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54章 试千户大人

第1054章 试千户大人

  几乎是在万接到龚十七一行人的同时,另一艘福船在钱塘江下游大约两里远的另一处码头缓缓靠岸。几个力工等着跳板搭好,本想涌上前来揽活,但一看船上下来的几名男子个个腰间都挂着制式刀剑,立刻便畏惧地停下了脚步。像这类带着刀剑招摇过市的队伍,不是地位极高的权贵,就是军中武官,无论是其中哪一种,都是普通人需要保持安全距离的对象。

  不多时船上下来一名中年汉子,身着五蝠捧寿大襟绸袍,头戴四方平定巾,个子不高却颇有威势,背着双手慢慢从跳板走了下来,脚步极为沉稳。若是有懂行的人,从其走路的姿态就能看出他的下盘功夫非常扎实,是常年习武之人才会具备的素质。

  这人下到岸边码头上,打量了一下周遭之后,才淡淡地开口吩咐道:“天色不早了,快雇些人手,把行李物品快些搬下船,不要误了今日入城。”

  当下便有随从招呼站在旁边看热闹的力工,让他们过来做事。有胆大的人凑上来小声向随从打听这队人的来历,那随从傲然应道:“我家老爷乃是宁波府定海卫试千户乔南乔大人,此番是来杭州府办理公务……你们搬运箱子小心一些,里面有不少贵重器物,打坏了可不是尔等能赔得起的!”

  既然是宁波府的驻军武官,有这作派自然也就显得很合理了,不过杭州乃是浙江治所,城中有品级的官员数以百计,这试千户不过是从五品的武官,在宁波或许还能有点影响力,到了杭州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了。听这随从报了主人家的身份之后,力工们反倒是心情放松了不少。

  这一行人在码头上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卸货,又雇了三辆大车,一顶四人软轿,这才出向杭州城东南的候潮门进。好在这地方距离杭州城已经不远,否则他们极有可能就赶不上在关城门之前入城了。

  候潮门始建于五代时期的吴越国,因筑城时以竹笼装砖石,用车运至城下充当城基,故被命名为竹车门。南宋年间这处城门进行重建,因其濒临钱塘江,每日都可以观潮起潮落,故改名为候潮门。南宋词人周密所著的《武林旧事》一书中还有南宋孝宗皇帝从候潮门出城观潮的记载。而候潮门外也修筑了不少专门用于观潮的楼阁,如映江楼、草阁、映亭、樟亭驿等等。

  这试千户大人的队伍一路行至候潮门外的时候,守门的士兵已经在将横在道边的拒马搬回城门内,准备要关门歇业了。看着这队人匆匆而来,带队的小校不耐烦地摆摆手道:“今日已不可入城,明早再来!”

  “这位大人且慢,都是自己人,自己人!”这边的随从连忙快步过去,向这小校表明了这队人的身份来历,并且向其出示了宁波府定海卫签的公文,上面注明了试千户乔南到杭州府办理军务的事宜。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几乎是在万接到龚十七一行人的同时,另一艘福船在钱塘江下游大约两里远的另一处码头缓缓靠岸。几个力工等着跳板搭好,本想涌上前来揽活,但一看船上下来的几名男子个个腰间都挂着制式刀剑,立刻便畏惧地停下了脚步。像这类带着刀剑招摇过市的队伍,不是地位极高的权贵,就是军中武官,无论是其中哪一种,都是普通人需要保持安全距离的对象。

  不多时船上下来一名中年汉子,身着五蝠捧寿大襟绸袍,头戴四方平定巾,个子不高却颇有威势,背着双手慢慢从跳板走了下来,脚步极为沉稳。若是有懂行的人,从其走路的姿态就能看出他的下盘功夫非常扎实,是常年习武之人才会具备的素质。

  这人下到岸边码头上,打量了一下周遭之后,才淡淡地开口吩咐道:“天色不早了,快雇些人手,把行李物品快些搬下船,不要误了今日入城。”

  当下便有随从招呼站在旁边看热闹的力工,让他们过来做事。有胆大的人凑上来小声向随从打听这队人的来历,那随从傲然应道:“我家老爷乃是宁波府定海卫试千户乔南乔大人,此番是来杭州府办理公务……你们搬运箱子小心一些,里面有不少贵重器物,打坏了可不是尔等能赔得起的!”

