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八十三章 随机抽查

第九百八十三章 随机抽查

  范迪门心中暗暗决定,等回到巴达维亚之后,就要对当地的教育机构进行一番梳理,特别是汉人兴办的私塾、书院,更是要重点清查,看看有没有人在讲授海汉制定的这些洗脑教材。要是海汉使用这种办法向巴达维亚起渗透,东印度公司还真是有点难以防范,还好这趟考察有所收获,不然范迪门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海汉居然还有这一套招数。

  但范迪门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海汉日后如果要踏足爪哇岛,根本就无须采用这种小火慢炖,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的办法,只消让汉人在当地闹出点事,便可以直接以护侨的名义实施军事介入了。当然了,如果海汉日后想要在爪哇岛建立起长久的统治区,那对教育领域的控制仍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手段。

  宁崎在对初级扫盲班的学生们进行抽查询问之后,对白鹿书院的教学成果还是表示了肯定。虽然学生们的思想觉悟距离三亚的水平仍有差距,但考虑到这里的具体环境,白鹿书院也做得算及格了。范长逸得到宁崎的赞许,脸上都要笑开花了。这儋州书院虽多,但能够得到海汉主管文教高层官员的亲口称赞,却不是寻常的待遇了。

  范长逸心中已经开始琢磨,等宁崎走后要把这一段训话记录下来,再去找一找儋州报社的人,争取能在十天一刊的《儋州新闻快报》上拿个头版。届时顺便再花点钱打打广告,到了今年招生季必定能获得不错的成效。

  儋州书院众多,招生竞争也是十分激烈,白鹿书院虽然是老牌知名书院,但近两年很多书院开始另辟蹊径,开设一些所谓的职业培训班,有造船、纺织、冶炼、航海、勘探、医护等等专业,毕业后会为学员提供进入海汉官办机构的就业机会。这种职业培训班因为周期短见效快,又能解决学成之后的工作问题,颇得一些出身贫寒的学子们青睐。甚至有些原本因为经济原因,并不愿意花钱送孩子念书的家庭,在了解到这种培训班的就业去向之后,也果断为家中孩子报名入学。

  这种手段小书院用得,但像白鹿书院这样的大书院却有些抹不下脸面,毕竟这里可是在本朝出了好几十名举人的地方,现在要放下身段开班培训手艺匠人,说起来还是有点跌份的。范长逸想要争取更多生源,也只能从别的方向下手,比如说以“儋州第一书院”这样的名号来进行炒作。当然了,武无第二文无第一,这究竟够不够资格第一,他自己说了不算,但如果能够得到海汉高层人物的称赞,这种加成就会让书院的自我炒作显得更有底气了。

  看完初级班,范长逸前面带路,来到了教育程度更高的中级班。这里学员所接受的授课方式可以算是这个时代的应试教育,主要是以大明的科举考试为目标。当然了,在海汉入主这里之后,教学目标也分为了截然不同的两类,一是大明的科举乡试,二是海汉的进修资格考试。

  针对大明科举的教学内容主要是八股文,这种文体对于格式有着严格的要求,分为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段。应试的考生不能天马行空地进行写作,必须得严格按照这个格式规程来,作出的文章才能接受考官的评审打分。

  而科举考试的考题一般都是从《四书》中,即《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这四本书中选出一句话来作为题目。考生需先阐明这句话的含义,再扩展开来讨论,议论的内容必须得符合四书及朱子注经的释义。不过四书的内容都是死的,各地有县试、府试、院试,每三年还有各省乡试和全国会试,几百年下来早就把这四本书里的内容翻来覆去出过题目了。

  所以到后来考官们为了怕自己的题目跟别人重复,就得挖空心思想新办法出题,把这几本书里的文句进行种种排列组合。有时候甚至是随机抽取两句话搭在一起作为题目,这种出题方式被称之为截搭题。这种题目是随机拼凑出来,考生要将其建立起合乎逻辑的关系,而且还得从中阐出孔孟之道的内容,考的往往已经不是考生的文学功底,而是脑洞大比拼了。

  不过现在除了大明朝廷举办的科举之外,本地读书人多了一条投效海汉的出路。只要能通过半年一次的资格考试,便可以获得到三亚的学府进修深造的机会。这种深造不但学费全免,而且就业问题也会得到解决,读完便直接分配进海汉官方机构做事,身份待遇比起那些所谓的职业培训班的匠人可是要高出了一级。

  对于那些一直科举不中,或者说更向往安定生活的读书人来说,为海汉做事其实是相当不错的去处。海汉人给出的良好待遇有目共睹,而且有稳定开放的上升渠道,今后仍然有机会升迁做官,这总要强过当个一事无成的落魄书生。最重要的是,海汉对读书人的需求十分旺盛,竞争远不似考科举那般激烈,只要有一定的主观意愿,加上身家清白,基本都能通过难度不大的资格考试。

  所以在海汉和学员的双重要求之下,白鹿书院也顺应潮流,开设了针对进修资格考试的课程。当然了,这个课程所用的使用的教材课本,也全部是由海汉所提供。其中的内容都是以海汉公民规范为基础,浅显易懂,再加上有海汉专门指派的教师定期在书院开课讲解,对这些能识文断字的知识分子来说,学习兴趣要远远高于研究枯燥的八股文。

