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30章 希望油田(四)

第1030章 希望油田(四)

  土人所发动的这一波袭击并没有给海汉军带来实质性的麻烦,反倒是在顷刻之间就落了个团灭的下场。海汉营地看似暴露在明处,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对手难以察觉的陷阱,而且摩根等人早就确定了应对土人的态度,根本就没打算留给对方任何挣扎反抗的机会,一旦发动就是雷霆万钧,毫不留情。

  短暂的战斗结束之后,士兵们迅速对营地外的交战区域进行了打扫清理,共当场击毙十七人,活捉三十八人。不过活捉的俘虏中有三分之二都有伤在身,程度有轻有重,最终能存活多少还未可知。摩根虽然是持照医师,但也不会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去给这些利用价值不大的俘虏治伤,他现在要抓紧时间对俘虏进行突击审讯,弄清这伙大白天就来摸营的土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是否还有别的后招。

  在确定土人的进攻策略之前,摩根还暂时不敢放松警惕,依然命手下的部队继续保持战备状态,轮换负责警戒。除了刘山夏继续指挥工程队修建营地之外,白克思和田叶友也一起参加到审讯俘虏的工作中来。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个差事要远比指挥部下修建营地麻烦得多,虽然有投靠海汉的台南土人作为翻译,但要跟这些浑身瑟瑟发抖,已经吓得有点神志不清的土人进行沟通,依然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一直审到天黑时分,三人聚到一起汇总情况,才总算是用俘虏们交代的碎片化的信息拼出了事情的大致状况。

  这些土人的确是属于后龙溪上游那处已经被摩根发现的部落,其部落名为大甲社。这个部落在当地已经存在了多久,这些没有明确纪年的土人也说不清楚,但据说上数三代的老人,其出生地就是现在的部落位置了。但大甲社的这些土人也如同先前俘获的猫里社土人一样不识数,又没有明确的度量衡单位,对于部落的人口规模、日常活动范围这些最关键的信息,无法做出具体准确的描述。

  田叶友倒还好,他已经在台北的金矿待了快一年,跟当地的土著部落斗了好几个回合,对于土人的毛病多少也比较了解了。但白克思极少离开海南岛,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台湾土人,这种先天缺陷让他也是哭笑不得。看来也正如田叶友曾说过的那样,这些被抓回来的土人俘虏除了投入到矿上去当苦力之外,的确没有什么别的用处了。

  不过这番审问倒是弄明白了一个困扰摩根多日的问题,那就是后龙溪上为何没有看到土著部落的舟船——大甲社的独木舟最近因为雨季的原因都没有下水,因为一旦随着后龙溪湍急的水流去到下游,就很难再凭人力把船划回位于山区的上游去了。这原因其实再简单不过,只是摩根一时间没有想到那一层而已。

  大甲社的人在上个月虞尧带队进山考察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些闯入自家地界的外来者,不过当时虞尧带的队伍也只在出磺坑这处河岸待了两日便撤离了,所以土人没有与其发生正面冲突。前几日摩根再次带队来这里考察,并且还毁去了山间一处由大甲社猎手布置的捕猎陷阱,又再度引起了土人们的关注。

  从那时候开始,大甲社便在山间布置了人手,监视这处河谷的动静。之所以没有前往后龙溪下游追踪这伙不速之客的来历,是因为大甲社与猫里社之间所划定的地界便是山区与山外河谷平原交界的位置,沿后龙溪出山之后便是猫里社的地盘了,贸然闯入难免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果然没过几天,海汉的大部队便再次闯入这里,并且开始砍伐周围的林木,搭建营区,看样子竟似要长期扎下根来了。大甲社自然不会对入侵者熟视无睹,今早便派出了一队人到海汉营地附近的山坡上侦查敌方动向,却不曾想这个对手竟然在山间也布置了警戒哨,而且一动手便伤了一人,剩下的人惊慌失措,没敢反抗就一路逃回部落去了。

  大甲社的长老听说已经动了手,而且己方还有人折在了阵前,自然不肯就此罢休,当下立刻组织了部落里的一部分青壮,带上武器便又奔着这边来了。不过这些土人做事没有太强的计划性,一心就想着开战,但要如何才能打败实力不明的对手,他们却没有什么详细的作战方案。也就是到了地方之后,凭借着自己对地形的熟悉,硬生生往近处摸。但海汉早就已经设好了陷阱守株待兔,他们这种原始的进攻方式最终连营地的大门都没有摸到,便被接连不断的火枪齐射打了个屁滚尿流。

  作战方案?没有。后续计划?为零。如果一定要说土人们准备了什么后招,那就是留了两个半大小子在林子里,以便有什么状况的时候好及时跑回去报信。不过先前交战时那么大的响动,留在林子里的人肯定早就受惊逃掉了。有人逃回去报信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不知道这大甲社是否还有足够的勇气和人手来组织下一轮的攻势。

  虽然这次较为轻松地挫败了土人的攻势,但摩根也无法从俘虏的供词中确认他们还会不会卷土重来。理论上来说,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海汉这一出手就是下了狠手,双方之间的仇恨应该是不太可能再有化解的机会了。如果大甲社不打算认怂并且远远地迁离此地,那肯定还会继续寻找机会向海汉寻仇。而摩根也不可能坐视距离希望油田这么近的地方放着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迟早还是得要主动出兵将隐患消除才行。不过眼下驻军只有一个连,要分兵出去就难免会让自家营地的防御变得薄弱了。

