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七十四章 生产力差距

第九百七十四章 生产力差距

  马车驶入城内之后,范迪门注意到这里的街市并不像三亚城区那么热闹,街上行人不多,不过倒是保持了海汉治下特有的街道整洁。街边不时能看到五人一队的黑衣治安警察,这种严阵以待的架势或许是跟大人物宁崎的到访有关。

  “看样子城里的居民并不多。”范迪门随口说道。

  宁崎应道:“现在住在崖城里的多是在本地任职的官员,在这里有经营项目的商行代表,以及我们派驻到崖城的人员。至于在城外种植园工作的移民,他们都是集中住在城外的移民安置村,一般只有需要到官方机构办事的时候才会进城。”

  范迪门心道这种状况倒是与巴达维亚比较类似,当地的社会结构也是有钱有势的人住城内,而渔民、农民和其他手工业者则大多住在城外。

  宁崎和范迪门在崖城的落脚地是驻崖办的院子,不过如今的驻崖办因为机构职能完善的原因,编制规模已经扩大不少,不止是当初买下的那个小院落了,后来又在旁边买下了一大片地,新建了办公大院和居住区。而原来初代驻崖办人员居住的那个小院落,现在仅仅是作为仓储库房和档案中心在使用。

  驻崖办专门备着两间上房,只提供给来此巡视的首长居住。虽然这两间上房一年到头都未必能派上一次用场,但这种特殊待遇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所以也一直保留了下来。范迪门作为受到执委会邀请的“贵宾”,倒也是跟着享受到了这种特别的优待。

  这上房内所使用的陶瓷卫浴、热水供应、床上用品、家具装饰,全部都是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的定制品,屋里甚至还有连接到蓄电池的插座,以便能让入住的首长方便地使用他们携带的笔记本电脑。

  范迪门虽然不是很能理解海汉这些高官对物质享受的追求,但这些东西的好坏他还是看得出的,比如类似浴室中的海汉产全套青花瓷洁具,如果拿到巴达维亚的市面上拍卖,估计能换到一百五十到两百名身体健康的奴隶了。他个人最喜欢的倒是这房里不间断的热水供应,随时都可以进到浴缸里泡一个舒服的澡,这在湿热的东南亚地区来说真是相当不错的享受了。

  房里茶几上还放着几种特供的甜点小食,范迪门挑挑拣拣一阵,最后选了一颗牛轧糖。不过这种甜食似乎不太适合他,还没吃完就感觉有两颗臼齿开始隐隐作痛了。范迪门赶紧倒了一杯茶,将嘴里尚未完全融化的牛轧糖一股脑直接冲进肚子里,这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范迪门在房里休息了片刻,宁崎便来邀请他赴宴了。这次造访海南岛,范迪门算是见识了海汉人的宴席文化,每天除了早饭之外,午间晚上都安排了档次规模不等的宴席,军方、商务部、海运部、民政部、执委会办公厅等单位依次出面相邀,饶是范迪门自认身体不错,这头几天也是在宴席上喝得七荤八素有些招架不住。他原本还以为出来做环岛考察可以避开这些场合了,想不到刚到第一站崖城,便又有宴席等着了。

  “宁先生,这宴席的安排是不是太频繁了一点?”范迪门苦笑道:“我才来你们的地方几天,参加宴席的次数已经比过去一年还要多了!”

  宁崎正色道:“这接风宴是驻崖办的工作人员安排的,我事前也不知道。如果我们拒绝出席,很容易让下面的人多心,所以还是例行出席一下好了。”

  范迪门自己也是大权在握的人物,自然也能理解这种职场上的关系,当下只能苦笑道:“去可以去,但不能再喝多了。”

  吃吃喝喝算是海汉官场上的一种特色了,在穿越众的带动之下,整个官僚体系从上到下都习惯于选择宴席作为沟通交流的场所。因为崖城这边有不少外来投资的种植园,所以作为本地主管机构的驻崖办与各方面人员打交道的时候也着实不少,吃吃喝喝都是很平常的活动,办公预算中也有专门的公关招待费用。像宁崎这样的大领导到地方上视察工作,必要的礼节性待遇也是得上全套的,接风践行总不能吃个工作餐就了事。如果省去这些繁文缛节,就算宁崎不会责怪,驻崖办的这些人也安不下心。

  当然了,范迪门的事前表态并没有成功地将他自己从宴席上的敬酒接力中拯救出来,本地大明官员、商行代表和驻崖办的干部虽然不敢灌宁崎的酒,但对这傻不拉几的西番蛮子下手倒是无需顾忌。作陪的七八个人轮流上阵,不多时范迪门便开始招架不住了。如果不是宁崎看看差不多才出面制止,范迪门大概得又双叒叕得被灌趴下了。

  而这顿接风宴所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本地的考察活动行程不得不向后推迟到第二天,以便能让范迪门恢复到清醒状态。宁崎倒是没歇着,抓紧这期间的时间听取了驻崖办的近期工作汇报,还会见了两名投资商代表,与他们敲定了在崖城以北的宁远河上游区域新开垦两处油料作物种植园的规划。这两处种植园大约需要半年时间完成前期开垦种植,同时也将会为本地民众带来超过四百个就业岗位。

  翌日,宁崎带着范迪门拜会了本地的几家商行,准确的说,这些商行都只是外地投资商驻本地的办事处而已,他们背后的琼联发商业财团是目前南海地区最有钱有势的民间商业组织,荷兰人想从东北亚地区获得的一切货源,琼联发都可以代为提供。

  范迪门不失时机地抓住了这个机会邀请各家派出商队前往巴达维亚进行贸易,并且表示在南海贸易联盟的协定签署之后,海汉和大明的商人在巴达维亚的贸易活动也将享受到更为优惠的关税政策。不过他的这番宣传并没有争取到太好的效果,掌柜们大多只是客气几句,又或是推说要请示上级,没人会当着宁崎的面答应他的邀约。

  琼联发所属的这些商行都跟海汉有多年的合作经验,明白海汉的操作路数,对于政策的敏感度是非常高的,关于南海贸易联盟的操作方式,各家老板也十分关心,早就打听了相关的消息。海汉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协议内容之一,就是荷兰放弃安不纳岛以北的商业活动,由海汉向其提供采购清单和货源供应。海汉这一措施明摆着就是要垄断荷兰人在东北亚地区的贸易权,在这种前提之下谁还敢不知趣地自行出头去跟荷兰人开展贸易活动?

