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26章 先遣队(七)

第1026章 先遣队(七)

  经过前几天的考察之后,摩根认为后龙溪流域的土著部落对海汉进驻本地的行动的确存在着一定的威胁,而且这种跟生存环境相关的利益冲突能得到调和的可能性非常低。按照重点工业项目安全保障方案,这类潜在隐患是必须要在项目实施前期就进行定点清除的对象,所以这几天摩根也一直在考虑,要如何实施手段才能干净利落地解除这些定时炸弹。

  对方在现海汉的活动行迹之后会采取某些应对措施来表达不满,这种可能性摩根自然是考虑过,但他也没想料想到这些土人居然会猖狂如斯,几个人直接跑到营地门口来叫阵了。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将摩根这一行人当做了曾经被十八芝运来此地定居的汉人移民,以为打骂吓唬一番就能像过去一样把外来者逐出此地。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来到苗栗海岸的移民可不是只会握锄头的农民,而是荷枪实弹几乎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对于武力冲突毫不忌讳,翻脸的度一点不比他们慢。

  想在态度的强硬程度上做较量,小小台湾岛上的土人哪里敌得过一心想要征服世界的穿越者。摩根让翻译立刻询问那三名幸免于难的土人,他们来到这里闹事是否是代表了其所属部落的意图,是否还有其他后续的手段。

  或许是海汉刚才毫不留情的杀戮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这几名土人没有试图对抗审讯,哆哆嗦嗦地将所知的情况都交代出来了。

  原来前几天摩根率队乘船进山的时候,在后龙溪看到几个拿着竹矛扎鱼的土人,便是在这几人当中。这些土人现有外来者活动之后,一方面将情况回报给了他们的部落,另一方面也开始在后龙溪流域寻找这些不之客的下落。不过海汉设在海岸线上的这处营地距离他们的部落有将近二十里的路程,所以直到今天才有一队人找到这边来。

  正如摩根所预料的那样,这些土人将他们当做了前几年曾被十八芝迁来这里的汉人移民,以为只要鼓噪一番,顶多杀伤几条人命,就能吓得这些性子软弱的外来者自行撤离本地。但可惜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海汉人毫不留情地直接下了重手。

  从这几名土人所交代的情况来看,刚才这一番冲突应该只是这几人一时冲动之下的个人行为,还代表不了他们所属部落的“官方态度”,但摩根还是坚持认为这种敌视的态度并非个别现象,而是本地土人对外来者的普遍看法。海汉在这里扎下规模不小的营盘,土人尚且敢来闹事,要是分散而居的普通移民,所将会遭受的状况就不想可知了。当初组织移民的十八芝并非专业殖民团队,他们所能做的大概就是把汉人运来这里,然后就任其自生自灭了,缺乏组织的民众自然很难对抗本地的土著武装。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经过前几天的考察之后,摩根认为后龙溪流域的土著部落对海汉进驻本地的行动的确存在着一定的威胁,而且这种跟生存环境相关的利益冲突能得到调和的可能性非常低。按照重点工业项目安全保障方案,这类潜在隐患是必须要在项目实施前期就进行定点清除的对象,所以这几天摩根也一直在考虑,要如何实施手段才能干净利落地解除这些定时炸弹。

  对方在现海汉的活动行迹之后会采取某些应对措施来表达不满,这种可能性摩根自然是考虑过,但他也没想料想到这些土人居然会猖狂如斯,几个人直接跑到营地门口来叫阵了。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将摩根这一行人当做了曾经被十八芝运来此地定居的汉人移民,以为打骂吓唬一番就能像过去一样把外来者逐出此地。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来到苗栗海岸的移民可不是只会握锄头的农民,而是荷枪实弹几乎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对于武力冲突毫不忌讳,翻脸的度一点不比他们慢。

  想在态度的强硬程度上做较量,小小台湾岛上的土人哪里敌得过一心想要征服世界的穿越者。摩根让翻译立刻询问那三名幸免于难的土人,他们来到这里闹事是否是代表了其所属部落的意图,是否还有其他后续的手段。

  或许是海汉刚才毫不留情的杀戮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这几名土人没有试图对抗审讯,哆哆嗦嗦地将所知的情况都交代出来了。

  原来前几天摩根率队乘船进山的时候,在后龙溪看到几个拿着竹矛扎鱼的土人,便是在这几人当中。这些土人现有外来者活动之后,一方面将情况回报给了他们的部落,另一方面也开始在后龙溪流域寻找这些不之客的下落。不过海汉设在海岸线上的这处营地距离他们的部落有将近二十里的路程,所以直到今天才有一队人找到这边来。

  正如摩根所预料的那样,这些土人将他们当做了前几年曾被十八芝迁来这里的汉人移民,以为只要鼓噪一番,顶多杀伤几条人命,就能吓得这些性子软弱的外来者自行撤离本地。但可惜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海汉人毫不留情地直接下了重手。

  从这几名土人所交代的情况来看,刚才这一番冲突应该只是这几人一时冲动之下的个人行为,还代表不了他们所属部落的“官方态度”,但摩根还是坚持认为这种敌视的态度并非个别现象,而是本地土人对外来者的普遍看法。海汉在这里扎下规模不小的营盘,土人尚且敢来闹事,要是分散而居的普通移民,所将会遭受的状况就不想可知了。当初组织移民的十八芝并非专业殖民团队,他们所能做的大概就是把汉人运来这里,然后就任其自生自灭了,缺乏组织的民众自然很难对抗本地的土著武装。经过前几天的考察之后,摩根认为后龙溪流域的土著部落对海汉进驻本地的行动的确存在着一定的威胁,而且这种跟生存环境相关的利益冲突能得到调和的可能性非常低。按照重点工业项目安全保障方案,这类潜在隐患是必须要在项目实施前期就进行定点清除的对象,所以这几天摩根也一直在考虑,要如何实施手段才能干净利落地解除这些定时炸弹。

