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34章 作战计划

第1034章 作战计划

  以交战距离而言,当下的状况其实并不适合狙击手作战,河岸上的土人战士距离河面上的驳船就只有二十米左右,在这个距离上不管是被弓箭还是长矛伤到,都极有可能会立刻失去作战能力。《 海汉士兵手中的步枪虽然较为精准,但在起伏不定的船上使用,却也就没什么优势可言了,在加上装填缓慢,火力输出还真比不了河岸上兵力占优的土人。

  摩根在开枪击中第四个目标的同时,他身边的一名士兵中箭倒地,摩根侧头一看,见一支竹箭插在他肩颈之间,血迹已经从伤口处浸了出来,不过看部位倒是还没有伤及要害。好在为了以防万一,摩根所在这艘船上还特地加派了一名医务兵,不等摩根吩咐就已经上前查看伤势。

  摩根抬头看了一眼河岸,见土人反而越来越多了,从战斗开始时的三四十人,到现在短短几分钟时间,人数几乎就翻了一倍。虽然期间不断有土人中弹倒地,但他们补充兵力的速度似乎比海汉击杀还快,射出的竹箭噼噼啪啪地不断钉到船舷和顶棚上,局面远比摩根出发前所预料的更为凶险。

  在出发之前制定作战计划时,摩根甚至还考虑过如果遇袭是否应该放慢航速,尽量多杀伤一些土人,但真实的状况却让他发现在这种环境下与土人交战,海汉一方的优势并不明显,而且风险远比他所预计的要大。将手下的精锐士兵放在这种条件下与土人作战,几乎是跟换命差不多了,哪怕战损比能达到十倍以上,摩根也依然认为这种风险是不值得的。

  “加大马力!”摩根向船工下令道。现在需要考虑的已经不是多杀敌,而是要尽快脱离这种对海汉不利的作战环境,避免继续造成无谓的人员损失。

  这蒸汽动力拖船后面的驳船都是处于放空状态,加上是顺流而下,全速至少能达到六节以上,足以甩开靠两条腿在河岸上追来的土人战士。船工听到命令之后,立刻便开始向炉膛内铲煤,同时将蒸汽机的变速杆拨到最高档,让活塞能够全力输出。

  摩根放下步枪,从背包里拿出一根尺许长,鸡蛋粗细的竹筒来。这是海汉兵工所制的土信号弹,用的时候只消将开口朝上对着天空,拉下底部的绳环,便可射出一发彩色信号弹。虽然目前所制成的颜色不过三四种,但在作战中用来传递信号和命令已经足够。摩根现在所要的做,就是用信号弹通知后面的船队加速撤离。

  将信号弹从安全的右边船舷射出之后,摩根重新拿起步枪,继续对河岸上少数仍然穷追不舍的土人射击。眼见追过来的土人越来越少,摩根才终于放下心来。

  如果不是亲自走了这一趟,摩根真的很难想象土人的袭击攻势如此猛烈,也难怪负责护航的士兵和军官在回来之后都是叫苦不迭,都说这苗栗的土人要比以前遇到过的敌人更麻烦。

  海汉在明,土人在暗,虽然海汉军的战力更高,但在交手过程中却一直都处于比较被动的地位。而且几乎每一次的野外接战,都是土人一方的兵力占优,这就导致了海汉军在交战时往往只能采取被动的防御,而无法主动出击对付土人武装。

  当然了,如果驻扎苗栗的是擅长丛林山地作战的安南特战营,或许能让这种局面能够有所改观。摩根不禁想到了即将到来的援军,其中正好便有陈一鑫所率领的特战营部队。虽然编制仅有一个排,但摩根也很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山地营在野外执行作战任务时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

