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24章 先遣队(五)

第1024章 先遣队(五)

  摩根又看了看周围地面上的脚印,虽然多而杂乱,但来去都是通向河岸,显然是自己这队人所留下的印迹,而通往内6的方向则很干净,看样子的确没有其他人在这两天内接近过这一区域。他之所以要研究这种细节,是想借此来判断本地土著活动频繁的区域,并对今后在后龙溪流域的据点部署兵力做出相应的调整安排。

  按照摩根的计划,是打算在入海口海岸、航道途中两处大的河湾,以及出磺坑油田这四个地方设立据点,这四处据点之间的路程大致相当,这样一来就可以将三十公里长的水路沿途护卫责任平均分摊开来,减少途中护卫的漏洞和压力。如果运输物资的船队在途中出现状况,只要船上放出报警信号,临近的据点就可以在短时间内驰援。

  另一方面,摩根也是考虑到这后龙溪沿河的平原地区土地肥沃灌溉便利,正好用来安置移民进行开垦耕作,补贴本地的粮食需求,减小对外界的物资供应依赖性。等过个两三年本地有了几千常驻人口的规模之后,大概就不用再担心来自附近土著部落的威胁了。

  海汉的领土扩张从来都不只是军事领域单线操作,殖民安置和长期经营,才是真正占领一个地区必须要采用的手段。海汉在穿越后这几年里能将各种有主无主的土地据为己有,除了运用武力之外,巧妙而高效地进行殖民也是重要条件之一。这后龙溪流域有大约四十平方公里的平原地带,安置一两万农业人口都不是问题,只要民政部愿意往这里塞人,这片荒芜之地在几年后变身农业大县也是有可能的。

  摩根一行人在当天下午便回到了海岸边的临时营地,还没下船他便看到了岸边码头上站着的田叶友,正朝自己缓缓挥手示意。田叶友昨天一早从台北鸡笼港出,天黑时分便已经到了苗栗这处基地,早就等他多时了。两人虽然许久未见,但关系倒是一如既往地融洽,见面之下便是一记大大的拥抱。田叶友早年曾跟北美帮一起远行安南黑土港,期间早就适应了这帮人的欧美礼节,因此倒也毫无隔阂。

  “想不到你还有出来带兵的一天!”田叶友打趣道:“我还以为你已经开始在三亚养老,不会再离开海南岛了。”

  “我得趁着还能动弹的时候多出来活动活动才行,老是待在三亚那地方,人真的会霉的。”摩根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我的几名伙伴,除了约翰逊因为家庭的原因还留在三亚,其他人都在外面展自己的事业。我当初跨过半个地球来参加穿越,也并不是为了贪图享乐,我也想做一点事情,能让自己的名字留在后世的历史书上。”

  “这么正经……”田叶友在摩根肩上用力拍了拍道:“放心吧,到了台湾岛,你就有事做了!”

  摩根皱眉道:“怎么听你说起来,这台湾岛上好像很不太平?”

  “大事没有,小事不断。总会有一些不服管教的人,会跳出来挑战海汉的权威。”田叶友说到这里边主动转开了话题:“这几天进山有什么收获?碰到当地的土人了吗?”

  “倒是碰到了几个,不过都没有生接触。”摩根揉着肚子道:“跑了一天饿得不行,去指挥部坐着边吃边聊。”

  1633年三月,海汉军攻下了原本由西班牙人掌控的鸡笼港,并立刻对当地进行封锁,然后在附近的山区找到了金矿矿脉进行开采,而被工业部委派到当地负责这个矿业项目的人正是田叶友。他在最近这一年中一直都待在鸡笼港,指挥督导当地的金矿运作,勘探、开采、冶炼一条龙都是由他负责。

  在过去一年的运作中,金瓜石金矿就产出了近两百公斤的黄金,这笔钱除了冲抵掉海汉军攻打台北地区的军费开支之外,还有大量的盈余通过分成分别进入海汉国库与军方的预支军费当中。而主动动战争抢下台北地区这个决策,也被视作了海汉执委会在过去两年中最为英明的决定之一。

  两百公斤黄金听起来不少,但真正实物却也没多少,铸成金砖之后也就七八块砖,用一个不大的箱子就能装起来。但执委会和军方所看中的不仅仅是头一年的产量,而是这里的开采前景。按照所知的信息,金瓜石矿区在原时空最高的年产量曾经达到两吨以上,是现有产量的十倍之多,其价值甚至比目前海南岛一年间所能征收到的赋税还高得多,这笔来自鸡笼港的巨款收入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

  能够比较顺利地开采到矿脉,头号功臣自然是全权负责这个项目的田叶友了,不过执委会除了能将他的家人送到当地探亲,在生活方面创造尽可能好一些的条件,似乎暂时也没法给他更好的待遇了。田叶友暂时也没办法调离矿区,因为当地的金矿大多是以体积较小的富矿体存在,必须要有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才能识别这些矿藏所在处的蛛丝马迹,所以勘探工作也得长期持续下去。

  除了金矿之外,当地还有多种伴生矿,如黄铁矿、石英、方解石、硫砷铜矿、闪锌矿、方铅矿、重晶石、明矾石等等。这些伴生的矿物中有一些也同样具备了开采的价值,可以从中提炼出有用的物质,还有一些虽然经济价值不大,但却是勘探金矿的重要指标,同样忽视不得。

  辨识这些矿物并制定开采计划,多数时候也只能由田叶友亲自上阵,他虽然身边带了一批徒弟,不过技术水平和专业经验还是跟他有较大的差距。在这批徒弟学满出师之前,田叶友大概都还得在台湾岛一直待着。这次正好遇到苗栗的项目性质特殊,加之距离台北也近,才会一纸调令让他从鸡笼港过来为石油勘探提供技术支持。

