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18章 苗栗

第1018章 苗栗

  宁崎虽然也赞同在教育领域进行产业化经营的理念,但他并不想将这个行业都变成了纯粹的生意,如果以经济收益的多少来计算经营效果,那就肯定违背了他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所坚持的职业信念。向其他国家推广海汉教育机构这件事,政治上的意义更大一些,只要有路子就算亏钱也要做下去。但如果以施耐德那套方法来操作,就难免会变得铜臭味比较重了,而且也与宁崎倡导这件事的初衷不符。

  当然了,宁崎也知道施耐德这话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这次庆典期间来找施耐德谈生意的各国商家早就排起了长队,有大把赚钱的买卖等着他处理,哪有精力来顾及开办学校这种“小生意”。刚才宁崎跟他把张金宝的事情一说,他甚至都没仔细过问张金宝的资产状况和需要贷款的数目,就先一口答应下来了,一方面是出于对宁崎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着实没把这点小业务太放在心上。就算宁崎真甩锅给施耐德来操作,他估计也分身乏术,最后多半还是交给手下人去做了。

  与其把这事变成了纯粹的买卖,宁崎还是更乐意将其交给教育行业的从业者,比如张金宝这种有想法的实干者就不错。宁崎决定等这边忙完之后,看看再找个时间跟张金宝谈谈,商量一下将民营职业教育体系推广到国外的可能性。

  施耐德只和宁崎简单交流了片刻,便又被几名外国使者包围了。南海贸易联盟的建立对于区域内的国家来说算得上是一次极大的变革,已经加入的国家想在贸易规则的制定中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好处,而尚未参加的国家则是竭力想弄明白加入这个国际组织后究竟能享有什么样的好处,又需要付出些什么。海汉作为这个国际组织的起者,商务部长这个主管领导自然也就成了各国代表争相询问的对象。

  对于这个时代位于南海区域的这些国家而言,国际贸易虽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基本都是各玩各的,并没有一个各国公认或是区域内通行的游戏规则。而海汉牵头组织南海贸易联盟,并制定相关的贸易制度,这对大部分国家而言算是一个比较新奇的体验。好在有安南、占城、葡萄牙、荷兰这些国家出于各自的目的纷纷进行了响应,大明的福广两省官府也都默认了这个国际组织的合法性,这个贸易联盟的影响力才足以带动其他国家加入进来。

  但即便是选择加入贸易联盟,各个国家也都有自己的私心,很难要求这么一个相对比较松散的国际组织中的每一名成员都能在运行中完全遵守统一的制度,而且每个国家对这些贸易制度的理解各有偏差,执行起来自然也很难保持同样的标准,这些都是客观存在而又难以彻底解决的问题。不过施耐德把事情的轻重缓急分得很清楚,海汉所需要的并不是这些国家在国际贸易领域表现出绝对服从的态度,而是要掌控区域内国际贸易中的话语权,并让成员国能够对海汉打开贸易大门。

  对海汉来说,只要打开了贸易渠道,其他一切都好说。海汉向外推广的政治、军事、文化等等项目,一向都是由贸易开路,后续再逐步跟进,这样所将遇到的阻力也会相对小一些。这一整套的操作方法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经验和套路,施耐德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对海汉带来的贸易感兴趣的国家一个一个地带入到南海贸易联盟这个组织当中,用可观的经济收益来瓦解这些国家的戒备,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引入其他领域的项目,逐步改造当地社会。

  就在庆典期间的国际交流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期间,一支由三十多艘帆船组成的船队在四月四日清晨悄然从胜利港出。因为近期进出三亚的大型船队众多,所以这支船队的离港也并没有引起公众的关注,只有港口的少数工作人员目睹了陶东来等多名高官到场为这支船队送行,至于其驶往的目的地,也只限于极个别高管才知道。

  事实上这支船队中的大部分乘客都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往的具体地点,他们所得到的任务内容仅仅只是前往台湾岛完成一个工程,至于这个工程在什么地方,施工需时多久,则统统没有具体的信息。而且所有人都被要求对这次的任务严格保密,连家人面前也不可谈及。大部分人甚至是在出之后,才会由专人将其外出执行任务的消息通知其家人。

  率领这支船队的官员是工业部部长白克思,这也是他在穿越后七年来第一次出远门,在此之前去到最远的地方,也不过就是到昌化视察当地的冶炼业,而且前前后后的行程都有人打点妥当,完全不需自己操心。而这次远去台湾,白克思要负责协调指挥上千人的队伍,并且要在一穷二白的当地扎下根来,这几乎就是三亚登6的再版,所不同的只是现在手底下的人多了,凡事不需再自己去亲力亲为,只要下达命令就行。

  好在这支队伍中不止他一名穿越者,还有负责武装防卫的摩根和负责工程建设的刘山夏二人同行。等这支队伍到了台湾苗栗之后,工业部矿业司的主管田叶友也会从台北鸡笼港赶过来与他们会合,一同实施石油钻探项目。海汉近几年在海外所实施的工程中,也是为数不多能有这么多名穿越者同时参与的状况了。

  由于这支船队中的大部分船只都是满载着各种物资的货船,所以行进也较为缓慢,平均航只保持在五节上下。船队从胜利港出之后沿着东海岸一路向北,在接近广东肇庆府海岸线之后折转向东,花了四天时间才抵达了珠江口的香港岛。船队将在这里逗留一天,进行短暂的休整和补给。为了避免引人注目,这支船队甚至都没有驶入香港岛北边海域的铜锣湾停靠,而是选择了港岛南边早期开的镇南港,停靠在鸭脷洲的军用码头。

