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08章 并不简单

第1708章 并不简单

  对于苦役营里的这些西班牙战俘,狱方就只给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并且需要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换取。就连提倡要对苦役营实施新政的谭举任,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对西班牙人心存仁慈,他要的效果是苦役们更高的工作效率,而不是什么人性化的管理。所以一旦有西班牙犯人试图对抗苦役营的安排,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十分严酷的武力镇压,尝试脱狱逃跑的,更是格杀勿论。但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一些西班牙犯人在狱中暗中谋划,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秦华成仔细考虑了这个任务的目的,他认为要从西班牙犯人口中获知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必然得先取得其信任才行。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那可能还得需要狱方予以一定的配合才行。

  在来这里的途中,带他过来的看守已经向他大致介绍了这边工地上西班牙犯人的概况。这些囚犯虽然都是来自于马尼拉,但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而是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两群人。一伙人全是原马尼拉舰队的水手,另一伙人则是原本由弗朗西斯指挥的城防军。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于苦役营里的这些西班牙战俘,狱方就只给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并且需要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换取。就连提倡要对苦役营实施新政的谭举任,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对西班牙人心存仁慈,他要的效果是苦役们更高的工作效率,而不是什么人性化的管理。所以一旦有西班牙犯人试图对抗苦役营的安排,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十分严酷的武力镇压,尝试脱狱逃跑的,更是格杀勿论。但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一些西班牙犯人在狱中暗中谋划,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秦华成仔细考虑了这个任务的目的,他认为要从西班牙犯人口中获知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必然得先取得其信任才行。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那可能还得需要狱方予以一定的配合才行。

  在来这里的途中,带他过来的看守已经向他大致介绍了这边工地上西班牙犯人的概况。这些囚犯虽然都是来自于马尼拉,但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而是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两群人。一伙人全是原马尼拉舰队的水手,另一伙人则是原本由弗朗西斯指挥的城防军。对于苦役营里的这些西班牙战俘,狱方就只给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并且需要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换取。就连提倡要对苦役营实施新政的谭举任,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对西班牙人心存仁慈,他要的效果是苦役们更高的工作效率,而不是什么人性化的管理。所以一旦有西班牙犯人试图对抗苦役营的安排,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十分严酷的武力镇压,尝试脱狱逃跑的,更是格杀勿论。但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一些西班牙犯人在狱中暗中谋划,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秦华成仔细考虑了这个任务的目的,他认为要从西班牙犯人口中获知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必然得先取得其信任才行。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那可能还得需要狱方予以一定的配合才行。

  在来这里的途中,带他过来的看守已经向他大致介绍了这边工地上西班牙犯人的概况。这些囚犯虽然都是来自于马尼拉,但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而是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两群人。一伙人全是原马尼拉舰队的水手,另一伙人则是原本由弗朗西斯指挥的城防军。对于苦役营里的这些西班牙战俘,狱方就只给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并且需要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换取。就连提倡要对苦役营实施新政的谭举任,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对西班牙人心存仁慈,他要的效果是苦役们更高的工作效率,而不是什么人性化的管理。所以一旦有西班牙犯人试图对抗苦役营的安排,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十分严酷的武力镇压,尝试脱狱逃跑的,更是格杀勿论。但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一些西班牙犯人在狱中暗中谋划,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秦华成仔细考虑了这个任务的目的,他认为要从西班牙犯人口中获知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必然得先取得其信任才行。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那可能还得需要狱方予以一定的配合才行。

  在来这里的途中,带他过来的看守已经向他大致介绍了这边工地上西班牙犯人的概况。这些囚犯虽然都是来自于马尼拉,但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而是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两群人。一伙人全是原马尼拉舰队的水手,另一伙人则是原本由弗朗西斯指挥的城防军。对于苦役营里的这些西班牙战俘,狱方就只给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并且需要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换取。就连提倡要对苦役营实施新政的谭举任,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对西班牙人心存仁慈,他要的效果是苦役们更高的工作效率,而不是什么人性化的管理。所以一旦有西班牙犯人试图对抗苦役营的安排,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十分严酷的武力镇压,尝试脱狱逃跑的,更是格杀勿论。但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一些西班牙犯人在狱中暗中谋划,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秦华成仔细考虑了这个任务的目的,他认为要从西班牙犯人口中获知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必然得先取得其信任才行。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那可能还得需要狱方予以一定的配合才行。

