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47章 特别行动

第1047章 特别行动

  自海汉去年进驻舟山以来,这大概算是高层人士对外界言时最为强硬的一次表态,虽然并不是对大明宣战,但王汤姆口气中的战意却已显露无遗。他的这番话结合今天出现在码头上的这支庞大舰队,不免就给在座众人带来了诸多的想象空间。

  今天在场的这些人虽然多数是站在海汉一边,但也有不少人是鼠两端,两不得罪的。王汤姆所说的这些话,大概不久之后就将通过某些人肉渠道传到杭州府去,势必会引起相关人士的不悦。王汤姆口称不会主动与大明生武装冲突,但这番言语却似乎是在有意激怒杭州府的高官,如果有人忍不下这口气,要跟海汉清算一下过往的恩怨,那这次只怕要踢到铁板上了。

  “汤姆,刚才你在酒席上说的那些话,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执委会的意思?”宴席结束送走宾客之后,钱天敦让人撤了酒水换了热茶醒酒,这才对王汤姆问起他刚才在席间表态的原由。在此之前钱天敦对外表言论的时候都比较小心,并没有做过如此强硬的表态。

  王汤姆笑道:“这当然是执委会的意思,郝部长,你说两句吧!”

  郝万清接过话头道:“执委会希望浙江这边能够尽快解决本地的隐患,以免部队北上之后,浙江这边再出什么岔子,影响到我们在北方的布局。”

  “执委会是想激杭州府那边主动出击?他们要是选择主动出兵,那我们在海上吃掉明军水师当然不是难事,不过如果对方不吃这套怎么办?”石迪文追问道。

  “如果他们服软了当然最好不过,那样我们也能省钱省事……”郝万清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但要是他们还是顽固不化,那说不得只能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来解决问题了。”

  “你的意思是让龚十七去杭州搞点动静出来?”钱天敦一听郝万清这说辞,倒是对其打算猜到了几分。

  “我们当然不可能真的把舟山的舰队拉到杭州府去,那样场面就很难收拾了,毕竟我们现在还不打算跟大明撕破脸皮。”王汤姆应道:“所以要解决那些在杭州府龟缩不出的敌人,也只能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

  钱天敦点点头道:“话是没错,但我还是要提醒一句,目前跟我们过不去的,可都不是什么市井小人物,而是正儿八经有品级的官员,要对这些人动手,一是行动过程中会有比较大的风险,二来由此引的后果也很可能不会受我们的控制。安全部的外勤队的确能力很强,但他们终究只是我们用来实现目的的工具,真正要为这些决定负责的人,还是我们。”

  “你说的没错,所以这次要参与进来的也不仅仅只是我们安全部的人。”郝万清应道:“期间也会需要军方的协助,特别是你麾下的部队。”

  “要用我的人?”钱天敦微微颔道:“那我要先听一听详细的计划。”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自海汉去年进驻舟山以来,这大概算是高层人士对外界言时最为强硬的一次表态,虽然并不是对大明宣战,但王汤姆口气中的战意却已显露无遗。他的这番话结合今天出现在码头上的这支庞大舰队,不免就给在座众人带来了诸多的想象空间。

  今天在场的这些人虽然多数是站在海汉一边,但也有不少人是鼠两端,两不得罪的。王汤姆所说的这些话,大概不久之后就将通过某些人肉渠道传到杭州府去,势必会引起相关人士的不悦。王汤姆口称不会主动与大明生武装冲突,但这番言语却似乎是在有意激怒杭州府的高官,如果有人忍不下这口气,要跟海汉清算一下过往的恩怨,那这次只怕要踢到铁板上了。

  “汤姆,刚才你在酒席上说的那些话,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执委会的意思?”宴席结束送走宾客之后,钱天敦让人撤了酒水换了热茶醒酒,这才对王汤姆问起他刚才在席间表态的原由。在此之前钱天敦对外表言论的时候都比较小心,并没有做过如此强硬的表态。

  王汤姆笑道:“这当然是执委会的意思,郝部长,你说两句吧!”

  郝万清接过话头道:“执委会希望浙江这边能够尽快解决本地的隐患,以免部队北上之后,浙江这边再出什么岔子,影响到我们在北方的布局。”

  “执委会是想激杭州府那边主动出击?他们要是选择主动出兵,那我们在海上吃掉明军水师当然不是难事,不过如果对方不吃这套怎么办?”石迪文追问道。

  “如果他们服软了当然最好不过,那样我们也能省钱省事……”郝万清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但要是他们还是顽固不化,那说不得只能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来解决问题了。”

  “你的意思是让龚十七去杭州搞点动静出来?”钱天敦一听郝万清这说辞,倒是对其打算猜到了几分。

  “我们当然不可能真的把舟山的舰队拉到杭州府去,那样场面就很难收拾了,毕竟我们现在还不打算跟大明撕破脸皮。”王汤姆应道:“所以要解决那些在杭州府龟缩不出的敌人,也只能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

  钱天敦点点头道:“话是没错,但我还是要提醒一句,目前跟我们过不去的,可都不是什么市井小人物,而是正儿八经有品级的官员,要对这些人动手,一是行动过程中会有比较大的风险,二来由此引的后果也很可能不会受我们的控制。安全部的外勤队的确能力很强,但他们终究只是我们用来实现目的的工具,真正要为这些决定负责的人,还是我们。”

  “你说的没错,所以这次要参与进来的也不仅仅只是我们安全部的人。”郝万清应道:“期间也会需要军方的协助,特别是你麾下的部队。”

