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08章 开国庆典(八)

第1008章 开国庆典(八)

  数万人一同出的欢呼声有多大,没有亲历过那种场景的人大概是很难想象出来。哪怕是在见多识广的穿越者当中,大概也只有少数球迷在球场的观众席上感受过这种令人血脉贲张的气氛。而这样的气氛所具备的感染力也相当强,就算是平时比较冷静的人,看到当下的景象也难免会感到心潮澎湃。

  海汉建国这个决定,不仅仅是执委会的意愿,对于海汉治下地区的数十万民众,特别是已经加入海汉籍的这些归化民来说,也同样是等待已久的时刻。从他们加入海汉籍的那天开始,在法理上就已经放弃了原有的国籍,但海汉又一直没有成立真正的国家政权,因此这些归化民虽然享受着海汉国民待遇,但事实上却没拥有任何一国的国籍。

  而过去外界所理解并认可的海汉人,仅仅只有最初来自海外这几百名穿越者,并不包括这些后来入籍的各国移民,外界只是将他们看作了依附于海汉人的普通民众而已。所以在这几年当中,海汉归化民真正的国籍归属一直都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就连执委会和下属的宣传部门也很少主动提及。海汉一天没有正式立国,归化民的国籍问题就一天得不到解决,如今陶东来所布的这个讯息,对于所有已经取得或者是正在申请海汉籍的民众来说,的确是一个能让他们最后的心理障碍得到解除的好消息。

  从今以后,归化民终于可以抬头挺胸,以海汉国国民的身份的身份自居了。而海汉宣传部门也可以开足马力,拿出全部的本事来了,今后有了爱国主义精神这个宣传方向,很多相关的工作开展起来就不用再遮遮掩掩的了。

  在持续许久的山呼海啸之后,高音喇叭里再次传来了宁崎的声音:“全体起立,奏海汉国国歌!升海汉国国旗!”

  看台上的数百名穿越者立刻齐刷刷地站了起来,而事先就已经做过沟通的观礼嘉宾们也随之就起身,台下观礼区里的民众虽然对此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习惯性的服从让所有人都立刻站直了身体,静待接下来的环节。

  在无数双眼睛的凝视当中,王汤姆双手捧着一面叠好的海汉双色旗从看台东侧走出,身后是一队擎着步枪的海汉士兵,今天的升旗仪式将由他亲自担任升旗手。本来这个差事颜楚杰也是想争一争的,不是为他个人争这份荣誉,而是为了6军这个集体,毕竟以后的历史上记载这一刻的时候,写下的可是“开国仪式升旗手由海军司令王汤姆亲自担任”这么一句让6军很没有面子的记录。但陶东来要求颜楚杰以国防部长的身份在台上观礼,无奈之下也只能不情愿地把这个差事让给了王汤姆。

  王汤姆走到旗杆下,将双色旗在下端固定好之后,高音喇叭里便响起了穿越者们耳熟能详的义勇军进行曲。王汤姆随着街拍缓缓拉动绳索,将双色旗升入空中。

  对于海汉所使用的红蓝双色旗,民众都已经十分熟悉,甚至连很多时常来往海汉领地的外国人,也知道这双色旗的意义是代表了热血与海洋,与胜利堡、执委会的存在一样,是海汉最主要的精神象征之一。不过对于听到的这节奏激昂的国歌乐曲,绝大多数民众都是第一次接触,也只有那些常年在长们身边效力的人,才有幸听到过这歌曲。

  整个港区上空,除了回荡的乐曲声之外,距离主席台较近的观礼区中,民众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听到台上的长们在齐声高唱这他们并不熟悉的“国歌”。虽然不清楚这乐曲的来历是怎么回事,但看到长们大合唱这个少见的场景,本地民众还是颇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慨。在他们的印象中,长们一向极少在下属面前表现出真实的情感,个个都如同圣人一般,根本无法想象出这种慷慨高歌的状态。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数万人一同出的欢呼声有多大,没有亲历过那种场景的人大概是很难想象出来。哪怕是在见多识广的穿越者当中,大概也只有少数球迷在球场的观众席上感受过这种令人血脉贲张的气氛。而这样的气氛所具备的感染力也相当强,就算是平时比较冷静的人,看到当下的景象也难免会感到心潮澎湃。

  海汉建国这个决定,不仅仅是执委会的意愿,对于海汉治下地区的数十万民众,特别是已经加入海汉籍的这些归化民来说,也同样是等待已久的时刻。从他们加入海汉籍的那天开始,在法理上就已经放弃了原有的国籍,但海汉又一直没有成立真正的国家政权,因此这些归化民虽然享受着海汉国民待遇,但事实上却没拥有任何一国的国籍。

  而过去外界所理解并认可的海汉人,仅仅只有最初来自海外这几百名穿越者,并不包括这些后来入籍的各国移民,外界只是将他们看作了依附于海汉人的普通民众而已。所以在这几年当中,海汉归化民真正的国籍归属一直都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就连执委会和下属的宣传部门也很少主动提及。海汉一天没有正式立国,归化民的国籍问题就一天得不到解决,如今陶东来所布的这个讯息,对于所有已经取得或者是正在申请海汉籍的民众来说,的确是一个能让他们最后的心理障碍得到解除的好消息。

  从今以后,归化民终于可以抬头挺胸,以海汉国国民的身份的身份自居了。而海汉宣传部门也可以开足马力,拿出全部的本事来了,今后有了爱国主义精神这个宣传方向,很多相关的工作开展起来就不用再遮遮掩掩的了。

  在持续许久的山呼海啸之后,高音喇叭里再次传来了宁崎的声音:“全体起立,奏海汉国国歌!升海汉国国旗!”

