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八十八章 海口城

第九百八十八章 海口城

  目前蒸汽机相关人员的培训只能在三亚的田独工业区进行,整个培训过程都采取了封闭式教学,以便于对参与人员进行有效监控。这些学员从培训机构结业以后,不管是分配到制造环节还是使用环节,在各自的单位上也仍然是安全部的重点关注对象,每个人都是单独建档、定期评估,其受重视程度甚至过了制造武器的匠人。

  海汉大费周章做这些工作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确保蒸汽机的技术机密不会轻易流失出去,以使海汉在生产力方面的优势能够维持得更为长久。尽管海汉在蒸汽机这个领域也同样面临着专业人员需求缺口巨大的问题,但一直以来并没有将相关产业向社会公开推广,所以对绝大多数民众来说,就算在某些地方见识过蒸汽机的威力,这种机械装置也仍然充满了神秘感。

  民间教育机构想要进入这个领域,从目前来看的确是有点胆大妄为的味道,在琼西书院之前,似乎还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申请。而张新身为儋州管委会主任,在接到申请之后将其否决,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了。

  不过宁崎却从中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这琼西书院的申请既然在张新这里就已经被枪毙过一次了,如果张金宝打算在今天这个场合再次提出来,那应该也提前跟张新打过招呼,毕竟跨级上报是官场大忌,这张金宝办事如此圆滑,不太可能犯下这种低级错误。而张新如果知道张金宝的打算还允许对方这样做,这多少就有那么一点纵容的味道了。

  联想到先前张金宝所说的话,宁崎大致也能明白其中缘由了。琼西书院的申请虽然在张新这个环节被否决了,但这仅仅只是出于规定所致。借着宁崎到儋州巡视的机会,由张金宝当面申请搏一搏,这个办法多半还是张新给予他的指点。至于张新是否从中拿到什么好处,或者是与这琼西书院有什么利益瓜葛,宁崎不打算对其刨根问底,那除了增加同僚之间的猜忌之外并无益处。

  “张山长,恕我直言,你的书院要申请开设蒸汽机相关的教学课目,现在还没有到合适的时候。”宁崎也不想用严厉的语气来打击张金宝的积极性,说得还是比较婉转:“另外蒸汽机相关的教学培训项目并不是由文教部门负责,我个人也没有权限批准书院的这个申请。”

  张金宝听到这个答复之后也难掩失望之色,不过他仍然并未就此死心,继续追问道:“那长可否明示,到何时才可放开此项申请?”

  宁崎应道:“短则一两年,长则六七年,要视形势展而定。张山长,关于蒸汽机的话题就此打住,多说无益。”

  张金宝听宁崎语气加重,自然也不敢再造次,唯唯诺诺地应下了。他原本想的是这个专业要是能开班,那肯定是蝎子拉屎毒(独)一份,对于提高琼西书院的名气和档次都将会有很大的帮助,至于经济效益反倒是其次了。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目前蒸汽机相关人员的培训只能在三亚的田独工业区进行,整个培训过程都采取了封闭式教学,以便于对参与人员进行有效监控。这些学员从培训机构结业以后,不管是分配到制造环节还是使用环节,在各自的单位上也仍然是安全部的重点关注对象,每个人都是单独建档、定期评估,其受重视程度甚至过了制造武器的匠人。

  海汉大费周章做这些工作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确保蒸汽机的技术机密不会轻易流失出去,以使海汉在生产力方面的优势能够维持得更为长久。尽管海汉在蒸汽机这个领域也同样面临着专业人员需求缺口巨大的问题,但一直以来并没有将相关产业向社会公开推广,所以对绝大多数民众来说,就算在某些地方见识过蒸汽机的威力,这种机械装置也仍然充满了神秘感。

  民间教育机构想要进入这个领域,从目前来看的确是有点胆大妄为的味道,在琼西书院之前,似乎还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申请。而张新身为儋州管委会主任,在接到申请之后将其否决,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了。

  不过宁崎却从中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这琼西书院的申请既然在张新这里就已经被枪毙过一次了,如果张金宝打算在今天这个场合再次提出来,那应该也提前跟张新打过招呼,毕竟跨级上报是官场大忌,这张金宝办事如此圆滑,不太可能犯下这种低级错误。而张新如果知道张金宝的打算还允许对方这样做,这多少就有那么一点纵容的味道了。

  联想到先前张金宝所说的话,宁崎大致也能明白其中缘由了。琼西书院的申请虽然在张新这个环节被否决了,但这仅仅只是出于规定所致。借着宁崎到儋州巡视的机会,由张金宝当面申请搏一搏,这个办法多半还是张新给予他的指点。至于张新是否从中拿到什么好处,或者是与这琼西书院有什么利益瓜葛,宁崎不打算对其刨根问底,那除了增加同僚之间的猜忌之外并无益处。

  “张山长,恕我直言,你的书院要申请开设蒸汽机相关的教学课目,现在还没有到合适的时候。”宁崎也不想用严厉的语气来打击张金宝的积极性,说得还是比较婉转:“另外蒸汽机相关的教学培训项目并不是由文教部门负责,我个人也没有权限批准书院的这个申请。”

  张金宝听到这个答复之后也难掩失望之色,不过他仍然并未就此死心,继续追问道:“那长可否明示,到何时才可放开此项申请?”

