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55章 步步推进

第1055章 步步推进

  这杭州本就是浙江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浙江等级最高权限最大的衙门几乎全都集中在城里,所以有地方州府的人到杭州来跑官,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这位“乔老爷”虽然目标定得有点高,但两个向导也只是平头百姓,眼光见识有限,并没有再往深处去想。对他们来说,白花花的银子才是最现实的事情,至于“乔老爷”找谁打点关系,最后能不能成功,那的确不是他们所能插手的事情了。

  高桥南一队人在城中转悠期间,万也带着龚十七进了杭州城,直接去了前日说好的城南宅子。正如万所说,这宅子距离凤山门颇近,进城门之后只顺着大路拐了个角,就已经能看到这处宅院的门楼了。

  龚十七到了门口,见着门楼顶部是挑檐式,门楣上有双面砖雕,有花卉、蝙蝠、蝴蝶等图案,大门左右还各有一对石鼓。门楣上原本应该挂有主人家的牌匾,不过如今已经取了下来,空着一块地方。而牌匾位置左右各挂有一个红灯笼,只是太久没更换,已经有些残破了。暗红色的门板上两个比巴掌还大的黄铜兽头门环,都是磨得锃光瓦亮。这门楼不大,但工艺精细,看样子当初建房时也是投入不小。

  万上前敲响门环,不多时便有人开门,万道明来意后,这人让他们在门外等了一阵,然后便回来将他们带进院内,龚十七看了看这院落中虽有庭院,但草木大多都枯了,看样子也是很久都没人照料了。那带路的仆从将龚十七等人带到花厅中,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见他们进来便起身拱手示意。

  万主动居中介绍道:“这位是房东冯老板……冯老板,这位龚老板是来看房的,两位多多亲近。”

  双方寒暄几句,便入座详谈。龚十七见这花厅里连个屏风、花瓶之类的饰物都没有,桌椅倒是上等红木所制,只是看这外表包浆应该也很有些年头了。万昨天说过这家是因为家道中落准备卖宅子换钱度日,看样子在卖宅子之前,早就已经把这里零零碎碎的东西处理得差不多了。

  龚十七急于敲定此事,所以在价格上并没有跟对方慢慢讨价还价,而是着重于交房的手续和时间。双方谈得七七八八之后,龚十七提出要再仔细看看这宅子的情况,房东欣然同意,亲自带着他们在宅子里挨着把每个房间和院子角落全看了一遍。

  大概是得益于上个世纪建造这房子的工匠们用心,这房子的整体状况其实还算不错,除了三进院落天井里的花草苗木需要重新种植,一些小地方要做些修补工作,倒是没看出有什么大的毛病。目前也就主人和一个老仆住在这里,家人已经搬去了乡下,这宅子里只剩了一些最基本的家具,看起来空空荡荡的没有多少人气,倒像是一处无人居住的废宅。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杭州本就是浙江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浙江等级最高权限最大的衙门几乎全都集中在城里,所以有地方州府的人到杭州来跑官,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这位“乔老爷”虽然目标定得有点高,但两个向导也只是平头百姓,眼光见识有限,并没有再往深处去想。对他们来说,白花花的银子才是最现实的事情,至于“乔老爷”找谁打点关系,最后能不能成功,那的确不是他们所能插手的事情了。

  高桥南一队人在城中转悠期间,万也带着龚十七进了杭州城,直接去了前日说好的城南宅子。正如万所说,这宅子距离凤山门颇近,进城门之后只顺着大路拐了个角,就已经能看到这处宅院的门楼了。

  龚十七到了门口,见着门楼顶部是挑檐式,门楣上有双面砖雕,有花卉、蝙蝠、蝴蝶等图案,大门左右还各有一对石鼓。门楣上原本应该挂有主人家的牌匾,不过如今已经取了下来,空着一块地方。而牌匾位置左右各挂有一个红灯笼,只是太久没更换,已经有些残破了。暗红色的门板上两个比巴掌还大的黄铜兽头门环,都是磨得锃光瓦亮。这门楼不大,但工艺精细,看样子当初建房时也是投入不小。

  万上前敲响门环,不多时便有人开门,万道明来意后,这人让他们在门外等了一阵,然后便回来将他们带进院内,龚十七看了看这院落中虽有庭院,但草木大多都枯了,看样子也是很久都没人照料了。那带路的仆从将龚十七等人带到花厅中,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见他们进来便起身拱手示意。

  万主动居中介绍道:“这位是房东冯老板……冯老板,这位龚老板是来看房的,两位多多亲近。”

  双方寒暄几句,便入座详谈。龚十七见这花厅里连个屏风、花瓶之类的饰物都没有,桌椅倒是上等红木所制,只是看这外表包浆应该也很有些年头了。万昨天说过这家是因为家道中落准备卖宅子换钱度日,看样子在卖宅子之前,早就已经把这里零零碎碎的东西处理得差不多了。

  龚十七急于敲定此事,所以在价格上并没有跟对方慢慢讨价还价,而是着重于交房的手续和时间。双方谈得七七八八之后,龚十七提出要再仔细看看这宅子的情况,房东欣然同意,亲自带着他们在宅子里挨着把每个房间和院子角落全看了一遍。