  看台上的数百名穿越者立刻齐刷刷地站了起来,而事先就已经做过沟通的观礼嘉宾们也随之就起身,台下观礼区里的民众虽然对此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习惯性的服从让所有人都立刻站直了身体,静待接下来的环节。

  在无数双眼睛的凝视当中,王汤姆双手捧着一面叠好的海汉双色旗从看台东侧走出,身后是一队擎着步枪的海汉士兵,今天的升旗仪式将由他亲自担任升旗手。本来这个差事颜楚杰也是想争一争的,不是为他个人争这份荣誉,而是为了6军这个集体,毕竟以后的历史上记载这一刻的时候,写下的可是“开国仪式升旗手由海军司令王汤姆亲自担任”这么一句让6军很没有面子的记录。但陶东来要求颜楚杰以国防部长的身份在台上观礼,无奈之下也只能不情愿地把这个差事让给了王汤姆。

  王汤姆走到旗杆下,将双色旗在下端固定好之后,高音喇叭里便响起了穿越者们耳熟能详的义勇军进行曲。王汤姆随着街拍缓缓拉动绳索,将双色旗升入空中。

  对于海汉所使用的红蓝双色旗,民众都已经十分熟悉,甚至连很多时常来往海汉领地的外国人,也知道这双色旗的意义是代表了热血与海洋,与胜利堡、执委会的存在一样,是海汉最主要的精神象征之一。不过对于听到的这节奏激昂的国歌乐曲,绝大多数民众都是第一次接触,也只有那些常年在长们身边效力的人,才有幸听到过这歌曲。

  整个港区上空,除了回荡的乐曲声之外,距离主席台较近的观礼区中,民众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听到台上的长们在齐声高唱这他们并不熟悉的“国歌”。虽然不清楚这乐曲的来历是怎么回事,但看到长们大合唱这个少见的场景,本地民众还是颇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慨。在他们的印象中,长们一向极少在下属面前表现出真实的情感,个个都如同圣人一般,根本无法想象出这种慷慨高歌的状态。数万人一同出的欢呼声有多大,没有亲历过那种场景的人大概是很难想象出来。哪怕是在见多识广的穿越者当中,大概也只有少数球迷在球场的观众席上感受过这种令人血脉贲张的气氛。而这样的气氛所具备的感染力也相当强,就算是平时比较冷静的人,看到当下的景象也难免会感到心潮澎湃。

  海汉建国这个决定,不仅仅是执委会的意愿,对于海汉治下地区的数十万民众,特别是已经加入海汉籍的这些归化民来说,也同样是等待已久的时刻。从他们加入海汉籍的那天开始,在法理上就已经放弃了原有的国籍,但海汉又一直没有成立真正的国家政权,因此这些归化民虽然享受着海汉国民待遇,但事实上却没拥有任何一国的国籍。

  而过去外界所理解并认可的海汉人,仅仅只有最初来自海外这几百名穿越者,并不包括这些后来入籍的各国移民,外界只是将他们看作了依附于海汉人的普通民众而已。所以在这几年当中,海汉归化民真正的国籍归属一直都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就连执委会和下属的宣传部门也很少主动提及。海汉一天没有正式立国,归化民的国籍问题就一天得不到解决,如今陶东来所布的这个讯息,对于所有已经取得或者是正在申请海汉籍的民众来说,的确是一个能让他们最后的心理障碍得到解除的好消息。

  从今以后,归化民终于可以抬头挺胸,以海汉国国民的身份的身份自居了。而海汉宣传部门也可以开足马力,拿出全部的本事来了,今后有了爱国主义精神这个宣传方向,很多相关的工作开展起来就不用再遮遮掩掩的了。

  在持续许久的山呼海啸之后,高音喇叭里再次传来了宁崎的声音:“全体起立,奏海汉国国歌!升海汉国国旗!”

  看台上的数百名穿越者立刻齐刷刷地站了起来,而事先就已经做过沟通的观礼嘉宾们也随之就起身,台下观礼区里的民众虽然对此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习惯性的服从让所有人都立刻站直了身体,静待接下来的环节。

  在无数双眼睛的凝视当中,王汤姆双手捧着一面叠好的海汉双色旗从看台东侧走出,身后是一队擎着步枪的海汉士兵,今天的升旗仪式将由他亲自担任升旗手。本来这个差事颜楚杰也是想争一争的,不是为他个人争这份荣誉,而是为了6军这个集体,毕竟以后的历史上记载这一刻的时候,写下的可是“开国仪式升旗手由海军司令王汤姆亲自担任”这么一句让6军很没有面子的记录。但陶东来要求颜楚杰以国防部长的身份在台上观礼,无奈之下也只能不情愿地把这个差事让给了王汤姆。

  王汤姆走到旗杆下,将双色旗在下端固定好之后,高音喇叭里便响起了穿越者们耳熟能详的义勇军进行曲。王汤姆随着街拍缓缓拉动绳索,将双色旗升入空中。

  对于海汉所使用的红蓝双色旗,民众都已经十分熟悉,甚至连很多时常来往海汉领地的外国人,也知道这双色旗的意义是代表了热血与海洋,与胜利堡、执委会的存在一样,是海汉最主要的精神象征之一。不过对于听到的这节奏激昂的国歌乐曲,绝大多数民众都是第一次接触,也只有那些常年在长们身边效力的人,才有幸听到过这歌曲。

  整个港区上空,除了回荡的乐曲声之外,距离主席台较近的观礼区中,民众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听到台上的长们在齐声高唱这他们并不熟悉的“国歌”。虽然不清楚这乐曲的来历是怎么回事,但看到长们大合唱这个少见的场景,本地民众还是颇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慨。在他们的印象中,长们一向极少在下属面前表现出真实的情感,个个都如同圣人一般,根本无法想象出这种慷慨高歌的状态。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