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49章 跨部门合作

第1049章 跨部门合作

  特战营是钱天敦在开安南黑土港时期组建起来的一支部队,所招揽的士兵自然也是以当时主要的人口来源安南难民为主,直到1631年这支部队被调到福建驻扎,才逐渐开始招揽汉人入伍。不过因为入伍时间和作战经验的差距,这支部队中的基层军官几乎都是安南裔。当然了,其中也有高桥南这个异类,非但不是汉裔,而且还是苦役营囚徒的出身,全靠战功一路爬到现在特战营营长的职位上。

  在去年之前,这支部队驻扎地过的地区中纬度最高的地方也仅仅只是台北地区,而当地地处北纬25度,几乎就是贴着热带的边,气候与浙江有着一定的差异。去年冬天在舟山岛上过冬,很多士兵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穿上了厚厚的棉服,体验到热带之外的寒冷感受。

  高桥南曾听钱天敦说过,目前大明正处于一个名叫“小冰河期”的气候状态下,连东南沿海地区在冬季也偶尔会有降雪出现。去年舟山以北的松江府、苏州府、扬州府等地,以及浙江、福建的个别地区,便在冬天出现了普降大雪的奇景。舟山虽未被波及,但温度也降至五度以内,让许多出身南方的官兵都颇感不适。如果不是后勤部门提前就准备好了过冬所需的供暖设备和冬衣,那这支来自南方的特战部队大概会有很多人在天气这个无形的对手面前倒下。

  而今年年内将要去往的目的地,据说比从台北到舟山的距离更远,也更加接近寒冷的北方。高桥南着实有一点担心,自己的部队去到当地之后是否能够适应那里的气候,届时还能够保有几成的战斗力。

  想到这里,高桥南就不禁有些佩服自己上司钱天敦的高瞻远瞩,从一两年之前还在福建驻扎的时候就开始从北方来的难民中招揽青壮入伍,如今特战营中出身北方的官兵也占据了一定的比例,去到北方至少还有一些带路党能够帮助部队尽快适应当地的气候和环境。

  高桥南押解着倭寇俘虏回到定海港,在码头交接时听说王汤姆带着的部队已经在两天前抵达舟山,便知大概要开始北上的行动了,当下把手头的事情交给副官,自己立刻赶回了指挥部向钱天敦报到。

  “你回来得正好。”钱天敦见高桥南出现,便向他招呼道:“正好王司令和郝部长都在,给你说说正事。”

  高桥南目前在军方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了,自然也对军方高层比较熟悉,早在安南内战时期就曾跟王汤姆等人一起执行过任务,而郝万清虽然以前没打过交道,但高桥南也知道他的身份,当下便上前向几人一一敬礼。龚十七就站在郝万清身侧,两人目光一碰,也各自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他们虽然分属不同的部门,但都常驻在舟山岛上,碰面的时候着实不少,因此也不算陌生。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特战营是钱天敦在开安南黑土港时期组建起来的一支部队,所招揽的士兵自然也是以当时主要的人口来源安南难民为主,直到1631年这支部队被调到福建驻扎,才逐渐开始招揽汉人入伍。不过因为入伍时间和作战经验的差距,这支部队中的基层军官几乎都是安南裔。当然了,其中也有高桥南这个异类,非但不是汉裔,而且还是苦役营囚徒的出身,全靠战功一路爬到现在特战营营长的职位上。

  在去年之前,这支部队驻扎地过的地区中纬度最高的地方也仅仅只是台北地区,而当地地处北纬25度,几乎就是贴着热带的边,气候与浙江有着一定的差异。去年冬天在舟山岛上过冬,很多士兵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穿上了厚厚的棉服,体验到热带之外的寒冷感受。

  高桥南曾听钱天敦说过,目前大明正处于一个名叫“小冰河期”的气候状态下,连东南沿海地区在冬季也偶尔会有降雪出现。去年舟山以北的松江府、苏州府、扬州府等地,以及浙江、福建的个别地区,便在冬天出现了普降大雪的奇景。舟山虽未被波及,但温度也降至五度以内,让许多出身南方的官兵都颇感不适。如果不是后勤部门提前就准备好了过冬所需的供暖设备和冬衣,那这支来自南方的特战部队大概会有很多人在天气这个无形的对手面前倒下。

  而今年年内将要去往的目的地,据说比从台北到舟山的距离更远,也更加接近寒冷的北方。高桥南着实有一点担心,自己的部队去到当地之后是否能够适应那里的气候,届时还能够保有几成的战斗力。

  想到这里,高桥南就不禁有些佩服自己上司钱天敦的高瞻远瞩,从一两年之前还在福建驻扎的时候就开始从北方来的难民中招揽青壮入伍,如今特战营中出身北方的官兵也占据了一定的比例,去到北方至少还有一些带路党能够帮助部队尽快适应当地的气候和环境。

  高桥南押解着倭寇俘虏回到定海港,在码头交接时听说王汤姆带着的部队已经在两天前抵达舟山,便知大概要开始北上的行动了,当下把手头的事情交给副官,自己立刻赶回了指挥部向钱天敦报到。

  “你回来得正好。”钱天敦见高桥南出现,便向他招呼道:“正好王司令和郝部长都在,给你说说正事。”

  高桥南目前在军方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了,自然也对军方高层比较熟悉,早在安南内战时期就曾跟王汤姆等人一起执行过任务,而郝万清虽然以前没打过交道,但高桥南也知道他的身份,当下便上前向几人一一敬礼。龚十七就站在郝万清身侧,两人目光一碰,也各自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他们虽然分属不同的部门,但都常驻在舟山岛上,碰面的时候着实不少,因此也不算陌生。

