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14章 开国庆典(十四)

第1014章 开国庆典(十四)

  孙真迷迷糊糊地走到前面讲台前,见小礼堂会场的前排全是高官,就连带他来参加会议的陈一鑫也只能后排就座,当下更是慌了神,不知该说什么才是。倒是陈一鑫见他神情窘迫,开口安慰道:“孙真,你就说说你所知的当地军情。”

  孙真舔了舔嘴唇,开口说道:“卑职家乡是在登州府黄县,南下逃难之前也只是一介农夫,对军情了解有限,若是有说错的地方,各位长切莫怪罪。”

  登州的行政编制始于唐代,到明洪武年间才升州为府。《明实录》中有记载,“时以登、莱二州皆濒大海,为高丽、日本往来要道,非建府治,增兵卫,不足以镇之。”

  登州府下辖蓬莱、黄县、栖霞、招远、莱阳、福山、文登七个县加一个宁海州,治所府城设在蓬莱。地方驻军则主要集中于登州府城、威海卫、成山卫、靖海卫、大嵩卫几处地方。原本整个登州的驻军有两万余人,但在经过了历时两年的战乱之后,包括军营卫所在内的大部分官方机构都已经被摧毁殆尽,地方上所剩的可用兵力大概已经十不存一了。

  孙真离开登州开始逃难的时候,大明已经从济南府、青州府、兖州府等地调集兵马进入登莱地区平乱,战后大概也会留下一部分军队对当地驻军体系进行重建。不过考虑到战乱之后当地缺衣少食,赋税断绝的状况,这种重建工作大概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

  正如孙真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对登州当地的军情了解也仅仅只是流于表面,所知不多。各个卫所的驻军规模,指挥使是何人,在登莱之乱中的战损状况,这类比较具体的军事情报,孙真便基本上是一无所知的状态了。至于当地的地理环境,孙真虽然还算熟悉,但因为尚未掌握绘制地图这种高级技能,所以也没办法在纸面上描绘出来。

  “中士,你已经参加过多次军事行动,应该知道我军对港口的重视程度,那么关于登州当地的港口,你有没有什么相关的消息可以告诉我们?”颜楚杰待孙真将所知情况说得差不多之后,这才向他提问道。

  不管是进军台湾岛还是北伐舟山,海汉选的目标便是当地的主要港口。孙真当时虽然还只是普通一兵,但在经历了数次战斗之后,自然对于海汉擅长的跨海作战战术也有了一定的认识,海汉军动的攻势几乎都是以占领当地港口为行动开端,以此作为前进基地来对目标动进攻。这种战术要求所占领的港口具备一定的船舶停靠和6路交通条件,以便能使用海运手段向当地尽快投放兵力和重型火力装备。普通的天然港湾或者是渔村码头,还难以满足军事行动的需求。

  孙真想了想才回答道:“禀长,登州各卫治所均设在近海处,靖海卫、成山卫、威海卫都建有军用海港,但规模最大的一处,当属登州水城。其城北临渤海,西北跨山,东南濒河,水城城周三里,城墙高三丈五尺,厚丈余,城墙上设有火炮,在万历年间还重新铺设了外层墙砖。”

  登州水城早在宋代便被用作了军事基地,明洪武年间在原有的基础上修筑水城,北砌水门,南设振扬门,名为备倭城。万历年间抗倭将领戚继光,天启年间登莱巡抚袁可立都曾在这里操练水师,抵御外寇,是胶东半岛最为重要的军港之一。

  不过这处水城在登莱之乱中并没有幸免,登州城陷落之后,山东总兵张可大在水城坚守数日,终因寡不敌众还是被攻破了城防。张可大杀死妻妾家人,然后自尽于城内太平楼内,以身殉国。而驻扎在水城的这些水师、海船,除少数毁于战火之外,剩下的尽数被叛军掠走,成了他们后来叛逃东北的主要交通工具。这水城就算还在,现在应该也只是空城一座了。

  孙真点出的这个地方虽然客观条件还不错,但他并没有考虑到其位置与登州府城紧邻,如果海汉选择了直接占领明军的军事基地并在当地驻军,这就摆明了是军事入侵的性质了,恐怕难以跟当地官府和平共处。而海汉目前并没有在当地开疆拓土大规模圈地的打算,为此得罪明廷和地方官府,甚至引军事冲突,并不是执委会和军方所愿见到的状况。

  当然国防部也不会因为孙真一家之言,就认定或否定了备选的地点,最终的决断,恐怕还是要留待先遣队去当地做实地考察之后才能做出。

  孙真答完问题回位的时候,才现自己手心后背都是湿漉漉的,他虽然自认天不怕地不怕,但在这些高官面前还是无法避免紧张的情绪。如果不是有陈一鑫在场,他觉得自己恐怕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通顺。

  接下来到台前进行情况说明的是海军司令王汤姆,如同海汉军过往在海外实施的军事行动一样,这次的计划也同样少不了海军的参与。

  “海军已经通过经常往来于北方航线的水手,制定了一条大致的航线。”王汤姆走到地图前,开始向与会者介绍海军的准备情况。

  目前海汉最北边的基地就是舟山定海港,从这里到山东、江苏两省接壤的海州也有四百多海里的距离,到登州特别是胶东半岛北边的航程就更远了,来回航程肯定过一千海里。而在这段区域内,海汉并没有自家控制的停靠补给点可供使用,所以在航线制定、航程安排和登6侦查行动的计划上都需要进行细致的考量才能降低行动风险。

