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56章 廖训的算计

第1056章 廖训的算计

  就在高桥南和龚十七于城西酒楼中商议行动方案的同时,城东的一处宅院大门打开,一顶四人软轿无声而出,前后还各有两名身着五色团花曳撒服,腰间挎着绣春刀的护卫人员。这处宅院便是锦衣卫在杭州城的衙门所在地,不过与其他官署不同的是,这里并没有挂出任何招牌,也没有石狮当道,衙役把门,看上去与普通大户人家的宅院并无不同。

  这种低调并不是为了迎合锦衣卫这个机构的特殊性质,而是锦衣卫驻杭州负责人廖训上任之后才做出的调整。廖训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他认为锦衣卫贵为天子亲军,哪里还需要通过讲排场来显示自身的地位,实际的工作成效远比排场重要,自己能在目前的职位上立下多少功绩,捞到多少实际的好处,这才是重点。

  当然了,裁减不必要的排场之后,省下来的经费也没有旁落到别处,都被廖训揣进了自己的口袋中。杭州这地方商业达,民间也较为富庶,极少生需要锦衣卫出面处理的恶性案件或者政治事件,锦衣卫在杭州能做的事情甚至还没有专门侦办地方官员的东厂多。廖训现这地方没什么功绩好捞,自然就把注意力转向了更为实际的方向。

  提刑按察使司的的郭正,都指挥使司的于平风,都是他被南镇抚司分派来杭州之前就认得的官员,到了这边之后,另两人给他引见了宁波府的大海商汪加林,几人一拍即合,便很快形成了官商一体的私人组织。凭借这几人所提供的各种“方便”,汪加林在短短几年中便迅崛起,靠着走私贸易成为了舟山群岛数一数二的大户,其影响力也从宁波府一地迅展开,整个杭州湾的海贸生意也被其控制大半。

  廖训只需在杭州府写写公文,下达指令,每年从舟山得到的好处便多达数万两白银,而期间由汪加林送来的各种奇珍异宝更是多不胜数,很难在别处找到这种轻松愉快的肥差了。廖训用这些银子在杭州府购置了房产地皮,养了几房妻妾,日子过得堪称美滋滋。

  不过这种完美的生活状态在去年被海汉人的到来给破坏了,尽管在此之前舟山船帮凭借倒卖海汉货物也获利颇丰,廖训自己也从中得了不少好处,但海汉人来到浙江之后,所有人才意识到这帮南方蛮子可不只是精于海上贸易的商人而已,其战力之强,还远在早年骚扰东海的倭寇和西番之上。

  海汉人登6宁波石浦港的消息刚传到杭州,没等这边有所反应,海汉人攻下六横岛的消息便接踵而至,而当廖训等人还没判断出海汉人是否会对舟山动手的时候,东海上已经开战了。等杭州这边试图以官方身份出面阻止海汉人这种野蛮行径的时候,战斗却已经结束了,舟山岛在海汉大军水6夹攻之下已经沦陷,岛主汪加林生死不明。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就在高桥南和龚十七于城西酒楼中商议行动方案的同时,城东的一处宅院大门打开,一顶四人软轿无声而出,前后还各有两名身着五色团花曳撒服,腰间挎着绣春刀的护卫人员。这处宅院便是锦衣卫在杭州城的衙门所在地,不过与其他官署不同的是,这里并没有挂出任何招牌,也没有石狮当道,衙役把门,看上去与普通大户人家的宅院并无不同。

  这种低调并不是为了迎合锦衣卫这个机构的特殊性质,而是锦衣卫驻杭州负责人廖训上任之后才做出的调整。廖训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他认为锦衣卫贵为天子亲军,哪里还需要通过讲排场来显示自身的地位,实际的工作成效远比排场重要,自己能在目前的职位上立下多少功绩,捞到多少实际的好处,这才是重点。

