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36章 遭遇战

第1036章 遭遇战

  孙真上一次来台湾岛的时候,并没有经历过梅雨季的洗礼,特战营在三月的战斗结束之后就离开了台北,在澎湖短暂休整之后,次月就北上去了浙江。而这次从他们今天一早登6苗栗海岸开始,天上的雨水就没停过,虽然身上有斗篷雨衣遮蔽,能够近乎完美地抵御目前这种程度的小雨,但在林间行军几里地之后,脚上的鞋袜却是不可避免地湿透了,走动时脚下如同踩在泥泞之中,这滋味实在不太好受。

  为了不暴露行迹,队伍连火把都没点,一路上就靠着每个班两盏防风油灯提供照明,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到了预定地域。而宿营地的搭建过程也很简单,在林间扯开方形的防水帆布,四角用绳索固定在周围的树干上,再在下面以同样方法固定行军吊床,就能大致凑合睡几个小时了。只是猫里社已经距此不远,特战营的战士们不能在这临时营地里生火驱寒,烤干鞋袜衣物了。

  值夜的人选在出之前就已经安排好,倒是不用临时抽选了。孙真排在凌晨值守天亮前的最后一班岗,所以还可以安心地睡上几个小时。他在睡前将鞋袜脱下,用力将袜子拧干,搭在吊床一头的绳索上晾着,这才倒下睡去。虽然晾这么大半个晚上不见得能干,但起码能稍稍好受一些,至少在心理上能起到这样的作用。

  台湾岛上的土人在入夜之后就不会再离开部落外出,这是孙真去年在台北作战时所学到的常识之一,所以他才敢这么大心脏地脱去了鞋袜安心睡觉。只要不生火出光亮引来注意,这处营地至少在天明之前都是安全的,而在那之前,他们这支队伍肯定已经结束休整离开这里了。

  孙真被换岗哨兵叫醒的时候,差点从吊床上翻下来。他倒不是不适应这种条件,以前野外拉练的时候也没少睡吊床,而是刚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随大部队回到登莱,却现自己家里的亲人全都穿上了明军军服,站在登州城头,呵斥自己是卖国求荣的叛党。孙真虽然努力辩解,但他的亲人却根本不听,反倒是齐齐操起弓箭向他射来。

  眼看即将万箭穿心之际,孙真便被叫醒了,庆幸之余也不免有些后怕。想想自己逃难到海汉治下已有近两年时间,完全失去了与故土亲人的联系,也不知他们是否躲过了那场兵灾,现状又是如何。如果年内真有机会随军北上回归故里,倒是要想想办法探寻家人的下落,最好能将他们全都迁出大明,到海汉治下地区定居。

  至于在梦中被亲人斥为“叛党”一事,孙真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当初就是被大明官军害得家破人亡,背井离乡,若不是海汉出钱出粮救助,他恐怕早就饿死在逃难生涯中了,如今拿着饷钱吃着兵粮,为海汉卖命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孙真上一次来台湾岛的时候,并没有经历过梅雨季的洗礼,特战营在三月的战斗结束之后就离开了台北,在澎湖短暂休整之后,次月就北上去了浙江。而这次从他们今天一早登6苗栗海岸开始,天上的雨水就没停过,虽然身上有斗篷雨衣遮蔽,能够近乎完美地抵御目前这种程度的小雨,但在林间行军几里地之后,脚上的鞋袜却是不可避免地湿透了,走动时脚下如同踩在泥泞之中,这滋味实在不太好受。

  为了不暴露行迹,队伍连火把都没点,一路上就靠着每个班两盏防风油灯提供照明,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到了预定地域。而宿营地的搭建过程也很简单,在林间扯开方形的防水帆布,四角用绳索固定在周围的树干上,再在下面以同样方法固定行军吊床,就能大致凑合睡几个小时了。只是猫里社已经距此不远,特战营的战士们不能在这临时营地里生火驱寒,烤干鞋袜衣物了。

  值夜的人选在出之前就已经安排好,倒是不用临时抽选了。孙真排在凌晨值守天亮前的最后一班岗,所以还可以安心地睡上几个小时。他在睡前将鞋袜脱下,用力将袜子拧干,搭在吊床一头的绳索上晾着,这才倒下睡去。虽然晾这么大半个晚上不见得能干,但起码能稍稍好受一些,至少在心理上能起到这样的作用。

  台湾岛上的土人在入夜之后就不会再离开部落外出,这是孙真去年在台北作战时所学到的常识之一,所以他才敢这么大心脏地脱去了鞋袜安心睡觉。只要不生火出光亮引来注意,这处营地至少在天明之前都是安全的,而在那之前,他们这支队伍肯定已经结束休整离开这里了。

  孙真被换岗哨兵叫醒的时候,差点从吊床上翻下来。他倒不是不适应这种条件,以前野外拉练的时候也没少睡吊床,而是刚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随大部队回到登莱,却现自己家里的亲人全都穿上了明军军服,站在登州城头,呵斥自己是卖国求荣的叛党。孙真虽然努力辩解,但他的亲人却根本不听,反倒是齐齐操起弓箭向他射来。

  眼看即将万箭穿心之际,孙真便被叫醒了,庆幸之余也不免有些后怕。想想自己逃难到海汉治下已有近两年时间,完全失去了与故土亲人的联系,也不知他们是否躲过了那场兵灾,现状又是如何。如果年内真有机会随军北上回归故里,倒是要想想办法探寻家人的下落,最好能将他们全都迁出大明,到海汉治下地区定居。

