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40章 脱险

第1040章 脱险

  孙真很想在这个时候说一点豪言壮语,表明一下自己的勇气和决心,可是他现在体力消耗太严重,以至于连脑子都要转不动了。不过他倒是没有多少濒临死亡的绝望感,反而是有一种战事已经结束的轻松感。此次的任务虽然完成得不算圆满,但在猫里社附近考察的记录已经让先前撤退的人带回去了,也算是达到了侦查的目的,只是最后拖累了孟贵和刘大也走不了,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孟贵和刘大二人虽然身上伤势不重,不会妨碍行动,但他们此时也同样已经无力再战,连续几个小时的高强度运动战已经耗光了他们的体力,现在就算孙真命令他们离开,也已经没有体力再跑路了。三人在溪畔大石后互相依偎,一脸苦笑地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这些土人虽然暂时还没渡过溪流,但三人都明白只要对方的体力恢复过来,就会再次强渡,绝不可能在这种已经占优的局面下还放过自己。剩下的时间也许是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总之已经不多了。三人各自将自己的步枪装填好子弹,上好刺刀,做好最后拼杀的准备。

  他们从进入特战营的那天开始,便被不断地灌输为海汉捐躯的理念,经年累月的洗脑之后,对于战死沙场并没有多少恐惧,只是最后死在土人这种档次的敌人手中,心中多少有些不甘。

  “看来我们也要进三亚的英烈祠了!”孙真身临绝境,这个时候脸上反倒是挂着笑容:“上个月才去参观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我们进去了!”

  三亚的鹿回头半岛上除了6军基地之外,还有一处规模颇大的英烈祠,战死沙场的海汉军人大多安葬在此处,即便是尸骨未能运回,也至少会有一个牌位供奉。过往的周年庆,以及新兵入伍,都会在英烈祠安排公祭活动,这也是海汉军方一直坚持的爱国主义教育手段之一。

  孙真等人都是在澎湖入伍,这次开国庆典才第一次去到海汉的“京城”三亚,驻留期间自然也少不了去英烈祠参观祭拜先烈的安排。孙真等人在亲眼见证过海汉军阵亡将士的待遇之后,心中的信念也更加坚定。作为一名军人,战死后能得到国家追认的军功,作为英雄享受后人祭拜,家人也能得到妥善的安置和丰厚的抚恤,的确已经算是很圆满的待遇了。

  不过孙真是只身逃难来到海汉,倒是没有家人能够享受到他战死之后的各种抚恤福利了,当然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孤家寡人一个,也的确没什么后顾之忧,这在战场上拼杀时多少也算是一个心里优势。

  孟贵嘀咕道:“班长你个头这么大,进了英烈祠,这牌位估计也得做大一号吧?”

  孙真正待骂他两句,孟贵已经起身探出头去,朝对岸开了一枪,隐约传来了一声惨嚎,听动静应该是击中目标了。孟贵笑嘻嘻地缩回身子说道:“这下又能管一会儿了。”

  三人目前的体力状况,也没办法再拉开场面与对岸土人对战,只能这样时不时抽身放个冷枪吓阻土人渡过溪流。虽然无法让土人退兵,但至少还能维持暂时的安宁。不过孟贵还有一个情况并没有告知自己的同伴,对岸的土人已经散去大半,只剩了十几人还在观望监视,很显然土人已经放弃了在这里渡溪的打算,而是转去了上游和下游另寻地方渡过这道小小的天堑。只要土人来到溪岸这边,三人还能做出的抵抗就十分有限了。

  又过了片刻,孙真突然开口道:“我好像出现幻觉了,怎么听到有枪声?”

  “不会这么巧吧?我也听到了。”躺在地上的刘大也跟着嘀咕了一句。

  当然不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很快就有更为频繁的枪声从下游远处传来。孙真一下就坐直了身子:“是援军到了!”