  海汉人要垄断这一块的买卖,当然是为了获取更高的收益,而琼联发作为依附于海汉贸易体系之下的民间商业组织,自然不会跟官方对着干。反正到时候海汉接到荷兰人的订单,有很多商品也还是需要将订单转给他们进行采购,这些商行不用担心无法从中获取收益。而宁崎胸有成竹,当然也不会在意范迪门的这种徒劳的宣传活动。

  范迪门对于这中间的内情显然所知不多,否则他也不会对着这些琼联发的股东商行做无用功了。但他也能从这些掌柜们的表情上感受到自己所做的这些努力效果不大,范迪门认为这或许是巴达维亚对这些商人的吸引力还不够,毕竟巴达维亚距离大明实在太远,而海汉人经营的三亚可就近得多了,如果没有足够大的利益,的确很难吸引大明商人穿过整个南海前往巴达维亚进行贸易活动。

  当天中午几家掌柜联合做东宴请宁崎和范迪门,这次范迪门倒是意志坚定地守住了阵地,打死不喝。宁崎在旁边看得暗自好笑,恐怕这范迪门回去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对宴席过敏了。餐后便由掌柜们领路,众人一同出城去参观种植园。

  在马车上的观感与真正走入田地中的感觉还是有明显的不同,范迪门不难注意到这里的种植园里并没有举着皮鞭凶神恶煞的工头,劳动的氛围倒也算和谐。其中一名掌柜向他们介绍道:“此地的劳工价格比起大明要略贵,但却没有多余的麻烦,种植园的经营全都要与海汉主管这一块的衙门签署专门的合同,一应事务都有明确的法规,加上地皮无需购买,种植园经营的成本反倒比大明更低一些。”

  掌柜口中所说的“多余的麻烦”,主要便是指官府所收取的制度之外的各种管理规费,而在海汉治下却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投资商在本地雇佣的劳工全部都由海汉提供,这些劳工的日常管理也由海汉的民政机构负责,无需投资商们再耗费额外的精力和钱财。

  范迪门听了解说之后,心中也暗自对比了东印度公司在南洋经营的种植园,但很快就发现两者没有多大的可比性,因为东印度公司治下地区的土著居民大多十分懒惰,不愿为生计从事体力劳作,因此在当地种植园里充当劳动力的大多是华人和从外地贩卖来的奴隶劳工。这样一来就难免产生了一些无法忽视的问题,一是文化差异造成沟通上存在很多障碍,荷兰人始终处理不好与这些异族劳工之间的关系;二是双方的劳动关系并没有通过协议或者法规来加以保障,这就导致劳工们没有什么劳动积极性,而老板们也不会对这些不打不骂就没法好好做事的手下有什么好声气。

  单单从资方与劳工的关系而言,荷兰人经营的种植园在劳动效率上就肯定无法达到海汉种植园的水平,而这种效率的差距随之造成的便是经营成本上的高低不同。而且海汉人往往还会对种植园出产的初级农林产品进行深加工,制作出如蔗糖、食用油、酒精饮料等高级商品,然后在市场上卖出好几倍的价钱。如果以种植园创造的经济价值而论,双方的差距的确相当明显。

  范迪门随后又参观了本地的一处甘蔗压榨作坊,这里所使用的蒸汽压榨机械是他以前从未见识过的新式设备,不但压榨速度远高于人力畜力,而且经过专门设计的轧辊会带来比传统工艺高出将近两成的出糖率。在看过工人的实际操作之后,范迪门已经确信自己找到了巴达维亚产出的蔗糖在最近两年内越发滞销的根本原因——以海汉的种植规模、劳工成本和加工工艺方面的优势,完全可以将蔗糖的价格控制在东印度公司的生产成本线之下。只要海汉的产量能够满足市场所需,那东印度公司的蔗糖能卖掉才真是活见鬼了。

  “这真是……了不起的生产设备!”看着轰隆作响的压榨机不断将甘蔗吞噬进去,范迪门的语气中也不免充满了嫉妒的味道。

  不问可知,这种古里古怪的铁家伙不会得到出售许可,海汉人所制造的这种名为“蒸汽机”的设备,范迪门已经在三亚的港口看到过不少,而且那种在三亚的铁轨上奔驰的大铁车,似乎也是由这种设备所驱动。海汉人的这个独家发明对于生产力的推动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可惜的是这玩意儿的原理迄今为止都还是一个秘密。尽管东印度公司近期也在想方设法地打探这种机械设备的秘密,但到目前还没什么实际的收获,制造这种设备的工厂全部都在三亚内陆的田独,而那里是外人根本无法去到的军事管制区,派人打探消息的风险实在太大。

  范迪门并不知道此前三亚才刚刚破获了一起西班牙间谍案,他手下虽然也有人潜伏在三亚,不过社会地位还远远不及西班牙间谍案的主犯杜文,根本就没办法接触到蒸汽机制造技术这种层级的机密。但他也知道如果对此放任不管,这东西会让双方的实力差距越发加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2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