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九十六章 心机

第九百九十六章 心机

  论专业性,商贸这一块的事务肯定没有谁比得过施耐德,就连罗升东打听的这个番禺新城项目,施耐德肯定也是参与规划的主导者之一。如果要找专业人士给罗升东一些指点,那施耐德无疑就是最佳选择,哪怕只透露一点内幕,对外人来说也将是极大的商机了。罗升东也立刻便想通了其中关键,当下赶紧谢过宁崎。

  不多时施耐德果然便来了,罗升东连忙先起身招呼。施耐德笑道:“罗总兵倒是稀客,好久不见了!你们这是在谈公事?”

  “既是公事,也是私事。”宁崎招呼施耐德入座,然后将罗升东刚才所说的事情简要转述了一遍。

  施耐德听完后对罗升东道:“罗大人,你可能是对马主任的说法有所误会,我们准备建的这个番禺新城,并不是像广州这样的城池,而是一个以贸易功能为主的区域,简单的说就是把番禺县以前就有的这些商业机构的经营规模扩大,让商贸功能更加完善。当然了,等这地方搞好之后,商机肯定是很多的。”

  罗升东急切地接话道:“还请施总替在下指条明路!”

  施耐德道:“恕我直言,在两广地区现有的商贸行业中,我们基本都有了固定的合作对象,就像罗大人代理我们的盐业生意一样。如果罗大人想跨行尝试别的买卖,这个没问题。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们可以给你提供相关的资质和技术上的支持,但在政策上我们只能一视同仁,否则这对其他合作对象就是非常不公平的待遇了。”

  罗升东道:“施总所说这些道理,在下自然是明白的。其实在下也不是说想从中赚取多少钱,只是这私盐买卖终究不是长远之计,哪怕是为了子孙考虑,也得想想日后要如何转行才是。”

  施耐德笑道:“没想到罗大人考虑得还挺长远的!”

  罗升东道:“施总说笑了,在下就是看不明白今后的展走向,才特地来找长们指点。”

  罗升东虽然是个粗人,但与海汉接触了这么些年,还时常都能得到这帮穿越者的指点,眼光和见识也是逐渐提高,大了不敢说,至少已经远远强过了一般地方官员或者士绅的水平。对于走私食盐这门生意的前景,他不但自己早早就考虑过,而且也想方设法从安西等人那里旁敲侧击地打听过,总体来说远景并不看好。

  海汉对大明开展私盐生意的目的在于打开贸易通道,并逐步控制食盐这种战略物资在两广地区的供应,虽说在开辟市场阶段主要就是依靠罗升东这种私盐贩子的活动来实现,但当这些地区逐渐纳入海汉治下之后,食盐的供应和销售都会被官方收回去。罗升东早期就是靠着从胜利港贩运私盐到琼北的府城和儋州城等地家致富,而海汉拿下琼北之后,这些地区的食盐市场就被收归公有了。如今整个海南岛上已经没有私盐这一说,全部都是由海汉工业部下属的盐业司在掌控市场,罗升东也只能将活动范围转移到大6。

  但就算海汉在短时间内不会对两广动手,罗升东也并不会乐观地认为自己的私盐买卖能一直这么顺畅地做下去。随着海汉各个部门逐渐规范化,私盐贸易的口子也在慢慢收紧,这种趋势虽然不明显,但作为从业者的罗升东却能明确地感受到。

  过去罗升东从盐业司这边购买食盐只要报个数量就行,至于去向,海汉并不会过问太多,有时候罗升东手头上周转不灵,甚至还能先暂时赊欠货款,等卖出去把钱收回来再填上窟窿。但如今要从盐业司这边购盐就得先做销售计划,打算卖到哪里数量多少,都得拿出明确的方案,才能得到安西的批准。之后再拿着批文去盐场,才能得到需要的食盐,而且当次交易的货款必须在装货离开之前结算完毕。类似番禺、香港这种已经落入海汉掌控的地区,就不会再在罗升东负责的销售区域中了。

  罗升东意识到这种趋势之后,便开始考虑应该如何应对。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去改变海汉的食盐销售政策显然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用钱财去收买主管这一块事务的海汉官员,罗升东没有过多考虑这些不切实际的办法,很快将思路转移到开辟新业务上。海汉的生意那么多,也并不是只有贩运私盐这一行才能赚大钱。

  不过也正如施耐德所说的那样,海汉现在挖出来的坑,基本都有人占着了,大到帆船,小到火柴,海汉在各个行业的产品进入大明的销售渠道,几乎都有专门的代理商和经销商负责。罗升东现在想转行涉及别的行业,除非他的销售市场是海汉商业网尚未触及的陌生地域,否则很容易会跟现有的销售商产生竞争。如果没有海汉提供的特别照顾,这种后入行者也很难在竞争中取得什么优势。

  施耐德思忖片刻后才又开口道:“其实财的路子也不是没有,就看你是想赚大钱还是安稳钱了。”

  罗升东一听有戏,连忙应道:“在下愿闻其详,还请施总明示。”

  施耐德道:“你要想赚大钱,那就得走远一些,到海汉的控制范围之外去做买卖,北上或者南下都是不错的选择。想赚安稳钱,那就把钱全存在我们的银行里,稳稳当当吃利息过活就是了。”

  罗升东叫苦道:“在下当初能做这私盐买卖,还不是靠着身上有个大明的官职。但出了两广,我这一府总兵的官职就屁都不是了,对于做生意也没什么帮助。那福建、江浙地区的海商,多多少少都跟官场中人有关系,在下这琼州的官职可排不上用场。南方都是他国之地,就更不用说了。至于说存钱生利,若是只有几个家人,那倒也够用了,可如今在下手底下还有上百号人要养活,总得要给他们维持生计的活干才行。”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论专业性,商贸这一块的事务肯定没有谁比得过施耐德,就连罗升东打听的这个番禺新城项目,施耐德肯定也是参与规划的主导者之一。如果要找专业人士给罗升东一些指点,那施耐德无疑就是最佳选择,哪怕只透露一点内幕,对外人来说也将是极大的商机了。罗升东也立刻便想通了其中关键,当下赶紧谢过宁崎。

  不多时施耐德果然便来了,罗升东连忙先起身招呼。施耐德笑道:“罗总兵倒是稀客,好久不见了!你们这是在谈公事?”