  海汉军中虽然也有一些北方来的移民,但对海路熟悉的人不多,所以届时可能还需要从民间抽调一些熟悉北方海况的水手加入行动。这个时代的大明东海岸线与海汉手中掌握的卫星地图有着诸多出入,所以也需要借此机会,对手头的地图资料进行修订。因此海军所制定的这条航线基本是沿着江苏、山东两省的海岸线行进,但考虑到当地不可预知的状况,并没有提前确定具体的停靠点,要在行动中视实际情况再做定夺。

  “胶东半岛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未知区域,对我们今后几年在北方的布局非常重要,所以这次北上侦查的行动,我也会亲自参加。”王汤姆在介绍完航线的大致状况之后,宣布了一个稍让人有些吃惊的消息。

  王汤姆上次亲自参与军事行动,是去年下半年指挥宫古岛一役。在那一战消灭了十八芝之后,王汤姆也在三亚又待了大半年了,他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人,这1634年上半年唯一的一次对外行动,又是以前未曾去到过的陌生区域,对他来说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有鉴于这个任务本身的难度和特殊性质,军方能够胜任的将领其实不多,不过目前钱天敦和石迪文两员大将也都驻扎在舟山,王汤姆再跑过去未免就有些打拥堂的感觉。

  颜楚杰率先表示了质疑:“这个任务,钱天敦和石迪文任中一人都能胜任吧?你有必要亲自跑这一趟吗?”

  王汤姆道:“钱天敦是6军,海上的业务肯定没我熟,石迪文虽然是海军的人,也的确有完成任务的能力,但舟山当地的情况如何,军委一直没有派人过去实地考察过,我去走上一趟,到时候也对执委会有所交代。再说这个计划需要6海两军和其他部门之间的协同,我去了很多事情就不用再电报回来请示了。”

  王汤姆这话虽然道理有点偏,但也都是实情。海汉军在去年四五月间便打下了舟山,但执委会和军方都没有派出专人去当地考察验收,所掌握的情况全部都是来自电报或书面汇报。这转眼已经一年过去,大本营这边派个高层过去视察工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王汤姆身为海军司令、国防部现任二把手,由他代表军方和执委会去完成这个使命也是无可厚非。而且这次的任务也并非军方独揽,有王汤姆这个高层在,很多事情协调起来的确会更为便利。

  颜楚杰的问倒不是要试图阻止王汤姆,恰恰相反的是,他先把问题提出来,就是为了让王汤姆抢占先机,堵住其他人的嘴。因此王汤姆简单做出解释之后,颜楚杰就没有再继续问,就此默认了王汤姆的安排。

  因为目标地区距离三亚太过遥远,当地状况又不明确,所以目前商量的内容基本也就暂时停留在纸上谈兵的状态,真正的行动方案大概得等王汤姆到了舟山之后,与钱天敦等人再具体商议。

  等会议结束之后出来,外面燃放烟火的活动的早已经结束,参加晚宴的宾客也基本都散了,军方安排了船将他们送回胜利港西岸的住处。孙真出来透了几口气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即将会有重返家乡的机会了,兴奋得简直想要扯开嗓子大吼几声。但他也知道当下这个场合不可失态,旁边几乎全是军衔比自己高的上级军官,这要是丢脸可不是丢自己的脸,而是特战营的颜面。

  “看来这次你可以在三亚多待几天了。”陈一鑫调侃道:“王司令起码还要等好些天才能动身,这段时间倒是可以在三亚好好享受一下。”

  孙真却摇摇头道:“三亚这地方花钱实在太厉害,卑职这点军饷,还是省着点用,待日后回到登州,说不定还能派上些用场。”

  陈一鑫道:“你打算回到登州之后还去寻访亲友?”

  孙真点点头道:“卑职离开登州的时候走得匆忙,也未来得及与亲友告别,若是能找到家人,终究得告知他们一声。据说当地已经变成一片焦土,想来战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卑职虽然积蓄不多,但就算用来买米也总能救助几个人。”

  陈一鑫道:“如果找到你失散的家人,那就安排移民到南方来好了。你已经是中士了,让家人入籍的手续也很快的。”

  孙真苦笑道:“但愿如此,卑职就是怕回到登州,也找不到人了。”

  陈一鑫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是好,只好拍拍他肩头道:“吉人自有天相,你也不要多想了。等日后到了登州,一切自会有分晓。”

  在庆典期间召开秘密会议的部门不止军方一处,这边会议散场的时候,胜利堡里也正在召开另一场会议。出席这个会议的部门负责人远比海军基地的会议要多,就连海汉安全部的何夕,也只是在那边露了个脸就匆匆赶来参加这个会议了。而主持召开这个会议的,正是海汉执委会一把手陶东来,除了他之外,执委会中的白克思、宁崎、顾凯、施耐德、越之云、任亮等人也都在场,分量看起来甚至还过了军方的会议。

  “明天一早,各位都还有各自负责的外事活动安排,所以这个会议就只能安排到这个时间点了。”陶东来见人到齐,便迅切入正题:“今天这个会议,内容主要是讨论接下来在台湾开始实施的重点项目。相关的资料已经给各位,相信大家也已经提前看过了。这个项目需要各个部门提前做好协调工作,所以由工业部牵头,专门成立了一个项目组,之后的操作就由项目组来负责实施。老白,你说几句吧?”

  白克思接过话头道:“这个项目组的负责人由本人担任,项目实施期间的工作,还往各部门都能予以配合。相信大家也都能理解这个项目对我们今后展的意义有多么重大,我就强调两点,一是服从安排,二是保守机密。这两点要求不单是对在座诸位提出的,也是对之后所有参与这个项目的技术人员和劳工的要求。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开始讨论具体的实施方案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6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