  大概是得益于上个世纪建造这房子的工匠们用心,这房子的整体状况其实还算不错,除了三进院落天井里的花草苗木需要重新种植,一些小地方要做些修补工作,倒是没看出有什么大的毛病。目前也就主人和一个老仆住在这里,家人已经搬去了乡下,这宅子里只剩了一些最基本的家具,看起来空空荡荡的没有多少人气,倒像是一处无人居住的废宅。这杭州本就是浙江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浙江等级最高权限最大的衙门几乎全都集中在城里,所以有地方州府的人到杭州来跑官,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这位“乔老爷”虽然目标定得有点高,但两个向导也只是平头百姓,眼光见识有限,并没有再往深处去想。对他们来说,白花花的银子才是最现实的事情,至于“乔老爷”找谁打点关系,最后能不能成功,那的确不是他们所能插手的事情了。

  高桥南一队人在城中转悠期间,万也带着龚十七进了杭州城,直接去了前日说好的城南宅子。正如万所说,这宅子距离凤山门颇近,进城门之后只顺着大路拐了个角,就已经能看到这处宅院的门楼了。

  龚十七到了门口,见着门楼顶部是挑檐式,门楣上有双面砖雕,有花卉、蝙蝠、蝴蝶等图案,大门左右还各有一对石鼓。门楣上原本应该挂有主人家的牌匾,不过如今已经取了下来,空着一块地方。而牌匾位置左右各挂有一个红灯笼,只是太久没更换,已经有些残破了。暗红色的门板上两个比巴掌还大的黄铜兽头门环,都是磨得锃光瓦亮。这门楼不大,但工艺精细,看样子当初建房时也是投入不小。

  万上前敲响门环,不多时便有人开门,万道明来意后,这人让他们在门外等了一阵,然后便回来将他们带进院内,龚十七看了看这院落中虽有庭院,但草木大多都枯了,看样子也是很久都没人照料了。那带路的仆从将龚十七等人带到花厅中,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见他们进来便起身拱手示意。

  万主动居中介绍道:“这位是房东冯老板……冯老板,这位龚老板是来看房的,两位多多亲近。”

  双方寒暄几句,便入座详谈。龚十七见这花厅里连个屏风、花瓶之类的饰物都没有,桌椅倒是上等红木所制,只是看这外表包浆应该也很有些年头了。万昨天说过这家是因为家道中落准备卖宅子换钱度日,看样子在卖宅子之前,早就已经把这里零零碎碎的东西处理得差不多了。

  龚十七急于敲定此事,所以在价格上并没有跟对方慢慢讨价还价,而是着重于交房的手续和时间。双方谈得七七八八之后,龚十七提出要再仔细看看这宅子的情况,房东欣然同意,亲自带着他们在宅子里挨着把每个房间和院子角落全看了一遍。

  大概是得益于上个世纪建造这房子的工匠们用心,这房子的整体状况其实还算不错,除了三进院落天井里的花草苗木需要重新种植,一些小地方要做些修补工作,倒是没看出有什么大的毛病。目前也就主人和一个老仆住在这里,家人已经搬去了乡下,这宅子里只剩了一些最基本的家具,看起来空空荡荡的没有多少人气,倒像是一处无人居住的废宅。这杭州本就是浙江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浙江等级最高权限最大的衙门几乎全都集中在城里,所以有地方州府的人到杭州来跑官,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这位“乔老爷”虽然目标定得有点高,但两个向导也只是平头百姓,眼光见识有限,并没有再往深处去想。对他们来说,白花花的银子才是最现实的事情,至于“乔老爷”找谁打点关系,最后能不能成功,那的确不是他们所能插手的事情了。

  高桥南一队人在城中转悠期间,万也带着龚十七进了杭州城,直接去了前日说好的城南宅子。正如万所说,这宅子距离凤山门颇近,进城门之后只顺着大路拐了个角,就已经能看到这处宅院的门楼了。

  龚十七到了门口,见着门楼顶部是挑檐式,门楣上有双面砖雕,有花卉、蝙蝠、蝴蝶等图案,大门左右还各有一对石鼓。门楣上原本应该挂有主人家的牌匾,不过如今已经取了下来,空着一块地方。而牌匾位置左右各挂有一个红灯笼,只是太久没更换,已经有些残破了。暗红色的门板上两个比巴掌还大的黄铜兽头门环,都是磨得锃光瓦亮。这门楼不大,但工艺精细,看样子当初建房时也是投入不小。

  万上前敲响门环,不多时便有人开门,万道明来意后,这人让他们在门外等了一阵,然后便回来将他们带进院内,龚十七看了看这院落中虽有庭院,但草木大多都枯了,看样子也是很久都没人照料了。那带路的仆从将龚十七等人带到花厅中,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见他们进来便起身拱手示意。

  万主动居中介绍道:“这位是房东冯老板……冯老板,这位龚老板是来看房的,两位多多亲近。”

  双方寒暄几句,便入座详谈。龚十七见这花厅里连个屏风、花瓶之类的饰物都没有,桌椅倒是上等红木所制,只是看这外表包浆应该也很有些年头了。万昨天说过这家是因为家道中落准备卖宅子换钱度日,看样子在卖宅子之前,早就已经把这里零零碎碎的东西处理得差不多了。

  龚十七急于敲定此事,所以在价格上并没有跟对方慢慢讨价还价,而是着重于交房的手续和时间。双方谈得七七八八之后,龚十七提出要再仔细看看这宅子的情况,房东欣然同意,亲自带着他们在宅子里挨着把每个房间和院子角落全看了一遍。

  大概是得益于上个世纪建造这房子的工匠们用心,这房子的整体状况其实还算不错,除了三进院落天井里的花草苗木需要重新种植,一些小地方要做些修补工作,倒是没看出有什么大的毛病。目前也就主人和一个老仆住在这里,家人已经搬去了乡下,这宅子里只剩了一些最基本的家具,看起来空空荡荡的没有多少人气,倒像是一处无人居住的废宅。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50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