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九十四章 官方态度

第九百九十四章 官方态度

  罗升东凭借走私运盐的买卖了家,这几年在三亚、海口、香港、广州等地皆购置了房产,以便于他到当地办事时居住。这些宅子也全都配备了管家佣人,把王管家调去广州,再把当地的李管家换到三亚来,这大概便是罗升东所能想到最妥当的处理方式了。周恒行日后忘了此事也就罢了,但万一哪天他想来又过问此事,罗升东已经对此进行了处理,起码也能有所交代。

  罗升东这一路舟车劳顿,处理完这些事情也有些乏了,让王管家退下之后,翻看了一会儿账目就已经顶不住瞌睡了,回房一觉睡到了天亮。

  不过一大早,胜利堡便来了信使,让他上午到民政部去报到,宁崎将会抽时间会见他。罗升东这下连早饭都顾不得吃了,赶紧让下人去烧水,准备抓紧时间沐浴更衣出门。现在不比早几年的时候,罗升东想要见到执委会这几位大人物也十分不易了,一样要先报备排期,等大人物们的日程有空了才行。而且海汉立国在即,今后这些大人物都是如同君王一般的地位,想要得到觐见的机会可就更难了。

  这次能够借着公务的机会与执委会的大人物碰面,罗升东自然是十分珍惜,连泡在澡盆里的时候都在考虑着等下如何措辞与宁崎交流。除了公事之外,他自然也有个人的一些打算,想要借此机会获得宁崎的指点意见。

  罗升东急急忙忙地收拾停当,下人早已经雇来一顶轿子等在门外。罗升东走到门口,侧头一看见王管家寸步不离地跟着后面,想了想道:“今日你便不要随我去了,照我昨晚吩咐的,早些离开此地。”

  王管家听了也没再多说话,颤颤巍巍地跪下来磕了个头,然后吩咐两名家仆跟着罗升东出门。

  罗升东赶到民政部外时,这里倒还没有上班,这才让他缓下一口气来。他来早点多等会儿没事,要是来晚了,让宁崎等着他,那可就是罪过了。

  罗升东在外面等了半个多时辰,终于有人出来通知他进去。罗升东进到办公室里,见宁崎正伏案疾书,便没敢做声,老老实实地站在门边候着。等了许久,宁崎才停下手里的事情招呼他道:“罗总兵来了啊!坐坐坐,站着干嘛,坐下说!”

  罗升东连声应着在椅子上坐下来,不过也只坐了半边屁股,谦恭地说道:“适才在下进来看宁长正在忙着,就没敢出声惊扰。”

  宁崎命人给罗升东上了热茶,这才切入正题:“你昨天送过来的密信,我已经看过了,事情办得不错。不过有些细节还需问问你,所以今天请你过来会个面。”

  罗升东道:“此乃在下分内之事,自当尽力完成。”

  宁崎对罗升东表现出的谦卑态度还算满意,点点头问道:“这次去肇庆与熊大人面谈时,他是否跟你提过写在信里的内容?”

  罗升东不明其意,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答道:“熊大人当日说,海汉各位大人都不愿看到岭南再起兵戈之乱,这是好事,但立国一事,还是希望各位大人能慎重处理,勿与大明起了龌蹉,伤了一直以来的和睦。”

  宁崎沉吟道:“熊大人的意思,你怎么理解?”

  罗升东慌忙应道:“在下学识有限,岂敢乱议军国大事!”

