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九十二章 重返三亚港

第九百九十二章 重返三亚港

  1634年3月26日,三亚港四号码头。这个码头共有八条栈桥,三十二个大小泊位,最大可停靠排水量五百吨左右的帆船,是三亚港主要的客运码头之一。进出三亚港的外国船只,一般都会被安排在这个码头停靠,近日由于海汉大事将近,到港的各国船只每天都是络绎不绝,四号码头也逐渐变得格外繁忙起来。

  这里虽然没有货运码头上那么多力工和港务人员,但从事服务行业的人员也着实不少,一有客船靠港,便会有人聚拢到栈桥附近,向外来客举着大大小小各式招牌大声招揽生意:“老牌旅店,干净舒适,全天免费供应热水,每晚只要一元!”“代办货物采购,海6转运,本地导游,诚信经营!”“各种海汉特产,价格三亚最低!”“高薪招工,有手艺的优先,最快半年入籍!”“租房购房,免费看房,高中低档齐全,签房契才收佣金!”

  “厉斗,你看这个场面,像不像我们以前在演唱会上举着灯牌追星的时候?”刚刚下船的陈一鑫对同船归来的好友厉斗调侃道:“就像是在声嘶力竭地呼喊小偶像的名字一样!”

  厉斗翻了下白眼应道:“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这么脑残的事我可没做过!”

  陈一鑫哈哈一笑,也不再继续揭短。他跟厉斗来到这个时空的时候还是高中毕业生,如今一晃六七年过去,已经是穿越者中少壮派官员的代表人物了,手中各自都执掌着一方生杀大权。那些穿越之前的往事,现在想起来真是恍若隔世了。

  “出来这么久,这地方还是有不小的变化啊!”陈一鑫叹道:“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四号码头才刚刚开始动工,你看看现在,听说临春河上游都在开建十号码头了。”

  厉斗应道:“你是一直在外面打仗,不知道这三亚有多大的贸易吞吐量。这么跟你说吧,每个月光是从澎湖和高雄两地出来三亚的货船,就至少有四五十艘之多。你想想大明与三亚通商通航的口岸这么多,这每月进出三亚两个港口的船会有多少?”

  陈一鑫感慨道:“说真的,我来之前觉得大概要等到自己三十岁之后才能看到一个像样的三亚,但这建设度要比我预计的快多了。照这进度,到你我退休的时候,这地方应该真能变成繁华的大城市了!”

  “应该能看到吧!”说到这个话题,厉斗脸上也出现了向往的表情。他们参加穿越行动的时候正处于最喜欢幻想的年纪,对于自己未来的人生也充满了种种希翼,一个强大的,有自己参与统治的国家会是什么样子,他们都曾有过许多的构想。而在穿越之后的这些年里,这些构想中的一部分也正在一步步地得到实现。

  这两人在此时返回三亚,目的都是为了这次的开国庆典。陈一鑫是代表驻扎在舟山的军政机构,而厉斗则是作为香港岛的代表。这对好友自从1632年在澎湖一别之后,这次还是他们次重逢,陈一鑫在南下途中停靠香港,顺便就接了厉斗同船回来。这近两年的时间中,厉斗是留在了澎湖一直没挪窝,而陈一鑫的经历则要丰富得多了。

  陈一鑫在1632先被调到澎湖,担任钱天敦的副手,1633年年初,陈一鑫率军前往台北,先后攻下了原本由西班牙人控制的淡水河鸡笼两个武装据点。打下台北之后马不停蹄,他又跟随钱天敦和石迪文指挥的部队,北上浙江攻打舟山。七月陈一鑫又再次带队出海,北上去日本九州岛和朝鲜半岛南部的海域转了一大圈,搜集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当中,陈一鑫所取得的成绩可是大大地过了自己的好友,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开国庆典期间,他肯定也会得到执委会和军委的公开表彰嘉奖了。