  “既是公事,也是私事。”宁崎招呼施耐德入座,然后将罗升东刚才所说的事情简要转述了一遍。

  施耐德听完后对罗升东道:“罗大人,你可能是对马主任的说法有所误会,我们准备建的这个番禺新城,并不是像广州这样的城池,而是一个以贸易功能为主的区域,简单的说就是把番禺县以前就有的这些商业机构的经营规模扩大,让商贸功能更加完善。当然了,等这地方搞好之后,商机肯定是很多的。”

  罗升东急切地接话道:“还请施总替在下指条明路!”

  施耐德道:“恕我直言,在两广地区现有的商贸行业中,我们基本都有了固定的合作对象,就像罗大人代理我们的盐业生意一样。如果罗大人想跨行尝试别的买卖,这个没问题。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们可以给你提供相关的资质和技术上的支持,但在政策上我们只能一视同仁,否则这对其他合作对象就是非常不公平的待遇了。”

  罗升东道:“施总所说这些道理,在下自然是明白的。其实在下也不是说想从中赚取多少钱,只是这私盐买卖终究不是长远之计,哪怕是为了子孙考虑,也得想想日后要如何转行才是。”

  施耐德笑道:“没想到罗大人考虑得还挺长远的!”

  罗升东道:“施总说笑了,在下就是看不明白今后的展走向,才特地来找长们指点。”

  罗升东虽然是个粗人,但与海汉接触了这么些年,还时常都能得到这帮穿越者的指点,眼光和见识也是逐渐提高,大了不敢说,至少已经远远强过了一般地方官员或者士绅的水平。对于走私食盐这门生意的前景,他不但自己早早就考虑过,而且也想方设法从安西等人那里旁敲侧击地打听过,总体来说远景并不看好。

  海汉对大明开展私盐生意的目的在于打开贸易通道,并逐步控制食盐这种战略物资在两广地区的供应,虽说在开辟市场阶段主要就是依靠罗升东这种私盐贩子的活动来实现,但当这些地区逐渐纳入海汉治下之后,食盐的供应和销售都会被官方收回去。罗升东早期就是靠着从胜利港贩运私盐到琼北的府城和儋州城等地家致富,而海汉拿下琼北之后,这些地区的食盐市场就被收归公有了。如今整个海南岛上已经没有私盐这一说,全部都是由海汉工业部下属的盐业司在掌控市场,罗升东也只能将活动范围转移到大6。

  但就算海汉在短时间内不会对两广动手,罗升东也并不会乐观地认为自己的私盐买卖能一直这么顺畅地做下去。随着海汉各个部门逐渐规范化,私盐贸易的口子也在慢慢收紧,这种趋势虽然不明显,但作为从业者的罗升东却能明确地感受到。

  过去罗升东从盐业司这边购买食盐只要报个数量就行,至于去向,海汉并不会过问太多,有时候罗升东手头上周转不灵,甚至还能先暂时赊欠货款,等卖出去把钱收回来再填上窟窿。但如今要从盐业司这边购盐就得先做销售计划,打算卖到哪里数量多少,都得拿出明确的方案,才能得到安西的批准。之后再拿着批文去盐场,才能得到需要的食盐,而且当次交易的货款必须在装货离开之前结算完毕。类似番禺、香港这种已经落入海汉掌控的地区,就不会再在罗升东负责的销售区域中了。

  罗升东意识到这种趋势之后,便开始考虑应该如何应对。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去改变海汉的食盐销售政策显然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用钱财去收买主管这一块事务的海汉官员,罗升东没有过多考虑这些不切实际的办法,很快将思路转移到开辟新业务上。海汉的生意那么多,也并不是只有贩运私盐这一行才能赚大钱。

  不过也正如施耐德所说的那样,海汉现在挖出来的坑,基本都有人占着了,大到帆船,小到火柴,海汉在各个行业的产品进入大明的销售渠道,几乎都有专门的代理商和经销商负责。罗升东现在想转行涉及别的行业,除非他的销售市场是海汉商业网尚未触及的陌生地域,否则很容易会跟现有的销售商产生竞争。如果没有海汉提供的特别照顾,这种后入行者也很难在竞争中取得什么优势。

  施耐德思忖片刻后才又开口道:“其实财的路子也不是没有,就看你是想赚大钱还是安稳钱了。”

  罗升东一听有戏,连忙应道:“在下愿闻其详,还请施总明示。”

  施耐德道:“你要想赚大钱,那就得走远一些,到海汉的控制范围之外去做买卖,北上或者南下都是不错的选择。想赚安稳钱,那就把钱全存在我们的银行里,稳稳当当吃利息过活就是了。”

  罗升东叫苦道:“在下当初能做这私盐买卖,还不是靠着身上有个大明的官职。但出了两广,我这一府总兵的官职就屁都不是了,对于做生意也没什么帮助。那福建、江浙地区的海商,多多少少都跟官场中人有关系,在下这琼州的官职可排不上用场。南方都是他国之地,就更不用说了。至于说存钱生利,若是只有几个家人,那倒也够用了,可如今在下手底下还有上百号人要养活,总得要给他们维持生计的活干才行。”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5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