  在来这里的途中,带他过来的看守已经向他大致介绍了这边工地上西班牙犯人的概况。这些囚犯虽然都是来自于马尼拉,但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而是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两群人。一伙人全是原马尼拉舰队的水手,另一伙人则是原本由弗朗西斯指挥的城防军。对于苦役营里的这些西班牙战俘,狱方就只给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并且需要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换取。就连提倡要对苦役营实施新政的谭举任,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对西班牙人心存仁慈,他要的效果是苦役们更高的工作效率,而不是什么人性化的管理。所以一旦有西班牙犯人试图对抗苦役营的安排,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十分严酷的武力镇压,尝试脱狱逃跑的,更是格杀勿论。但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一些西班牙犯人在狱中暗中谋划,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秦华成仔细考虑了这个任务的目的,他认为要从西班牙犯人口中获知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必然得先取得其信任才行。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那可能还得需要狱方予以一定的配合才行。

  在来这里的途中,带他过来的看守已经向他大致介绍了这边工地上西班牙犯人的概况。这些囚犯虽然都是来自于马尼拉,但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而是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两群人。一伙人全是原马尼拉舰队的水手,另一伙人则是原本由弗朗西斯指挥的城防军。对于苦役营里的这些西班牙战俘,狱方就只给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并且需要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换取。就连提倡要对苦役营实施新政的谭举任,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对西班牙人心存仁慈,他要的效果是苦役们更高的工作效率,而不是什么人性化的管理。所以一旦有西班牙犯人试图对抗苦役营的安排,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十分严酷的武力镇压,尝试脱狱逃跑的,更是格杀勿论。但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一些西班牙犯人在狱中暗中谋划,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秦华成仔细考虑了这个任务的目的,他认为要从西班牙犯人口中获知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必然得先取得其信任才行。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那可能还得需要狱方予以一定的配合才行。

  在来这里的途中,带他过来的看守已经向他大致介绍了这边工地上西班牙犯人的概况。这些囚犯虽然都是来自于马尼拉,但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而是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两群人。一伙人全是原马尼拉舰队的水手,另一伙人则是原本由弗朗西斯指挥的城防军。对于苦役营里的这些西班牙战俘,狱方就只给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并且需要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换取。就连提倡要对苦役营实施新政的谭举任,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对西班牙人心存仁慈,他要的效果是苦役们更高的工作效率,而不是什么人性化的管理。所以一旦有西班牙犯人试图对抗苦役营的安排,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十分严酷的武力镇压,尝试脱狱逃跑的,更是格杀勿论。但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一些西班牙犯人在狱中暗中谋划,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秦华成仔细考虑了这个任务的目的,他认为要从西班牙犯人口中获知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必然得先取得其信任才行。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那可能还得需要狱方予以一定的配合才行。

  在来这里的途中,带他过来的看守已经向他大致介绍了这边工地上西班牙犯人的概况。这些囚犯虽然都是来自于马尼拉,但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而是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两群人。一伙人全是原马尼拉舰队的水手,另一伙人则是原本由弗朗西斯指挥的城防军。对于苦役营里的这些西班牙战俘,狱方就只给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并且需要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换取。就连提倡要对苦役营实施新政的谭举任,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对西班牙人心存仁慈,他要的效果是苦役们更高的工作效率,而不是什么人性化的管理。所以一旦有西班牙犯人试图对抗苦役营的安排,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十分严酷的武力镇压,尝试脱狱逃跑的,更是格杀勿论。但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一些西班牙犯人在狱中暗中谋划,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秦华成仔细考虑了这个任务的目的,他认为要从西班牙犯人口中获知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必然得先取得其信任才行。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那可能还得需要狱方予以一定的配合才行。

  在来这里的途中,带他过来的看守已经向他大致介绍了这边工地上西班牙犯人的概况。这些囚犯虽然都是来自于马尼拉,但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而是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两群人。一伙人全是原马尼拉舰队的水手,另一伙人则是原本由弗朗西斯指挥的城防军。对于苦役营里的这些西班牙战俘,狱方就只给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并且需要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换取。就连提倡要对苦役营实施新政的谭举任,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对西班牙人心存仁慈,他要的效果是苦役们更高的工作效率,而不是什么人性化的管理。所以一旦有西班牙犯人试图对抗苦役营的安排,那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十分严酷的武力镇压,尝试脱狱逃跑的,更是格杀勿论。但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一些西班牙犯人在狱中暗中谋划,试图改变自己的处境。

  秦华成仔细考虑了这个任务的目的,他认为要从西班牙犯人口中获知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必然得先取得其信任才行。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那可能还得需要狱方予以一定的配合才行。

  在来这里的途中,带他过来的看守已经向他大致介绍了这边工地上西班牙犯人的概况。这些囚犯虽然都是来自于马尼拉,但却并非都是同一阵营,而是分为了相对独立的两群人。...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250789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