  当然了,裁减不必要的排场之后,省下来的经费也没有旁落到别处,都被廖训揣进了自己的口袋中。杭州这地方商业达,民间也较为富庶,极少生需要锦衣卫出面处理的恶性案件或者政治事件,锦衣卫在杭州能做的事情甚至还没有专门侦办地方官员的东厂多。廖训现这地方没什么功绩好捞,自然就把注意力转向了更为实际的方向。

  提刑按察使司的的郭正,都指挥使司的于平风,都是他被南镇抚司分派来杭州之前就认得的官员,到了这边之后,另两人给他引见了宁波府的大海商汪加林,几人一拍即合,便很快形成了官商一体的私人组织。凭借这几人所提供的各种“方便”,汪加林在短短几年中便迅崛起,靠着走私贸易成为了舟山群岛数一数二的大户,其影响力也从宁波府一地迅展开,整个杭州湾的海贸生意也被其控制大半。

  廖训只需在杭州府写写公文,下达指令,每年从舟山得到的好处便多达数万两白银,而期间由汪加林送来的各种奇珍异宝更是多不胜数,很难在别处找到这种轻松愉快的肥差了。廖训用这些银子在杭州府购置了房产地皮,养了几房妻妾,日子过得堪称美滋滋。

  不过这种完美的生活状态在去年被海汉人的到来给破坏了,尽管在此之前舟山船帮凭借倒卖海汉货物也获利颇丰,廖训自己也从中得了不少好处,但海汉人来到浙江之后,所有人才意识到这帮南方蛮子可不只是精于海上贸易的商人而已,其战力之强,还远在早年骚扰东海的倭寇和西番之上。

  海汉人登6宁波石浦港的消息刚传到杭州,没等这边有所反应,海汉人攻下六横岛的消息便接踵而至,而当廖训等人还没判断出海汉人是否会对舟山动手的时候,东海上已经开战了。等杭州这边试图以官方身份出面阻止海汉人这种野蛮行径的时候,战斗却已经结束了,舟山岛在海汉大军水6夹攻之下已经沦陷,岛主汪加林生死不明。就在高桥南和龚十七于城西酒楼中商议行动方案的同时,城东的一处宅院大门打开,一顶四人软轿无声而出,前后还各有两名身着五色团花曳撒服,腰间挎着绣春刀的护卫人员。这处宅院便是锦衣卫在杭州城的衙门所在地,不过与其他官署不同的是,这里并没有挂出任何招牌,也没有石狮当道,衙役把门,看上去与普通大户人家的宅院并无不同。

  这种低调并不是为了迎合锦衣卫这个机构的特殊性质,而是锦衣卫驻杭州负责人廖训上任之后才做出的调整。廖训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他认为锦衣卫贵为天子亲军,哪里还需要通过讲排场来显示自身的地位,实际的工作成效远比排场重要,自己能在目前的职位上立下多少功绩,捞到多少实际的好处,这才是重点。

  当然了,裁减不必要的排场之后,省下来的经费也没有旁落到别处,都被廖训揣进了自己的口袋中。杭州这地方商业达,民间也较为富庶,极少生需要锦衣卫出面处理的恶性案件或者政治事件,锦衣卫在杭州能做的事情甚至还没有专门侦办地方官员的东厂多。廖训现这地方没什么功绩好捞,自然就把注意力转向了更为实际的方向。

  提刑按察使司的的郭正,都指挥使司的于平风,都是他被南镇抚司分派来杭州之前就认得的官员,到了这边之后,另两人给他引见了宁波府的大海商汪加林,几人一拍即合,便很快形成了官商一体的私人组织。凭借这几人所提供的各种“方便”,汪加林在短短几年中便迅崛起,靠着走私贸易成为了舟山群岛数一数二的大户,其影响力也从宁波府一地迅展开,整个杭州湾的海贸生意也被其控制大半。

  廖训只需在杭州府写写公文,下达指令,每年从舟山得到的好处便多达数万两白银,而期间由汪加林送来的各种奇珍异宝更是多不胜数,很难在别处找到这种轻松愉快的肥差了。廖训用这些银子在杭州府购置了房产地皮,养了几房妻妾,日子过得堪称美滋滋。