  当然厉斗其实也混得不差,他目前是高雄港管委会负责人,作为地方上的主管官员,手中掌握的实权还是相当大的。而且海汉最近两年在台湾岛的开计划相当庞大,很多事情都得由厉斗经手去办,未来的职业前景也是一片大好。只是厉斗这种搞行政工作的官员,想要获得升迁往往得依靠从政资历的积累,像军人那样凭借战功在短时间内一升再升就不太现实了。

  海汉在海外各个殖民地几乎都派出了代表回来参与这次的庆典,从三月中旬开始便66续续到港,陈一鑫所在的舟山定海港是海汉在北方最远的一处殖民地,虽然他月初便从舟山出,但在福建海峡和珠江口两次遭遇了恶劣天气,不得不靠岸暂避了几日,好在紧赶慢赶总算赶在了典礼前面回到三亚,没有误了正事。

  当然像陈一鑫、厉斗这样的身份,肯定是不用去住这些外面的旅店了,码头上早就有专人等候,他们上岸之后,便有人带了马车过来载他们直接去胜利堡。不过这两人所带的行李着实不少,很是搬运了一阵。其实他们原本在胜利港这边都还有名下的公寓,不过常年空着,完全就成了一个堆放个人物品的仓库而已。这次执委会专门给各地赶回来参加庆典的官员们在扩建后的迎宾馆安排了地方住,那边端茶倒水都有人使唤,条件肯定比回去住单身公寓强多了。再说他们也不会在三亚常住,庆典结束,正事办完,肯定就北上回自己的地方了,也没必要再专门把公寓清理出来住这么几天。

  看着两人这前呼后拥的排场,码头上的闲杂人等自然知道这是大人物到了,也不用荷枪实弹的警卫们招呼,赶紧就朝旁边让出路来,好让长所乘坐的马车离开码头。旁边蹲着等客的一帮轿夫看了,更是羡慕不已,他们这些人大多都是到港不久尚未入籍的新移民,除了一身力气之外就没别的手艺,只能做类似这样的体力活。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1634年3月26日,三亚港四号码头。这个码头共有八条栈桥,三十二个大小泊位,最大可停靠排水量五百吨左右的帆船,是三亚港主要的客运码头之一。进出三亚港的外国船只,一般都会被安排在这个码头停靠,近日由于海汉大事将近,到港的各国船只每天都是络绎不绝,四号码头也逐渐变得格外繁忙起来。

  这里虽然没有货运码头上那么多力工和港务人员,但从事服务行业的人员也着实不少,一有客船靠港,便会有人聚拢到栈桥附近,向外来客举着大大小小各式招牌大声招揽生意:“老牌旅店,干净舒适,全天免费供应热水,每晚只要一元!”“代办货物采购,海6转运,本地导游,诚信经营!”“各种海汉特产,价格三亚最低!”“高薪招工,有手艺的优先,最快半年入籍!”“租房购房,免费看房,高中低档齐全,签房契才收佣金!”

  “厉斗,你看这个场面,像不像我们以前在演唱会上举着灯牌追星的时候?”刚刚下船的陈一鑫对同船归来的好友厉斗调侃道:“就像是在声嘶力竭地呼喊小偶像的名字一样!”

  厉斗翻了下白眼应道:“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这么脑残的事我可没做过!”

  陈一鑫哈哈一笑,也不再继续揭短。他跟厉斗来到这个时空的时候还是高中毕业生,如今一晃六七年过去,已经是穿越者中少壮派官员的代表人物了,手中各自都执掌着一方生杀大权。那些穿越之前的往事,现在想起来真是恍若隔世了。

  “出来这么久,这地方还是有不小的变化啊!”陈一鑫叹道:“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四号码头才刚刚开始动工,你看看现在,听说临春河上游都在开建十号码头了。”

  厉斗应道:“你是一直在外面打仗,不知道这三亚有多大的贸易吞吐量。这么跟你说吧,每个月光是从澎湖和高雄两地出来三亚的货船,就至少有四五十艘之多。你想想大明与三亚通商通航的口岸这么多,这每月进出三亚两个港口的船会有多少?”

