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37章 灭口

第1037章 灭口

  孙真在海岸营地特地去看过关押的俘虏,对于猫里社土人的样貌打扮有大致的印象,走来这两人肤色黝黑,脸上有刺青图案和白垩粉抹画的图腾,颈间挂着野猪牙吊坠,腰间是鹿皮围裙,脚下穿着草鞋,长在脑后扎个马尾,外形也与孙真见过的俘虏大致一样。

  不过孙真等人全都潜伏在灌木丛中,这两个土人倒是没有在第一时间现他们的存在,当然也很可能是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对手会杀到家门口来。两人自顾自的交谈着,根本没有注意到危险已经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孙真做个手势向旁边的部下示意,然后慢慢从腰间抽出了匕。这两人既然已经撞上了,孙真便不打算就此放过,免得走漏了行迹,但如果在这个地方开枪,无疑将会打草惊蛇。孙真倒不怕村子的土人杀出来,只是不想因此影响到自己尚未完成的任务,所以他打算使用动静小点的手段来解决目标。

  这些常年在野外活动的土人无疑都有着野兽般的直觉,尽管孙真等人没有出半点响动,但这两人还是在距离他们藏身的灌木丛尚有五六米的地方就似乎察觉到了不对,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两人狐疑地环视周围,试图找到让自己觉得不安的根源。其中一人鼻子连连吸气,似乎是从空气中闻出了陌生的气息。

  孙真从来都不是一个做事心存侥幸的人,他看到这两人一慢下来,便知自己这队人很难再藏匿下去了,当下便果断立刻动攻势。他一马当先冲出了树丛,迈开大长腿三两步便已经跨到那两名土人身前。那两人虽然是突遇状况,但也没有就此呆着,当先的一人提起手里竹矛便扎向孙真胸腹之间。

  孙真略一侧身,让过矛尖,手上的匕却已经沿着矛杆直接削了下去,对方若是抓着长矛不撒手,这一下便能将他手指都给削下来。这土人大概也没想到孙真这么大个子反应却如此灵敏,稍一犹豫便已经失去了变招的机会,只能撒手后撤,让开孙真手中的匕。

  另一名土人待要扑过来,却已经被孙真飞起一脚踹在胸口,直接倒飞出去。没等落地,几名战士就从孙真身边扑过去了。

  先前那土人见势不妙,转身便欲往村子里逃,只是孙真哪会放他离开,两个大步便追到他背后,左手伸出一把便掐住那人后颈往后一拖。那人脚下势头向前,头颈处却挣脱不了孙真的大手,顿时被拖得腾空而起。

  孙真又赶上半步,左手继续往回拽,而右手的匕已经自上而下,没等那人身体落地就已经插入了其胸口。扑通一声作响,竟似将那人钉在了地面上一般。孙真恐他出声惨叫,左手已经捂住他嘴巴,那人两手抓住胸口的匕,似乎想要将其拔出来,然而孙真半个身子都压在上面,让他根本就无从力,很快便没力气挣扎了。

  孙真却是没有放松,任凭鲜血从手缝中浸出,侧头去看另外一边的战况,却见四五个人已经把另外一名土人翻身按在地上,有人已经在他嘴里塞了东西,让他说不出话来。

  “撤!”孙真知道这地方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要是多出几个路人来,或许就没办法再在对方报警之前及时放倒了,当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把手头的两人处理干净。

  孙真带这队人虽然在特战营中算是资历尚浅的“新兵”,但执行类似的侦查任务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对于如何处理这种状况倒也应对熟练,当下便过来一人与孙真一起将他戳死的土人倒拖进树丛中,另外有人拿了树枝过来,将地面纷乱的脚印和血迹扫去。好在这地上都是泥泞,随便扫几下再撒些枝叶,就看不太出刚才搏斗过的痕迹了。不用太长时间,天上的降雨就会把这里恢复到自然的模样。