  宁崎循例也在堂上随意抽了数人进行问答,这些学员大多已经成年,不少人也参加过以前的县试甚至乡试,对于这种随堂抽问并无不适,答题也头头是道,言谈方面的确是要强出先前看过的初级班不少。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范迪门心中暗暗决定,等回到巴达维亚之后,就要对当地的教育机构进行一番梳理,特别是汉人兴办的私塾、书院,更是要重点清查,看看有没有人在讲授海汉制定的这些洗脑教材。要是海汉使用这种办法向巴达维亚起渗透,东印度公司还真是有点难以防范,还好这趟考察有所收获,不然范迪门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海汉居然还有这一套招数。

  但范迪门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海汉日后如果要踏足爪哇岛,根本就无须采用这种小火慢炖,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的办法,只消让汉人在当地闹出点事,便可以直接以护侨的名义实施军事介入了。当然了,如果海汉日后想要在爪哇岛建立起长久的统治区,那对教育领域的控制仍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手段。

  宁崎在对初级扫盲班的学生们进行抽查询问之后,对白鹿书院的教学成果还是表示了肯定。虽然学生们的思想觉悟距离三亚的水平仍有差距,但考虑到这里的具体环境,白鹿书院也做得算及格了。范长逸得到宁崎的赞许,脸上都要笑开花了。这儋州书院虽多,但能够得到海汉主管文教高层官员的亲口称赞,却不是寻常的待遇了。

  范长逸心中已经开始琢磨,等宁崎走后要把这一段训话记录下来,再去找一找儋州报社的人,争取能在十天一刊的《儋州新闻快报》上拿个头版。届时顺便再花点钱打打广告,到了今年招生季必定能获得不错的成效。

  儋州书院众多,招生竞争也是十分激烈,白鹿书院虽然是老牌知名书院,但近两年很多书院开始另辟蹊径,开设一些所谓的职业培训班,有造船、纺织、冶炼、航海、勘探、医护等等专业,毕业后会为学员提供进入海汉官办机构的就业机会。这种职业培训班因为周期短见效快,又能解决学成之后的工作问题,颇得一些出身贫寒的学子们青睐。甚至有些原本因为经济原因,并不愿意花钱送孩子念书的家庭,在了解到这种培训班的就业去向之后,也果断为家中孩子报名入学。

  这种手段小书院用得,但像白鹿书院这样的大书院却有些抹不下脸面,毕竟这里可是在本朝出了好几十名举人的地方,现在要放下身段开班培训手艺匠人,说起来还是有点跌份的。范长逸想要争取更多生源,也只能从别的方向下手,比如说以“儋州第一书院”这样的名号来进行炒作。当然了,武无第二文无第一,这究竟够不够资格第一,他自己说了不算,但如果能够得到海汉高层人物的称赞,这种加成就会让书院的自我炒作显得更有底气了。

  看完初级班,范长逸前面带路,来到了教育程度更高的中级班。这里学员所接受的授课方式可以算是这个时代的应试教育,主要是以大明的科举考试为目标。当然了,在海汉入主这里之后,教学目标也分为了截然不同的两类,一是大明的科举乡试,二是海汉的进修资格考试。

  针对大明科举的教学内容主要是八股文,这种文体对于格式有着严格的要求,分为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段。应试的考生不能天马行空地进行写作,必须得严格按照这个格式规程来,作出的文章才能接受考官的评审打分。

  而科举考试的考题一般都是从《四书》中,即《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这四本书中选出一句话来作为题目。考生需先阐明这句话的含义,再扩展开来讨论,议论的内容必须得符合四书及朱子注经的释义。不过四书的内容都是死的,各地有县试、府试、院试,每三年还有各省乡试和全国会试,几百年下来早就把这四本书里的内容翻来覆去出过题目了。

  所以到后来考官们为了怕自己的题目跟别人重复,就得挖空心思想新办法出题,把这几本书里的文句进行种种排列组合。有时候甚至是随机抽取两句话搭在一起作为题目,这种出题方式被称之为截搭题。这种题目是随机拼凑出来,考生要将其建立起合乎逻辑的关系,而且还得从中阐出孔孟之道的内容,考的往往已经不是考生的文学功底,而是脑洞大比拼了。

  不过现在除了大明朝廷举办的科举之外,本地读书人多了一条投效海汉的出路。只要能通过半年一次的资格考试,便可以获得到三亚的学府进修深造的机会。这种深造不但学费全免,而且就业问题也会得到解决,读完便直接分配进海汉官方机构做事,身份待遇比起那些所谓的职业培训班的匠人可是要高出了一级。

  对于那些一直科举不中,或者说更向往安定生活的读书人来说,为海汉做事其实是相当不错的去处。海汉人给出的良好待遇有目共睹,而且有稳定开放的上升渠道,今后仍然有机会升迁做官,这总要强过当个一事无成的落魄书生。最重要的是,海汉对读书人的需求十分旺盛,竞争远不似考科举那般激烈,只要有一定的主观意愿,加上身家清白,基本都能通过难度不大的资格考试。

  所以在海汉和学员的双重要求之下,白鹿书院也顺应潮流,开设了针对进修资格考试的课程。当然了,这个课程所用的使用的教材课本,也全部是由海汉所提供。其中的内容都是以海汉公民规范为基础,浅显易懂,再加上有海汉专门指派的教师定期在书院开课讲解,对这些能识文断字的知识分子来说,学习兴趣要远远高于研究枯燥的八股文。

  宁崎循例也在堂上随意抽了数人进行问答,这些学员大多已经成年,不少人也参加过以前的县试甚至乡试,对于这种随堂抽问并无不适,答题也头头是道,言谈方面的确是要强出先前看过的初级班不少。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