  目前在香港地区担任行政事务主官的游益汉接到消息后专门从铜锣湾坐船过来,正好赶上了这支船队进港靠岸。

  “各位辛苦,这要比之前通知的时间早了很多天啊!你们是提前从三亚出了?”游益汉寒暄几句之后便主动问道。他在此之前已经接到过三亚的电报通知,称近期会有一支大型船队北上前往台湾,途中将在香港岛停靠补给,需地方上尽力配合满足需求。不过电报中所说的时间至少是在四月下旬了,倒是没想到这支船队来得比预计的时间早得多,而且是快到香港水域的时候才了电报告知香港管委会,不然游益汉也不用这么仓促地赶过来会面。

  “本来预计中旬出,不过物资人员都比要预计的时间提前到位,所以就提前出了。”白克思向游益汉解释道:“这个工程的工期比较长,早点开始动工就能早点投产。”

  游益汉并不清楚这支船队去台湾岛的目的何在,当下便好奇地问道:“什么工程弄这么大的阵势?上次这么大的船队从香港岛过境,还是石迪文带的舰队去福建打仗。”

  游益汉也不是外人,白克思就没有隐瞒实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不过还是叮嘱他要保密,不要对外宣扬此事。

  作为一名穿越者,游益汉自然很清楚石油对工业文明的重大意义,而三亚组织了这么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赶赴台湾,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要是换了他游益汉在执委会里任职,说不定比现在这帮人还要着急把石油从地底下弄出来。不过台湾岛上居然还蕴藏有石油,这对他而言倒是一个闻所未闻的新消息。

  船队在镇南港停留一天之后,于四月十日出,沿香港岛南部海域穿过双四门水道,然后沿惠州府、潮州府的海岸一路驶向福建海峡。出于保密的考虑,这支船队并没有在广东海域再次靠岸,而是直接驶向了澎湖。十四日上午,船队顺利抵达了澎湖马公港的海军基地。

  由于海汉版图在过去的一年中进一步向外扩张,澎湖已不再是处于海汉疆域最外围的第一线,因此目前驻扎在澎湖军队数量也减少了很多,原本驻扎在此的特战营已经将驻地换到了浙江舟山的定海港。现在舟山的军事主官是原驻广办武官虞尧,他也是在去年才从广州调来澎湖,接任钱天敦留下来的位子。

  到了澎湖之后,船队就得先驻留几天了,白克思等人必须要听取本地驻军的意见,制定一个完备的行动方案,才能前往苗栗登6。

  虞尧接到执委会通知的时间要比香港岛早得多,因为他这里不但承担了前进基地的任务,而且还要在船队到来之前尽可能多地搜集当地的各种情报信息,为项目能够顺利实施做好准备工作。

  “上个月下旬我带队去了一趟苗栗,接下来我把大致的情况给各位先说说。”虞尧轻描淡写地说道,仿佛去这一趟就跟在自家后院里散步一样轻松自在。虞尧走到已经挂好的地图前,向白克思等人介绍起苗栗当地的状况。

  苗栗其实也是穿越者们照搬了后世的称呼,而这地方在目前这个时代实际上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地名。居住在这里的原住民是大甲族人,也算是平埔族的其中一支,大甲族在当地的聚居地名为猫里社,后来汉人移民才取其谐音,将当地命名为苗栗。

  苗栗山多平原少,主要地形是雪山山脉西侧的河川冲击扇,因不断受到河川侵蚀,当地的丘陵河谷地形非常普遍,海汉目前所掌握的地下油田所在地出磺坑便是位于其中一处河谷中,距离海岸还有差不多三十公里的路程。以这个时代的环境来说,这段距离着实不算近,要知道海汉当初花了一两年时间才打通了昌化到石碌之间的6上通道,而那段路程也仅仅就比这边多十来公里而已。

  虞尧去当地考察之后认为,如果要在这荒郊野外修一条通往内6的道路,恐怕也得耗费个一年半载才行。不过从海边到出磺坑之间,有一条被称为后龙溪的小河可以通航,在建设初期可将物资和人员通过水路送往出磺坑。但比较麻烦的是这条小河的水深有限,普通的海船进去多半会搁浅,还得使用平底船才行。

  关于这一点,虞尧倒是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一批内河平底船,届时拖去当地就可以用。不过这条后龙溪的通航能力有限,如果要长期作为主要的交通手段来使用,那估计还是会有些吃力。最稳妥的办法大概还是得沿着水道修建一条6上通道,但虞尧只是澎湖的军事主官,这种基建项目也不是他可以擅自作出决定的事情,只能在这会上提一提,具体该怎么处理还看白克思等人的意见。

  白克思听完虞尧的介绍之后,先对他所作的调查工作表示了感谢,然后开始询问细节问题:“出磺坑当地是否属于某个部落的领地?我们进入那个地区,会不会遭受原住民的排斥甚至是武力驱逐?”

  虞尧道:“大甲族在苗栗附近的山区有十来个社,关于这些社的势力范围,说实话我们现在所掌握的信息也不多。但可以肯定的是,出磺坑附近有好几个社的人活动。我们前次去考察的时候,原住民表现出来的态度并不算特别友善。我个人是不太看好和平共处的可能,如果我们大规模进驻山区,很有可能会与原住民生武力冲突。”

  白克思道:“我们这次有两个连的6军同行,你认为这些兵力能不能摆平当地的原住民部落?”

  虞尧摇摇头道:“这不好说,如果是拉开阵势在平原上对决,我们两个连的部队就足以应付整个苗栗地区的原住民,但在山林里,我们的士兵能挥出几成的战斗力就难说了。”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