  不过地面看得到的痕迹好覆盖,空气中的血腥味却不是马上可以散去的,特别是这些土人善于在山林间狩猎,嗅觉也格外灵敏。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人拖得远些,让血腥味的源头离村庄周围的道路尽可能远一点。

  孙真与另外两人将土人尸体拖出老远,找了处土坑扔下去,捋了一把草将自己的匕大致擦拭一下,然后插回到腿侧的牛皮刀鞘中。这时候另外几人将另一名土人也抬了过来,请示孙真该如何处置。

  孙真这队人里并没有谁能通晓土人语言,而且要将这俘虏押回营地也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孙真看这土人穿着打扮与死了那个一般无异,应该也不会是部落里的什么重要人物,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向手下做了个割喉的动作,示意将其处理掉。这土人既无显赫的身份,带着也是个累赘,又不可能放他离开去报信,那自然是就地处死最为保险。

  当下便有人抽出匕,俯身下去将其结果,尸体也一并推进了土坑里,然后众人在附近砍了些枝叶盖在上面,若不是有心去翻动,路过旁边也很难想到这坑里藏着两具尸体。

  从突然遇敌到清理完战场,用时不过三四分钟而已,值得庆幸的是在此期间没有土人再不合时宜地出现,让孙真等人得以比较从容地处理完尸体然后离开。不过他们的侦察任务并未就此结束,孙真决定仍然按照原计划继续行军,对猫里社西南两侧的环境进行勘察记录。

  从猫里社西侧向南绕行,全程基本都在山坡上行军,无疑是一条比较艰难的路线,但相对视野较好,比东线的平原肯定能更为全面地观察到部落内的状况。不过有了先前的教训之后,孙真就有意识让队伍距离部落更远一些,避免一不小心又遇到在村子外围活动的土人。

  孙真并不会对这些土人心慈手软,因为他也很清楚,如果这些土人有机会,同样会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和其他伙伴,就如同自己刚才所做的事情一样。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孙真在海岸营地特地去看过关押的俘虏,对于猫里社土人的样貌打扮有大致的印象,走来这两人肤色黝黑,脸上有刺青图案和白垩粉抹画的图腾,颈间挂着野猪牙吊坠,腰间是鹿皮围裙,脚下穿着草鞋,长在脑后扎个马尾,外形也与孙真见过的俘虏大致一样。

  不过孙真等人全都潜伏在灌木丛中,这两个土人倒是没有在第一时间现他们的存在,当然也很可能是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对手会杀到家门口来。两人自顾自的交谈着,根本没有注意到危险已经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孙真做个手势向旁边的部下示意,然后慢慢从腰间抽出了匕。这两人既然已经撞上了,孙真便不打算就此放过,免得走漏了行迹,但如果在这个地方开枪,无疑将会打草惊蛇。孙真倒不怕村子的土人杀出来,只是不想因此影响到自己尚未完成的任务,所以他打算使用动静小点的手段来解决目标。

  这些常年在野外活动的土人无疑都有着野兽般的直觉,尽管孙真等人没有出半点响动,但这两人还是在距离他们藏身的灌木丛尚有五六米的地方就似乎察觉到了不对,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两人狐疑地环视周围,试图找到让自己觉得不安的根源。其中一人鼻子连连吸气,似乎是从空气中闻出了陌生的气息。

  孙真从来都不是一个做事心存侥幸的人,他看到这两人一慢下来,便知自己这队人很难再藏匿下去了,当下便果断立刻动攻势。他一马当先冲出了树丛,迈开大长腿三两步便已经跨到那两名土人身前。那两人虽然是突遇状况,但也没有就此呆着,当先的一人提起手里竹矛便扎向孙真胸腹之间。

  孙真略一侧身,让过矛尖,手上的匕却已经沿着矛杆直接削了下去,对方若是抓着长矛不撒手,这一下便能将他手指都给削下来。这土人大概也没想到孙真这么大个子反应却如此灵敏,稍一犹豫便已经失去了变招的机会,只能撒手后撤,让开孙真手中的匕。