  对方在现海汉的活动行迹之后会采取某些应对措施来表达不满,这种可能性摩根自然是考虑过,但他也没想料想到这些土人居然会猖狂如斯,几个人直接跑到营地门口来叫阵了。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将摩根这一行人当做了曾经被十八芝运来此地定居的汉人移民,以为打骂吓唬一番就能像过去一样把外来者逐出此地。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来到苗栗海岸的移民可不是只会握锄头的农民,而是荷枪实弹几乎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对于武力冲突毫不忌讳,翻脸的度一点不比他们慢。

  想在态度的强硬程度上做较量,小小台湾岛上的土人哪里敌得过一心想要征服世界的穿越者。摩根让翻译立刻询问那三名幸免于难的土人,他们来到这里闹事是否是代表了其所属部落的意图,是否还有其他后续的手段。

  或许是海汉刚才毫不留情的杀戮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这几名土人没有试图对抗审讯,哆哆嗦嗦地将所知的情况都交代出来了。

  原来前几天摩根率队乘船进山的时候,在后龙溪看到几个拿着竹矛扎鱼的土人,便是在这几人当中。这些土人现有外来者活动之后,一方面将情况回报给了他们的部落,另一方面也开始在后龙溪流域寻找这些不之客的下落。不过海汉设在海岸线上的这处营地距离他们的部落有将近二十里的路程,所以直到今天才有一队人找到这边来。

  正如摩根所预料的那样,这些土人将他们当做了前几年曾被十八芝迁来这里的汉人移民,以为只要鼓噪一番,顶多杀伤几条人命,就能吓得这些性子软弱的外来者自行撤离本地。但可惜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海汉人毫不留情地直接下了重手。

  从这几名土人所交代的情况来看,刚才这一番冲突应该只是这几人一时冲动之下的个人行为,还代表不了他们所属部落的“官方态度”,但摩根还是坚持认为这种敌视的态度并非个别现象,而是本地土人对外来者的普遍看法。海汉在这里扎下规模不小的营盘,土人尚且敢来闹事,要是分散而居的普通移民,所将会遭受的状况就不想可知了。当初组织移民的十八芝并非专业殖民团队,他们所能做的大概就是把汉人运来这里,然后就任其自生自灭了,缺乏组织的民众自然很难对抗本地的土著武装。经过前几天的考察之后,摩根认为后龙溪流域的土著部落对海汉进驻本地的行动的确存在着一定的威胁,而且这种跟生存环境相关的利益冲突能得到调和的可能性非常低。按照重点工业项目安全保障方案,这类潜在隐患是必须要在项目实施前期就进行定点清除的对象,所以这几天摩根也一直在考虑,要如何实施手段才能干净利落地解除这些定时炸弹。

  对方在现海汉的活动行迹之后会采取某些应对措施来表达不满,这种可能性摩根自然是考虑过,但他也没想料想到这些土人居然会猖狂如斯,几个人直接跑到营地门口来叫阵了。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将摩根这一行人当做了曾经被十八芝运来此地定居的汉人移民,以为打骂吓唬一番就能像过去一样把外来者逐出此地。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来到苗栗海岸的移民可不是只会握锄头的农民,而是荷枪实弹几乎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对于武力冲突毫不忌讳,翻脸的度一点不比他们慢。

  想在态度的强硬程度上做较量,小小台湾岛上的土人哪里敌得过一心想要征服世界的穿越者。摩根让翻译立刻询问那三名幸免于难的土人,他们来到这里闹事是否是代表了其所属部落的意图,是否还有其他后续的手段。

  或许是海汉刚才毫不留情的杀戮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这几名土人没有试图对抗审讯,哆哆嗦嗦地将所知的情况都交代出来了。

  原来前几天摩根率队乘船进山的时候,在后龙溪看到几个拿着竹矛扎鱼的土人,便是在这几人当中。这些土人现有外来者活动之后,一方面将情况回报给了他们的部落,另一方面也开始在后龙溪流域寻找这些不之客的下落。不过海汉设在海岸线上的这处营地距离他们的部落有将近二十里的路程,所以直到今天才有一队人找到这边来。

  正如摩根所预料的那样,这些土人将他们当做了前几年曾被十八芝迁来这里的汉人移民,以为只要鼓噪一番,顶多杀伤几条人命,就能吓得这些性子软弱的外来者自行撤离本地。但可惜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海汉人毫不留情地直接下了重手。

  从这几名土人所交代的情况来看,刚才这一番冲突应该只是这几人一时冲动之下的个人行为,还代表不了他们所属部落的“官方态度”,但摩根还是坚持认为这种敌视的态度并非个别现象,而是本地土人对外来者的普遍看法。海汉在这里扎下规模不小的营盘,土人尚且敢来闹事,要是分散而居的普通移民,所将会遭受的状况就不想可知了。当初组织移民的十八芝并非专业殖民团队,他们所能做的大概就是把汉人运来这里,然后就任其自生自灭了,缺乏组织的民众自然很难对抗本地的土著武装。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