  不过这种完美的生活状态在去年被海汉人的到来给破坏了,尽管在此之前舟山船帮凭借倒卖海汉货物也获利颇丰,廖训自己也从中得了不少好处,但海汉人来到浙江之后,所有人才意识到这帮南方蛮子可不只是精于海上贸易的商人而已,其战力之强,还远在早年骚扰东海的倭寇和西番之上。

  海汉人登6宁波石浦港的消息刚传到杭州,没等这边有所反应,海汉人攻下六横岛的消息便接踵而至,而当廖训等人还没判断出海汉人是否会对舟山动手的时候,东海上已经开战了。等杭州这边试图以官方身份出面阻止海汉人这种野蛮行径的时候,战斗却已经结束了,舟山岛在海汉大军水6夹攻之下已经沦陷,岛主汪加林生死不明。就在高桥南和龚十七于城西酒楼中商议行动方案的同时,城东的一处宅院大门打开,一顶四人软轿无声而出,前后还各有两名身着五色团花曳撒服,腰间挎着绣春刀的护卫人员。这处宅院便是锦衣卫在杭州城的衙门所在地,不过与其他官署不同的是,这里并没有挂出任何招牌,也没有石狮当道,衙役把门,看上去与普通大户人家的宅院并无不同。

  这种低调并不是为了迎合锦衣卫这个机构的特殊性质,而是锦衣卫驻杭州负责人廖训上任之后才做出的调整。廖训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他认为锦衣卫贵为天子亲军,哪里还需要通过讲排场来显示自身的地位,实际的工作成效远比排场重要,自己能在目前的职位上立下多少功绩,捞到多少实际的好处,这才是重点。

  当然了,裁减不必要的排场之后,省下来的经费也没有旁落到别处,都被廖训揣进了自己的口袋中。杭州这地方商业达,民间也较为富庶,极少生需要锦衣卫出面处理的恶性案件或者政治事件,锦衣卫在杭州能做的事情甚至还没有专门侦办地方官员的东厂多。廖训现这地方没什么功绩好捞,自然就把注意力转向了更为实际的方向。

  提刑按察使司的的郭正,都指挥使司的于平风,都是他被南镇抚司分派来杭州之前就认得的官员,到了这边之后,另两人给他引见了宁波府的大海商汪加林,几人一拍即合,便很快形成了官商一体的私人组织。凭借这几人所提供的各种“方便”,汪加林在短短几年中便迅崛起,靠着走私贸易成为了舟山群岛数一数二的大户,其影响力也从宁波府一地迅展开,整个杭州湾的海贸生意也被其控制大半。

  廖训只需在杭州府写写公文,下达指令,每年从舟山得到的好处便多达数万两白银,而期间由汪加林送来的各种奇珍异宝更是多不胜数,很难在别处找到这种轻松愉快的肥差了。廖训用这些银子在杭州府购置了房产地皮,养了几房妻妾,日子过得堪称美滋滋。

  不过这种完美的生活状态在去年被海汉人的到来给破坏了,尽管在此之前舟山船帮凭借倒卖海汉货物也获利颇丰,廖训自己也从中得了不少好处,但海汉人来到浙江之后,所有人才意识到这帮南方蛮子可不只是精于海上贸易的商人而已,其战力之强,还远在早年骚扰东海的倭寇和西番之上。

  海汉人登6宁波石浦港的消息刚传到杭州,没等这边有所反应,海汉人攻下六横岛的消息便接踵而至,而当廖训等人还没判断出海汉人是否会对舟山动手的时候,东海上已经开战了。等杭州这边试图以官方身份出面阻止海汉人这种野蛮行径的时候,战斗却已经结束了,舟山岛在海汉大军水6夹攻之下已经沦陷,岛主汪加林生死不明。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34911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