  另一名土人待要扑过来,却已经被孙真飞起一脚踹在胸口,直接倒飞出去。没等落地,几名战士就从孙真身边扑过去了。

  先前那土人见势不妙,转身便欲往村子里逃,只是孙真哪会放他离开,两个大步便追到他背后,左手伸出一把便掐住那人后颈往后一拖。那人脚下势头向前,头颈处却挣脱不了孙真的大手,顿时被拖得腾空而起。

  孙真又赶上半步,左手继续往回拽,而右手的匕已经自上而下,没等那人身体落地就已经插入了其胸口。扑通一声作响,竟似将那人钉在了地面上一般。孙真恐他出声惨叫,左手已经捂住他嘴巴,那人两手抓住胸口的匕,似乎想要将其拔出来,然而孙真半个身子都压在上面,让他根本就无从力,很快便没力气挣扎了。

  孙真却是没有放松,任凭鲜血从手缝中浸出,侧头去看另外一边的战况,却见四五个人已经把另外一名土人翻身按在地上,有人已经在他嘴里塞了东西,让他说不出话来。

  “撤!”孙真知道这地方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要是多出几个路人来,或许就没办法再在对方报警之前及时放倒了,当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把手头的两人处理干净。

  孙真带这队人虽然在特战营中算是资历尚浅的“新兵”,但执行类似的侦查任务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对于如何处理这种状况倒也应对熟练,当下便过来一人与孙真一起将他戳死的土人倒拖进树丛中,另外有人拿了树枝过来,将地面纷乱的脚印和血迹扫去。好在这地上都是泥泞,随便扫几下再撒些枝叶,就看不太出刚才搏斗过的痕迹了。不用太长时间,天上的降雨就会把这里恢复到自然的模样。

  不过地面看得到的痕迹好覆盖,空气中的血腥味却不是马上可以散去的,特别是这些土人善于在山林间狩猎,嗅觉也格外灵敏。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人拖得远些,让血腥味的源头离村庄周围的道路尽可能远一点。

  孙真与另外两人将土人尸体拖出老远,找了处土坑扔下去,捋了一把草将自己的匕大致擦拭一下,然后插回到腿侧的牛皮刀鞘中。这时候另外几人将另一名土人也抬了过来,请示孙真该如何处置。

  孙真这队人里并没有谁能通晓土人语言,而且要将这俘虏押回营地也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孙真看这土人穿着打扮与死了那个一般无异,应该也不会是部落里的什么重要人物,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向手下做了个割喉的动作,示意将其处理掉。这土人既无显赫的身份,带着也是个累赘,又不可能放他离开去报信,那自然是就地处死最为保险。

  当下便有人抽出匕,俯身下去将其结果,尸体也一并推进了土坑里,然后众人在附近砍了些枝叶盖在上面,若不是有心去翻动,路过旁边也很难想到这坑里藏着两具尸体。

  从突然遇敌到清理完战场,用时不过三四分钟而已,值得庆幸的是在此期间没有土人再不合时宜地出现,让孙真等人得以比较从容地处理完尸体然后离开。不过他们的侦察任务并未就此结束,孙真决定仍然按照原计划继续行军,对猫里社西南两侧的环境进行勘察记录。

  从猫里社西侧向南绕行,全程基本都在山坡上行军,无疑是一条比较艰难的路线,但相对视野较好,比东线的平原肯定能更为全面地观察到部落内的状况。不过有了先前的教训之后,孙真就有意识让队伍距离部落更远一些,避免一不小心又遇到在村子外围活动的土人。

  孙真并不会对这些土人心慈手软,因为他也很清楚,如果这些土人有机会,同样会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和其他伙伴,就如同自己刚才所做的事情一样。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9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