  既然是宁波府的驻军武官,有这作派自然也就显得很合理了,不过杭州乃是浙江治所,城中有品级的官员数以百计,这试千户不过是从五品的武官,在宁波或许还能有点影响力,到了杭州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了。听这随从报了主人家的身份之后,力工们反倒是心情放松了不少。

  这一行人在码头上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卸货,又雇了三辆大车,一顶四人软轿,这才出向杭州城东南的候潮门进。好在这地方距离杭州城已经不远,否则他们极有可能就赶不上在关城门之前入城了。

  候潮门始建于五代时期的吴越国,因筑城时以竹笼装砖石,用车运至城下充当城基,故被命名为竹车门。南宋年间这处城门进行重建,因其濒临钱塘江,每日都可以观潮起潮落,故改名为候潮门。南宋词人周密所著的《武林旧事》一书中还有南宋孝宗皇帝从候潮门出城观潮的记载。而候潮门外也修筑了不少专门用于观潮的楼阁,如映江楼、草阁、映亭、樟亭驿等等。

  这试千户大人的队伍一路行至候潮门外的时候,守门的士兵已经在将横在道边的拒马搬回城门内,准备要关门歇业了。看着这队人匆匆而来,带队的小校不耐烦地摆摆手道:“今日已不可入城,明早再来!”

  “这位大人且慢,都是自己人,自己人!”这边的随从连忙快步过去,向这小校表明了这队人的身份来历,并且向其出示了宁波府定海卫签的公文,上面注明了试千户乔南到杭州府办理军务的事宜。几乎是在万接到龚十七一行人的同时,另一艘福船在钱塘江下游大约两里远的另一处码头缓缓靠岸。几个力工等着跳板搭好,本想涌上前来揽活,但一看船上下来的几名男子个个腰间都挂着制式刀剑,立刻便畏惧地停下了脚步。像这类带着刀剑招摇过市的队伍,不是地位极高的权贵,就是军中武官,无论是其中哪一种,都是普通人需要保持安全距离的对象。

  不多时船上下来一名中年汉子,身着五蝠捧寿大襟绸袍,头戴四方平定巾,个子不高却颇有威势,背着双手慢慢从跳板走了下来,脚步极为沉稳。若是有懂行的人,从其走路的姿态就能看出他的下盘功夫非常扎实,是常年习武之人才会具备的素质。

  这人下到岸边码头上,打量了一下周遭之后,才淡淡地开口吩咐道:“天色不早了,快雇些人手,把行李物品快些搬下船,不要误了今日入城。”

  当下便有随从招呼站在旁边看热闹的力工,让他们过来做事。有胆大的人凑上来小声向随从打听这队人的来历,那随从傲然应道:“我家老爷乃是宁波府定海卫试千户乔南乔大人,此番是来杭州府办理公务……你们搬运箱子小心一些,里面有不少贵重器物,打坏了可不是尔等能赔得起的!”