  宁崎应道:“短则一两年,长则六七年,要视形势展而定。张山长,关于蒸汽机的话题就此打住,多说无益。”

  张金宝听宁崎语气加重,自然也不敢再造次,唯唯诺诺地应下了。他原本想的是这个专业要是能开班,那肯定是蝎子拉屎毒(独)一份,对于提高琼西书院的名气和档次都将会有很大的帮助,至于经济效益反倒是其次了。目前蒸汽机相关人员的培训只能在三亚的田独工业区进行,整个培训过程都采取了封闭式教学,以便于对参与人员进行有效监控。这些学员从培训机构结业以后,不管是分配到制造环节还是使用环节,在各自的单位上也仍然是安全部的重点关注对象,每个人都是单独建档、定期评估,其受重视程度甚至过了制造武器的匠人。

  海汉大费周章做这些工作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确保蒸汽机的技术机密不会轻易流失出去,以使海汉在生产力方面的优势能够维持得更为长久。尽管海汉在蒸汽机这个领域也同样面临着专业人员需求缺口巨大的问题,但一直以来并没有将相关产业向社会公开推广,所以对绝大多数民众来说,就算在某些地方见识过蒸汽机的威力,这种机械装置也仍然充满了神秘感。

  民间教育机构想要进入这个领域,从目前来看的确是有点胆大妄为的味道,在琼西书院之前,似乎还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申请。而张新身为儋州管委会主任,在接到申请之后将其否决,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了。

  不过宁崎却从中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这琼西书院的申请既然在张新这里就已经被枪毙过一次了,如果张金宝打算在今天这个场合再次提出来,那应该也提前跟张新打过招呼,毕竟跨级上报是官场大忌,这张金宝办事如此圆滑,不太可能犯下这种低级错误。而张新如果知道张金宝的打算还允许对方这样做,这多少就有那么一点纵容的味道了。

  联想到先前张金宝所说的话,宁崎大致也能明白其中缘由了。琼西书院的申请虽然在张新这个环节被否决了,但这仅仅只是出于规定所致。借着宁崎到儋州巡视的机会,由张金宝当面申请搏一搏,这个办法多半还是张新给予他的指点。至于张新是否从中拿到什么好处,或者是与这琼西书院有什么利益瓜葛,宁崎不打算对其刨根问底,那除了增加同僚之间的猜忌之外并无益处。

  “张山长,恕我直言,你的书院要申请开设蒸汽机相关的教学课目,现在还没有到合适的时候。”宁崎也不想用严厉的语气来打击张金宝的积极性,说得还是比较婉转:“另外蒸汽机相关的教学培训项目并不是由文教部门负责,我个人也没有权限批准书院的这个申请。”

  张金宝听到这个答复之后也难掩失望之色,不过他仍然并未就此死心,继续追问道:“那长可否明示,到何时才可放开此项申请?”

  宁崎应道:“短则一两年,长则六七年,要视形势展而定。张山长,关于蒸汽机的话题就此打住,多说无益。”

  张金宝听宁崎语气加重,自然也不敢再造次,唯唯诺诺地应下了。他原本想的是这个专业要是能开班,那肯定是蝎子拉屎毒(独)一份,对于提高琼西书院的名气和档次都将会有很大的帮助,至于经济效益反倒是其次了。目前蒸汽机相关人员的培训只能在三亚的田独工业区进行,整个培训过程都采取了封闭式教学,以便于对参与人员进行有效监控。这些学员从培训机构结业以后,不管是分配到制造环节还是使用环节,在各自的单位上也仍然是安全部的重点关注对象,每个人都是单独建档、定期评估,其受重视程度甚至过了制造武器的匠人。

  海汉大费周章做这些工作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确保蒸汽机的技术机密不会轻易流失出去,以使海汉在生产力方面的优势能够维持得更为长久。尽管海汉在蒸汽机这个领域也同样面临着专业人员需求缺口巨大的问题,但一直以来并没有将相关产业向社会公开推广,所以对绝大多数民众来说,就算在某些地方见识过蒸汽机的威力,这种机械装置也仍然充满了神秘感。

  民间教育机构想要进入这个领域,从目前来看的确是有点胆大妄为的味道,在琼西书院之前,似乎还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申请。而张新身为儋州管委会主任,在接到申请之后将其否决,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了。

  不过宁崎却从中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这琼西书院的申请既然在张新这里就已经被枪毙过一次了,如果张金宝打算在今天这个场合再次提出来,那应该也提前跟张新打过招呼,毕竟跨级上报是官场大忌,这张金宝办事如此圆滑,不太可能犯下这种低级错误。而张新如果知道张金宝的打算还允许对方这样做,这多少就有那么一点纵容的味道了。

  联想到先前张金宝所说的话,宁崎大致也能明白其中缘由了。琼西书院的申请虽然在张新这个环节被否决了,但这仅仅只是出于规定所致。借着宁崎到儋州巡视的机会,由张金宝当面申请搏一搏,这个办法多半还是张新给予他的指点。至于张新是否从中拿到什么好处,或者是与这琼西书院有什么利益瓜葛,宁崎不打算对其刨根问底,那除了增加同僚之间的猜忌之外并无益处。

  “张山长,恕我直言,你的书院要申请开设蒸汽机相关的教学课目,现在还没有到合适的时候。”宁崎也不想用严厉的语气来打击张金宝的积极性,说得还是比较婉转:“另外蒸汽机相关的教学培训项目并不是由文教部门负责,我个人也没有权限批准书院的这个申请。”

  张金宝听到这个答复之后也难掩失望之色,不过他仍然并未就此死心,继续追问道:“那长可否明示,到何时才可放开此项申请?”

  宁崎应道:“短则一两年,长则六七年,要视形势展而定。张山长,关于蒸汽机的话题就此打住,多说无益。”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