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一千章 接待工作

第一千章 接待工作

  这个碰头会的内容就是向各部门机构公布已经确定并付诸实施的举措,没有多少可供讨论的空间,所以会议持续的时间也不算太长,一个多小时便宣告结束了。  散场的时候,陶东来让军、警、安全部门的几名领导单独留了下来,商量庆典期间的安保措施。

  “安全部的两位大佬先讲讲吧!”任亮作为警察司的负责人,在现场留下这几人中算是小字辈,不过他倒是很主动地先挑起了话头:“警方和军方的安排,都得根据安全部的情报来调整,两位大佬如果有什么新的消息,不妨先给我们透透风声。”

  安全部作为海汉执委会直属的情报机构,在非军事行动的权限上的确是要高于军方和警方,所掌握的情报信息往往有所保留,并不会在第一时间就对军方警方和盘托出。

  何夕当然能够听得出任亮话语中的不满之意,笑了笑道:“到目前为止,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敌对势力有在庆典期间采取行动的意图,所以这次的防范重点,应当还是治安方面。当然了,为了预防万一,应急特勤队还是得保留待命。”

  应急特勤队是这次为了庆典的安保需要,由军方、安全部、警察司三方各自派出精英人员组成的一支应急反应部队。人数虽然只有二百,但这三家基本都将最好的人员和装备投入其中,这支部队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了。虽然过去几年的庆典中,三方也会组建联合指挥部,但组织特勤行动队倒是第一次。

  “老何,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你说话不用这么官方,有料就爆,没料我们就早点散,这几天大家手头的事情都多,不要无谓的浪费时间了。”颜楚杰显然并不愿意花时间兜圈子,直接切入正题:“那我就抛砖引玉,先说说军方的安排吧!”

  军方在此次庆典期间部署于三亚的部队包括两个满编加强营的陆军,一支包含两艘旗舰的特混舰队,以及驻守胜利港、三亚港两地岸防炮台的炮兵部队,一个拥有八十匹战马的骑兵连。还有各地驻军派来参加阅兵的小队人马,加起来约莫也有两个连的编制了。此外三亚本地的民兵部队也会在庆典期间组织起来协助维持治安,这差不多也有一个营的兵力。就算真有什么不开眼的敌对势力选择了这个时间突袭三亚,本地的驻军也足以应付了。

  何夕听完之后接道:“这种规模的部队,都足以打下广州城了,守个港口绰绰有余。其实大家没必要把神经过于绷紧,我们过去几年的周年庆安保工作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只要依照往年的做法就行。各个港口码头,交通枢纽,还有庆典会场,我们都已经安排了足量的安保人员,措施基本都做到了极致,剩下来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郝万清也开口说道:“关于情报方面,安全部在庆典期间不会有任何保留,这点请各位放心。我们得到的消息,你们也会在第一时间知道,不会存在明显的信息滞后。”

  安全部两名部长都开口表明了态度,其他几人也就没什么好挑刺的了。这说到底还是因为两个多月前的间谍案留下的阴影,那桩案子虽然没有给海汉造成太大的直接损失,但却给各个部门都已经敲响了警钟。类似案犯杜文那样,在海汉潜伏几年而未被发现的间谍,只怕还有不少。

  杜文等人如果不是主动出手,海汉安全机构也难以发现他们的真实身份,如果他们刺杀的对象不是信使和同伙,而是穿越者,理论上也存在着一定的得手可能。这对于惜命如金的穿越者来说,其实一直都算是一个难以彻底消除的隐患。庆典期间这些严密的安保措施,其实一多半都是为了穿越者们的人身安全而设置的。

  与此同时,宁崎、施耐德和顾凯,则是前往距离胜利堡不远的迎宾馆,分头会见已经抵达三亚的各国观礼团。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个碰头会的内容就是向各部门机构公布已经确定并付诸实施的举措,没有多少可供讨论的空间,所以会议持续的时间也不算太长,一个多小时便宣告结束了。散场的时候,陶东来让军、警、安全部门的几名领导单独留了下来,商量庆典期间的安保措施。

  “安全部的两位大佬先讲讲吧!”任亮作为警察司的负责人,在现场留下这几人中算是小字辈,不过他倒是很主动地先挑起了话头:“警方和军方的安排,都得根据安全部的情报来调整,两位大佬如果有什么新的消息,不妨先给我们透透风声。”

  安全部作为海汉执委会直属的情报机构,在非军事行动的权限上的确是要高于军方和警方,所掌握的情报信息往往有所保留,并不会在第一时间就对军方警方和盘托出。

  何夕当然能够听得出任亮话语中的不满之意,笑了笑道:“到目前为止,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敌对势力有在庆典期间采取行动的意图,所以这次的防范重点,应当还是治安方面。当然了,为了预防万一,应急特勤队还是得保留待命。”

  应急特勤队是这次为了庆典的安保需要,由军方、安全部、警察司三方各自派出精英人员组成的一支应急反应部队。人数虽然只有二百,但这三家基本都将最好的人员和装备投入其中,这支部队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了。虽然过去几年的庆典中,三方也会组建联合指挥部,但组织特勤行动队倒是第一次。

  “老何,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你说话不用这么官方,有料就爆,没料我们就早点散,这几天大家手头的事情都多,不要无谓的浪费时间了。”颜楚杰显然并不愿意花时间兜圈子,直接切入正题:“那我就抛砖引玉,先说说军方的安排吧!”