  既然是宁波府的驻军武官,有这作派自然也就显得很合理了,不过杭州乃是浙江治所,城中有品级的官员数以百计,这试千户不过是从五品的武官,在宁波或许还能有点影响力,到了杭州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了。听这随从报了主人家的身份之后,力工们反倒是心情放松了不少。

  这一行人在码头上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卸货,又雇了三辆大车,一顶四人软轿,这才出向杭州城东南的候潮门进。好在这地方距离杭州城已经不远,否则他们极有可能就赶不上在关城门之前入城了。

  候潮门始建于五代时期的吴越国,因筑城时以竹笼装砖石,用车运至城下充当城基,故被命名为竹车门。南宋年间这处城门进行重建,因其濒临钱塘江,每日都可以观潮起潮落,故改名为候潮门。南宋词人周密所著的《武林旧事》一书中还有南宋孝宗皇帝从候潮门出城观潮的记载。而候潮门外也修筑了不少专门用于观潮的楼阁,如映江楼、草阁、映亭、樟亭驿等等。

  这试千户大人的队伍一路行至候潮门外的时候,守门的士兵已经在将横在道边的拒马搬回城门内,准备要关门歇业了。看着这队人匆匆而来,带队的小校不耐烦地摆摆手道:“今日已不可入城,明早再来!”

  “这位大人且慢,都是自己人,自己人!”这边的随从连忙快步过去,向这小校表明了这队人的身份来历,并且向其出示了宁波府定海卫签的公文,上面注明了试千户乔南到杭州府办理军务的事宜。几乎是在万接到龚十七一行人的同时,另一艘福船在钱塘江下游大约两里远的另一处码头缓缓靠岸。几个力工等着跳板搭好,本想涌上前来揽活,但一看船上下来的几名男子个个腰间都挂着制式刀剑,立刻便畏惧地停下了脚步。像这类带着刀剑招摇过市的队伍,不是地位极高的权贵,就是军中武官,无论是其中哪一种,都是普通人需要保持安全距离的对象。

  不多时船上下来一名中年汉子,身着五蝠捧寿大襟绸袍,头戴四方平定巾,个子不高却颇有威势,背着双手慢慢从跳板走了下来,脚步极为沉稳。若是有懂行的人,从其走路的姿态就能看出他的下盘功夫非常扎实,是常年习武之人才会具备的素质。

  这人下到岸边码头上,打量了一下周遭之后,才淡淡地开口吩咐道:“天色不早了,快雇些人手,把行李物品快些搬下船,不要误了今日入城。”

  当下便有随从招呼站在旁边看热闹的力工,让他们过来做事。有胆大的人凑上来小声向随从打听这队人的来历,那随从傲然应道:“我家老爷乃是宁波府定海卫试千户乔南乔大人,此番是来杭州府办理公务……你们搬运箱子小心一些,里面有不少贵重器物,打坏了可不是尔等能赔得起的!”

  既然是宁波府的驻军武官,有这作派自然也就显得很合理了,不过杭州乃是浙江治所,城中有品级的官员数以百计,这试千户不过是从五品的武官,在宁波或许还能有点影响力,到了杭州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了。听这随从报了主人家的身份之后,力工们反倒是心情放松了不少。

  这一行人在码头上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卸货,又雇了三辆大车,一顶四人软轿,这才出向杭州城东南的候潮门进。好在这地方距离杭州城已经不远,否则他们极有可能就赶不上在关城门之前入城了。

  候潮门始建于五代时期的吴越国,因筑城时以竹笼装砖石,用车运至城下充当城基,故被命名为竹车门。南宋年间这处城门进行重建,因其濒临钱塘江,每日都可以观潮起潮落,故改名为候潮门。南宋词人周密所著的《武林旧事》一书中还有南宋孝宗皇帝从候潮门出城观潮的记载。而候潮门外也修筑了不少专门用于观潮的楼阁,如映江楼、草阁、映亭、樟亭驿等等。

  这试千户大人的队伍一路行至候潮门外的时候,守门的士兵已经在将横在道边的拒马搬回城门内,准备要关门歇业了。看着这队人匆匆而来,带队的小校不耐烦地摆摆手道:“今日已不可入城,明早再来!”

  “这位大人且慢,都是自己人,自己人!”这边的随从连忙快步过去,向这小校表明了这队人的身份来历,并且向其出示了宁波府定海卫签的公文,上面注明了试千户乔南到杭州府办理军务的事宜。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5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