  “老白,你怎么看?是尽快动手,还是等营地这边安顿好了再说?”行动方案事关营地的安全,摩根也不好再擅自做主,便主动征求白克思的意见。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土人所发动的这一波袭击并没有给海汉军带来实质性的麻烦,反倒是在顷刻之间就落了个团灭的下场。海汉营地看似暴露在明处,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对手难以察觉的陷阱,而且摩根等人早就确定了应对土人的态度,根本就没打算留给对方任何挣扎反抗的机会,一旦发动就是雷霆万钧,毫不留情。

  短暂的战斗结束之后,士兵们迅速对营地外的交战区域进行了打扫清理,共当场击毙十七人,活捉三十八人。不过活捉的俘虏中有三分之二都有伤在身,程度有轻有重,最终能存活多少还未可知。摩根虽然是持照医师,但也不会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去给这些利用价值不大的俘虏治伤,他现在要抓紧时间对俘虏进行突击审讯,弄清这伙大白天就来摸营的土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是否还有别的后招。

  在确定土人的进攻策略之前,摩根还暂时不敢放松警惕,依然命手下的部队继续保持战备状态,轮换负责警戒。除了刘山夏继续指挥工程队修建营地之外,白克思和田叶友也一起参加到审讯俘虏的工作中来。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个差事要远比指挥部下修建营地麻烦得多,虽然有投靠海汉的台南土人作为翻译,但要跟这些浑身瑟瑟发抖,已经吓得有点神志不清的土人进行沟通,依然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一直审到天黑时分,三人聚到一起汇总情况,才总算是用俘虏们交代的碎片化的信息拼出了事情的大致状况。

  这些土人的确是属于后龙溪上游那处已经被摩根发现的部落,其部落名为大甲社。这个部落在当地已经存在了多久,这些没有明确纪年的土人也说不清楚,但据说上数三代的老人,其出生地就是现在的部落位置了。但大甲社的这些土人也如同先前俘获的猫里社土人一样不识数,又没有明确的度量衡单位,对于部落的人口规模、日常活动范围这些最关键的信息,无法做出具体准确的描述。

  田叶友倒还好,他已经在台北的金矿待了快一年,跟当地的土著部落斗了好几个回合,对于土人的毛病多少也比较了解了。但白克思极少离开海南岛,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台湾土人,这种先天缺陷让他也是哭笑不得。看来也正如田叶友曾说过的那样,这些被抓回来的土人俘虏除了投入到矿上去当苦力之外,的确没有什么别的用处了。

  不过这番审问倒是弄明白了一个困扰摩根多日的问题,那就是后龙溪上为何没有看到土著部落的舟船——大甲社的独木舟最近因为雨季的原因都没有下水,因为一旦随着后龙溪湍急的水流去到下游,就很难再凭人力把船划回位于山区的上游去了。这原因其实再简单不过,只是摩根一时间没有想到那一层而已。

  大甲社的人在上个月虞尧带队进山考察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些闯入自家地界的外来者,不过当时虞尧带的队伍也只在出磺坑这处河岸待了两日便撤离了,所以土人没有与其发生正面冲突。前几日摩根再次带队来这里考察,并且还毁去了山间一处由大甲社猎手布置的捕猎陷阱,又再度引起了土人们的关注。

  从那时候开始,大甲社便在山间布置了人手,监视这处河谷的动静。之所以没有前往后龙溪下游追踪这伙不速之客的来历,是因为大甲社与猫里社之间所划定的地界便是山区与山外河谷平原交界的位置,沿后龙溪出山之后便是猫里社的地盘了,贸然闯入难免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果然没过几天,海汉的大部队便再次闯入这里,并且开始砍伐周围的林木,搭建营区,看样子竟似要长期扎下根来了。大甲社自然不会对入侵者熟视无睹,今早便派出了一队人到海汉营地附近的山坡上侦查敌方动向,却不曾想这个对手竟然在山间也布置了警戒哨,而且一动手便伤了一人,剩下的人惊慌失措,没敢反抗就一路逃回部落去了。

  大甲社的长老听说已经动了手,而且己方还有人折在了阵前,自然不肯就此罢休,当下立刻组织了部落里的一部分青壮,带上武器便又奔着这边来了。不过这些土人做事没有太强的计划性,一心就想着开战,但要如何才能打败实力不明的对手,他们却没有什么详细的作战方案。也就是到了地方之后,凭借着自己对地形的熟悉,硬生生往近处摸。但海汉早就已经设好了陷阱守株待兔,他们这种原始的进攻方式最终连营地的大门都没有摸到,便被接连不断的火枪齐射打了个屁滚尿流。

  作战方案?没有。后续计划?为零。如果一定要说土人们准备了什么后招,那就是留了两个半大小子在林子里,以便有什么状况的时候好及时跑回去报信。不过先前交战时那么大的响动,留在林子里的人肯定早就受惊逃掉了。有人逃回去报信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不知道这大甲社是否还有足够的勇气和人手来组织下一轮的攻势。

  虽然这次较为轻松地挫败了土人的攻势,但摩根也无法从俘虏的供词中确认他们还会不会卷土重来。理论上来说,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海汉这一出手就是下了狠手,双方之间的仇恨应该是不太可能再有化解的机会了。如果大甲社不打算认怂并且远远地迁离此地,那肯定还会继续寻找机会向海汉寻仇。而摩根也不可能坐视距离希望油田这么近的地方放着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迟早还是得要主动出兵将隐患消除才行。不过眼下驻军只有一个连,要分兵出去就难免会让自家营地的防御变得薄弱了。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