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九百七十一章 左右为难的托马斯

第九百七十一章 左右为难的托马斯

  施耐德也并不指望能靠着自己的一张嘴皮子就说服葡萄牙人乖乖交出马六甲海峡的掌控权,虽然他的嘴炮功夫确实了得,但葡萄牙人在当地的利益已有百年历史,哪会几句话就能忽悠其放手交权。之所以要对托马斯提出来,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先给葡萄牙人吹吹风,让他们心理上能有所准备。

  海汉在马六甲海峡东端出口的星岛所部署的基地,其功能就是为了掌控马六甲海域的制海权并打通南海通向印度洋的航线,为海汉下一步将触角伸及南亚次大陆乃至中东地区做好准备。这一步棋是海汉长远发展策略中的重中之重,其战略意义丝毫不亚于海汉在大明东南拿下福建海峡控制权。不管现在坐镇马六甲海峡的是葡萄牙人、荷兰人还是其他什么势力,海汉这步棋都是肯定会走下去的,顶多就是出于亲疏关系而在态度上有所差异。葡萄牙人答不答应,都不会影响到海汉已经做出的决定。

  当然了,考虑到双方在最近这几年里的合作关系还算默契,这件事才会由施耐德而非军方人物来向葡萄牙代表提出,这样至少在态度上显得不是那么强硬,留给双方一点缓冲的余地。假如托马斯这样硬邦邦地拒绝的对象换做是颜楚杰,那可能颜某人少不得就得丢一些有分量的场面话震慑一下托马斯了。但施耐德就不会把话说得那么决绝,他会比较婉转地表达出海汉执委会在这件事情上所持的态度。

  “执委会对于马六甲海峡的归属是非常看重的,不夸张地说,这会影响到我们两国今后在贸易及其他领域合作的前景。如果贵国拒绝我们的提议,那么可能贵国商人在大明沿海的贸易活动也将会受到一定的限制。”

  虽然还未正式立国,施耐德还是用上了“两国”来说明双方的关系,不过托马斯不会在意这种细节,葡萄牙人可早就没把海汉当做普通民间武装或者商贸组织来看待了。他更注重的是施耐德所说的“限制”到底会是什么程度,对葡萄牙的贸易活动又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但施耐德却拿捏得极为到位,话点到这里就不继续往下说了,这让托马斯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他不得不再次向施耐德强调葡萄牙在东西方贸易体系中的作用:“施耐德先生,如果贵方……贵国真要限制葡萄牙商人的商贸活动,我想这种不明智的举措同样也会伤害到你们自身的利益。没有我们将这些大明出产的货物运往西方销售,难道你们海汉能够将这些货源都自行消化完吗?”

  “那当然不行。”施耐德坦然承认了托马斯所指出的问题,不过他话锋一转道:“不过托马斯先生大概忘了一件事,现在跟我们合作的西方国家可不止贵国一家了。”

  托马斯心中暗自一惊,他的确没想到施耐德竟然会拿这件事来要挟自己。现今除了葡萄牙之外也在跟海汉人进行贸易合作的西方国家,那自然便是荷兰了,而双方关系正常化的契机还是始于仅仅两个多月之前的安不纳岛会谈,以至于托马斯并没有记住荷兰的这种角色转换,潜意识中还将其当做了海汉与自家的共同对手。

  荷兰人放弃了在东北亚地区的大部分权利,才换来了海汉的通航通商协议,以及与葡萄牙在东北亚地区竞争的机会。当然了,在具体的待遇上,刚刚转换阵营的荷兰肯定比不了已经与海汉达成深度合作的葡萄牙,商贸活动的范围都受到极为严苛的限制,但如果海汉想利用手中掌握的资源去扶持荷兰人,那与葡萄牙形成竞争态势也不会需要太长的时间。毕竟福广两地再加上如今的浙江,大部分进出口贸易的份额都被海汉所把控,海汉想要把资源给谁可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而荷兰人肯定不会拒绝从天而降的机会。

  施耐德的意思很明显,没了张屠夫也不会吃带毛猪,就算限制了葡萄牙在大明沿海的贸易权利,海汉也可以将份额转给同样从事东西方海上贸易的荷兰人,东西方之间的海上贸易线不会因为葡萄牙人所受的限制而出现明显的波动。如果葡萄牙人试图要把海上运力拿来作为谈判条件,那可能会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

  这种形势的转换还真是微妙,在此之前海汉与荷兰东印度公司就贸易协议谈判期间,葡萄牙还是海汉手上一张非常具有威慑力的牌,东印度公司肯答应海汉提出的苛刻条件,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担心被葡萄牙垄断了东北亚地区的贸易份额。但时过境迁,现在要担惊受怕的一方似乎换成了葡萄牙,而曾与海汉是对头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如今却成了海汉手中的贸易战武器。

  托马斯现在的心情只能用郁闷来形容,自己的来意本来是想从海汉这边拿些好处,为葡萄牙商人争取更大的活动范围,但万万没想到施耐德早就挖好了坑等着自己往里跳。马六甲海峡的控制权自然是不能随意丢弃的,但海汉人以贸易权利相挟,甚至还扯出了荷兰这个竞争对手,这要是不摆平也同样会是大麻烦一桩。两边都丢不得,但看海汉人目前表现出来的态度,想把两边都抓住大概也不太可能了。

  而目前这个谈判僵局看起来并不好化解,主要是葡萄牙现在根本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交换条件,而海汉稳稳地掌握着主动权,态度却是有恃无恐。如果葡萄牙拒不让步,那海汉能使出来的后手还真不少,而葡萄牙这边却就不见得能从容应对了。托马斯想了想,还是决定采取拖延战术,在海汉人不肯作出让步的状况下,这大概是目前唯一能奏效的一招了。