  摩根见船已经使出交战区,赶紧查看船上伤员的状况。这拖船上载员十多人,当下便有两人被竹箭射伤,一个肩颈部中箭,另一人则是伤在手臂。摩根查看了一下两人伤情,还好都是皮外之伤,不会危及性命。医护兵已经对其中一人的伤口进行了消毒缝合,摩根当下便用酒精棉擦了擦手,与医护兵一起对另一名伤员的伤口进行了处理。

  在脱离战场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船队抵达了下游的一号据点。摩根安排船队在这里稍作停留,因为他要及时确认一下另外几支船队的人员伤亡情况。如果有伤情比较危重的人员,正好他也可以再进行一下救治。

  或许是摩根所在的拖船吸引了土人们的大部分注意力,跟在后面的几支船队所遭遇的攻击就没那么激烈了。四支船队中没有出现阵亡,但伤号却仍难以避免,一共有三人在交战中受伤,其中一人被竹箭射中眼睛,伤势较为严重,箭就插在眼睛上没人敢拔出来。

  摩根查看之后发现这名士兵受伤的眼睛已经废了,而且伤口需要尽快进行妥善处理才行,于是便决定立刻进行手术,让人用担架将其先抬到了一号营地内,征用了指挥部的活动板房当手术室,对其进行简单的麻醉之后,就立刻做了眼球摘除手术。虽然这名士兵的性命大概是能保下来,但伤愈之后肯定就没办法再继续在军中服役了。

  船队因此而在一号据点外的河岸停留了两个小时,重新出发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摩根不得不让士兵们在船头打起火把,放慢了船速前行。在抵达海岸营地的时候,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将近四个小时。

  “怎么会耽搁这么久?路上遇到麻烦了?”虞尧关切地对刚刚走下船的摩根问道。

  摩根点点头道:“我们在后龙溪上遇到了土人的袭击,有士兵伤势比较严重,所以我选择了在一号据点停下来做了一台外科手术。”

  虞尧追问道:“伤亡状况如何?”

  “还好,只有几个伤号,没出人命。”摩根介绍道:“至于土人那边,我们统计到的数字应该是击中了十五到二十人,伤亡状况不详。”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以交战距离而言,当下的状况其实并不适合狙击手作战,河岸上的土人战士距离河面上的驳船就只有二十米左右,在这个距离上不管是被弓箭还是长矛伤到,都极有可能会立刻失去作战能力。海汉士兵手中的步枪虽然较为精准,但在起伏不定的船上使用,却也就没什么优势可言了,在加上装填缓慢,火力输出还真比不了河岸上兵力占优的土人。

  摩根在开枪击中第四个目标的同时,他身边的一名士兵中箭倒地,摩根侧头一看,见一支竹箭插在他肩颈之间,血迹已经从伤口处浸了出来,不过看部位倒是还没有伤及要害。好在为了以防万一,摩根所在这艘船上还特地加派了一名医务兵,不等摩根吩咐就已经上前查看伤势。

  摩根抬头看了一眼河岸,见土人反而越来越多了,从战斗开始时的三四十人,到现在短短几分钟时间,人数几乎就翻了一倍。虽然期间不断有土人中弹倒地,但他们补充兵力的速度似乎比海汉击杀还快,射出的竹箭噼噼啪啪地不断钉到船舷和顶棚上,局面远比摩根出发前所预料的更为凶险。

  在出发之前制定作战计划时,摩根甚至还考虑过如果遇袭是否应该放慢航速,尽量多杀伤一些土人,但真实的状况却让他发现在这种环境下与土人交战,海汉一方的优势并不明显,而且风险远比他所预计的要大。将手下的精锐士兵放在这种条件下与土人作战,几乎是跟换命差不多了,哪怕战损比能达到十倍以上,摩根也依然认为这种风险是不值得的。

  “加大马力!”摩根向船工下令道。现在需要考虑的已经不是多杀敌,而是要尽快脱离这种对海汉不利的作战环境,避免继续造成无谓的人员损失。

  这蒸汽动力拖船后面的驳船都是处于放空状态,加上是顺流而下,全速至少能达到六节以上,足以甩开靠两条腿在河岸上追来的土人战士。船工听到命令之后,立刻便开始向炉膛内铲煤,同时将蒸汽机的变速杆拨到最高档,让活塞能够全力输出。