  “无妨,你就按你的思路说说,说错了也没事。”宁崎劝道:“你本来就是大明官场众人,跟熊大人会面已不止一次,对他的了解也比我们更多一些,问问你的感受,也是为了避免这中间出现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罗升东见宁崎的态度不似作伪,这才斟酌着答道:“在下以为,熊大人的意思嘛,应该是希望海汉立国之后,先不要急着对外过度宣扬,特别是与大明建交一事,应须放缓。”

  宁崎点点头道:“站在熊大人的角度,这件事可能是会让他感到为难。”

  海汉在建国后如果要与大明建交,那占了琼州岛这事就彻底瞒不住朝廷了,而大明一直以来的对外策略都是寸土必争——虽然打不打得过是另外一回事,但想让大明默不作声就割了这么大一块地皮出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熊文灿长居岭南,自然比较了解海汉的实力,也知道这琼州岛很难再用武力手段从海汉手中夺回,更不可能阻止海汉建国,唯一的办法就是默认海汉的所作所为,但不予上报朝廷,能拖多久算多久。讲道理,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瞒得过朝廷,消息迟早还是会传到京城皇宫中。以崇祯帝的处事作风,也不太可能接受外来异族占了自家国土建立政权,一旦得知此事,除了追究两广官府的责任之外,多半还会试图动用武力来解决问题。

  这当然是熊文灿不愿意见到的局面,好在海汉在两广经营多年,官场上上下下基本都渗透得差不多了,海汉占下琼州岛建国一事,不太可能通过官方渠道反映上去,如果两广官场能做到团结一致,倒也还有把事情扛下来的可能。毕竟京城远在数千里之外,根本难以知晓琼州岛所生的具体事件,也不太可能根据一些未经证实的民间传闻就查办地方官员。如果真要追究地方上的责任,两广地区各个州府大城的官员只怕背上杀头罪名的不在少数,全杀或许会有冤枉的,但杀一半绝对会有漏网之鱼,这种压力也会迫使两广地区的官员抱团抵抗来自朝廷的压力。

  当然这事光靠熊文灿力也不够,还是得海汉这边主动予以配合才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海汉别太高调,主动派人去京城与大明申请建交,那样的话就算熊文灿在两广只手遮天,也抵不过海汉自己作妖。但熊文灿又不能在信中把话说得太明,以免落下把柄,所以信里全是客套话,反倒没多少实质内容,宁崎看完信之后也只能再将罗升东传来问个明白。还好罗升东不知道信中内容,不然他大概也会对自己这一路小心翼翼地护送密信回来的辛苦感到不值。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罗升东凭借走私运盐的买卖了家,这几年在三亚、海口、香港、广州等地皆购置了房产,以便于他到当地办事时居住。这些宅子也全都配备了管家佣人,把王管家调去广州,再把当地的李管家换到三亚来,这大概便是罗升东所能想到最妥当的处理方式了。周恒行日后忘了此事也就罢了,但万一哪天他想来又过问此事,罗升东已经对此进行了处理,起码也能有所交代。

  罗升东这一路舟车劳顿,处理完这些事情也有些乏了,让王管家退下之后,翻看了一会儿账目就已经顶不住瞌睡了,回房一觉睡到了天亮。

  不过一大早,胜利堡便来了信使,让他上午到民政部去报到,宁崎将会抽时间会见他。罗升东这下连早饭都顾不得吃了,赶紧让下人去烧水,准备抓紧时间沐浴更衣出门。现在不比早几年的时候,罗升东想要见到执委会这几位大人物也十分不易了,一样要先报备排期,等大人物们的日程有空了才行。而且海汉立国在即,今后这些大人物都是如同君王一般的地位,想要得到觐见的机会可就更难了。

  这次能够借着公务的机会与执委会的大人物碰面,罗升东自然是十分珍惜,连泡在澡盆里的时候都在考虑着等下如何措辞与宁崎交流。除了公事之外,他自然也有个人的一些打算,想要借此机会获得宁崎的指点意见。

  罗升东急急忙忙地收拾停当,下人早已经雇来一顶轿子等在门外。罗升东走到门口,侧头一看见王管家寸步不离地跟着后面,想了想道:“今日你便不要随我去了,照我昨晚吩咐的,早些离开此地。”

  王管家听了也没再多说话,颤颤巍巍地跪下来磕了个头,然后吩咐两名家仆跟着罗升东出门。

  罗升东赶到民政部外时,这里倒还没有上班,这才让他缓下一口气来。他来早点多等会儿没事,要是来晚了,让宁崎等着他,那可就是罪过了。

  罗升东在外面等了半个多时辰,终于有人出来通知他进去。罗升东进到办公室里,见宁崎正伏案疾书,便没敢做声,老老实实地站在门边候着。等了许久,宁崎才停下手里的事情招呼他道:“罗总兵来了啊!坐坐坐,站着干嘛,坐下说!”