  陈一鑫感慨道:“说真的,我来之前觉得大概要等到自己三十岁之后才能看到一个像样的三亚,但这建设度要比我预计的快多了。照这进度,到你我退休的时候,这地方应该真能变成繁华的大城市了!”

  “应该能看到吧!”说到这个话题,厉斗脸上也出现了向往的表情。他们参加穿越行动的时候正处于最喜欢幻想的年纪,对于自己未来的人生也充满了种种希翼,一个强大的,有自己参与统治的国家会是什么样子,他们都曾有过许多的构想。而在穿越之后的这些年里,这些构想中的一部分也正在一步步地得到实现。

  这两人在此时返回三亚,目的都是为了这次的开国庆典。陈一鑫是代表驻扎在舟山的军政机构,而厉斗则是作为香港岛的代表。这对好友自从1632年在澎湖一别之后,这次还是他们次重逢,陈一鑫在南下途中停靠香港,顺便就接了厉斗同船回来。这近两年的时间中,厉斗是留在了澎湖一直没挪窝,而陈一鑫的经历则要丰富得多了。

  陈一鑫在1632先被调到澎湖,担任钱天敦的副手,1633年年初,陈一鑫率军前往台北,先后攻下了原本由西班牙人控制的淡水河鸡笼两个武装据点。打下台北之后马不停蹄,他又跟随钱天敦和石迪文指挥的部队,北上浙江攻打舟山。七月陈一鑫又再次带队出海,北上去日本九州岛和朝鲜半岛南部的海域转了一大圈,搜集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当中,陈一鑫所取得的成绩可是大大地过了自己的好友,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开国庆典期间,他肯定也会得到执委会和军委的公开表彰嘉奖了。

  当然厉斗其实也混得不差,他目前是高雄港管委会负责人,作为地方上的主管官员,手中掌握的实权还是相当大的。而且海汉最近两年在台湾岛的开计划相当庞大,很多事情都得由厉斗经手去办,未来的职业前景也是一片大好。只是厉斗这种搞行政工作的官员,想要获得升迁往往得依靠从政资历的积累,像军人那样凭借战功在短时间内一升再升就不太现实了。

  海汉在海外各个殖民地几乎都派出了代表回来参与这次的庆典,从三月中旬开始便66续续到港,陈一鑫所在的舟山定海港是海汉在北方最远的一处殖民地,虽然他月初便从舟山出,但在福建海峡和珠江口两次遭遇了恶劣天气,不得不靠岸暂避了几日,好在紧赶慢赶总算赶在了典礼前面回到三亚,没有误了正事。

  当然像陈一鑫、厉斗这样的身份,肯定是不用去住这些外面的旅店了,码头上早就有专人等候,他们上岸之后,便有人带了马车过来载他们直接去胜利堡。不过这两人所带的行李着实不少,很是搬运了一阵。其实他们原本在胜利港这边都还有名下的公寓,不过常年空着,完全就成了一个堆放个人物品的仓库而已。这次执委会专门给各地赶回来参加庆典的官员们在扩建后的迎宾馆安排了地方住,那边端茶倒水都有人使唤,条件肯定比回去住单身公寓强多了。再说他们也不会在三亚常住,庆典结束,正事办完,肯定就北上回自己的地方了,也没必要再专门把公寓清理出来住这么几天。

  看着两人这前呼后拥的排场,码头上的闲杂人等自然知道这是大人物到了,也不用荷枪实弹的警卫们招呼,赶紧就朝旁边让出路来,好让长所乘坐的马车离开码头。旁边蹲着等客的一帮轿夫看了,更是羡慕不已,他们这些人大多都是到港不久尚未入籍的新移民,除了一身力气之外就没别的手艺,只能做类似这样的体力活。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4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