  至于在梦中被亲人斥为“叛党”一事,孙真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当初就是被大明官军害得家破人亡,背井离乡,若不是海汉出钱出粮救助,他恐怕早就饿死在逃难生涯中了,如今拿着饷钱吃着兵粮,为海汉卖命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孙真上一次来台湾岛的时候,并没有经历过梅雨季的洗礼,特战营在三月的战斗结束之后就离开了台北,在澎湖短暂休整之后,次月就北上去了浙江。而这次从他们今天一早登6苗栗海岸开始,天上的雨水就没停过,虽然身上有斗篷雨衣遮蔽,能够近乎完美地抵御目前这种程度的小雨,但在林间行军几里地之后,脚上的鞋袜却是不可避免地湿透了,走动时脚下如同踩在泥泞之中,这滋味实在不太好受。

  为了不暴露行迹,队伍连火把都没点,一路上就靠着每个班两盏防风油灯提供照明,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到了预定地域。而宿营地的搭建过程也很简单,在林间扯开方形的防水帆布,四角用绳索固定在周围的树干上,再在下面以同样方法固定行军吊床,就能大致凑合睡几个小时了。只是猫里社已经距此不远,特战营的战士们不能在这临时营地里生火驱寒,烤干鞋袜衣物了。

  值夜的人选在出之前就已经安排好,倒是不用临时抽选了。孙真排在凌晨值守天亮前的最后一班岗,所以还可以安心地睡上几个小时。他在睡前将鞋袜脱下,用力将袜子拧干,搭在吊床一头的绳索上晾着,这才倒下睡去。虽然晾这么大半个晚上不见得能干,但起码能稍稍好受一些,至少在心理上能起到这样的作用。

  台湾岛上的土人在入夜之后就不会再离开部落外出,这是孙真去年在台北作战时所学到的常识之一,所以他才敢这么大心脏地脱去了鞋袜安心睡觉。只要不生火出光亮引来注意,这处营地至少在天明之前都是安全的,而在那之前,他们这支队伍肯定已经结束休整离开这里了。

  孙真被换岗哨兵叫醒的时候,差点从吊床上翻下来。他倒不是不适应这种条件,以前野外拉练的时候也没少睡吊床,而是刚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随大部队回到登莱,却现自己家里的亲人全都穿上了明军军服,站在登州城头,呵斥自己是卖国求荣的叛党。孙真虽然努力辩解,但他的亲人却根本不听,反倒是齐齐操起弓箭向他射来。

  眼看即将万箭穿心之际,孙真便被叫醒了,庆幸之余也不免有些后怕。想想自己逃难到海汉治下已有近两年时间,完全失去了与故土亲人的联系,也不知他们是否躲过了那场兵灾,现状又是如何。如果年内真有机会随军北上回归故里,倒是要想想办法探寻家人的下落,最好能将他们全都迁出大明,到海汉治下地区定居。

  至于在梦中被亲人斥为“叛党”一事,孙真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当初就是被大明官军害得家破人亡,背井离乡,若不是海汉出钱出粮救助,他恐怕早就饿死在逃难生涯中了,如今拿着饷钱吃着兵粮,为海汉卖命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孙真上一次来台湾岛的时候,并没有经历过梅雨季的洗礼,特战营在三月的战斗结束之后就离开了台北,在澎湖短暂休整之后,次月就北上去了浙江。而这次从他们今天一早登6苗栗海岸开始,天上的雨水就没停过,虽然身上有斗篷雨衣遮蔽,能够近乎完美地抵御目前这种程度的小雨,但在林间行军几里地之后,脚上的鞋袜却是不可避免地湿透了,走动时脚下如同踩在泥泞之中,这滋味实在不太好受。

  为了不暴露行迹,队伍连火把都没点,一路上就靠着每个班两盏防风油灯提供照明,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到了预定地域。而宿营地的搭建过程也很简单,在林间扯开方形的防水帆布,四角用绳索固定在周围的树干上,再在下面以同样方法固定行军吊床,就能大致凑合睡几个小时了。只是猫里社已经距此不远,特战营的战士们不能在这临时营地里生火驱寒,烤干鞋袜衣物了。

  值夜的人选在出之前就已经安排好,倒是不用临时抽选了。孙真排在凌晨值守天亮前的最后一班岗,所以还可以安心地睡上几个小时。他在睡前将鞋袜脱下,用力将袜子拧干,搭在吊床一头的绳索上晾着,这才倒下睡去。虽然晾这么大半个晚上不见得能干,但起码能稍稍好受一些,至少在心理上能起到这样的作用。

  台湾岛上的土人在入夜之后就不会再离开部落外出,这是孙真去年在台北作战时所学到的常识之一,所以他才敢这么大心脏地脱去了鞋袜安心睡觉。只要不生火出光亮引来注意,这处营地至少在天明之前都是安全的,而在那之前,他们这支队伍肯定已经结束休整离开这里了。

  孙真被换岗哨兵叫醒的时候,差点从吊床上翻下来。他倒不是不适应这种条件,以前野外拉练的时候也没少睡吊床,而是刚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随大部队回到登莱,却现自己家里的亲人全都穿上了明军军服,站在登州城头,呵斥自己是卖国求荣的叛党。孙真虽然努力辩解,但他的亲人却根本不听,反倒是齐齐操起弓箭向他射来。

  眼看即将万箭穿心之际,孙真便被叫醒了,庆幸之余也不免有些后怕。想想自己逃难到海汉治下已有近两年时间,完全失去了与故土亲人的联系,也不知他们是否躲过了那场兵灾,现状又是如何。如果年内真有机会随军北上回归故里,倒是要想想办法探寻家人的下落,最好能将他们全都迁出大明,到海汉治下地区定居。

  至于在梦中被亲人斥为“叛党”一事,孙真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当初就是被大明官军害得家破人亡,背井离乡,若不是海汉出钱出粮救助,他恐怕早就饿死在逃难生涯中了,如今拿着饷钱吃着兵粮,为海汉卖命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