  特战营是钱天敦在开安南黑土港时期组建起来的一支部队,所招揽的士兵自然也是以当时主要的人口来源安南难民为主,直到1631年这支部队被调到福建驻扎,才逐渐开始招揽汉人入伍。不过因为入伍时间和作战经验的差距,这支部队中的基层军官几乎都是安南裔。当然了,其中也有高桥南这个异类,非但不是汉裔,而且还是苦役营囚徒的出身,全靠战功一路爬到现在特战营营长的职位上。

  在去年之前,这支部队驻扎地过的地区中纬度最高的地方也仅仅只是台北地区,而当地地处北纬25度,几乎就是贴着热带的边,气候与浙江有着一定的差异。去年冬天在舟山岛上过冬,很多士兵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穿上了厚厚的棉服,体验到热带之外的寒冷感受。

  高桥南曾听钱天敦说过,目前大明正处于一个名叫“小冰河期”的气候状态下,连东南沿海地区在冬季也偶尔会有降雪出现。去年舟山以北的松江府、苏州府、扬州府等地,以及浙江、福建的个别地区,便在冬天出现了普降大雪的奇景。舟山虽未被波及,但温度也降至五度以内,让许多出身南方的官兵都颇感不适。如果不是后勤部门提前就准备好了过冬所需的供暖设备和冬衣,那这支来自南方的特战部队大概会有很多人在天气这个无形的对手面前倒下。

  而今年年内将要去往的目的地,据说比从台北到舟山的距离更远,也更加接近寒冷的北方。高桥南着实有一点担心,自己的部队去到当地之后是否能够适应那里的气候,届时还能够保有几成的战斗力。

  想到这里,高桥南就不禁有些佩服自己上司钱天敦的高瞻远瞩,从一两年之前还在福建驻扎的时候就开始从北方来的难民中招揽青壮入伍,如今特战营中出身北方的官兵也占据了一定的比例,去到北方至少还有一些带路党能够帮助部队尽快适应当地的气候和环境。

  高桥南押解着倭寇俘虏回到定海港,在码头交接时听说王汤姆带着的部队已经在两天前抵达舟山,便知大概要开始北上的行动了,当下把手头的事情交给副官,自己立刻赶回了指挥部向钱天敦报到。

  “你回来得正好。”钱天敦见高桥南出现,便向他招呼道:“正好王司令和郝部长都在,给你说说正事。”

  高桥南目前在军方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了,自然也对军方高层比较熟悉,早在安南内战时期就曾跟王汤姆等人一起执行过任务,而郝万清虽然以前没打过交道,但高桥南也知道他的身份,当下便上前向几人一一敬礼。龚十七就站在郝万清身侧,两人目光一碰,也各自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他们虽然分属不同的部门,但都常驻在舟山岛上,碰面的时候着实不少,因此也不算陌生。

  特战营是钱天敦在开安南黑土港时期组建起来的一支部队,所招揽的士兵自然也是以当时主要的人口来源安南难民为主,直到1631年这支部队被调到福建驻扎,才逐渐开始招揽汉人入伍。不过因为入伍时间和作战经验的差距,这支部队中的基层军官几乎都是安南裔。当然了,其中也有高桥南这个异类,非但不是汉裔,而且还是苦役营囚徒的出身,全靠战功一路爬到现在特战营营长的职位上。

  在去年之前,这支部队驻扎地过的地区中纬度最高的地方也仅仅只是台北地区,而当地地处北纬25度,几乎就是贴着热带的边,气候与浙江有着一定的差异。去年冬天在舟山岛上过冬,很多士兵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穿上了厚厚的棉服,体验到热带之外的寒冷感受。

  高桥南曾听钱天敦说过,目前大明正处于一个名叫“小冰河期”的气候状态下,连东南沿海地区在冬季也偶尔会有降雪出现。去年舟山以北的松江府、苏州府、扬州府等地,以及浙江、福建的个别地区,便在冬天出现了普降大雪的奇景。舟山虽未被波及,但温度也降至五度以内,让许多出身南方的官兵都颇感不适。如果不是后勤部门提前就准备好了过冬所需的供暖设备和冬衣,那这支来自南方的特战部队大概会有很多人在天气这个无形的对手面前倒下。

  而今年年内将要去往的目的地,据说比从台北到舟山的距离更远,也更加接近寒冷的北方。高桥南着实有一点担心,自己的部队去到当地之后是否能够适应那里的气候,届时还能够保有几成的战斗力。

  想到这里,高桥南就不禁有些佩服自己上司钱天敦的高瞻远瞩,从一两年之前还在福建驻扎的时候就开始从北方来的难民中招揽青壮入伍,如今特战营中出身北方的官兵也占据了一定的比例,去到北方至少还有一些带路党能够帮助部队尽快适应当地的气候和环境。

  高桥南押解着倭寇俘虏回到定海港,在码头交接时听说王汤姆带着的部队已经在两天前抵达舟山,便知大概要开始北上的行动了,当下把手头的事情交给副官,自己立刻赶回了指挥部向钱天敦报到。

  “你回来得正好。”钱天敦见高桥南出现,便向他招呼道:“正好王司令和郝部长都在,给你说说正事。”

  高桥南目前在军方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了,自然也对军方高层比较熟悉,早在安南内战时期就曾跟王汤姆等人一起执行过任务,而郝万清虽然以前没打过交道,但高桥南也知道他的身份,当下便上前向几人一一敬礼。龚十七就站在郝万清身侧,两人目光一碰,也各自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他们虽然分属不同的部门,但都常驻在舟山岛上,碰面的时候着实不少,因此也不算陌生。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50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