,他们被集合起来接受训话。向他们训话的并非苦役营的看守,而是正好在这边巡视的驻军军官阮富。

  阮富是安南裔的陆军军官,早年率安南民团驻守金兰湾基地,1633年才调任到星岛这边。阮富算不上是罗杰的嫡系,但因为在1635年的星岛保卫战中有突出的表现,罗杰对他的信任和器重也是毫不吝啬,目前便是担任着罗杰的副手,同时也是星岛军方的二把手,在本地已经算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了。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秦华成等二十多人,还用不着阮富这个界别的官员出面训话,与他们一同接受训话的,还有近日抵港的来自中南半岛几处殖民地的流放犯人,共计一百余人。

  “不要以为你们到了星岛就万事大吉,今后可以慢慢混日子了!我告诉你们,苦役营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人渣好好完成劳动改造,你们的苦日子从今日才开始!也别以为你们判决书上的刑期就是最终结果,在星岛服刑,表现好的可以按期刑满释放,至于表现不好的,那就得延长刑期,没有上限!”

  阮富严厉的声音在囚犯们的耳朵旁边回荡着,让这些初来乍到的犯人都感到心惊肉跳,看样子这个地方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宁静祥和。当然或许也会有人对阮富的话不以为然,谁还不会讲几句狠话吓唬人呢?

  不过阮富接下来所说的话就让囚犯们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处境了:“这个苦役营大门正对的那块地方,你们来的时候或许也看到了,那里是一个墓园,里面埋的全是在苦役营不听指挥的家伙!如果你们不想成为那里的一员,从此时此刻开始,就放弃所有的妄想,好好听从安排!谁想玩花样,那就等着从这里搬到对面去住吧!”

  被判的流放的这些犯人,其罪行严重程度与死罪之间大多还有一定的距离,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抱着服刑结束之后会离开这里的想法,谁会愿意葬身在这个距离故乡数千里之外的海岛上。想象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很快秦华成便意识到,苦役营就是苦役营,这里的条件看起来再怎么好,也不可能变成度假村。

  从马尼拉运来的这批人因为途中突发疫病的折损,就只剩下了二十多人。在分配住宿之前,他们被集合起来接受训话。向他们训话的并非苦役营的看守,而是正好在这边巡视的驻军军官阮富。

  阮富是安南裔的陆军军官,早年率安南民团驻守金兰湾基地,1633年才调任到星岛这边。阮富算不上是罗杰的嫡系,但因为在1635年的星岛保卫战中有突出的表现,罗杰对他的信任和器重也是毫不吝啬,目前便是担任着罗杰的副手,同时也是星岛军方的二把手,在本地已经算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了。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秦华成等二十多人,还用不着阮富这个界别的官员出面训话,与他们一同接受训话的,还有近日抵港的来自中南半岛几处殖民地的流放犯人,共计一百余人。

  “不要以为你们到了星岛就万事大吉,今后可以慢慢混日子了!我告诉你们,苦役营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人渣好好完成劳动改造,你们的苦日子从今日才开始!也别以为你们判决书上的刑期就是最终结果,在星岛服刑,表现好的可以按期刑满释放,至于表现不好的,那就得延长刑期,没有上限!”

  阮富严厉的声音在囚犯们的耳朵旁边回荡着,让这些初来乍到的犯人都感到心惊肉跳,看样子这个地方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宁静祥和。当然或许也会有人对阮富的话不以为然,谁还不会讲几句狠话吓唬人呢?

  不过阮富接下来所说的话就让囚犯们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处境了:“这个苦役营大门正对的那块地方,你们来的时候或许也看到了,那里是一个墓园,里面埋的全是在苦役营不听指挥的家伙!如果你们不想成为那里的一员,从此时此刻开始,就放弃所有的妄想,好好听从安排!谁想玩花样,那就等着从这里搬到对面去住吧!”

