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07章 开国庆典(七)

第1007章 开国庆典(七)

  第1007章  开国庆典(七)

  对于这些双边关系比较紧张的国家,海汉所能采用的安抚手段也不多,只是尽可能将其出席庆典仪式的代表分隔开来,再安排专人陪同,减小直接碰面的机会。  不过在这种国际社交场合,稍有见识的外交使者都会保持克制的态度,不会轻易表现出过激的言行,就算对某些国家抱有敌意,但还是得给海汉这个主人家面子。

  “海汉执委会主席大人到!”

  听到门口卫兵的大声宣告,正在会场中寒暄的各国政要都立刻安静下来。陶东来身着一套黑色立领中山服出现在众人面前,显得十分干练而精神。

  看到这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观礼嘉宾,陶东来也不免有些心神恍惚。七年前他还只是一名企业家,虽然当时的身家在社会上也可算是成功人士了,但却并没有踏足过政界,亲手管理一个国家更是不可想象。能组织起这么一帮人实施看似不可能的穿越任务,对他而言就已经是极大的挑战了,但没想到穿越到这个时空之后,居然就一直在执委会的领导岗位上干到了现在。

  虽然海汉的政体是以执委会为最高权力机构,并没有皇帝这个独裁职位,但执委会主席已经算得上是权力金字塔的最顶端了,除了没有后宫佳丽三千,其他的生活待遇,特别是个人的声望,其实已经至少达到了土皇帝的水准了。海汉的开国庆典虽然还说不上“万国来朝”这样的场面,但在南海地区的影响力也已经相当了得了,这从出席庆典的观礼嘉宾阵容便可见一斑。

  短短几年时间便从庶民一路爬升到如此之高的社会地位,这种经历换做天下任何一人恐怕都难免会产生膨胀,陶东来不是圣人,自然也难以例外。不过他好歹是来自几个世纪之后的时空,对于社会的发展变革方向非常清楚,也明白海汉能在这个时空立足的根本除了手中的各种黑科技之外,还有就是这个团队相对比较民主的体制,如果自己或者其他人试图独揽政权,这个团体立刻就会分崩离析。哪怕海汉国如今的形势一片大好,但只要出现分裂,这个年轻的政权衰落的速度只会比崛起更快。

  所以尽管身为海汉国的实际掌舵人,陶东来还是会时时警醒自己,不要过于贪图权势带来的快感。在这次庆典之前的机构调整当中,他也主动辞去了在国防部、建设部等部门的兼任职务,将精力更加专注到处理政务和组织事务上来。当然了,在现阶段的海汉权力结构当中,他的地位还是无人可以撼动,在今天的庆典仪式上也将会是绝对的主角。

  陶东来这一出现,立刻便有相熟的来宾主动向他打招呼,不多时身边便围上了好几十人。陶东来耐着性子一一打过招呼,然后便主动邀请观礼嘉宾们登台。时候已经不早,把这几百名宾客安排就座之后,差不多就到了仪式开始的时间了。

  观礼台和主席台都是阶梯看台设置,座位也早已排好,当下便有工作人员前来引领与会者登台就座。这观礼台本身就有两层楼高,加上上面的阶梯看台,视线非常开阔,可以将横贯港区的这条临时清理出来的阅兵大道一览无余。

  看台上方搭建的遮阳棚下安装了好几个高音喇叭,此时正播放着柔美的中式古典乐曲,不少第一次来到三亚的嘉宾都是啧啧称奇,暗自琢磨海汉人是怎么将整个乐班塞进这半空挂着的铁喇叭里。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安南小王爷郑柞就一脸得意地向坐在旁边的暹罗特使解释这其中奥妙:“……此乃海汉科学法术之成果,可将乐班演奏之音全部截取下来,引入这铁喇叭中,再以百十倍之音量放出来,声音可达方圆数里,堪称神技。”

  暹罗特使听得大呼惊奇之余,不免向他继续追问这声音如何能截取下来反复播放,郑柞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顿时便答不上来,只得声称此乃海汉科学法术之机密,旁人也不得而知。暹罗特使唏嘘几句,认为此等神技若是用于战场上指挥作战、劝降敌人,定会有奇效,用在这庆典会场代替乐班,终究有些大材小用之感。

  郑柞没有应声,心道你能想到的用途,难道精明的海汉人会想不到?人家早在安南内战时期就已经在战场上用过这东西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当然了,老子知道也不会说,免得把你给教会了。

  从嘉宾进入观礼台开始,隔着一条大道的民众观礼区内便爆发出阵阵欢呼声。虽然本地民众并不见得认识这些坐在观礼台上的达官贵人,但刚才等待接受检查进入观礼区的时候,已经有宣传干事在不断地告诉他们,台上的首长们和贵宾们出场时要热情一些,用掌声和欢呼声来表达海汉国民对于立国这件大喜事的欢欣鼓舞。

  这种事就算宣传部门的人不提醒,大多数来参加庆典的民众也知道该怎么做,毕竟也只有最喜欢热闹的人,才会一大早就来排队入场,无需担心这些人的热情。只要现场的宣传人员稍微带动一下气氛,民众立刻就会表现出极为热烈的情绪。

  民众观礼区的入场已经结束,所以当穿越者们和嘉宾们走上主席台的时候,所看到的是仅隔了一条大道的数万热情民众如同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尽管划出的观礼区只能容纳两万余民众,但实际上在这条阅兵大道的两端及观礼区后方的城区,还有数以万计自发组织起来的民众在远处围观。