  “去年建设部加班加点在矿场附近的海边盖了一栋两层别墅给我,推开卧室窗户就能看到太平洋和楼下的大花圃,真正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且不用做什么喂马劈柴的力气活,有什么要求吩咐仆人就行,简直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隔天去一趟矿区,到处走走看看,半天就完事了。日子很悠闲,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种生活算不算幸福。”田叶友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却没什么笑意,眼里甚至还有一点迷惘。

  摩根道:“那你参加穿越,不就是为了过上这种贵族生活吗?只花了七年时间就实现了目的,以后还有几十年可以慢慢享受。”

  “话是没错,但总归跟预想的有些差别。”田叶友叹口气道:“金瓜石那地方,大部分时候就我一个人在那儿,其他全是归化民,有时候想找人说说话聊聊天,但说不了几句就会觉得牛头不对马嘴。我说的他们听不明白,我又懒得慢慢解释,摩根,你能明白那样的感受吗?”

  摩根摇摇头道:“执委会很看重你,愿意给你提供最好的生活条件,把你作为这个领域的专家供养起来,我想应该有很多人都希望能过上你现在的生活。”

  田叶友道:“是啊,从在安南的时候开始,执委会给我的待遇就很优厚了,那时候住在下龙湾,一周只用去矿上两天就行,比现在还更闲。可那时候还有钱天敦、谢春、周恒行他们,没事晚上能聚在一起聊聊天什么的,也比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要强。”

  摩根道:“我明白了,你大概只是太长时间身边没有朋友跟你交流,生活又太悠闲,整天没事可做就只能胡思乱想,心理上出现问题了。”

  田叶友道:“或许是吧!如果真是这样的原因,那最近应该能得到一点缓解了。等这边开工之后,我可能就得不断往返于鸡笼和苗栗之间,等忙起来了大概就不会胡思乱想了。我以前从没想到,人闲着都能闲出毛病来!”

  摩根道:“过两天白克思和刘山夏也会过来,他们大概要在这地方待上几个月,到时候你也不用担心没人能跟你对话了。对了,你先前提到过,在这地方大事没有,小事不断,这是有什么麻烦?”

  “还能是什么麻烦,不就是山里的土人吗?”田叶友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你也知道,金矿周围必须划定安全区,为此我们强行驱离了一个土著部落,然后就跟土人结下梁子了。他们逮着机会就来矿场捣乱,如果看到有落单的汉人,就会想办法进行猎杀。去年一年死在土人手上的就有十几个了,好在都是苦役营的囚犯,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后续的麻烦。”

  摩根问道:“那你没下令让驻军反击?”

  “当然下令了啊,我又不是圣母,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捣乱。”田叶友解释道:“土人来矿场生事,大部分时候都很难全身而退,最多的一次被我们截下来三十多个人。我也不枪毙他们,就直接投入矿场当劳动力用了。我们也组织了两次进山围剿,但这些土著部落已经退居到深山里,始终剿不干净,行动一次只能管一两个月,然后土人就又大着胆子探头出来了。不过他们实力有限,也弄不出什么大乱子,所以就这么一直有来有往地耗着。我们这边是肯定不可能撤走的,就看土人能顶到什么时候吧!”

  摩根听了之后也就基本明白了鸡笼金矿所处的环境,海汉在当地的驻军规模有限,既要保证使用了大量苦役的矿场能够有正常的生产秩序,又要防御外界的土人捣乱,也不可能分出多少兵力进山围剿,多半只是象征性的驱离一下,效果能管一段时间也是好的。这种手段只能暂时治标,但肯定无法治本,只是条件所限,海汉目前也的确没什么好办法能彻底解决问题。这台湾岛的内6地区全是连绵不绝的大山,就算调来几千军队,撒进山里也很难形成一张有效的大网。

  而田叶友在台北所遭遇的状况,极有可能也会成为苗栗这边的范本。摩根在为期三天的考察中已经确定了至少两处土著部落位于海汉想控制的地区之内,未来与海汉产生矛盾是必然会生的状况,如果处理得不够干净果断,那么苗栗地区大概也会如同鸡笼矿区一样,成为双方进行治安战的角力舞台。

  摩根穿越前也曾在美军的海外驻防部队中服役,深知治安战的麻烦,以当时美军所掌握的各种黑科技,尚且无法完全杜绝自身在治安战中的战损,空有号称天下第一的战斗力,却总是在治安战中被弄得灰头土脸。当然摩根确信自己所指挥的海汉军绝不会陷入到当初美军的境地,与本地土著部落的对抗也不可能走到治安战那一步,既然已经有了台北地区的前车之鉴,摩根觉得自己在处理类似状况的时候就应该更为果断坚决一些。

  两人聊完闲话之后,还是转到了正题上。摩根向田叶友大致说明了自己这在产油地的所见所闻,虽然他在这趟差事中的主要任务是探明航路状况,但接下来的一段时期内,军方的行动都必须要配合勘探队,双方很有必要在动工之前好好沟通一番,以便能指挥各自的下属协同行动。

  除了田叶友已经顺利抵达苗栗之外,从澎湖送来的第二批劳工也已经在昨天到达这里,并且在建设部工头的指挥下迅投入到兴建营地的工程中。

  由于接下来从澎湖过来的大部队会有上千人的规模,在进入山区之前都得先在这里集结,所以营地的一些基础设施就必须先建设起来。如果从澎湖出的船队一路上顺利,那么明天就应该能够抵达苗栗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7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