  距离他们的队友先行离去已经将近两个小时,看样子是顺利回到了营地带了援军回来。果然不多时,下游便传来了蒸汽机的突突声,看样子援军应该是乘坐蒸汽船逆流而上赶过来的。

  土人虽然已经绕道下游去找地方渡过溪流,但显然还是迟了一步,还没得手就已经撞上了海汉军。而此次赶过来的援军可就不止是几个人的队伍了,陈一鑫和摩根都亲自出动,带了一个连的分别从6路和水路往上游赶,水路船快先到,船上的人一看到土人便直接开枪了。援军遇敌的地方,距离孙真等人藏身之处还不到一里地,所以枪声也顺着溪谷平坦的地势传了过来。

  对于基本已经绝望的断后三人组来说,枪声的出现就是象征着生存的机会,孙真手忙脚乱地掏出信号弹,也顾不得再仔细分辨颜色了,对准天上便拉动绳环将其射出去。正在赶来的援军看到这颗信号弹,自然就能掌握他们所在的位置。

  土人自知已经无法留下这几个刺儿头,这次没有再犹豫,一阵呼喝之后便退走隐没在山林间。很快摩根便乘船赶到他们藏身的位置,将三人救下来。见这三人都是血迹斑斑地瘫坐在溪岸上,摩根吃惊之余,赶紧带着医护兵上前进行救治。

  不过好在三人中也只有孙真伤势稍重,其他两人都是较轻的皮外伤,只是战斗时间太长,身体已经脱力,暂时没气力自行活动。而孙真手臂上中的一箭倒也不算太重,摩根确认没有伤及血管之后,便立刻将竹箭取下,对伤口进行了缝合包扎,然后命人将这三人都抬上船运走。

  只是此处溪流水面较狭窄,长达七米多的蒸汽拖船在这里调头还颇费了一番工夫,船头船尾都有人拿着撑杆协助,岸边还有不少人拉着缆绳帮忙调整方向,十几号人又拉又拽,足足花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把船头调转过来。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孙真很想在这个时候说一点豪言壮语,表明一下自己的勇气和决心,可是他现在体力消耗太严重,以至于连脑子都要转不动了。不过他倒是没有多少濒临死亡的绝望感,反而是有一种战事已经结束的轻松感。此次的任务虽然完成得不算圆满,但在猫里社附近考察的记录已经让先前撤退的人带回去了,也算是达到了侦查的目的,只是最后拖累了孟贵和刘大也走不了,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孟贵和刘大二人虽然身上伤势不重,不会妨碍行动,但他们此时也同样已经无力再战,连续几个小时的高强度运动战已经耗光了他们的体力,现在就算孙真命令他们离开,也已经没有体力再跑路了。三人在溪畔大石后互相依偎,一脸苦笑地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这些土人虽然暂时还没渡过溪流,但三人都明白只要对方的体力恢复过来,就会再次强渡,绝不可能在这种已经占优的局面下还放过自己。剩下的时间也许是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总之已经不多了。三人各自将自己的步枪装填好子弹,上好刺刀,做好最后拼杀的准备。

  他们从进入特战营的那天开始,便被不断地灌输为海汉捐躯的理念,经年累月的洗脑之后,对于战死沙场并没有多少恐惧,只是最后死在土人这种档次的敌人手中,心中多少有些不甘。

  “看来我们也要进三亚的英烈祠了!”孙真身临绝境,这个时候脸上反倒是挂着笑容:“上个月才去参观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我们进去了!”