  被判的流放的这些犯人,其罪行严重程度与死罪之间大多还有一定的距离,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抱着服刑结束之后会离开这里的想法,谁会愿意葬身在这个距离故乡数千里之外的海岛上。想象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很快秦华成便意识到,苦役营就是苦役营,这里的条件看起来再怎么好,也不可能变成度假村。

  从马尼拉运来的这批人因为途中突发疫病的折损,就只剩下了二十多人。在分配住宿之前,他们被集合起来接受训话。向他们训话的并非苦役营的看守,而是正好在这边巡视的驻军军官阮富。

  阮富是安南裔的陆军军官,早年率安南民团驻守金兰湾基地,1633年才调任到星岛这边。阮富算不上是罗杰的嫡系,但因为在1635年的星岛保卫战中有突出的表现,罗杰对他的信任和器重也是毫不吝啬,目前便是担任着罗杰的副手,同时也是星岛军方的二把手,在本地已经算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了。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秦华成等二十多人,还用不着阮富这个界别的官员出面训话,与他们一同接受训话的,还有近日抵港的来自中南半岛几处殖民地的流放犯人,共计一百余人。

  “不要以为你们到了星岛就万事大吉,今后可以慢慢混日子了!我告诉你们,苦役营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人渣好好完成劳动改造,你们的苦日子从今日才开始!也别以为你们判决书上的刑期就是最终结果,在星岛服刑,表现好的可以按期刑满释放,至于表现不好的,那就得延长刑期,没有上限!”

  阮富严厉的声音在囚犯们的耳朵旁边回荡着,让这些初来乍到的犯人都感到心惊肉跳,看样子这个地方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宁静祥和。当然或许也会有人对阮富的话不以为然,谁还不会讲几句狠话吓唬人呢?

  不过阮富接下来所说的话就让囚犯们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处境了:“这个苦役营大门正对的那块地方,你们来的时候或许也看到了,那里是一个墓园,里面埋的全是在苦役营不听指挥的家伙!如果你们不想成为那里的一员,从此时此刻开始,就放弃所有的妄想,好好听从安排!谁想玩花样,那就等着从这里搬到对面去住吧!”

  被判的流放的这些犯人,其罪行严重程度与死罪之间大多还有一定的距离,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抱着服刑结束之后会离开这里的想法,谁会愿意葬身在这个距离故乡数千里之外的海岛上。想象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很快秦华成便意识到,苦役营就是苦役营,这里的条件看起来再怎么好,也不可能变成度假村。

  从马尼拉运来的这批人因为途中突发疫病的折损,就只剩下了二十多人。在分配住宿之前,他们被集合起来接受训话。向他们训话的并非苦役营的看守,而是正好在这边巡视的驻军军官阮富。

  阮富是安南裔的陆军军官,早年率安南民团驻守金兰湾基地,1633年才调任到星岛这边。阮富算不上是罗杰的嫡系,但因为在1635年的星岛保卫战中有突出的表现,罗杰对他的信任和器重也是毫不吝啬,目前便是担任着罗杰的副手,同时也是星岛军方的二把手,在本地已经算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了。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秦华成等二十多人,还用不着阮富这个界别的官员出面训话,与他们一同接受训话的,还有近日抵港的来自中南半岛几处殖民地的流放犯人,共计一百余人。

  “不要以为你们到了星岛就万事大吉,今后可以慢慢混日子了!我告诉你们,苦役营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人渣好好完成劳动改造,你们的苦日子从今日才开始!也别以为你们判决书上的刑期就是最终结果,在星岛服刑,表现好的可以按期刑满释放,至于表现不好的,那就得延长刑期,没有上限!”

  阮富严厉的声音在囚犯们的耳朵旁边回荡着,让这些初来乍到的犯人都感到心惊肉跳,看样子这个地方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宁静祥和。当然或许也会有人对阮富的话不以为然,谁还不会讲几句狠话吓唬人呢?

  不过阮富接下来所说的话就让囚犯们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处境了:“这个苦役营大门正对的那块地方,你们来的时候或许也看到了,那里是一个墓园,里面埋的全是在苦役营不听指挥的家伙!如果你们不想成为那里的一员,从此时此刻开始,就放弃所有的妄想,好好听从安排!谁想玩花样,那就等着从这里搬到对面去住吧!”

  被判的流放的这些犯人,其罪行严重程度与死罪之间大多还有一定的距离,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抱着服刑结束之后会离开这里的想法,谁会愿意葬身在这个距离故乡数千里之外的海岛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2562343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