  摩根放下步枪,从背包里拿出一根尺许长,鸡蛋粗细的竹筒来。这是海汉兵工所制的土信号弹,用的时候只消将开口朝上对着天空,拉下底部的绳环,便可射出一发彩色信号弹。虽然目前所制成的颜色不过三四种,但在作战中用来传递信号和命令已经足够。摩根现在所要的做,就是用信号弹通知后面的船队加速撤离。

  将信号弹从安全的右边船舷射出之后,摩根重新拿起步枪,继续对河岸上少数仍然穷追不舍的土人射击。眼见追过来的土人越来越少,摩根才终于放下心来。

  如果不是亲自走了这一趟,摩根真的很难想象土人的袭击攻势如此猛烈,也难怪负责护航的士兵和军官在回来之后都是叫苦不迭,都说这苗栗的土人要比以前遇到过的敌人更麻烦。

  海汉在明,土人在暗,虽然海汉军的战力更高,但在交手过程中却一直都处于比较被动的地位。而且几乎每一次的野外接战,都是土人一方的兵力占优,这就导致了海汉军在交战时往往只能采取被动的防御,而无法主动出击对付土人武装。

  当然了,如果驻扎苗栗的是擅长丛林山地作战的安南特战营,或许能让这种局面能够有所改观。摩根不禁想到了即将到来的援军,其中正好便有陈一鑫所率领的特战营部队。虽然编制仅有一个排,但摩根也很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山地营在野外执行作战任务时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

  摩根见船已经使出交战区,赶紧查看船上伤员的状况。这拖船上载员十多人,当下便有两人被竹箭射伤,一个肩颈部中箭,另一人则是伤在手臂。摩根查看了一下两人伤情,还好都是皮外之伤,不会危及性命。医护兵已经对其中一人的伤口进行了消毒缝合,摩根当下便用酒精棉擦了擦手,与医护兵一起对另一名伤员的伤口进行了处理。

  在脱离战场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船队抵达了下游的一号据点。摩根安排船队在这里稍作停留,因为他要及时确认一下另外几支船队的人员伤亡情况。如果有伤情比较危重的人员,正好他也可以再进行一下救治。

  或许是摩根所在的拖船吸引了土人们的大部分注意力,跟在后面的几支船队所遭遇的攻击就没那么激烈了。四支船队中没有出现阵亡,但伤号却仍难以避免,一共有三人在交战中受伤,其中一人被竹箭射中眼睛,伤势较为严重,箭就插在眼睛上没人敢拔出来。

  摩根查看之后发现这名士兵受伤的眼睛已经废了,而且伤口需要尽快进行妥善处理才行,于是便决定立刻进行手术,让人用担架将其先抬到了一号营地内,征用了指挥部的活动板房当手术室,对其进行简单的麻醉之后,就立刻做了眼球摘除手术。虽然这名士兵的性命大概是能保下来,但伤愈之后肯定就没办法再继续在军中服役了。

  船队因此而在一号据点外的河岸停留了两个小时,重新出发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摩根不得不让士兵们在船头打起火把,放慢了船速前行。在抵达海岸营地的时候,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将近四个小时。

  “怎么会耽搁这么久?路上遇到麻烦了?”虞尧关切地对刚刚走下船的摩根问道。

  摩根点点头道:“我们在后龙溪上遇到了土人的袭击,有士兵伤势比较严重,所以我选择了在一号据点停下来做了一台外科手术。”

  虞尧追问道:“伤亡状况如何?”

  “还好,只有几个伤号,没出人命。”摩根介绍道:“至于土人那边,我们统计到的数字应该是击中了十五到二十人,伤亡状况不详。”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