  军方在此次庆典期间部署于三亚的部队包括两个满编加强营的陆军,一支包含两艘旗舰的特混舰队,以及驻守胜利港、三亚港两地岸防炮台的炮兵部队,一个拥有八十匹战马的骑兵连。还有各地驻军派来参加阅兵的小队人马,加起来约莫也有两个连的编制了。此外三亚本地的民兵部队也会在庆典期间组织起来协助维持治安,这差不多也有一个营的兵力。就算真有什么不开眼的敌对势力选择了这个时间突袭三亚,本地的驻军也足以应付了。

  何夕听完之后接道:“这种规模的部队,都足以打下广州城了,守个港口绰绰有余。其实大家没必要把神经过于绷紧,我们过去几年的周年庆安保工作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只要依照往年的做法就行。各个港口码头,交通枢纽,还有庆典会场,我们都已经安排了足量的安保人员,措施基本都做到了极致,剩下来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郝万清也开口说道:“关于情报方面,安全部在庆典期间不会有任何保留,这点请各位放心。我们得到的消息,你们也会在第一时间知道,不会存在明显的信息滞后。”

  安全部两名部长都开口表明了态度,其他几人也就没什么好挑刺的了。这说到底还是因为两个多月前的间谍案留下的阴影,那桩案子虽然没有给海汉造成太大的直接损失,但却给各个部门都已经敲响了警钟。类似案犯杜文那样,在海汉潜伏几年而未被发现的间谍,只怕还有不少。

  杜文等人如果不是主动出手,海汉安全机构也难以发现他们的真实身份,如果他们刺杀的对象不是信使和同伙,而是穿越者,理论上也存在着一定的得手可能。这对于惜命如金的穿越者来说,其实一直都算是一个难以彻底消除的隐患。庆典期间这些严密的安保措施,其实一多半都是为了穿越者们的人身安全而设置的。

  与此同时,宁崎、施耐德和顾凯,则是前往距离胜利堡不远的迎宾馆,分头会见已经抵达三亚的各国观礼团。这个碰头会的内容就是向各部门机构公布已经确定并付诸实施的举措,没有多少可供讨论的空间,所以会议持续的时间也不算太长,一个多小时便宣告结束了。散场的时候,陶东来让军、警、安全部门的几名领导单独留了下来,商量庆典期间的安保措施。

  “安全部的两位大佬先讲讲吧!”任亮作为警察司的负责人,在现场留下这几人中算是小字辈,不过他倒是很主动地先挑起了话头:“警方和军方的安排,都得根据安全部的情报来调整,两位大佬如果有什么新的消息,不妨先给我们透透风声。”

  安全部作为海汉执委会直属的情报机构,在非军事行动的权限上的确是要高于军方和警方,所掌握的情报信息往往有所保留,并不会在第一时间就对军方警方和盘托出。

  何夕当然能够听得出任亮话语中的不满之意,笑了笑道:“到目前为止,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敌对势力有在庆典期间采取行动的意图,所以这次的防范重点,应当还是治安方面。当然了,为了预防万一,应急特勤队还是得保留待命。”

  应急特勤队是这次为了庆典的安保需要,由军方、安全部、警察司三方各自派出精英人员组成的一支应急反应部队。人数虽然只有二百,但这三家基本都将最好的人员和装备投入其中,这支部队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了。虽然过去几年的庆典中,三方也会组建联合指挥部,但组织特勤行动队倒是第一次。

  “老何,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你说话不用这么官方,有料就爆,没料我们就早点散,这几天大家手头的事情都多,不要无谓的浪费时间了。”颜楚杰显然并不愿意花时间兜圈子,直接切入正题:“那我就抛砖引玉,先说说军方的安排吧!”

  军方在此次庆典期间部署于三亚的部队包括两个满编加强营的陆军,一支包含两艘旗舰的特混舰队,以及驻守胜利港、三亚港两地岸防炮台的炮兵部队,一个拥有八十匹战马的骑兵连。还有各地驻军派来参加阅兵的小队人马,加起来约莫也有两个连的编制了。此外三亚本地的民兵部队也会在庆典期间组织起来协助维持治安,这差不多也有一个营的兵力。就算真有什么不开眼的敌对势力选择了这个时间突袭三亚,本地的驻军也足以应付了。

  何夕听完之后接道:“这种规模的部队,都足以打下广州城了,守个港口绰绰有余。其实大家没必要把神经过于绷紧,我们过去几年的周年庆安保工作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只要依照往年的做法就行。各个港口码头,交通枢纽,还有庆典会场,我们都已经安排了足量的安保人员,措施基本都做到了极致,剩下来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郝万清也开口说道:“关于情报方面,安全部在庆典期间不会有任何保留,这点请各位放心。我们得到的消息,你们也会在第一时间知道,不会存在明显的信息滞后。”

  安全部两名部长都开口表明了态度,其他几人也就没什么好挑刺的了。这说到底还是因为两个多月前的间谍案留下的阴影,那桩案子虽然没有给海汉造成太大的直接损失,但却给各个部门都已经敲响了警钟。类似案犯杜文那样,在海汉潜伏几年而未被发现的间谍,只怕还有不少。

  杜文等人如果不是主动出手,海汉安全机构也难以发现他们的真实身份,如果他们刺杀的对象不是信使和同伙,而是穿越者,理论上也存在着一定的得手可能。这对于惜命如金的穿越者来说,其实一直都算是一个难以彻底消除的隐患。庆典期间这些严密的安保措施,其实一多半都是为了穿越者们的人身安全而设置的。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