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28章 希望油田(二)

第1028章 希望油田(二)

  要钻探一口油气井,并不是像打水井那么简单,因深度、地质软硬、压力、井程等不同因素,钻井过程中也会采取不同的技术措施。凿井孔、下管套、油层定位、固井、侯凝试压,这些步骤都需要一定的实际操作经验,而海汉目前并没有比较成熟的技术力量,就连田叶友、刘山夏也只能算是粗通理论知识的半吊子,施工队所有的经验都是来自于海南岛上钻了两年自流井。所以尽管油田的大致位置早已确定,但所有人对于接下来是否能够顺利地进行开采也还是抱有一定的疑虑。

  但出磺坑这处油田有一个对新手比较有利的特点,那就是埋藏的深度极浅,不用过多考虑地质条件所带来的影响,所以田叶友等人也不需要制定复杂的钻探方案,基本只要按照标准的油气钻探步骤来实施就行。在人员、设备、材料都已经充分到位的条件下,田叶友才敢声称有六七成的把握能在预定的区域内找到油田。

  不过海汉为了石油项目而调来苗栗的军民,绝大多数人其实并不清楚千里迢迢来这山沟中到底是要寻找什么宝贝。他们在出前都被下达了严格的封口令,不许对包括家人在内的非参与者提及自己的使命——当然就算有人想说,其实也没多少信息可以泄露出去,最终目的地和所分配的具体任务,都是在他们抵达澎湖之后才被告知的。

  翌日上午,刘山夏和摩根将本地的劳动力全部集结起来,开始清理田叶友所指定的地段。昨天随船队抵达这里的有一个连的6军,加上建设部的施工队和钻井技工,总共也就两百号人不到,而真正被调来负责基建工程的民工因为运力有限,目前仍在海岸营地驻扎,还至少要等个一两天之后才能分批抵达这处山沟,所以也就暂时只能先让部队顶上,把6军士兵充当廉价劳动力使用。

  士兵们对此当然没有多少怨言,只是很多人都在好奇这山林中到底是埋了什么宝贝,竟然让这么多位长一同聚在这里担任监工。但林中的地面因为连绵不断的降雨所造成的湿滑,也给清理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不管是使用斧头还是大锯,都很难保持身体的平衡,砍伐树木的进度十分缓慢,急得摩根都想直接上炸药把树给炸断了。

  田叶友看了一阵,便摇摇头对白克思道:“照这度,起码两天才完事。”

  田叶友为勘探所划出的区域面积不算大,也就一块五十米见方的区域,但这块区域内两人合抱的大树着实不少,对于非专业伐木工来说的确是有点麻烦。这些士兵虽然身体都不错,但在这个领域却是属于有力使不上,空有一两百号人在忙,却没法达到预期的成效。

  但这种状况也并非士兵们的过错,毕竟事前计划得再周全,实际情况也还是会有所出入,摩根考虑的是在运力有限的情况下,先将武装人员运进山,以保证物资和驻地的安全,在前几天暂时用士兵代替一下民工,应该也问题不大。但实际状况的确是与摩根的预计有些偏差,军队并不能很好地顶替伐木工的作用。而这一步慢就会步步慢,直接影响到后续的勘探开采工作,相关责任自然都是在摩根身上,也就难怪他会急得跳脚了。

  白克思倒是比较理解摩根的苦衷:“慢点倒是无所谓,反正石油埋在地底下又不会跑,迟早都会被我们挖出来。但如果他先把民工弄进山沟来,被土人袭击出了事,那后果可就比耽搁工期严重多了。”

  白克思所说的“后果严重”可并不只是说搞出人命,在石油开采这种大项目的背景之下,连战争手段都是被允许的,又哪会在意些许的人员损失。但如果民众被土人袭击,就会造成人心惶惶,从而影响到本地的人心稳定,甚至是油田的开进程。从稳定的角度来说,白克思倒宁可开进程慢一点,也不希望迁来本地的劳工和民众因为安全问题而无心工作。

  好在刘山夏在建设部待的年头长了,多少也懂一些伐木方面的知识,指导士兵们在伐木过程中使用支杆和楔子,来加快树木倒下的度。虽然熟练程度仍然比不了专业的伐木工人,但至少比之前的进展快多了。

  但或许是白克思一语成谶,没过多久之后,突然生的状况就证明了摩根这种力求稳妥的安排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在河谷中忙成一片的时候,山坡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所有人都立刻停下了手里的活,反应快的士兵已经丢下了工具,立刻去分取堆放在一起的步枪。

  营地外围警戒哨的部署是摩根亲自安排的,他听这枪声响起的方向,便知道是来自于山坡上的一处暗哨。这种外围暗哨每处只有两到三名士兵,在值守期间需要保持隐蔽和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对于单兵素质有着较高的要求,所以摩根在仅有的两处暗哨都指派了自己从三亚带过来的狙击手学员。能够在这种陌生的环境和恶劣的天气条件下执行实战任务,也算是对这些学员一种极好的磨练。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这次在苗栗所面对的潜在敌人实力偏弱,即便将这些尚未毕业的狙击手学员部署到一线,也不至于会有太大的风险。摩根确信凭他们的单兵实力和手上的七连珠枪,一个暗哨的火力输入就足以应付五到七倍数目的敌人,而且距离营地不过两三百米,只要出信号,这边派出增援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而且摩根也赋予了他们在紧急情况下自行决定开火的权力,比如遇到了某些食肉猛兽,或是生突状况需要立刻救援,亦或是现营地附近来了不怀好意的武装人员。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要钻探一口油气井,并不是像打水井那么简单,因深度、地质软硬、压力、井程等不同因素,钻井过程中也会采取不同的技术措施。凿井孔、下管套、油层定位、固井、侯凝试压,这些步骤都需要一定的实际操作经验,而海汉目前并没有比较成熟的技术力量,就连田叶友、刘山夏也只能算是粗通理论知识的半吊子,施工队所有的经验都是来自于海南岛上钻了两年自流井。所以尽管油田的大致位置早已确定,但所有人对于接下来是否能够顺利地进行开采也还是抱有一定的疑虑。

