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06章 开国庆典(六)

第1006章 开国庆典(六)

  鹿回头半岛陆军基地固定的早操时间是晨间六点,时间一到便会有嘹亮的军号声将士兵们从睡梦中唤醒。除休息日和节假日之外,基地的早操安排是雷打不动,每天早上都有半个小时至四十分钟的队列训练和体能训练,即便是天气状况不佳,也会改在营房内实施操练。除了后勤单位和执勤人员之外,包括机关在内的军区驻防人员全部都得出操,就连穿越者也不例外。

  早上的操练内容一般都比较简单,强度也不会太大,就绕着操场跑圈、做体操以及队列训练等等。不过最近因为阅兵式的要求,出操内容全部都改作了队列训练,时长也增加到了一个小时。而四月一日的早操,也算是临时抱佛脚的最后一发,接下来就是见真章的时候了。

  士兵们出操之后吃过早饭便集结出发,乘坐专列火车前往十里外的胜利港港区待命。此次参加受阅的部队包括了海陆两军所有编制,人员过千,算得上是近几年规模最大的阅兵活动了。

  孙真个头大饭量也大,寻常人吃两个就饱的大馒头,他得吃四个才够。因为早操的时间延长压缩了吃早饭的时间,所以他不得不揣了两个大馒头在路上吃,到快下火车的时候,才堪堪将最后一块馒头塞进嘴里。

  从田独工业区经胜利港通往三亚港的这条铁路上跑的多半是货车车皮,一时间也没办法调集足够的客车车皮来运载部队,所以孙真与战友们都是蹲在货车车厢里。这车皮上一趟大概是拉的煤炭,车厢中全是煤灰,下车之后众人都是赶紧将身上拍打干净,顺便看看脸上有没有弄出煤灰印子,免得等下阅兵的时候闹出笑话。

  孙真扛着步枪跨到站台上,见陈一鑫已经在招呼特战营的士兵集合,赶紧小跑过去。陈一鑫今天也将参加庆典阅兵,不过他并非在台上观看,而是与战士们一同组成受阅方阵。

  为了避免火车站的装卸环节耽搁时间,火炮之类的重型装备和各种需要畜力拉动的载具在昨天就已经运过来了,因此今天这趟火车装运的全是步兵,下车之后集结起来也非常迅速,以受阅方阵为单位向一号码头以南的港区步行前进。

  从胜利港车站到港口的部队集结等待区大约有两里地,上千人的武装部队穿越城区,自然是立即引起了早起民众的注意。等这支部队行进到港区的时候,已经有消息灵通的民众看出了他们的使命,围观人群顿时便鼓噪起来,旋即爆发出热烈了掌声和欢呼。

  孙真从前年在澎湖入伍开始算起,到现在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但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气氛。在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待过的地方基本只有两种,一是军营或者军事管制区,二是战场。从澎湖到台湾,再从台湾到舟山,孙真走出军营的时候几乎都是在执行任务,基本没什么跟民众接触的机会。而且在为数不多的接触中,他也能明确感受到民众对于海汉军的畏惧——就如同当初刚刚抵达澎湖的北方难民一样。

  孙真能够理解这些民众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毕竟他初到澎湖时看到荷枪实弹的海汉兵,也同样感到惴惴不安。类似老百姓箪食壶浆,夹道欢迎这样的境况,孙真甚至连做梦都没有梦到过,因为在他看来,军队与民众之间不太可能达到那么和睦的关系。哪怕是这次随陈一鑫回到三亚,孙真也没有认为能够在这里得到不一样的礼遇。

  但民众的反应显然与孙真所预料的不太一样,看到围观群众脸上兴奋的神情,孙真才意识到海汉国民对军队的看法显然与大明国内的情况有着极大的差异,这里的民众并没有将军队看作是必须保持距离小心防范的对象,而是真正将其视作了自己的保护神和骄傲。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鹿回头半岛陆军基地固定的早操时间是晨间六点,时间一到便会有嘹亮的军号声将士兵们从睡梦中唤醒。除休息日和节假日之外,基地的早操安排是雷打不动,每天早上都有半个小时至四十分钟的队列训练和体能训练,即便是天气状况不佳,也会改在营房内实施操练。除了后勤单位和执勤人员之外,包括机关在内的军区驻防人员全部都得出操,就连穿越者也不例外。

  早上的操练内容一般都比较简单,强度也不会太大,就绕着操场跑圈、做体操以及队列训练等等。不过最近因为阅兵式的要求,出操内容全部都改作了队列训练,时长也增加到了一个小时。而四月一日的早操,也算是临时抱佛脚的最后一发,接下来就是见真章的时候了。

  士兵们出操之后吃过早饭便集结出发,乘坐专列火车前往十里外的胜利港港区待命。此次参加受阅的部队包括了海陆两军所有编制,人员过千,算得上是近几年规模最大的阅兵活动了。

  孙真个头大饭量也大,寻常人吃两个就饱的大馒头,他得吃四个才够。因为早操的时间延长压缩了吃早饭的时间,所以他不得不揣了两个大馒头在路上吃,到快下火车的时候,才堪堪将最后一块馒头塞进嘴里。

  从田独工业区经胜利港通往三亚港的这条铁路上跑的多半是货车车皮,一时间也没办法调集足够的客车车皮来运载部队,所以孙真与战友们都是蹲在货车车厢里。这车皮上一趟大概是拉的煤炭,车厢中全是煤灰,下车之后众人都是赶紧将身上拍打干净,顺便看看脸上有没有弄出煤灰印子,免得等下阅兵的时候闹出笑话。