  三亚的鹿回头半岛上除了6军基地之外,还有一处规模颇大的英烈祠,战死沙场的海汉军人大多安葬在此处,即便是尸骨未能运回,也至少会有一个牌位供奉。过往的周年庆,以及新兵入伍,都会在英烈祠安排公祭活动,这也是海汉军方一直坚持的爱国主义教育手段之一。

  孙真等人都是在澎湖入伍,这次开国庆典才第一次去到海汉的“京城”三亚,驻留期间自然也少不了去英烈祠参观祭拜先烈的安排。孙真等人在亲眼见证过海汉军阵亡将士的待遇之后,心中的信念也更加坚定。作为一名军人,战死后能得到国家追认的军功,作为英雄享受后人祭拜,家人也能得到妥善的安置和丰厚的抚恤,的确已经算是很圆满的待遇了。

  不过孙真是只身逃难来到海汉,倒是没有家人能够享受到他战死之后的各种抚恤福利了,当然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孤家寡人一个,也的确没什么后顾之忧,这在战场上拼杀时多少也算是一个心里优势。

  孟贵嘀咕道:“班长你个头这么大,进了英烈祠,这牌位估计也得做大一号吧?”

  孙真正待骂他两句,孟贵已经起身探出头去,朝对岸开了一枪,隐约传来了一声惨嚎,听动静应该是击中目标了。孟贵笑嘻嘻地缩回身子说道:“这下又能管一会儿了。”

  三人目前的体力状况,也没办法再拉开场面与对岸土人对战,只能这样时不时抽身放个冷枪吓阻土人渡过溪流。虽然无法让土人退兵,但至少还能维持暂时的安宁。不过孟贵还有一个情况并没有告知自己的同伴,对岸的土人已经散去大半,只剩了十几人还在观望监视,很显然土人已经放弃了在这里渡溪的打算,而是转去了上游和下游另寻地方渡过这道小小的天堑。只要土人来到溪岸这边,三人还能做出的抵抗就十分有限了。

  又过了片刻,孙真突然开口道:“我好像出现幻觉了,怎么听到有枪声?”

  “不会这么巧吧?我也听到了。”躺在地上的刘大也跟着嘀咕了一句。

  当然不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很快就有更为频繁的枪声从下游远处传来。孙真一下就坐直了身子:“是援军到了!”

  距离他们的队友先行离去已经将近两个小时,看样子是顺利回到了营地带了援军回来。果然不多时,下游便传来了蒸汽机的突突声,看样子援军应该是乘坐蒸汽船逆流而上赶过来的。

  土人虽然已经绕道下游去找地方渡过溪流,但显然还是迟了一步,还没得手就已经撞上了海汉军。而此次赶过来的援军可就不止是几个人的队伍了,陈一鑫和摩根都亲自出动,带了一个连的分别从6路和水路往上游赶,水路船快先到,船上的人一看到土人便直接开枪了。援军遇敌的地方,距离孙真等人藏身之处还不到一里地,所以枪声也顺着溪谷平坦的地势传了过来。

  对于基本已经绝望的断后三人组来说,枪声的出现就是象征着生存的机会,孙真手忙脚乱地掏出信号弹,也顾不得再仔细分辨颜色了,对准天上便拉动绳环将其射出去。正在赶来的援军看到这颗信号弹,自然就能掌握他们所在的位置。

  土人自知已经无法留下这几个刺儿头,这次没有再犹豫,一阵呼喝之后便退走隐没在山林间。很快摩根便乘船赶到他们藏身的位置,将三人救下来。见这三人都是血迹斑斑地瘫坐在溪岸上,摩根吃惊之余,赶紧带着医护兵上前进行救治。

  不过好在三人中也只有孙真伤势稍重,其他两人都是较轻的皮外伤,只是战斗时间太长,身体已经脱力,暂时没气力自行活动。而孙真手臂上中的一箭倒也不算太重,摩根确认没有伤及血管之后,便立刻将竹箭取下,对伤口进行了缝合包扎,然后命人将这三人都抬上船运走。

  只是此处溪流水面较狭窄,长达七米多的蒸汽拖船在这里调头还颇费了一番工夫,船头船尾都有人拿着撑杆协助,岸边还有不少人拉着缆绳帮忙调整方向,十几号人又拉又拽,足足花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把船头调转过来。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9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