  “施耐德先生,恳请你体谅我的苦衷,很多事情不能由我这样一个商人代表葡萄牙作出决定。”托马斯努力在脸上挤出为难的表情:“这么大的事情,我必须要向澳门理事会和果阿总督府分头报告才行。”

  施耐德笑了笑道:“这当然没问题,贵方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研究对策,不过我想提醒一点,我刚才所说的那些措施,并不是要等到贵方做出答复之后才会实施。只要我方觉得时机成熟了,就会采取必要的手段来确保达成我们想要的目的。”

  托马斯惊道:“这怎么可以……施耐德先生,我们可是盟友……不,现在应该称为盟国才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应为了这种事情而受到损害,有分歧应该通过协商来解决,而不是将矛盾扩大化。”

  “你说得很对,托马斯先生,作为盟国我们应该寻求共同利益,而不是在一些蝇头小利上计较得失。”施耐德话中有话地回应道:“像你一样不远万里来到东方的葡萄牙人,应该都是为了这里的财富而来,只要好好做买卖,发财肯定不是问题,何必要过多参与别的事情?跟我们对着干,有谁得到过好处吗?”

  托马斯叹口气道:“话虽如此,但马六甲海峡已由我国掌控百年,哪能心甘情愿把地方让出来?换做是你,你肯吗?”

  施耐德道:“那么我换个提法好了,如果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守着马六甲海峡这地方,但没机会进入远东最大的市场,并且要面对所有觊觎这个战略要地的敌人。第二种选择是把马六甲海峡交给我们,但你们可以把生意做到海汉控制的所有地区,并且能得到我们提供的保护,你觉得哪一种更划算?”

  托马斯听完之后也有些犹豫,如果以赚钱而论,那自然是第二种选择比较划算,但如果放弃马六甲,果阿总督府的面子上肯定过不去,而且失去了马六甲海峡的掌控权,葡萄牙今后在远东地区的通航权限可就都交到别人手里了,以后要是跟海汉人不对付了,人家立刻就能封锁进入南海的主要航道,到时候可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

  施耐德看他脸色,也知道他现在肯定下不了决心,不过海汉的打算也不急在这一时实施,因此施耐德也不催促他立刻做出表态,让他先回去好好考虑清楚。反正过不了多久海汉就会推出舟山地区的一系列招商项目和相关政策,葡萄牙人要是错过了这一波,那说不定真会落在荷兰人的后面。不过以葡萄牙人过往所具备的商业嗅觉来看,他们到时候大概就会痛下决心了,毕竟马六甲海峡的掌控权能给他们带来的实际收益越来越有限,而东北亚地区的巨大市场却不容错过。

  三月十日,胜利港船厂最新打造的威严级第六艘战舰进行了第一次出海试航,这艘新舰被命名为“威慑号”,虽然船上装备的火炮数目比之间的五艘有所减少,但其火力输出能力却是不减反增。军工部门为这艘新船配备了最新设计的后膛炮,由于加工工艺复杂,首批制造量也不算多,每门后膛炮的制造费用是过去老式前膛炮的五倍之多,再加上最新式的自动制退炮座,以及造价高昂的新式开花弹,光是舰载火炮的费用就已经让海军司令王汤姆叫苦不迭。

  在这艘新舰上所使用的新技术还远不止于此,除了火炮之外,船上的蒸汽动力系统也是经过这几年实际使用之后改进出的新一代产品,航速也因此而得到了一定的提升。等四月初的阅兵式之后,这艘新舰还会回到船坞中,在两侧船舷安装防护铁甲。根据军工部门的测试,这种新式铁甲在百米距离上能够有效的抵抗12磅以下火炮的射击,而即便是24磅炮在这个距离上也无法直接射穿护甲和船舷,从而能够有效地对火炮甲板上作战的炮手们提供防护。

  这种防护作用看起来似乎还比较有限,但想想如今远东地区能够冲入百米距离跟海汉战舰对轰的战船其实也不多,有这胆的没这能力,有这能力的都已经被海汉教训怕了,所以能遇到真正威胁的时候恐怕并不多见,这样的一层防护装甲其实就已经够用了。

  “威慑号”上上下下的技术革新一共有一百余处,虽然船型没有大的改动,但整条船的适航性和作战性能较之前的同型号战舰都有了比较显著的提升。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海军认为新舰的作战方式也需要根据性能的提升做出一些调整,所以以往的训练方式也不见得完全适用,很多地方还得摸索着改进。这艘船在全部完工之后,也不会立刻入列到某支舰队当中服役,而是会先作为试验舰和训练舰使用一段时间,让军官们总结出一套有效的战法。

  这种威严级改进型在未来很可能将会部署到马六甲海峡,军方认为想要稳稳当当地拿下当地海域,那就有必要派出手上最厉害的战舰,也好让某些不安分的人彻底死心。

  先期抵达三亚的各国代表在军方的组织之下,怀着复杂的心情观看了这艘新舰的出海仪式。看到“威慑号”在两艘探索级战船的护卫之下缓缓出港,众人心中是羡慕嫉妒恨,各种情绪都纷纷涌上心头。海汉在军备方面的领先程度,已经是各国拍马不及,但每年仍会有新式装备出炉,使得与各国在武器军备方面的差距越来越大。

  但形成这种局面不仅仅是因为海汉手里掌握了许多黑科技,事实上钱才是海汉能够迅速提高军力的主要保障,这一艘新舰的造价大概要相当于十艘出口型探险级战船的总报价了,花费如此之大仅仅是为了打造一艘船,这样的代价可不是每个国家都能承受得起。也只有海汉这种财大气粗而且在军事发展上有明确长远规划的势力,才会下如此血本来打造一艘试验性质很浓的战舰。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4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