  尽管在远处可能看不到庆典仪式的全过程,但这附近没有任何高层建筑,主席台上高音喇叭所播出的内容可以让好几里远的地方都听得一清二楚,所以还是有相当多的民众聚集在周边区域,房顶、墙头、树杈上都能看到黑压压的人头,成百上千面大小各异的红蓝双色旗在人群中不断地挥动,场面蔚为壮观。

  就连台上的绝大部分穿越者,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激动人心的大场面,心神激荡之余,也不禁暗暗为自己所在的这个群体感到骄傲。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在穿越之前都是普通人,能在来到这个时空之后用时七年建成了疆域跨越南北半球的海上帝国,的确是一件称得上奇迹的壮举。

  这些穿越者在穿越之后只有少部分人走出了三亚,而大多数人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其实很难体会到自己所在这个政权日益发展壮大的真实境况,甚至连成立国家这件事对于他们而言都还有些懵。建国似乎应该是穿越之后水到渠成的事,毕竟大家的集体目标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但又好像仅仅只是执委会所做出的一个决定,于自己而言并无切身影响。

  直到他们在台上看到目力所及的地方全是欢呼雀跃的民众,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这几年所做的贡献收到了多么大的成效,这开国功臣的荣誉也有自己的一份!

  “老陶,这是我们的国家啊!”宁崎站在陶东来的身边,由衷地感叹道:“我前半生真是连做梦都没想到过,自己会变成统治阶级!”

  “你这言论,搁以前可是够反动啊!”陶东来打趣道:“我们以前的国家可是无产阶级掌握政权,你难道要把自己放到人民的对立面吗?”

  颜楚杰笑着应道:“宁老师,这几年里每次争起来,你就说当初不该在广州跟我们去爬越秀山趟了这滩浑水,现在站在这里,你还会后悔吗?”

  宁崎此时心情激动,哪里还会为过去的事情介怀,哈哈笑道:“老颜你别挖我黑历史了,能看到今时今日这个场面,的确是要感谢你们几个当初把我骗到广州。不然我这个时候还多半在学校里吃粉笔灰,就算混到了教授职称,也多半只是带几个学生钻进故纸堆里做学问,哪有机会接触到真实的历史!”

  白克思在旁边纠正道:“这不是接触,而是已经在改写历史了。宁老师,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真的已经超出了最初的想象了!”

  陶东来、颜楚杰、白克思、宁崎这几人算是穿越之前筹备委员会的组织者,当初他们心怀忐忑地组织穿越行动,虽然是以在十七世纪的远东建立新政权为目的,但究竟能不能实现,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打包票,毕竟这是一个距离他们原本生活的空间有几百年差距的陌生环境,谁也不知道来到这里之后会面对的境况是否都能妥善处理,完全就是一趟有去无回的冒险之旅。

  幸运的是穿越集团这帮人来到三亚之后虽然不能说顺风顺水,但的确也一直都没有遭受过太大的挫折,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最终都还是能顺利过关。七年过去,当初一穷二白的三亚已经成为南海最为繁荣的贸易港,而海汉也终于迎来了建国这一关。

  陶东来抬手看了看时间,对宁崎道:“我们开始吧!”

  宁崎今天将亲自担任主持,他左右看看,穿越者和嘉宾基本都已经落座,当下便向台下做个手势,示意开始进入正式的庆典程序。

  高音喇叭中的古典弦戛然而止,然后响起了一阵低沉的鼓声,这种音效的转换立刻就被观礼的民众注意到了,或许是大多数人都意识到了重要时刻即将到来,慢慢地停下了喧嚣。

  宁崎走到前面的发言台边站定,调整了一下麦克风的角度,沉声说道:“在场的各国嘉宾、各位海汉国民,今天我们聚集在此,是要一同见证一件大事。在此,我们特别邀请海汉执委会主席陶东来先生,为我们宣布这件喜事!”

  随着陶东来走上前的步伐,台下数万群众又是一阵难以抑制的欢呼声,陶东来站在台上至少两三分钟之后,欢呼声才随着他的手势慢慢平息下来。

  “各位嘉宾,各位海汉国民,在宣布这件大事之前,我想花一点时间,回顾一下过去。”陶东来并没有拿稿子出来,他想说的话早已经在脑子里打好了草稿,演练过百次,此时站到台前,自然而然就说出来了。

  “七年之前,也就是大明天启七年,我们四百五十名海汉人乘坐我身后这艘大铁船,跨过重洋来到这里。整个海湾,就只有一个二十多户人家的渔村,开垦的田地不过百亩,没有港口码头,没有繁荣的商业区,没有往来此地的商船。除了我们自己的一双手,这里什么都没有。”

  “我们花了七年的时间,开埠建港,组织屯田,兴建工坊,发展商业,平靖海盗,引入移民,靠着自身的努力,将三亚从荒山野岭一点一点地改变成今日各位所看到的景象。诸位,我们想要达成的目标,并不是把这里变成一个贸易港这么简单,而是要以此为基础,建成一个能让所有海汉国民安定幸福生活下去的国度!在这个国家里,每一名国民都能自食其力,人人有衣穿、有饭吃、有房住、有书念,不用担心战乱威胁,努力者都能得到回报。”

  “时至今日,海汉治下地区的人口已经达到三十万,要达成这样的目标,就算我们四百五十名海汉人手眼通天,那也是不可能完成的。我们需要每一名海汉国民都付出努力,一同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其实早就有机会宣布独立,但考虑到国内国际的形势和长远发展的前景,迟迟未作出这个决定。但时至今日,执委会认为合适的时机已经到来了,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将会把所有的海汉国民更好地团结在一起,让海汉的国力能得到更快的发展。所以,本人陶东来,今天在这里代表海汉执委会宣布——”陶东来看着台下数万双期盼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道:“海汉国——就此成立!”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6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