  孙真扛着步枪跨到站台上,见陈一鑫已经在招呼特战营的士兵集合,赶紧小跑过去。陈一鑫今天也将参加庆典阅兵,不过他并非在台上观看,而是与战士们一同组成受阅方阵。

  为了避免火车站的装卸环节耽搁时间,火炮之类的重型装备和各种需要畜力拉动的载具在昨天就已经运过来了,因此今天这趟火车装运的全是步兵,下车之后集结起来也非常迅速,以受阅方阵为单位向一号码头以南的港区步行前进。

  从胜利港车站到港口的部队集结等待区大约有两里地,上千人的武装部队穿越城区,自然是立即引起了早起民众的注意。等这支部队行进到港区的时候,已经有消息灵通的民众看出了他们的使命,围观人群顿时便鼓噪起来,旋即爆发出热烈了掌声和欢呼。

  孙真从前年在澎湖入伍开始算起,到现在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但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气氛。在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待过的地方基本只有两种,一是军营或者军事管制区,二是战场。从澎湖到台湾,再从台湾到舟山,孙真走出军营的时候几乎都是在执行任务,基本没什么跟民众接触的机会。而且在为数不多的接触中,他也能明确感受到民众对于海汉军的畏惧——就如同当初刚刚抵达澎湖的北方难民一样。

  孙真能够理解这些民众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毕竟他初到澎湖时看到荷枪实弹的海汉兵,也同样感到惴惴不安。类似老百姓箪食壶浆,夹道欢迎这样的境况,孙真甚至连做梦都没有梦到过,因为在他看来,军队与民众之间不太可能达到那么和睦的关系。哪怕是这次随陈一鑫回到三亚,孙真也没有认为能够在这里得到不一样的礼遇。

  但民众的反应显然与孙真所预料的不太一样,看到围观群众脸上兴奋的神情,孙真才意识到海汉国民对军队的看法显然与大明国内的情况有着极大的差异,这里的民众并没有将军队看作是必须保持距离小心防范的对象,而是真正将其视作了自己的保护神和骄傲。鹿回头半岛陆军基地固定的早操时间是晨间六点,时间一到便会有嘹亮的军号声将士兵们从睡梦中唤醒。除休息日和节假日之外,基地的早操安排是雷打不动,每天早上都有半个小时至四十分钟的队列训练和体能训练,即便是天气状况不佳,也会改在营房内实施操练。除了后勤单位和执勤人员之外,包括机关在内的军区驻防人员全部都得出操,就连穿越者也不例外。

  早上的操练内容一般都比较简单,强度也不会太大,就绕着操场跑圈、做体操以及队列训练等等。不过最近因为阅兵式的要求,出操内容全部都改作了队列训练,时长也增加到了一个小时。而四月一日的早操,也算是临时抱佛脚的最后一发,接下来就是见真章的时候了。

  士兵们出操之后吃过早饭便集结出发,乘坐专列火车前往十里外的胜利港港区待命。此次参加受阅的部队包括了海陆两军所有编制,人员过千,算得上是近几年规模最大的阅兵活动了。

  孙真个头大饭量也大,寻常人吃两个就饱的大馒头,他得吃四个才够。因为早操的时间延长压缩了吃早饭的时间,所以他不得不揣了两个大馒头在路上吃,到快下火车的时候,才堪堪将最后一块馒头塞进嘴里。

  从田独工业区经胜利港通往三亚港的这条铁路上跑的多半是货车车皮,一时间也没办法调集足够的客车车皮来运载部队,所以孙真与战友们都是蹲在货车车厢里。这车皮上一趟大概是拉的煤炭,车厢中全是煤灰,下车之后众人都是赶紧将身上拍打干净,顺便看看脸上有没有弄出煤灰印子,免得等下阅兵的时候闹出笑话。

  孙真扛着步枪跨到站台上,见陈一鑫已经在招呼特战营的士兵集合,赶紧小跑过去。陈一鑫今天也将参加庆典阅兵,不过他并非在台上观看,而是与战士们一同组成受阅方阵。

  为了避免火车站的装卸环节耽搁时间,火炮之类的重型装备和各种需要畜力拉动的载具在昨天就已经运过来了,因此今天这趟火车装运的全是步兵,下车之后集结起来也非常迅速,以受阅方阵为单位向一号码头以南的港区步行前进。

  从胜利港车站到港口的部队集结等待区大约有两里地,上千人的武装部队穿越城区,自然是立即引起了早起民众的注意。等这支部队行进到港区的时候,已经有消息灵通的民众看出了他们的使命,围观人群顿时便鼓噪起来,旋即爆发出热烈了掌声和欢呼。

  孙真从前年在澎湖入伍开始算起,到现在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但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气氛。在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待过的地方基本只有两种,一是军营或者军事管制区,二是战场。从澎湖到台湾,再从台湾到舟山,孙真走出军营的时候几乎都是在执行任务,基本没什么跟民众接触的机会。而且在为数不多的接触中,他也能明确感受到民众对于海汉军的畏惧——就如同当初刚刚抵达澎湖的北方难民一样。

  孙真能够理解这些民众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毕竟他初到澎湖时看到荷枪实弹的海汉兵,也同样感到惴惴不安。类似老百姓箪食壶浆,夹道欢迎这样的境况,孙真甚至连做梦都没有梦到过,因为在他看来,军队与民众之间不太可能达到那么和睦的关系。哪怕是这次随陈一鑫回到三亚,孙真也没有认为能够在这里得到不一样的礼遇。

  但民众的反应显然与孙真所预料的不太一样,看到围观群众脸上兴奋的神情,孙真才意识到海汉国民对军队的看法显然与大明国内的情况有着极大的差异,这里的民众并没有将军队看作是必须保持距离小心防范的对象,而是真正将其视作了自己的保护神和骄傲。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