  罗升东连声应着在椅子上坐下来,不过也只坐了半边屁股,谦恭地说道:“适才在下进来看宁长正在忙着,就没敢出声惊扰。”

  宁崎命人给罗升东上了热茶,这才切入正题:“你昨天送过来的密信,我已经看过了,事情办得不错。不过有些细节还需问问你,所以今天请你过来会个面。”

  罗升东道:“此乃在下分内之事,自当尽力完成。”

  宁崎对罗升东表现出的谦卑态度还算满意,点点头问道:“这次去肇庆与熊大人面谈时,他是否跟你提过写在信里的内容?”

  罗升东不明其意,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答道:“熊大人当日说,海汉各位大人都不愿看到岭南再起兵戈之乱,这是好事,但立国一事,还是希望各位大人能慎重处理,勿与大明起了龌蹉,伤了一直以来的和睦。”

  宁崎沉吟道:“熊大人的意思,你怎么理解?”

  罗升东慌忙应道:“在下学识有限,岂敢乱议军国大事!”

  “无妨,你就按你的思路说说,说错了也没事。”宁崎劝道:“你本来就是大明官场众人,跟熊大人会面已不止一次,对他的了解也比我们更多一些,问问你的感受,也是为了避免这中间出现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罗升东见宁崎的态度不似作伪,这才斟酌着答道:“在下以为,熊大人的意思嘛,应该是希望海汉立国之后,先不要急着对外过度宣扬,特别是与大明建交一事,应须放缓。”

  宁崎点点头道:“站在熊大人的角度,这件事可能是会让他感到为难。”

  海汉在建国后如果要与大明建交,那占了琼州岛这事就彻底瞒不住朝廷了,而大明一直以来的对外策略都是寸土必争——虽然打不打得过是另外一回事,但想让大明默不作声就割了这么大一块地皮出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熊文灿长居岭南,自然比较了解海汉的实力,也知道这琼州岛很难再用武力手段从海汉手中夺回,更不可能阻止海汉建国,唯一的办法就是默认海汉的所作所为,但不予上报朝廷,能拖多久算多久。讲道理,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瞒得过朝廷,消息迟早还是会传到京城皇宫中。以崇祯帝的处事作风,也不太可能接受外来异族占了自家国土建立政权,一旦得知此事,除了追究两广官府的责任之外,多半还会试图动用武力来解决问题。

  这当然是熊文灿不愿意见到的局面,好在海汉在两广经营多年,官场上上下下基本都渗透得差不多了,海汉占下琼州岛建国一事,不太可能通过官方渠道反映上去,如果两广官场能做到团结一致,倒也还有把事情扛下来的可能。毕竟京城远在数千里之外,根本难以知晓琼州岛所生的具体事件,也不太可能根据一些未经证实的民间传闻就查办地方官员。如果真要追究地方上的责任,两广地区各个州府大城的官员只怕背上杀头罪名的不在少数,全杀或许会有冤枉的,但杀一半绝对会有漏网之鱼,这种压力也会迫使两广地区的官员抱团抵抗来自朝廷的压力。

  当然这事光靠熊文灿力也不够,还是得海汉这边主动予以配合才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海汉别太高调,主动派人去京城与大明申请建交,那样的话就算熊文灿在两广只手遮天,也抵不过海汉自己作妖。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