  “要用我的人?”钱天敦微微颔道:“那我要先听一听详细的计划。”自海汉去年进驻舟山以来,这大概算是高层人士对外界言时最为强硬的一次表态,虽然并不是对大明宣战,但王汤姆口气中的战意却已显露无遗。他的这番话结合今天出现在码头上的这支庞大舰队,不免就给在座众人带来了诸多的想象空间。

  今天在场的这些人虽然多数是站在海汉一边,但也有不少人是鼠两端,两不得罪的。王汤姆所说的这些话,大概不久之后就将通过某些人肉渠道传到杭州府去,势必会引起相关人士的不悦。王汤姆口称不会主动与大明生武装冲突,但这番言语却似乎是在有意激怒杭州府的高官,如果有人忍不下这口气,要跟海汉清算一下过往的恩怨,那这次只怕要踢到铁板上了。

  “汤姆,刚才你在酒席上说的那些话,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执委会的意思?”宴席结束送走宾客之后,钱天敦让人撤了酒水换了热茶醒酒,这才对王汤姆问起他刚才在席间表态的原由。在此之前钱天敦对外表言论的时候都比较小心,并没有做过如此强硬的表态。

  王汤姆笑道:“这当然是执委会的意思,郝部长,你说两句吧!”

  郝万清接过话头道:“执委会希望浙江这边能够尽快解决本地的隐患,以免部队北上之后,浙江这边再出什么岔子,影响到我们在北方的布局。”

  “执委会是想激杭州府那边主动出击?他们要是选择主动出兵,那我们在海上吃掉明军水师当然不是难事,不过如果对方不吃这套怎么办?”石迪文追问道。

  “如果他们服软了当然最好不过,那样我们也能省钱省事……”郝万清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但要是他们还是顽固不化,那说不得只能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来解决问题了。”

  “你的意思是让龚十七去杭州搞点动静出来?”钱天敦一听郝万清这说辞,倒是对其打算猜到了几分。

  “我们当然不可能真的把舟山的舰队拉到杭州府去,那样场面就很难收拾了,毕竟我们现在还不打算跟大明撕破脸皮。”王汤姆应道:“所以要解决那些在杭州府龟缩不出的敌人,也只能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

  钱天敦点点头道:“话是没错,但我还是要提醒一句,目前跟我们过不去的,可都不是什么市井小人物,而是正儿八经有品级的官员,要对这些人动手,一是行动过程中会有比较大的风险,二来由此引的后果也很可能不会受我们的控制。安全部的外勤队的确能力很强,但他们终究只是我们用来实现目的的工具,真正要为这些决定负责的人,还是我们。”

  “你说的没错,所以这次要参与进来的也不仅仅只是我们安全部的人。”郝万清应道:“期间也会需要军方的协助,特别是你麾下的部队。”

  “要用我的人?”钱天敦微微颔道:“那我要先听一听详细的计划。”自海汉去年进驻舟山以来,这大概算是高层人士对外界言时最为强硬的一次表态,虽然并不是对大明宣战,但王汤姆口气中的战意却已显露无遗。他的这番话结合今天出现在码头上的这支庞大舰队,不免就给在座众人带来了诸多的想象空间。

  今天在场的这些人虽然多数是站在海汉一边,但也有不少人是鼠两端,两不得罪的。王汤姆所说的这些话,大概不久之后就将通过某些人肉渠道传到杭州府去,势必会引起相关人士的不悦。王汤姆口称不会主动与大明生武装冲突,但这番言语却似乎是在有意激怒杭州府的高官,如果有人忍不下这口气,要跟海汉清算一下过往的恩怨,那这次只怕要踢到铁板上了。

  “汤姆,刚才你在酒席上说的那些话,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执委会的意思?”宴席结束送走宾客之后,钱天敦让人撤了酒水换了热茶醒酒,这才对王汤姆问起他刚才在席间表态的原由。在此之前钱天敦对外表言论的时候都比较小心,并没有做过如此强硬的表态。

  王汤姆笑道:“这当然是执委会的意思,郝部长,你说两句吧!”

  郝万清接过话头道:“执委会希望浙江这边能够尽快解决本地的隐患,以免部队北上之后,浙江这边再出什么岔子,影响到我们在北方的布局。”

  “执委会是想激杭州府那边主动出击?他们要是选择主动出兵,那我们在海上吃掉明军水师当然不是难事,不过如果对方不吃这套怎么办?”石迪文追问道。

  “如果他们服软了当然最好不过,那样我们也能省钱省事……”郝万清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但要是他们还是顽固不化,那说不得只能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来解决问题了。”

  “你的意思是让龚十七去杭州搞点动静出来?”钱天敦一听郝万清这说辞,倒是对其打算猜到了几分。

  “我们当然不可能真的把舟山的舰队拉到杭州府去,那样场面就很难收拾了,毕竟我们现在还不打算跟大明撕破脸皮。”王汤姆应道:“所以要解决那些在杭州府龟缩不出的敌人,也只能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

  钱天敦点点头道:“话是没错,但我还是要提醒一句,目前跟我们过不去的,可都不是什么市井小人物,而是正儿八经有品级的官员,要对这些人动手,一是行动过程中会有比较大的风险,二来由此引的后果也很可能不会受我们的控制。安全部的外勤队的确能力很强,但他们终究只是我们用来实现目的的工具,真正要为这些决定负责的人,还是我们。”

  “你说的没错,所以这次要参与进来的也不仅仅只是我们安全部的人。”郝万清应道:“期间也会需要军方的协助,特别是你麾下的部队。”

  “要用我的人?”钱天敦微微颔道:“那我要先听一听详细的计划。”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5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