  但出磺坑这处油田有一个对新手比较有利的特点,那就是埋藏的深度极浅,不用过多考虑地质条件所带来的影响,所以田叶友等人也不需要制定复杂的钻探方案,基本只要按照标准的油气钻探步骤来实施就行。在人员、设备、材料都已经充分到位的条件下,田叶友才敢声称有六七成的把握能在预定的区域内找到油田。

  不过海汉为了石油项目而调来苗栗的军民,绝大多数人其实并不清楚千里迢迢来这山沟中到底是要寻找什么宝贝。他们在出前都被下达了严格的封口令,不许对包括家人在内的非参与者提及自己的使命——当然就算有人想说,其实也没多少信息可以泄露出去,最终目的地和所分配的具体任务,都是在他们抵达澎湖之后才被告知的。

  翌日上午,刘山夏和摩根将本地的劳动力全部集结起来,开始清理田叶友所指定的地段。昨天随船队抵达这里的有一个连的6军,加上建设部的施工队和钻井技工,总共也就两百号人不到,而真正被调来负责基建工程的民工因为运力有限,目前仍在海岸营地驻扎,还至少要等个一两天之后才能分批抵达这处山沟,所以也就暂时只能先让部队顶上,把6军士兵充当廉价劳动力使用。

  士兵们对此当然没有多少怨言,只是很多人都在好奇这山林中到底是埋了什么宝贝,竟然让这么多位长一同聚在这里担任监工。但林中的地面因为连绵不断的降雨所造成的湿滑,也给清理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不管是使用斧头还是大锯,都很难保持身体的平衡,砍伐树木的进度十分缓慢,急得摩根都想直接上炸药把树给炸断了。

  田叶友看了一阵,便摇摇头对白克思道:“照这度,起码两天才完事。”

  田叶友为勘探所划出的区域面积不算大,也就一块五十米见方的区域,但这块区域内两人合抱的大树着实不少,对于非专业伐木工来说的确是有点麻烦。这些士兵虽然身体都不错,但在这个领域却是属于有力使不上,空有一两百号人在忙,却没法达到预期的成效。

  但这种状况也并非士兵们的过错,毕竟事前计划得再周全,实际情况也还是会有所出入,摩根考虑的是在运力有限的情况下,先将武装人员运进山,以保证物资和驻地的安全,在前几天暂时用士兵代替一下民工,应该也问题不大。但实际状况的确是与摩根的预计有些偏差,军队并不能很好地顶替伐木工的作用。而这一步慢就会步步慢,直接影响到后续的勘探开采工作,相关责任自然都是在摩根身上,也就难怪他会急得跳脚了。

  白克思倒是比较理解摩根的苦衷:“慢点倒是无所谓,反正石油埋在地底下又不会跑,迟早都会被我们挖出来。但如果他先把民工弄进山沟来,被土人袭击出了事,那后果可就比耽搁工期严重多了。”

  白克思所说的“后果严重”可并不只是说搞出人命,在石油开采这种大项目的背景之下,连战争手段都是被允许的,又哪会在意些许的人员损失。但如果民众被土人袭击,就会造成人心惶惶,从而影响到本地的人心稳定,甚至是油田的开进程。从稳定的角度来说,白克思倒宁可开进程慢一点,也不希望迁来本地的劳工和民众因为安全问题而无心工作。

  好在刘山夏在建设部待的年头长了,多少也懂一些伐木方面的知识,指导士兵们在伐木过程中使用支杆和楔子,来加快树木倒下的度。虽然熟练程度仍然比不了专业的伐木工人,但至少比之前的进展快多了。

  但或许是白克思一语成谶,没过多久之后,突然生的状况就证明了摩根这种力求稳妥的安排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在河谷中忙成一片的时候,山坡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所有人都立刻停下了手里的活,反应快的士兵已经丢下了工具,立刻去分取堆放在一起的步枪。

  营地外围警戒哨的部署是摩根亲自安排的,他听这枪声响起的方向,便知道是来自于山坡上的一处暗哨。这种外围暗哨每处只有两到三名士兵,在值守期间需要保持隐蔽和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对于单兵素质有着较高的要求,所以摩根在仅有的两处暗哨都指派了自己从三亚带过来的狙击手学员。能够在这种陌生的环境和恶劣的天气条件下执行实战任务,也算是对这些学员一种极好的磨练。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这次在苗栗所面对的潜在敌人实力偏弱,即便将这些尚未毕业的狙击手学员部署到一线,也不至于会有太大的风险。摩根确信凭他们的单兵实力和手上的七连珠枪,一个暗哨的火力输入就足以应付五到七倍数目的敌人,而且距离营地不过两三百米,只要出信号,这边派出增援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而且摩根也赋予了他们在紧急情况下自行决定开火的权力,比如遇到了某些食肉猛兽,或是生突状况需要立刻救援,亦或是现营地附近来了不怀好意的武装人员。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8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